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师下毒背后,是校园凶杀与体罚一角

X博士 2022-09-23 14:25





最近,日本女教师给全班午餐下毒的事引起了日本社会广泛关注。
 
日本埼玉县一名叫半泽彩奈的小学老师,午餐的时候,在走廊里把500毫升漂白剂倒进了装咖喱的桶。
 
 
好在学生闻到漂白剂刺鼻的味道,最后没吃下这份咖喱;投毒者半泽彩奈也被警察带走,关到了局子里。
 
在接受警方调查时,她交代,漂白剂是藏在包里带进学校的,而下毒的原因是,她本来一直担任班主任,但自4月份开始,学校却没有让她继续做班主任,她很不甘心,遂产生了报复心理,所以在咖喱里加入了漂白剂。
 
·半泽彩奈
 
有日本网友因为这事对本国老师颇有微词,认为老师素质怎么下降了这么多。
 
 
还有人对这种行为表示恐惧,认为怎么能对孩子干这种事。
 
 
半泽彩奈投毒的事件,也让人回忆起了日本教育界始终存在的刑事犯罪现象,虽然数量不多,但每次都能引起广泛的社会讨论,并被认为是日本教育的通病。
 
其中最为恶劣的,是一些小学老师对学生的迫害。
 

夺命小学教师
 
2017年3月24日,时年9岁的女童小凛在参加小学三年级毕业典礼的路上失踪了。
 
等到人们再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成了一具倒在稻田排水沟的尸体。
 
小凛的死状极为凄惨,下半身有撕裂伤,还有唾液等体液。
 
 
杀害她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她就读的千叶县小学监护人会长涩谷康政,时年51岁。
 
·涩谷康政被捕现场
 
所谓小学监护会,是日本小学里通过家长、学校和当地社区之间的合作来改善孩子们的学校生活的团体,可以理解成后勤老师。
 
身为教工人员的涩谷康政,有十分严重的恋童癖,以收集萝莉的色情DVD为兴趣爱好。
 
·中学时的涩谷康政
 
涩谷康政每个月要花费大概100000日元购买儿童色情DVD。
 
他时常跟同事抱怨:“日本的规定太多,萝莉控之类的东西流通得不是很彻底。”
 
在案发前,他曾跟同事说:“最近我看到了一个赤身裸体的东南亚女孩,她的年龄和小凛差不多。我为此感到自豪。”
 
和小凛一样倒在回家路上的,还有六年级的12岁学生堀本沙彦。
 
2005年12月10日,时年23岁的老师萩野裕用刀刺死了他的学生堀本沙彦。
 
·萩野裕(左)在堀本沙彦(右)就读的补习学校担任老师
 
因萩野裕的教学手段粗暴,经常辱骂、体罚自己,堀本沙彦跟家人反映了这件事。
 
随后,萩野裕便收到了一封匿名投诉信。在被校长教训了一顿后,萩野裕固执地认为那封投诉信正是来自于自己经常辱骂的堀本沙彦。
 
一个杀人计划逐渐浮上他的心头。
 
12月10日,放学路上,萩野裕先是想用锤子敲击堀本的后脑勺,但没瞄准,失手了。
 
大为恼火的萩野裕发狂一般地把堀本击倒在地,用匕首在堀本的脖子、脸和头部分别刺了至少10刀。
 
 
独处,是癫狂老师向学生举起屠刀的时刻。
 
1990年3月26日,广岛县丰田郡一名38岁的小学六年级班主任河内武史开车带着自己班12岁的女孩博美去了郊外,并勒死了她。
 
 
博美被发现时,仰面躺在汽车后座上,身穿红色运动衫和白色裙子,身上盖着一块布。
 
自1989年9月起,这位老师屡次猥亵博美,最终演变成凶杀惨剧。
 
博美在小学毕业论文中写道:“在学校,我喜欢学习体育和音乐,进入初中后,我想多打篮球。十年后,我想做一名学校老师。”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了,单拿出几个极端事件就能代表日本小学老师杀学生吗?
 
但要知道的一个事实是,自1990年以来,日本最高的谋杀犯罪率也不过是十万分之0.6,这几宗杀人案,每一次都能登上国家级头条。
 
 
而你也可能感到疑惑,学校作为教书育人的地方,老师为啥会杀学生呢,杀的还是不超过12岁的小学生?
 
难道是因为学生不听话,天天调皮捣蛋?还是跟家长有仇,想杀人泄愤?
 
老师杀学生的问题本质,其实是日本教育界较少讨论的校园暴力、欺凌以及体罚导致的。
 

火药桶校园
 
在日本校园,有两根雷管压在学生和老师的身下,一根是体罚,另一根是欺凌。
 
根据东京教育委员2020年抽调的数据,体罚率从1990年的40%降到了2020年的5%。
 
 
但这里边水分很大,因为日本政府文部科学省的规定,体罚的定义是“身体上的纪律处分”。
 
按照这个定义,“打人”当然是体罚,但“打压暴力学生”是纪律处分,所以不是体罚。
 
·电影《七岁之后》
 
所以就出现一种现象,家长投诉学校老师体罚学生,但学校说按照规定你这不算体罚。
 
拿日本熊本市的学校举例,2018年,当地教育部门收到了来自儿童和家长的大约 50 份关于体罚的报告。其中,学校认定为体罚的案件2015年为1件,2016年为0件,2017年也是0例。
 
但记者北哲郎2021年采访了当地共500名初中生和小学生,其中有216人表示曾经受到过体罚。
 
 
日本的老师,最喜欢击打孩子头部,或是用巴掌扇脸、罚站、用球砸他们等。
 
 
2019年,东京町田市町田综合高中一名高一学生被50多岁的老师发现打了耳洞,老师把他叫到走廊里,先是骂他:“你这个混蛋!你以为是在和谁聊天?” 后来直接拳脚相向。
 
 
学生倒地后对着老师喊:“我要在推特上‘烧’死你。”结果又被老师拎起来揍了一顿。
 
2019年6月,大阪市立小学一名小学三年级的孩子遭到教工的殴打: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一个60多岁的老头把孩子压在身下5分钟,大呼骑大马。
 
 
学校不承认,家长难维权,学生求助无门,只能上论坛诉苦。
 
与日本官方风平浪静的数据相比,在论坛上,有关体罚的求助则是屡见不鲜。
 
有的孩子说自己被老师揍了,还说老师要杀了自己。
 
 
因为留长发和染发,被班主任语言上死亡威胁。
 
 
而这种冲突,最后往往会激化成要么学生杀老师,要么老师杀学生的流血事件。
 
有些学生被骂了气不过,会和老师打起来,比如一名 30 岁的女班主任,在放学后警告三年级学生“一定打扫干净教室”,三年级学生大怒,踹了老师肚子四脚。
 
在日本课堂上,也经常会出现学生打老师的行为。
 
 
在爱知县,高中生一把将老师推倒。老师倒在地上,攥紧了拳头又无力地垂下。
 
 
而一个悲观的事实是,这些老师之所以喜欢体罚,是因为他们就是体罚下长大的学生。
 
在一项4000名教职员工对体罚是否有存在必要的调查项目上,36.6%的老师认为体罚是必要的。
 
 
这些体罚的支持者,有70%曾经经历过体罚。经历过体罚的人倾向于认为体罚/暴力是必要的。
 
体罚,就这样纠缠着日本的学生和老师,让前者从受害者向施暴者转化,让后者从施暴者向夺命者演变。
 
 
而除了体罚,对小学生的畸形之爱,高发的性欺凌也是老师杀学生的诱因。
 
2020年,日本有200名公立学校教师因性犯罪、性暴力等受到处罚。
 
在体育馆后面,班主任对小学二年级学生表白,对她说:“我爱你,这不是简单的爱,是真爱,要对你爸妈保密哟!”
 
 
随着2019年新冠疫情的暴发,学生在家只能上网课,但物理上的隔离反而让心里的矛盾更加激化了。
 
先是不断有学生自杀。根据日本政府发布的数据,2020年,日本学童自杀人数总计 499 人,比去年同期增加 100 人,创下1974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然后是一些老师性欺凌行为的集中爆发。
 
2022年,1月12日,日本板桥区29岁的小学教师高桥义之被捕入狱。
 
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10月间,他曾多次猥亵自己班级的三名女学生。
 
他经常假装巧合,多次重复抚摸女孩的乳房,或者把女孩带到空无一人的教室抚摸胸部。
 
 
津幡町立条南小学的田中干浩老师,在小学女厕所安装了2台偷拍用的小型摄像机,用以满足自己的偷窥癖。
 
同时,由于信息大爆炸,一些小学生十分早熟,还会向老师告白,加剧了不伦之恋的发展。
 
 
六年级女孩爱上学校老师。
 
 
以上,便是日本当今小学和其他校园内一个侧面的速写。
 
整个日本教育界,看似风平浪静,但这种平静,更像是压力过大时所有人都自觉保持缄默的本能。
 
时间在前进,人类自诩的文明也在进步,而体罚和欺凌等问题却越来越严重。

如果日本教育的诸多弊病不从根本上解决,那极端事件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不断累加的压力和恶性事件,让教育系统处于崩溃的临界点。
 
那个即将来临的崩溃,或许是现在,或许是明天。






设计/视觉  Elaine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