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女首富,“赌性”十足

观点 2022-09-23 22:01


珍惜自己的运气。



1

中国女首富,换人了



一个榜单的细微变化,在中国商业世界掀起了巨浪。


2022年8月30日,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中国女首富”的归属悄悄变了。拿下这一宝座的,既不是碧桂园的杨惠妍,也不是龙湖的吴亚军,而是一个稍显陌生的名字——


范红卫


其家族以151亿美元(约人民币1041亿元)财富位列全球富豪第118位,范红卫也由此成为新一代“中国女首富”。


很多人应该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公开资料显示,范红卫是恒力集团副董事长、上市公司恒力石化(600346.SH)董事长。恒力集团成立于1994年,是全球产能最大的PTA工厂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织造企业之一。


范红卫成为新一代“中国女首富”其实并不突然。在此前的2022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她已经是拥有182亿美元的中国第二大女富豪。


除此之外,在2022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范红卫夫妇就成为了江苏首富。在2022福布斯中国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中,范红卫也排名第7。



随着范红卫登顶“中国女首富”,一个江苏豪门也逐渐出现在聚光灯下。据财经天下周刊等媒体的梳理,在社交平台上,苏州恒力集团大楼顶端的直升飞机一度“刷屏”。有博主表示——


这是恒力集团创始人用以“代步上下班”的飞机。


这背后,全国工商联前段时间发布的2022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恒力集团以7323.45亿元的营收排在第三位,超过华为,仅次于京东和阿里。



但你也许很难想象,这背后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商业故事。



2

恒力系



我们用27年,实现了从一滴油到一匹布”的全产业链发展。


这是2021年,在央视《对话》栏目中,范红卫对自家企业历程的概括。但在这27年里,还有一个人的功劳——陈建华。


他是恒力集团的董事长,也是范红卫的丈夫,被媒体称作“范红卫背后的男人”。



范红卫夫妇行事低调,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但从媒体的报道中,也能大致拼凑出他们的发迹史。


最早的时候,范红卫是苏州一家纺织厂的会计,陈建华是一名普通的商贩。在业务往来中认识的两人结婚后,靠着“收废丝”赚到了第一桶金,成为了当地有名的“万元户”。


命运对范红卫夫妇的第一次垂青出现在1994年彼时苏州一家乡镇织造厂濒临倒闭,范红卫夫妇借债369万元认购了该厂,还将厂子改名为吴江化纤织造厂。


盘下厂子后,范红卫和陈建华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造,设备升级、扩大产能,硬是把厂子搞活了。


仅凭一家织造厂,当然不可能缔造范红卫夫妇如今的成功。我简单梳理了一下,他们在此后数年抓住了好几次大的机会。


第一次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范红卫夫妇逆流而上加速扩张,不仅新建两个分厂,还收购了大量因金融危机导致低价促销的进口织机,喷水织机数量也增加到上千台。


第二次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范红卫夫妇再次选择逆势扩张,上马了年产20万吨工业丝项目,并完成了60万吨纺丝聚酯的配套安装。这一战,让恒力集团一举成为亚洲最大规模的纺织企业。


第三次机会出现在2010年,恒力集团耗资260亿元拿下大连市长兴岛的石油炼化工程。这里提一句,石油炼化工程中产出的PTA(精对苯二甲酸)是生产涤纶等化纤产品的重要原料。



2012年,恒力长兴岛产业园一期PTA项目投产,2015年二期项目投产,紧接着恒力又启动了2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并于2019年5月投产。


至此,恒力完成了化纤、石化全产业链的构筑,一个纵跨化纤上下游的庞大产业版图,就此诞生。这也意味着,他们在这个行业拥有了更大的话语权。


回看过去数十年,范红卫夫妇从收废丝起家,赶上国企改革,在数次危机中逆势扩张,最终缔造了现在的恒力。资料显示,如今范红卫夫妇旗下拥有恒力石化、松发股份等上市公司,集团业务涉及炼油、石化、织造、房地产、文旅等多个领域。


▲资料来源天眼查


2021年,恒力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323亿元,位列世界500强第67位,堪称中国最大的民营制造企业。



3

“豪赌式扩张”背后的隐忧



回看范红卫夫妇的发家历程,深刻诠释了什么叫“富贵险中求”——


1994年借债369万认购濒临倒闭的织造厂;

1998年2008年,在金融危机中逆势扩张;

2010年,押注260亿大连长兴岛建设石化产业基地……


不仅创业早期敢赌,最近数年,恒力更是勇猛。


例如2017年,恒力集团的总资产才400亿元,却敢独立承担起630亿元的“大连长兴岛2000亿炼化项目”。这种逆势扩张的路子,被陈建华总结为“猫冬论”——


蛇一钻进洞就只会冬眠,而猫虽然缩在洞里取暖,始终看着外面,绝不放过机会


面对范红卫夫妇的举动,有人认为是敢于把握机会,但也有人认为,这其实是赌徒心理,只要赌输一次,就可能前功尽弃。


不管是勇敢还是赌性,恒力的负债的确在攀升。


以旗下的上市公司来看,早在2019年,恒力石化的总负债就达到1300亿,资产负债率接近80%,超过其他民营石化企业。


截至2022年6月底,恒力石化资产负债率依然还有74.96%。其中短期借款高达682.55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71.01亿元,合计超750亿元。


同期,恒力石化的货币资金只有255.18亿元,明显无法覆盖短期债务。除此之外,截至2022年6月末,公司担保总额为1663.77亿元,全部是对子公司的担保额,担保总额占净资产的比例高达281%。



松发股份和同里旅游的状况更惨,不仅营收净利双降,亏损不断增大,可能还要恒力集团输血。


客观来说,范红卫夫妇能构筑起数千亿的资本版图,离不开他们的勤劳、拼搏和眼光,但更关键的,还是时代机遇。


如何在规模和风险中找到平衡,是范红卫夫妇必须要思考的问题。如果一直“赌”下去,很可能会败光自己多年积攒的好运。还是那句忠告——


世界上唯一靠概率赚钱的,是赌场老板;其他所有赌徒,哪怕是周润发(扮演的赌神),也终究逃不过“穷鬼”的命运。

>大神带你读研报<   一选商城>>
| 经济学博士好文推荐:千亿牛股,泡沫破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