文臣系列|“直”男韩琦

铲史官 2022-09-23 10:50

推荐

语文课本里究竟隐藏了多少小秘密?铲史官最新书籍《藏在语文里的历史故事》上市!点击这里即可购买→藏在语文里的历史故事   


本期主创

策划:邓玲玲

脚本:令狐小跑

编绘:锄   头


扫描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铲史官视频号,有更多精彩视频内容↓↓↓



原创漫画 欢迎分享



音频版(1.25倍速食用更佳)

编后语


作为仁宗朝老臣,韩琦为何会成为濮议“称亲派”?

濮议是宋代一场著名的大讨论,这场讨论的核心,简单概括便是关于濮王(英宗的生父)名分的议论,因此被称为“濮议”,堪称宋朝版的“大礼议”事件。

在英宗病愈后,曹太后撤帘还政,然而过了不久,以韩琦、欧阳修为首的宰执便提出,要商议濮王与三位夫人的名分问题。

这个提议无疑是符合英宗意愿的,但由于当时仁宗才去世一年多,为了减少阻力,英宗下诏“大祥后议之”,将讨论延迟到了仁宗死后两年才进行。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濮议依然掀起了一场涉及皇帝、太后两宫,以及宰执、两制官员的大争论。

按照两制官员的说法,由于英宗原本出于家族旁支,之所以能继承大统,是因为过继而拥有了继承权,英宗的子孙也是作为仁宗一脉,而非濮王。因此仁宗才算是英宗的父亲,对于濮王,英宗应称为“皇伯”。

然而以韩琦为首的宰执们则认为,礼也要讲究人伦,即使英宗已经过继,但也不能抹杀亲生父亲与儿子的血缘关系,因此应称亲,也就是尊濮王为“皇考”。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这只是非常无聊的礼教、称呼之争,然而在这场讨论背后,涉及到了两宫、新旧势力、中央集权等等。

从曹太后前期反对称亲的手诏可以看出,皇伯派的背后,是曹太后以及仁宗朝老臣的势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濮议之中,韩琦、欧阳修作为仁宗朝的老臣,却依然成为了称亲派主力。其中原因有两点:

其一,称亲派代表了皇帝意志。虽然在明面上,这场讨论由宰执发起,且英宗没有强硬表态,但从每当遇到阻碍时,英宗只会下诏罢议延后,以缓和矛盾,却从没有将称亲派的提议打回,甚至在御史要求追究韩琦等人“附会不正之罪”时,英宗也完全没有理会。可见这件事背后绝不是宰执们的心血来潮,而是遵循皇帝意志,至少是揣摩中了皇帝意志的行为。

可以说,韩琦站在称亲派,就相当于坚定地站在了新帝一方,这与他宰执的身份职责有关。

其二,宰执们需要保证皇权的稳定过渡。在仁宗过世后,皇权交接并不顺利,由于英宗重病无法临朝,曹太后承担了听政的重任,仁宗朝原有势力本就与太后更为亲厚,自然出现了太后势强的现象。

这对于韩琦等宰执而言,并非一件好事,这意味着新旧势力内斗,以及朝廷动荡。早在新帝病愈亲政前,韩琦便为两宫矛盾而奔走劝说,英宗得以亲政,也少不了宰执们的努力。而在新帝亲政后,韩琦等提出濮议,这意味着皇权对旧有势力的示警、收拢和清理,濮议过后,不少皇伯派被调离权力中心,这并不仅仅因为皇伯皇考之争,而是因为他们在这场争论中,展现出的立场偏向。

这场濮议最终以太后让步、英宗顺水推舟为结局,可算是皇帝与宰执的胜利。关于太后为何突然下诏改口,出现了很多说法,甚至有“安排近侍迷惑”“太后酒后被诓骗”等说法,不过无论原因为何,濮议牵扯了太多的势力,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如果再继续下去,只会引起更难以收场的后果。

值得唏嘘的是,英宗虽然“赢”了濮议,却很快便病逝,即使在他临终之时,濮议的结果,也还未完全落实。

参考资料

(宋) 王称《东都事略》、(元)脱脱《宋史》、(清毕沅)《续资治通鉴》、邓小南《祖宗之法——北宋前期政治述略》、郭瑞祥《大宋文官:变法视角下的宋朝士大夫观察》等。

击下方图片立即购买新书

《藏在语文里的历史故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