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峰背后的女孩,被迫卖淫

Jenny乔 2022-09-23 16:00
     
为了不让我们失联,请记得「设为星标」
作者:金偏峰
来源:ins生活(ID:inszine
分享:Jenny乔(ID:Jenny-Qiao-Love)


近两年,内娱偶像塌房成日常。


各位赚钱赚麻了的老炮小炮,在人生得意且尽欢后,逃税的逃税,嫖娼的嫖娼。


当初,被称为“钢琴王子”的李云迪在被曝多次嫖娼后,网上竟然有声音为李云迪喊冤:


“不就是一个没老婆的青年男人花点钱解决一下压抑吗?”



“几百年一遇的钢琴家,太可惜了,我认为应该理性宽容。”



甚至还有人站出来大肆鼓吹嫖娼应该合法化:



对于这些言论,当时有很多博主纷纷站出来,为大家分享和普及关于嫖娼的专业法律知识。


可是在李云迪落马一年后,李易峰因嫖娼塌房的2022年,同样愚昧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


“讲真的我其实可以理解嫖娼,男艺人不是神。”



“男人嫖娼不是很正常吗?”“多大点事嘛”



甚至还有这种………



看到这种言论,小in简直无语他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这些人,明晃晃地拿着“男人有性需求很正常”的幌子,为嫖娼洗白,用“你情我愿”来掩盖嫖娼背后的真相。


更有甚者,觉得可以和李易峰这样帅气多金的大明星鱼水之欢,是那些女人的福气。


在他们的意淫下,妓女们似乎在快活地淫乐时,就顺便站着把钱赚了。


醒醒吧,各位。




真实的妓女生活,是即便跪在地上,也赚不到几毛钱。


豆瓣上有一部评分9.0的高分电影叫做《姐姐妹妹站起来》,它描绘了中国旧社会妓女血淋淋的真相。



女主大香的父亲被地主逼死,于是来北京投奔舅母,可舅母却与黑势力勾结把大香卖给了妓院。


不识字的大香,以为自己被舅母介绍进工厂做工,于是稀里糊涂地在卖身契上按了手印。


一开始,大香试图挣扎逃跑,结果却被妓院里的男人用鞭子一顿狂抽,打到下不了床。


大香不肯接客,老鸨便蓄意安排男人强上了大香,在旧社会,“脏了身子”的大香身败名裂,只好“开张”接客。



妓院里的女人们,在老鸨的压迫下,少则接客六七位,多则每天要接客二十几位。


这些女人在老鸨的口中甚至都没有名字,而是一串数字:1号、2号、3号…


在老鸨和嫖客的眼里,她们不是活生生的人,是待价而沽的商品,是满足男人性欲的工具。


这些女人,是被凌辱、被剥削的对象。



1号是妓院里的红人,她得了性病卧床不起,下身糜烂,痛不欲生。


老鸨却让她起床洗洗脸,继续接客。



后来1号彻底病倒,半个月都没有接客赚钱,老鸨直接用剪刀把她下体溃烂的皮肉剪掉,然后再用灼热的烙铁狠狠烫上去。



有的女人体格好,下体结了痂之后,可以继续接客。


而有的女人,在被嫖客和老鸨折腾以后只剩下一口活气,她们因为再也无法接客赚钱,所以直接被活活埋掉。


如果有人不幸怀了嫖客的孩子,老鸨直接喂药打胎。


如果孩子没有流掉,她就直接用棍棒殴打怀孕妓女的肚子,孩子流掉以后,第二天继续接客赚钱。



这些妓女们,没有休息的权利。


在面对非人的凌辱和折磨时,也没有任何法律和机构可以保护她们。


在得知自己的女儿被卖到妓院以后,大香母亲找到了旧社会的警察,她试图将女儿从地狱中拉出去。


警察在面对这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母女时,只是拿出了那张卖身契约,冷冷地说道:


“这手印儿,是你们俩盖的?有你们俩手印儿,还跟人耍什么赖呢?”


大香和母亲慌忙解释自己因为不识字而被骗的过程,可警察低了低眉头,挥了下手,便叫手下人把母女二人打发了。


他坐在椅子上数着妓院老鸨送来的钱时,大香的母亲却因绝望而投河自尽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旧社会,嫖娼是合法的,民国时期北京市政府特意公布了《妓女捐征收细则》,而妓院则是名副其实的纳税大户。


可在“合法”的旗帜下,妓女们的人身安全却得不到任何保障。


老鸨的那句“是衙门口都保护窑子”,才是旧社会的真实运行规则。



古往今来,文人骚客们喜欢用“欢寝方浓,恨鸡声之断爱”这样的诗句,来描绘“他们眼中”的妓女生活。


仿佛,生而为妓女,就是夜夜笙歌,莺歌燕舞,她们有着寻常人生所没有的放荡和快活。


殊不知,出身低微却又没得选择,受尽凌辱和压迫,才是这个群体的真实惨状。




这种悲惨,不只发生在人吃人的旧社会。


它依旧真实地存在于我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


央视的法制频道,曾播放过一则记者暗访东莞的录像,录像中,挂着腰牌的各色女子,在舞台上卖弄风骚。


舞台下,是一群聚精会神地围观她们的男人。


这些女孩,年龄上至30岁,下至未成年,她们广泛地存在于我国各大洗浴场所、桑拿中心,为大量的外地商人提供色情服务。


这些被称为“技师”的女人们,通常要在面试时通过“脱光衣物”来定价钱和等级。



夜幕落下,当人们在城市中沉睡时,“技师”们被形形色色的男人们脱掉衣服,赤条条地摆在床上,任人玩弄她们的肉体。


有些“技师”还没有成年,胸部扁平,四肢瘦弱,身体和性功能都发育得很不成熟,她们在提供特殊服务以后,有的浑身上下都是淤青,有的私处已经被咬烂……


小婉,就是这些未成年女孩儿中的一个。


2003年的春节刚过,13岁的小婉和同乡一起从洛阳到深圳打工,成为了电子厂里的流水线女工。


后来小婉被他人以介绍对象为名,骗到了东莞的一家洗浴中心,被迫卖淫。


“第一次开房感觉很耻辱、很害怕,不敢看那个男人的脸,甚至从酒店里疯了一般地跑了出来,但没过多久就被洗浴中心的老板抓回去了。”


有的时候,一想到几个小时里要面对几个不同的男人,「那种感觉就是很想死」。


几年以后,小婉终于托人联系上了村支书,洛阳警方辗转千里,终于将小婉解救出来。


可是小婉的身体已经遭受了很深的伤害,永久地丧失了生育能力。


在中国,嫖娼是非法的,可是每年都有大量的「小婉」被非法贩卖,被迫从事卖淫工作。


这些女孩的原生家庭通常很贫困,缺少教育,由于年龄小涉世未深,成为了皮条客的猎物。



2019年,曾经卖淫合法化的西班牙政府估计,超过90%的女性性工作者可能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或者是处于第三方控制之下。


而未受管制的卖淫市场,逐渐让西班牙成为贩卖人口和性奴役的中心。


性交易的背后,掩盖着无数少女消失的真相。


很难想象,如果中国同样将嫖娼合法化,将会发生多少我们无法控制的悲剧。


又将会有多少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社会底层女性,再次重蹈覆辙,经历电影《姐姐妹妹站起来》里大香那样的命运?





现在,让我们重新回到文章开头,网友们提出的问题上。


问题1: 男人有性需求不是很正常吗?


有些人生下来就没得选,我们可能看不见,但不代表她们不存在。


庞大的性需求一旦形成市场,一旦有了稳定的供应链,将会产生普通人无法预测和控制的黑暗力量。


法律专家田宁宁说,这意味着「我们社会中许多弱势群体的女性,将被商业化」。


洗浴中心的“普通”技师也好,被李易峰消遣的“高级”外围也罢,本质上她们都成为了被男人权利和性欲支配的商品。


回答:有性需求很正常,但男人们需要找到合理释放欲望的途径,而不是将欲望转化为可以操控和压迫弱势女性群体的力量。



问题2: 嫖娼不是一件给了钱你情我愿的事情吗?


让我们先来看看B站up主【王小七Fire】在他的视频中分享的一组数据。


美国曾经公布过这样一个研究成果:在被调查妓女的卖淫生涯中,高达82%比例的妓女遭受过身体伤害,83%被武器威胁过,68%被强奸,84%曾经无家可归。



而妓女,也是自杀率最高的群体之一。


「卖淫不是对婚姻的补充或者公平的市场交换行为,而是对女性的暴力。」


回答:你情我愿是假的,被羞辱被践踏才是真的,看似自由的背后,实际上是强者对弱者的剥削。我们应该看到“你情我愿”背后,女性沦落至此的真相。


综上,嫖娼违法定性的背后,实际上是对女性的保护。



1949年,北京废除所有妓院,被困在妓院里的女人们终于翻了身。



逼良为娼的悲剧终于结束了,她们对自己的人生,也终于有了选择权。


妓院关门这一天,姐妹们等了太久。


所以,历史不能退回原点。


嫖娼,也坚决不能合法化。


最后,记得点个「在看」。


这是我们作为普通人为此所能做的,温和的抵抗。



参考资料:

电影:《姐姐妹妹站起来》

B站视频:9个妓女,一部上世纪豆瓣8.8分电影,告诉你为什么绝对不能嫖娼合法化!

B站视频:李云迪嫖娼被行拘,想替嫖娼“洗白”的听听律师怎么说

每天读点文学名著:性奴贩卖:揭秘无数女孩消失背后的人口贩卖

她刊:看完她的「青楼梦」,我真吐了

作者:大喜。本文来源公众号ins生活(ID:inszine),世界这么大,我们陪你去看看,每晚九点,伴你入眠,授权请联系ins生活(ID:inszine)。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