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战舰的目的就是作战,任何装饰都是多余的

老方在互联网 2022-09-23 21:02

查理·芒格说过一个至理名言:最好是从别人的悲惨经历中学到深刻教训,而不是自己的。

瑞典的“瓦萨”号战舰就是这样一个教训,任正非曾多次提到“瓦萨”号战舰,他说,“我们要接受‘瓦萨号’战舰沉没的教训。战舰的目的就是作战,任何装饰都是多余的……”

那么,“瓦萨”号战舰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1625年,瑞典国王阿道夫.古斯塔夫下令建造瓦萨号战舰,1628年,瓦萨号战舰刚起航10来分钟就沉没于斯德哥尔摩港。

沉没的主要原因是战舰在建造期间受到瑞典国王的强力干预,他为了显摆自己国家的强盛,一再要求造船师改变设计,增加战舰的长度。

一开始瓦萨号是按照单层炮舰来设计的,但瑞典国王在听到丹麦建成双层炮舰后,他马上下令把瓦萨号也改造成双层炮舰,另外他还在船上的活力和装饰上提了很多要求,以让瓦萨号战舰成为世界上最顶级、装备最齐全、武装程度最高的战船。

所以,瓦萨号战舰的沉没首先就在于瑞典国王的刚愎自用、自以为是,自古以来,外行指挥内行,好大喜功的领袖就鲜有不失败的。

而在任正非看来,瓦萨号战舰的失败就在于瑞典国王搞错了目的,从而本末倒置。

“瑞典的‘瓦萨号’战舰,这里装饰、那里雕刻,为了好看还加盖一层,结果海风一吹就沉没了。战舰的目的应该是作战。

企业经营也是如此,我们不能本末倒置,在做事的时候掺杂太多私心杂念,要知道,目标纯粹是胜利的首要因素。

反思自己的企业,是不是也像是瓦萨号战舰一样增加了很多不必要的流程和繁复制度,以至于忽略了核心目的?

“瑞典‘瓦萨号’战舰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炮舰,装修很漂亮,里面的雕塑都是艺术品,但战舰存在的目的是打胜仗,装饰是多余的。国王为了显示威力,又加建了一层炮塔,但船体本身没有改,结果一出海就沉船了。”

任正非在文章和讲话中多次提到过瓦萨号战舰,就是为了提醒华为人要警惕牢记什么是工作的核心。他说所有形式主义的不增值管理都消亡,还说不该去炫耀锄头而忘了种地,都代表了他务实求本的思想。

这点在任正非的经营哲学和管理思想中是一以贯之的,比如任正非在华为明确表示自己十分厌恶奉承领导的行为,“你们要脑袋对着客户,屁股对着领导。不要为了迎接领导,像疯子一样,从上到下地忙着做胶片……不要以为领导喜欢你就升官了,这样下去我们的战斗力是会削弱的。”

在华为创业初期他曾因为外地办事处主任借好车去接他而勃然大怒,到了华为发展壮大之后,他还是会为国外代表处铺张浪费的接待而生气,这个年过七旬的老人从来都是自己坐飞机出差,不带保镖,不讲排场。这在华为这么大规模的企业中是非常罕见的,比如国外的CEO每年安保费用就要高达上千万美元。

经营管理的动作都应该以多产粮食为追求,2015年,任正非在《变革的目的就是要多产粮食和增加土地肥力》里再次指出,“我们要接受‘瓦萨号’战舰沉没的教训。战舰的目的就是作战,任何装饰都是多余的。我们在变革中,要避免画蛇添足,使流程烦琐。变革的目的要始终围绕为客户创造价值,不能为客户直接和间接创造价值的部门为多余的部门、流程为多余的流程、人为多余的人。我们要紧紧围绕价值创造,来简化我们的组织与流程。变革的目的是多产粮食和增加土地肥力。凡是不能为这两个目的服务的,都要逐步简化。”

华为的企业文化“一切以客户为中心”,就是为了以此为核心构建企业组织和管理流程,只要坚持这个核心原则,那企业就不会变得臃肿迟钝,企业不断的自我变革和优化就是为了尽力去除多余的动作,以实现高效运转。

但是,所谓过犹不及,我们也不要过于执着实际而忘了形式主义的重要性。

企业经营也要注意形式与内涵的统一性,比如当年华为的上海研究所提高预算,说要把办公场所搞得气派一些,很多人都反对,说铺张浪费,有违华为艰苦奋斗的精神。

而任正非却表态赞成上研所的“浪费”,因为市场部说客户见到公司这么气派,就会认为公司很有实力,合同也就好签订了。所以,楼修建的漂亮也是为客户服务。后来华为在广东的基地也非常漂亮,大概也是这个因素。

最后,希望老板们都能记住“瓦萨”号战舰的教训,想明白是客户重要还是领导重要,永远不要为了“装饰”而忘记胜利。

事实上,每个企业都有个“瓦萨”号战舰,就看我们如何去对待它,这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存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