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苏联检察院的司法复查目录,以为在看1818黄金眼

牛头耿 2022-09-23 14:04


引言

狱中四年,我终于在罪犯中看到了人。你信吗?存在着深沉的、坚强的、美好的人,在粗糙的外壳下面挖掘金子是多么愉快。—《人不单靠面包活着》陀思妥耶夫斯基

本文内容摘录自《苏联检察院对5810例反苏维埃鼓动宣传活动案件的司法复查1953—1991》上下两册。人正常是因为所在的环境正常,当周围变得荒谬,人如何应对?人依靠什么生活?人应该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摘录

1953年3月14日

罗森贝格(生于1893年,犹太人,高等学历,居住在克麦罗沃州斯大林斯克市),1952年,在该市妇科医生进修班上,罗森贝格表示,微生物学教研室的工作人员,培育了一种新的性病淋球菌,并用一位党和苏联政府的领导人为它命名。在调查过程中查明:罗森贝格确实说过一种新的性病淋球菌,但是,他是用斯大林斯克的名字命名的,也就是它被培育出来的地方。(俄罗斯联邦国家档案馆,8131号全宗,31号目录,37330号案卷)

1953年3月26日

米先科夫(生于1911年,俄罗斯人,4年级文化程度,集体农庄庄员,居住在大卢卡州)),1953年3月9日,在集体农庄里举行的群众追悼大会上,米先科夫进行了发言,他首先感谢斯大林带领人民走上了广阔的大道,然后说,他却落得没有母牛的境地。(48655号案卷)

1953年4月14日

诺斯科夫(生于1916年,伊万诺沃拖拉机站总农艺师,居住在鄂木斯克州),1951年,在学习小组进行党史知识学习时,诺斯科夫提出了以下问题:沙皇政府能否更加严酷地惩罚革命者,在沙皇监狱和苏维埃监狱之间有什么区别,白海—波罗的海运河确实是苦役犯开凿的吗?(44373号案卷)

1953年5月23日

戈利丁(生于1924年,犹太人,高等院校肄业,没有工作,居住在图拉市)根据见证人的证词显示:在1953年3月5日,在大街上,当听到无线电广播关于斯大林身体状况恶化的报道时,戈利丁大声地说:“上帝保佑。”而戈利丁本人断言说,他听到的是关于斯大林身体状况好转的报道。(37993号案卷)

1953年6月30日

米尔佐耶夫(生于1910年,乌兹别克人,高等学历,学校校长,居住在纳曼干市),1953年4月2日夜晚,将学校礼堂悬挂的“一位领导人”肖像换成了伊曼纽尔·康德,说德国文化比较高级。(48102号案卷)

1953年7月15日

别洛乌斯(生于1902年,乌克兰人,不识字,作为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的家庭成员被流放,矿场杂工,居住在赤塔市)“中国是一个文化水平低下的国家,什么也不懂,俄罗斯人善于欺骗他们。希腊人民文化素养比较高,俄罗斯人无法在希腊建立统治地位,因为他们能够识破这些。”(53656号案卷)

1953年7月18日

巴拉赫(生于1897年,犹太人,高等院校肄业,图书管理员,居住在基辅市),在1949—1952年,巴拉赫多次将禁书借阅他人,组织和参加非法的读书会。“在苏维埃政权下没有像普希金、托尔斯泰等这样的天才作家。”(41927号案卷)

1953年10月6日

科夫图诺夫(生于1904年,犹太人,1926年入党的苏共党员,高尔基电影制片厂审核科主任,居住在莫斯科市),在1950年,科夫图诺夫对一位熟人说,当在街上看到囚车时,“他的脑海里立即出现了苏联,大体上来说是一座监狱,而当他在街上没有遇到囚车时,他会认为这是不寻常现象。”(44877号案卷)

1953年11月4日

戈利茨克涅尔(生于1900年,来自华沙的犹太人,识字,家庭手工业者—针织工人,居住在莫斯科州),1951年春天,在就苏联报刊关于美国惩处7名黑人的报道进行讨论时,戈利茨克涅尔说,在苏联有许多人被投入到监狱和被枪决。(40788号案卷)

1953年11月9日

多库恰耶夫(生于1934年,7年级学生,居住在梁赞州),在1952年,多库恰耶夫写了具有诽谤性质信件并把该信寄给了儿童书籍出版社,在信中署上了自己朋友卡拉季耶夫的名字,多库恰耶夫曾经与他争吵过。(57445号案卷)

1953年11月17日

斯科沃尔佐娃(生于1897年,俄罗斯人,中等文化程度,司祭的女儿与妻子,丈夫被流放,没有工作,居住在科斯特罗马州)当她的女儿—一位共青团员生病时,她对女儿说,这是神对她的惩罚,她不应该参加共青团。(43565号案卷)

1953年12月15日

索博列夫(生于1923年,俄罗斯人,不完全中学学历,战争英雄,机场引航员,居住在列宁格勒市),1953年7月8日,索博列夫醉酒后在公共汽车演奏乐器,打碎了玻璃,对民警人员进行抵抗,在民警机关里打架,粗野地骂人,还对领导人,以及集体农庄进行了谩骂,说:“我将亲自与美国人一起轰炸你们。”(45103号案卷)

1954年1月19日

吴谢永(生于1924年,南朝鲜生人,没有国籍,识字,装卸队队长,居住在萨哈林州)1953年1月21日,在对“一位领导人”进行哀悼的日子里,吴谢永与女统计员玩耍,“手里拿着假奶头,还描绘生殖器的样子,同时他还对我说,生殖器因为领袖逝世的痛苦而变得苍白无力了。”(44846号案卷)

1956年2月15日

利亚杰茨基(生于1929年,乌克兰人,1949—1954年在部队服役,没有固定职业,居住在列宁格勒市),1955年10月17日,企图闯入停在涅瓦河畔的英国军舰,在被民警抓住时,高喊着:“我要去英国!”“不去英国就去坟墓,都会有报应的。”(75874号案卷)

1957年1月17日

乌伊博(生于1936年,爱沙尼亚人,中等文化程度,儿童体育场的教练员,居住在塔林市);图尔缅(生于1939年,爱沙尼亚人,中等技术学校学生),1955年12月,建立了与苏维埃政权斗争的组织,吸纳2个成员,组织章程是从法捷耶夫的《青年近卫军》抄下来的。乌伊博交代说,看了电影《牛虻》之后,他产生了为争取真理而斗争的想法。(85900号案卷)

1957年2月22日

索特尼科夫(生于1934年,俄罗斯人,大学物理系学生,居住在莫斯科市),在1955年年底,在其亲戚的婚礼上与人交谈时说,“我绝不和赞美苏联的傻瓜结婚。”(78253号案卷)

1957年2月28日

鲁达科夫(生于1899年,俄罗斯人,1919年入党的党员,边疆区委员会书记),当轮到他在党代会上发言,“同志们,下面我要开始撒谎了。”(74309号案卷)

1957年3月26日

焦拉(生于1920年,俄罗斯人,初级文化程度,裁缝,居住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同情匈牙利暴恐分子,在制衣厂的工人中,宣传布达佩斯起义是马克思的不断革命。在致苏联检察院的申诉书中写到,他相信来自下层的批评是有益的,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我被判罪并不是我犯了什么罪,既然监狱和集中营在建立,那么,总得有人去坐。”(83254号案卷)

1957年4月3日

纳加耶夫(生于1924年,巴什基尔人,打过仗,高等学历,石油学院助教,居住在乌法市),在日记中写道:“加速,期待在生活中出现重大的转折。”对其住所进行搜查时,还发现了一本《辩证唯物主义》著作,上面写有纳加耶夫写的批注:


(85000号案卷)

1957年5月17日

卢金(生于1930年,俄罗斯人,农业学院的学生),1956年11月,他购买两本《美国》杂志,在其中一份杂志上写道:“用尽最后的一些钱,我购买了这本杂志,但是,心情是快乐的。”(84691号案卷)

1958年4月30日

库科(生于1937年,居住在维捷布斯克州),1958年1月8日,给苏共中央写信,谩骂赫鲁晓夫。库科交代说,希望进监狱是由于家庭关系不和。(84357号案卷)

1958年6月7日

什维多夫(生于1927年,俄罗斯人,识字不多,司机,居住在莫斯科市)1957年,多次向外国大使馆汽车里抛掷纸条,表示能够完成任何任务。(80251-80255号案卷)

1958年6月20日

叶梅利亚诺夫(生于1929年,7年级文化程度,乘务员,居住在列宁格勒州巴甫洛夫斯克市),“有系统地准备通过前往某个资本主义国家常住背叛祖国”:寻求在外国的轮船上就业、利用旅行证明前往国外、娶外国人为妻子。练习长距离游泳、购买野外生存工具、制作和保存冷兵器——铁拳套。拍摄了几幅反映苏联生活某些阴暗面的破烂建筑物和其他内容的照片。(85425号案卷)

1959年2月10日

雷巴科夫(民航领航员,因酗酒被停止飞行,在机场做杂工,居住在雅库特克雷姆斯基区);阿尼西莫夫(生于1931年,飞机场钳工),俩人偷走一架飞机,打算经阿拉斯加转飞美国,由于燃料不足,被迫中断。(86330号案卷)

1962年2月21日

祖布科夫(生于1924年,中等文化程度,工厂的工长,居住在罗斯托夫州塔甘罗格市),禁止孩子去学校上学,说学校教育是洗脑,并表达了希望美国人进攻的愿望。(91925号案卷)

1962年4月18日

沙伊捷尔(生于1943年,俄罗斯人,8年级文化程度,在押人员,居住于拉脱维亚利耶帕亚市),在放风期间抓到一只麻雀,将反苏传单系在它的腿上后放飞。该麻雀当天即被监狱的警卫抓住。(92242号案卷)

1962年11月12日

沃罗比约夫(生于1941年,俄罗斯人,共青团员,中等文化程度,制图员,居住在莫斯科市),1962年6月21日,化妆成黑人进入美国大使馆,并在那里逗留了一个多小时;请求帮助逃往美国。事先准备了到美国之后发表的演说稿。(95162号案卷)

1963年1月24日

基帕尔(生于1941年,爱沙尼亚人,9年级文化程度,工人,居住在爱沙尼亚科赫拉亚尔韦市),“制作了原资产阶级爱沙尼亚共和国的国旗,1961年2月23日夜里,在原资产阶级爱沙尼亚周年前夕,把这面旗帜悬挂在高144米的电视塔尖上。”声明说,他不是民族主义者,而是热衷于犯罪侦查学,想知道如何破解这种犯罪行为。(94887号案卷)

1963年10月1日

辛格(生于1926年,俄罗斯人,高等院校肄业,教师,居住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由于没有获得前往印度的签证,1963年7月14日,星期日,带着标语牌在市内的中央大街上行走,上面写着,“X他妈的,这种生活令人无法忍受。”(95914号案卷)

1964年5月28日

沃罗比约夫(生于1932年,俄罗斯人,中等文化程度,扳道工,居住在塔什干铁路扎尔布达尔车站)“1963年11月29日,江布尔铁路车站的工作人员从抵达的一列编组列车的火车车厢拉出了一头驴,驴的脖子上挂着《党的思想工作任务》,驴的脑门上贴着一张硬纸片,上面写着一位领导人的名字”,干这件事的正是沃罗比约夫。(97354号案卷)

1964年9月10日

谢尔吉延科(生于1929年,俄罗斯人,7年级文化程度,水手,居住在加里宁格勒市),1964年1月,从舰船上向大海抛出了装在漂流瓶的两封信,“收件人是丹麦和瑞典当局,同时请求把这些信转交给美国、英国、瑞典或者丹麦的侦查机关,提出在苏联境内实施破坏活动时自己可以效力”,请求向他提供武器和炸药。这个密封玻璃罐漂到了加里宁格勒的海滩。(97309号案卷)

1966年10月19日

扎瓦尔津(生于1937年,俄罗斯人,不完全中等教育程度,残疾人,居住在高尔基市)1966年10月19日,在列宁陵墓的悼唁厅里,向石棺抛掷锤子,砸碎了玻璃。在审讯时说,向石棺抛掷锤子,是为了让列宁活过来和站起来,他想看到活着的列宁。(36号目录,882号案卷)

1968年10月23日

采茨赫拉泽(生于1950年,格鲁吉亚人,中学生,居住在格鲁吉亚马哈拉泽夫区),1968年9月1日夜里,在克瓦恰列季村张贴了63份传单:“德国新民族主义党万岁!”本人交代说,散发传单的目的是“为了逃避应征加入苏军,因为那里将不会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足球训练。”(36号目录,2504号案卷)

1968年10月30日

维亚因萨卢(生于1949年,爱沙尼亚人,8年级文化程度,水上救助站的马达工人,居住在塔林市)1968年8月26日,在浴场救助站的房间里,搜索到了“美国之音”的频道并开始收听,并不知道,收音机已经和转播网接通了,结果报道内容通过扩音器在浴场上播送了5-6分钟。(36号目录,2804号案卷)

1970年10月26日

科斯秋凯维奇(生于1941年,7年级文化程度,居住在基洛夫格勒市)1969年9月11日,潜入杜尚别飞机场指挥调度站,破坏了雷达和其他仪器。根据他的交代,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知道,一位从莫斯科来的领导人很快就会来到杜尚别市。”(36号目录,3543号案卷)

1978年4月14日

加亚乌斯卡斯(生于1926年,立陶宛人,中等文化程度,电气安装工,居住在立陶宛考纳斯市),把《古拉格群岛》第一卷译成了立陶宛语。(36号目录,7908号案卷)

1978年4月14日

贾基巴耶夫(生于1959年,哈萨克人,10年级文化程度,送奶工,居住在阿拉木图市),1978年1月,制作了17份反苏传单并把它们投入住宅楼的订奶箱箱里。(36号目录,8066号案卷)

1985年6月28日

谢尔巴耶夫(生于1961年,俄罗斯人,中等文化程度,钳工,居住在克拉斯诺达尔市)收听西方电台广播,反苏纹身,热衷于重摇滚乐,说“共产主义是奴隶们的友好联盟,是地球上最大的病原体。”作品《锁链—锁链》、《地狱先锋队》和《吸血鬼》在熟人中传播。(36号目录, 923号案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