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怎么那么容易爱上教官?

ONE文艺生活 2022-09-23 13:17


女大学生,可能是如今为数不多对爱情还有冲劲的物种。

 

因为荷尔蒙过剩,总有那么几次不合(伦)理的心动。

 

运气好点的是甜宠文,但一不留神可能就上了社会新闻。

 

前两天就有条热搜吵得沸反盈天。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一路从大山走出来的女大学生,在考上社科院的研究生后,决定休学回家生子。


 

从她的个人路径到女性的共同命运,大家已经讨论的差不多了,我们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但我还是想在开学季,来盘点盘点那些女大学生们最容易掉入的恋爱陷阱。


每年一到九月,全网过来人都要给女大学生当一回爹。

 

不为别的,就想劝劝孩子:

 

千万别和教官谈恋爱。


我上大学那会儿就恨不得把这话刻脑门上,毕竟这些年从网络到现实,已经有太多前车之鉴。


有人早早退学,把大好的人生路走成了同龄人嘴里的死胡同。


 

有人可能想着赌一把而已,最后干脆赔掉了自己的尊严和身体。


 

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


但话说回来,其实不难理解为啥会有人迷恋教官。

 

他们神秘,威严,且代表着某种不容分说的秩序。

 

而他们给予你的偏爱,也更符合真正意义上的特权。


所以身为教官甚至不需要一幅好皮相,天然就能博得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孩们的好感。


不信你上网随便扒拉扒拉,前有在线求教如何获得教官青睐,后有大胆连载跟教官偷摸谈恋爱。

 

大部分故事里,契机可能只是对方的一句问候、一次眼神接触,就能激发少女们泼天的爱意。

 

 

被九年义务教育抹杀个性和情感的女孩们,显然是把这段关系,当成自己进入成人世界的第一个战利品。

 

事实上,她们可能才是被瞄准的猎物。


除了那些有条件对接驻防部队以及正规军校、警校的,其他大部分学校都需要自己寻找教官资源。


而你的教官,很可能只是学校花钱雇来的“临时工”。

 

他们是一批退役后需要回到社会上务工的人群,但因为能力有限,带军训就成了他们的收入来源之一。

 

博主@一颗冰栗子 在自己的视频里提到,这其中就有一些目的不纯的教官,完全是奔着年轻女学生而去。

 

要不然互联网上也不会流传着一句话:你在18那年遇见他,但他年年遇18。



他们信奉广撒网多捞鱼,我主动出击难道还拿不下你?

 

 

偶尔碰上个不上当的,还会恼羞成怒,激情输出社会人语录。

 

 

咱先不说,荣誉会不会通过亲密行为传播。

 

这些案例至少也说明了,过往的经历并不能为每个人的品行作证。



上头之前不如想想:

 

有没有可能,脱下制服的那一刻,他就祛魅了呢?

 

试问谁没有在大学时期暗恋过自己的老师。


我的同事牛小玲,读研三年分别爱上过三个老师,其中一段少女心事还被同学写成了三千字同人文。


再说我自己,大二那年喜欢上一个极具人格魅力的男老师。


逢他的课必坐第一排,我一个人和后面的同学至少拉开三排的距离。


说到底,我们这种情感哪怕拉到最满,也只能算是仰慕。

 

但古往今来,师生之间从不缺禁忌之爱。

 

今年早些时候,一个女孩自曝在大学期间跟自己的老师一见钟情,两人从此展开了一段隐秘的感情。


这个大她13岁的男人不断跟她讲述着自己从业多年的境遇,上一段婚史的失意,还有对亲密关系的恐惧。

 

于是她不顾父母的反对,一心想要救赎这个智识和手段都高于自己的灵魂。


直到后来,教师男友被调到海南师范大学,并在跟她恋爱期间,先后出轨多个女学生。

 

 

两个月前,又有一名女孩举报中山大学某教授,打着单身的幌子,以恋爱名义玩弄感情,和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

 

“杨教授知道他老师的身份是有光环的,如果不是基于一种崇拜和信任,我不会轻易产生好感。”

 

而他一贯的技俩就是在玩腻后撕下自己的伪装,用不堪的真相摧毁女孩们的心智,逼得对方主动离开。

 

 

发现了吗?

 

他们甚至不愿意跟你建立一对一的恋爱关系。

 

但在两个事件都有多名受害者的情况下,还是有人断言这就是女大学生想走捷径的必然悲剧。


 

只要染指师生恋,那么被欺骗被伤害都是你应得的下场。


 

我记不清到今天为止,光是2022年就已经发生过几起大学教师失格事件了。

 

也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听到“师生恋不值得同情”的争辩了。

 

但我总会想起罗翔老师说过的:

 

师生恋让人想到的不是纯洁的爱情,而是一种强权。

 

是男性老师对懵懂女学生,在感情上、阅历上以及在性上的一种霸凌和把控。

其实写到这里,我觉得爱上学生会学长这事吧,不太能说是陷阱,顶多算是个路障。

 

他们随处可见,普通无害,看似对大众还有些作用。


但只要你的膝盖或脚趾不小心撞上过一次,那他们就会成为你毕生的阴影。

 

众所周知,大学学生会,不只有你张美玉学姐。

 

还有你那早已参透厚黑学的某某学长。


我敢说,他们的形象,就是厅局风男友的前身。

 


身在学生会,讲的就是一个等级森严。

 

新生见到老生,干部见到主席,前一种情况可以只需微微鞠躬,但后一种情况一定要站定目送。

 

如果你是他们的伴侣,甚至也能享受到同等待遇。

 


但当年我crush的学长公开表示不喜欢来这套,于是我决定为他勇闯学生会。

 

没想到一进面试教室,就像是进了灵堂,眼前七八张吊唁的脸庞。我紧张地看向熟悉的学长,他却开口就是一句:

 

“你知道你刚才犯了一个什么错误吗?”

 

我茫然。他指了指我的椅子:“你坐下之前没有先问过我们。”

 

面试结束后学长把我送回女寝门口,左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之间还掐着根利群。

 

他生硬地叹息,说大家都在追逐名利,游戏权力,我看你还得跟着我多学习学习。

 

“这样吧,你这周有空就来办公室陪我值两天班。”


我后来发现,陪他值过班的女孩加起来可绕教学楼三圈。

 

总而言之,他们的杀伤力不大,但带来的不适感极强。


 

我知道一定有人能在这几种关系里修成正果。

 

毕竟人类爱情的初始模式,简单到就是从一个苹果开始。

 

关于感情,从来没有结局既定的选择,因为命运总是高我们一筹。

 

我们也并非要一棒子打死某个群体,在他们中间,显然还有太多优秀的个体。

 

纯粹只是希望大家能够擦亮眼睛。

 

他可能确实拥有着性感的大脑,不俗的造诣,一定的地位。

 

但在心动之前,不凡先跳出权力关系看看。

 

不要迷恋身份,不要自我献祭。





作者 /                  左 拉

编辑 /                  姜 姜

设计 /              Jane



注:图片来自于网络

后台回复“加群”,进入读者粉丝群 


警惕校园禁忌恋

擦亮你的双眼

↓↓ 🙅‍♀️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