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第一期劲爆内幕:

东七门 2022-09-23 21:29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第一期,看了吗?看了吗看了吗看了吗!


如果是还没来得及看的喜丝,读完文章、点完【在看】后立刻出门左转爱奇艺,给我狠狠地看!


如果是和七门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地品完了本期节目的喜丝们,我相信:


你!们!肯!定!没!看!够!


作为从展演盼到排练,又从排练盼到成片的(内部)资深喜丝,这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开播场面,自然已经被本人预料到了。


这份为大家早早备好的“二喜独家内幕”,现在就双手奉上——




喜剧,就是这么离谱


凡是看过一喜的朋友们,谁还没被“离谱之最”《父亲的葬礼》深深震撼过?


二喜第一期,离谱之精髓仍在。只不过,选手们把这份“离谱”从作品的天马行空,转移到了形式创意上。


比如,“飞扯不可”《全民运动会》



第一季从未出现过的“黑幕戏”形式,取材于即兴喜剧演员们之间的基础游戏——拍手叫停


即,A 做一个动作,B 随时叫停并将之“解构”成另一个动作,以达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欧·亨利式效果。


事实证明,没有剧情、不讲故事的,纯粹“做减法”的喜剧也可以成功。


“核酸互测”,“显摆AJ”,“放鸽子”等诙谐的小创意,既轻巧又松快,反而四两拨千斤般直击全场笑点。

(尤其是“放鸽子”,是录制全场笑到余音绕梁的程度……)



当极具个人特色的“碎嘴东北男孩们”组队搞喜剧,作品能有多吵闹,多离谱?


这支队伍的成员之一,酷酷的滕


曾凭借一套黑社会大哥电话系列,一句“冒蓝火的加特林突突突突”年少成名,一跃成为全网著名说瞎话网红;


另一位,天放


则是凭借着精湛的……黄渤模仿技巧,成功将自己带出了网络,带到了黄渤老师的面前。


明明是有关外卖员的生活小共鸣,却被这俩人演出了一股独特的东北地域风味。



更离谱的是,两人刚在台上开开心心演完,台下的兄弟们便开始开开心心“拆台”。


宋木子:看到蒋易在笔记本上写“剧本结构不清晰”,我很想说,三狗就不喜欢那种剧本结构清晰的!兄弟,支持你们!


李飞:据我了解,酷酷的滕在台上根本就没怎么演,他平时就这么(好笑)……


“酷酷的天放”听完,表示这些“兄弟”简直离谱:


“一会儿剧本不清晰一会儿没在演戏,那我俩是来干啥的,我俩搁这儿演啥呢?!”






喜剧,就是这么生活


不得不说,咱见过聊家庭关系的,但真没见过《虎父无犬子》这种“设定”的。


从讲话爱接茬,到抓不到重点,到偷吃方便面,到门上放水盆子……一家三口居然可以完美继承同一套“坏毛病”。



仔细想来,孩子和父母之间“习惯相似”,确实也是一个真实的生活共鸣。


就像“老师好”选手刘旸所说的:


很多时候,小孩的坏习惯就是源于父母日常习惯的负面影响。


当然,好习惯也是可以继承的——比如,《虎父无犬子》置景里各式各样的小物件,全是三位演员自己从家里带来的。


对于这种“道具自备”的好习惯,非常大方的马老师表示非常支持。



《排练疯云》,一个完完全全、限定生发于现代生活的作品。


线上办公日常里,谁还没经历过的几次神奇的、社死的、好笑的“错位”瞬间呢?


这个故事,自然也是源于“某某某”三人自己的创排日常经历。


三人聚不到一起,总是和队友、导演组相约线上过本子。这么一天天地过着过着,“点子”就出来了。



更真实的是,《排练疯云》的排练现场也不太顺利。


墙上那些象征着音量键、静音键的道具,仿佛是听了剧情的“召唤”,总爱出岔子,搞得这场彩排真的变得和作品名字一样,风云变幻。


到了第二天,道具修好,三个人依旧不放心现场效果,偷偷跑到后台练习。最终才呈现出如今这个足够成熟的、没有遗憾的、抓住青春的尾巴再燃一把的作品。



结合他们仨在台上说的话——


“你们为什么来到第二季?”


“我问自己,我比他们差吗?”“好像不。”


“那我要参加第二季吗?”“要。”


生活里的很多决定,有时也就这么简单。




喜剧,就是这么走心


饰演《再见》李逗逗,是一名独角戏演员。


在二喜之前,她也曾报名一喜,还在《奇葩说》的赛场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可以说是堪比米未忠实粉丝蒋龙的“米未钉子户”


这样一个愈挫愈勇的女孩,带来的却是一个既细腻又柔软的女性向内心故事。


一个分手的女孩,在家等着前男友来拿走他的行李。


期间,她思绪乱飞,想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他是不是还舍不得我?我要怎么面对他?我不能让他看出我的难受!我要不要告诉他,我不想分手?


糊里糊涂的猜想,和那些真实的生活碎片一起卡在房间的每个角落,直到前男友到来,梦境被打破。女孩的故事才落幕。


创作出这种故事的李逗逗,自然是一个不守常规的、温柔敏感的女孩。



但是……如果你要问李逗逗为什么要演独角戏——


不是由于孤僻,也不全是什么伟大的、排外的艺术追求,而是:


李逗逗,AKA黑夜女王,非著名孤独灯塔。


和别人一起排练,她起不来啊!!!

(李诞表示深深地共鸣了。)



“阿奇与阿成”《黑夜里的脆弱》,是一个属于打工人的走心喜剧。


一个资深的打工人,在生日当天被临时叫回公司加班。

(刚写出来,就已经开始伤心了……)


公司的灯坏了,总是时亮时暗地闪,这位打工人的精神状态居然也随着灯光一起“时亮时暗”……


于和伟老师评价这个作品,称之为“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人与故事”


“白天可能光芒万丈,晚上突然就会忧郁起来。”



《黑夜里的脆弱》的故事原型,就是饰演这位“打工战士”的郭耘奇


白天里,郭耘奇是个公认的“超级社牛”


据其他演员描述,只要米未的生日会上有他,压根看不出来是谁过生日。因为他存在于每一场生日派对,并且总是唱歌最大声的那一个。


而到了夜里,他就会开始感知力全开,反省自己行为举止的不妥之处……甚至还会在第二天,向别人“莫名其妙”地道歉。


而搭档谢泽成,则是在这大半年里感知着他的情绪变化,hold 住那份大起大落的人。



或许没有《黑夜里的脆弱》所表现得那么夸张。但我们的日常生活,往往也长期处于一种“割裂”状态——


白天,把自己调整到“营业”形态,从每一件“好事”里汲取一天生存所需的“快乐能量”;


但到了晚上,这些能量好像就随着夜幕降临,忽然一下消逝得无影无踪。


每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内心深处都会存在一个感知负面情绪的窗口。


每当黑夜降临,它就会悄悄到来。



我知道,直到打开节目的前一秒,大家心底依旧压着一块石头——


在我们的巨大期待之下,选手能否放轻松,变自如,展示自己最真诚可爱的状态?


“一喜”给观众带来的那份快乐,那些共鸣,那种感动,二喜能否好好地传承下去?


看完这些作品,我想,大家不必担心了。


如果说“一喜”是一份巨大的惊喜,那么“二喜”,或许就是一场落了地的延续。


我们可以相信:


在喜剧的舞台之上,总有人不断拓展着共鸣的边界,去够那些犄角旮旯里的小小情绪;


在喜剧的舞台之下,总有人始终相信着放声大笑的能量,续写属于自己的、普通而耀眼的平凡故事。



看完第一期,你最喜欢哪个作品?
点个【在看】,留下你的评论
说说你看上的“选手”是谁吧!

关注并为七门点亮星标

每晚9:30,等你一起用观点撕开世界!


作者:杜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