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爱鬼吹灯,因为人人都有贪痴嗔

文娱后台 2022-09-23 20:00
 点击上方名片关注我 

《鬼吹灯》系列的最新一部《昆仑神宫》上线了,接着去年的《云南虫谷来到了雮尘珠故事的终结篇。

之前备受关注的胡八一的肚子,今年终于瘪了下去,精壮强悍混不吝的退伍老兵形象活泛不少。

算起来这已经是潘粤明第三回演胡八一,他们这个铁三角组合,从《龙岭迷窟》一路走到《昆仑神宫》,摸金校尉那点合则生、分则死的味,愈发稳了。

不过,刷完前几集,比起铁三角的稳定发挥或是胡八一的肚腩大小,更让我惊喜的倒是《昆仑神宫》里新上线的一众配角。

这可能是探险小分队阵容最荒唐的一次,打眼望去谁也不像是要爬雪山下妖楼的猛士:一个年逾花甲、奸懒馋滑的港商明叔,拖家带口地拉来了貌美如花的情人、胆小虚弱的干女儿、还有保镖和马仔各一。

一根藤上一串瓜,个个衣冠楚楚,个个看不清城府。


俗话说鸡多了不下蛋,人多了瞎捣乱,作为《鬼吹灯》第一部的终结篇,明摆着危险指数爆棚的《昆仑神宫,偏偏就凑成了这么个“四不像的探险阵容。

但在我看来,《昆仑神宫》拍得好不好,关键就看有没有拍好这群“不着调”的配角。

毕竟到了雮尘珠之谜终结的时候,前面纠缠几部的传说、诅咒,到了昆仑山上揭开面纱,不过都是“人心”二字。


配角团里第一个出场也第一个送人头的是阿东,港商明叔的小马仔,贡献了前期最惊险的食罪巴鲁吃人名场面。

《昆仑神宫》整个故事惊悚诡谲的气氛可以说始于阿东。


这个人戏份虽然不多,但很有意思。刚出场的时候拽得二五八万,戴蛤蟆镜穿小西服梳大背头,开一辆全北京都少见的皇冠车,长腿一迈就把东西南北市所有的生姜都给买没了。



大佬架势摆了十足十,一开口才发现也是银样镴枪头,不过是个给人跑腿办事的马仔。

在外面阿东走路带风,眼放精光,一到老板明叔面前,他是背也不挺了,腿也不直了,眼珠子也不往上翻了。

明叔进门,他站在门边负责接住明叔手里盘的串;明叔上高原,他负责背着氧气罐走在旁边。

明叔手里扯的氧气面罩连在他背上,轻轻一拉他就得踉跄着跟上,仿佛老财主拽着一匹嫩骡子。



阿东这种人很常见,人前人后两副面孔,捧高踩低狐假虎威,朋友圈里翻一翻,谁身边都能数出来几个阿西阿南阿北。

他的结局也不复杂。看到密室里的金身银眼像后,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起了点贪念。只不过明叔、胡八一、王胖子们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做,一听拿走这雕像可能有麻烦,就打消了念头。

阿东不一样,他没有更重要的事,他上昆仑唯一的要事就是帮老板背氧气罐。若是有了这尊雕像,他下半辈子估计再也不用挣背罐子的钱了。


于是他趁月黑风高悄悄返回庙里偷雕像,结果打开了雕像背后的地狱之门,放出了食罪巴鲁,死无全尸,还连累其他人也受到了食罪巴鲁的攻击。

阿东这一段戏虽不多,却奠定了《昆仑神宫》的基调——人心才是最大的诅咒。

那慈眉善目的金身背后贴了一面墙的真言,警告世人此门不能开,但什么未知的危险,都挡不住眼前可见的金身的诱惑。

结果金身背后不是福祉,反而关着恶兽。谁觊觎金身,谁就要葬身于此。


阿东的死和食罪巴鲁的出现,也让这座古国神庙的秘密得以重见天日。

不难想象千百年前这里的王族如何屹立在高山顶端,如何以“地狱”“天命”的名义,驭使他们的百姓。


整个《鬼吹灯》系列,其实都是这同一个主题。

无论是沙漠深处的精绝古国,还是龙岭迷窟里的幽灵冢、虫谷森林里的献王宫,再到雪域高原上的昆仑神宫,这些留存了成百上千年的残迹,都是源于人欲。

或是想寿与天齐,或是盼永世长生,那些手握重拳的古人们心魔一动,就留下了这些千年难解的迷局。而这其中,还连带着葬送多少无辜之人的性命。

逝者宁愿耗尽财帛人力,也要留下机关奇巧来与后世的活人较量;而摸金校尉们或主动或被动地钻进这些迷冢里,也还要与身边同行的魑魅魍魉互相提防、明争暗斗。

哪里来的什么鬼吹灯,不过是人在点灯,人在吹灯。


所以前面说,《昆仑神宫》能把“阿东”这种人拍好,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这一篇讲的其实就是阿东们的故事,是《鬼吹灯》系列里既有神圣,也有邪恶色彩的篇章。

神圣之处在于,昆仑山巅,白雪冰原,雮尘珠遗害几千年的终极答案就在这片离天最近的地方。人类天生就对雪域有种敬畏之心,敬其纯洁无瑕,畏其吞没万物。

剧中也花了大手笔来还原书里那个令人震颤的雪域高原,雪山、戈壁、高山草原实景,大俯拍的镜头推过去,只见天地苍茫,人走在其中愈发渺如烟尘。

正如书里那段话,在这种地方踏雪履冰,“踩在那些亘古的巨变上,会使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而邪恶之处在于,胡八一、Shirley杨、王胖子身上那恶毒的红斑诅咒,源头就藏在这片白雪下。

当年暴虐魔国的历史,如今只留存在传说中,但不管过去多少年,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被传说中的魔国宝藏吸引,不要命地爬上昆仑寻宝。

就像阿东那样。剧里最讽刺的一幕是在阿东去偷金身银眼像时,动手之前还跪在地上祈祷了半天,絮絮叨叨向天陈情,说自己人生困顿只能来偷,求上天原谅,十分虔诚。


这个史上最废物的配角团,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同样矛盾的气质。

阿东的老板明叔,祖上背尸发家,南洋水手出身,一手的老茧子偏爱穿礼服吃西餐讲排场,一肚子鬼心眼,偏偏口头禅就是“我明叔做生意最讲信用的啦”。

前脚刚说完“都是一家人不要客气”,后脚就明里暗里地防着胡八一一行人,给资料给得抠抠搜搜,生怕胡八一知道全部就不带他玩了。


你看他两面三刀的十分可恶,可一想此人的背景,又觉得可恨之人有可怜之处——要不是两个败家儿子赌钱败光了家产,他也不至于拖着六十岁的身体,硬要上昆仑博弈这一场。

明叔带上路的情人韩淑娜,原著里着墨其实不多,剧版倒改得饱满不少。

作为大佬的情人,娜姐看着很称职,骄横跋扈没脑子的菟丝花一朵。


但她却手握最重要的线索经卷,算是全队里明叔最信任的人。

她无疑是懂明叔的,所以每次胡八一他们提出要看图,明叔假装大方答应时,她都能撒娇耍混地搪塞过去,俩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配合十分默契。


更有意思的是另一段对话,娜姐和明叔抱怨高原气候恶劣:“你看我这张脸,再这么晒下去,你就该换人了吧!”


敢撒这种娇的菟丝花,就算最开始是凭借美貌上位,后期也没少动脑子。

她和明叔的相处模式就能看出来,这时候的娜姐,脸蛋已然不是她最重要的筹码,俩人早已从单向依附变成了互相利用的关系。

但全放弃美貌仍然是不明智的,所以撒完娇,她就赶紧钻进屋里敷面膜去了。

配角团里最神秘的是阿香,明叔收养的干女儿,有一双最干净敏感、能看到真相的眼睛。估计每个《鬼吹灯》粉丝都跟我一样,想象过无数遍她该是什么样子。

剧中呈现出来的阿香乖巧安静,见人先低头,那份弱不禁风、惊弓之鸟的感觉拿捏得很准。


明明是最脆弱的身体,却掌握着最强大的看穿一切的眼睛。养父明叔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但爬雪山这种正常人都不一定能撑住的事,她这小身板却被养父带着来了。

究竟幸还是不幸,没人说得清。

在这昆仑山上,每个人都有几幅肚肠,好像随时准备好了牺牲别人,成全自己。


有句老话说,什么鬼也不如人心可怕,这个朴素的道理,或许就是《鬼吹灯》系列长盛不衰的原因。

这几年,《鬼吹灯》的影视化改编多不胜数,有好有坏,一聊起不如意处,总是容易争执特效、想象力、还原度。

不过比起这些东西,我始终更期待会如何表现人,明叔、娜姐、阿香、铁三角,他们要如何在险象环生的雪域里互相合作、暗里交锋,看起来被信任的人又会如何被毫不犹豫地抛弃和牺牲。

这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精彩的地方。


《昆仑神宫》是《鬼吹灯》系列的第四部了,一个IP拍到现在,如果光靠视觉冲击,很难再带来什么惊喜。

毕竟那就好比美人身上穿的漂亮裙子,当然必须有,却并不一定是最核心的东西。

就像前文里说的雪域高原,拍得苍茫巍峨令人敬畏,这是合格;拍到匍匐在雪山脚下的一张张人脸,才算用心。最精彩的好戏永远是人演出来的。


这故事从第一部开始就对易经八卦、神魔传说大侃特侃,但其实神也好,魔也好,它们从未真正地出现过,出现的都是人。所有的“神宫”都是人造的。

《龙岭迷窟》里那个为了抢天书葬生的村民,献王虫谷中那数不清的变成了痋的陪葬百姓,种种险境,种种诡秘,皆由人造。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会是天命选中的那个赢家,以为自己能通过牺牲别人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夙愿,但其实一阵暴雨,一场雪崩,一个微不足道的阿东想偷一尊雕像,就能毁掉一切。

一个人的妄念一动,什么都可以化为泡影。


胡八一他们三个为什么每回都能脱险逃生,大概也是因为他们求财求利的渴望并没有那么强烈。

不信你数数,这三位身负绝学的末代摸金校尉,名声响亮行动迅速,但折腾小半辈子,从来没摸出过什么真正值钱的东西,基本属于无效倒斗。

哪怕胖子那么贪财,胡八一吼一声放下东西赶紧跑,他也都听了。他们冒险的核心动力始终不是财帛,一开始是因为除了这门手艺不会干别的,后来是必须去解开身上诅咒的谜团。

我还记得书里的胡八一说过这样一段话:

“很多时候,之所以会功败垂成,不是智谋不足,也不是胆略不够,其实只不过是利益使人头脑发昏,虽然都明白这个道理,但设身处地,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谁也想不起来这个道理了,毕竟都是凡人,谁也没长一双能明见彻始彻终永恒的佛眼。”

什么天命,什么诅咒,什么佛眼,什么法眼,最后都只是一双又一双,一代又一代的人眼。




转载互推: FakeLittleSheep
商务合作: Lsxhrg


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