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纪要转行吗”的焦虑,我们都有。

我要WhatYouNeed 2022-09-23 22:10




最近我很喜欢听一位前辈说话:

 

“我伤残之人,要能够自己不败,不败不馁,幸亏从小生下来就如此。如果一棒槌让你长到十五岁,叫人一棒子打倒了。那完了,起不来的。我从生下来就知道自己是残缺,不去争、不去抢。往里走,安顿自己。”

 

这段话,出自今年 92 岁的史学大家许倬云先生。面对与人的“差距”,他总是能找到路,往里走。

 

在看他的采访与表达时,我时常能在朋友的焦虑之中找到对照。忽然想,或许我可以尝试制作一篇文章,让许倬云“回答”一次他们的焦虑。

 

他讲了哪些故事?请往下看。


我是 26 岁才转行做视频的。
之前一点基础都没有,
纯粹靠自己的兴趣去摸索。
现在一边接活一边担心做不好,
经验不够的人,
转行会很痛苦吗?
我该如何累积经验?


给你讲一个 1937 年的故事。

我那时候应该六七岁,没事可做的,我不能站,只能坐在一个板凳上,在院子里晒太阳。那时候已经是夏初了,我看很多蚂蚁都是从底下往墙上爬,很有意思的。爸爸刚好走过,我就说:“你看这蚂蚁爬得这么多,平常没这么多的。”
 
蚂蚁爬上来,是因为地下水位上升——这是后来父亲解释给我听的道理。但是于我而言,这个启示不是书上读到的,是生活经验里面获得的。
 
后来没几天,我们就撤到后面一个英国人办的打包场,钢筋水泥的高建筑,我们都撤到三层楼上。那个建筑坚固的三层楼够高,要坐了船从墙上打开个缺口,手划船进来将我们接出去。我很清楚的经验,那就是一个人生“顿悟”的关口。
 
后来,日本人打过来,我们跑到老河口住在乡下。我弟弟去上学,我不能上学,就被放在磨盘上看人家做活。
 
这时,我就听见他们的谈话。爷爷就吩咐孙子了:“你到田里面看看,小虫子怎么样了?”旁边的草地上面一堆一堆的小虫子。老爷子就说:“要注意了,叫孩子们抓虫子去。”这小孩子去动员,他的朋友们都来了,天天到草上抓虫子。预处理得早就好,要不然这个虫害就真的会存在。这些都是生活中的经验。
 
你看我生活辛苦,没事可做我就在旁边用耳朵听,用眼睛看看,我也可以学习,不知不觉就灌输在我心里。经验不是了不起大事,你注意就在,不注意就没有,就是这样子。
 
这种态度的理解能够越早获得,越早发展,对你自己越有益处。你不要认为自己年轻,浪费得起时间,将失去的时间补回来——补不回来的。
 
可能有人会说:我到 60 岁了,我一辈子辛苦,晚年我为什么不要放纵?这一“放纵”,水出了闸,全体流光。



上一份工作我只待了 1 个月,
就在陌生的城市再次求职了。
试用期时我就严重怀疑过,
继续待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在这个动荡的新阶段,
我该怎么追上别人?


我 16 岁以前没上过学,我的愿望,那时候就是我能够在家庭能够供给的情况之下,通过无线电、报纸,旁听点别人话,跟父亲请教,跟哥哥姐姐问问题,常常注意着听人家谈话,这样的学习。
 
没有上学的缺陷,这个不是一次性的痛苦,是从五六岁到十六岁,整整十年之中,我要抓住我没有的东西。
 
我跟弟弟一起认字,我们两个都是认方块字,我们两个人的速度是一样。到后来他在外面念书了,回来就把他当天读的功课给我说。他一年级的书,我也慢慢看懂。两年以后,我们俩一起看小说。一本小说,他扶着这一页,我在右边看到左边,翻页的时候,我就接下去看——这么看、学,我也看了一样多的课外书。
 
这个过程中就慢慢抓住,原本没有的东西。
 
父亲给我讨论无线电里讲的话,我半懂不懂,他解释给我听。他听英文的 BBC,我年纪很小,七八岁开始跟着听 BBC,英文一个字都不懂,慢慢听出道理来了。不懂的去问他,BBC是 英国的广播台,报道新闻。所以到后来,我念书的时候,老师说:“你哪来的英国腔?”我说我不晓得哪来的。
 
所以这一类的事情,你知道:抓住机会之后,我们可以得到补偿的。
 
我们面临动荡变化的时代,自己要取得一个动荡中的平衡,掌握动荡的机缘,感觉动荡的敏感。动中要求稳,不要丧失你自己。
 
丧失自己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怕了,一个是懒了。更重要的,请注意——一转眼,青丝变白发;一转眼,明亮的柔和的眼光变成恍惚的老花。时间不等你,时间不会原谅你。



我昨天对着招聘网看了好久,
没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
怎么把喜欢变成工作?
身边很多朋友,
他们都觉得工作的价值感很低,
工作真的会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吗?


可能你得想象一下:我这样 92 岁的年纪,如果再给你重新一次选择职业的机会,你最想做什么职业?

我有想过,还是做历史研究。我本来的科目,在我的职位做我的调研究工作。挑喜欢的题目,进来挖下去,挖出来的东西就给他赋予意义,与别人知道的东西联系起来——这个就是常常到这里,感觉忽然这一条路走通了,两条路连在一块。
 
现在社会化的格式化程度,比以前严重得多,大家都往一个个格子里面放,大家都是在一条线上爬,大家都走一条路,去学同样东西。于是你觉得你被纳在轨道上,也不是给你一个人,这个就没有我的日子出场了。
 
那另外一方面呢,因为国家社会太拿教育跟人生分开了,太拿工作跟人生分开了。他们受到教育,这是阶段性地混个文凭,你们不晓得,教育是让你获得你一生过日子的基本的知识。
 
社会对不起你们,没对你们将话讲清楚,父母长辈没有搞清楚,没有人告诉你这个态度——工作是人生的一部分,你在工作里面获得你的生活的素质,也获得怎么样跟人相处的能力,怎么样处理突发困难的能力,怎么样处理经常出现的常识的能力。
 
每次你尽心尽力做好一个事情,就等于拿你自己当做雕刻的一个艺术品。
 
你在一块木头上多雕了几刀,使这个木头逐渐呈现出生命;你拿这个石块雕刻,逐渐逐渐的变成是一个动作、两个动作之间的呼应,变成动作之间有感情——这个都是在雕塑你自己,工作就是雕塑你自己。



我的工作要求我不断与人连接,
但疫情时代人与人的关系变得疏远,
有时我也不确定,
这是不是我该走的职业道路了。
 
怎么样才能够穿越这种困惑跟迷茫,
慢慢找到自己的道路呢?
许老能给我提供一个答案吗?


我抗战时期的经历,影响着我一辈子,也影响我读书的选方向,也影响着我关心的事情。
 
抗战期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又是残废,又不能上学。7 岁抗战开始,13 岁才能拄着棍走路。我跟着父亲走,常常住在乡下,老百姓那去借个铺,庙里借个地方就住。
 
我们跟老百姓的日子很接近。农夫怎么种田,7 岁的小孩捉个虫子,这些个经历让我在中国内地的这个日子,看了很多。
 
我的心一直念着那些人。农村人一句闲话不说,接纳难民,一句闲话不说。多少粮食拿出来一起吃,没有粮食,一群人也一起饿。满路的人奔走,往内陆走,没有人欺负人。
 
挤着上车,上船,都先让老弱妇女往上推,自己留在后面,大路上奔走,多少老年人走不动了,跟孩子说你们:“走。” (*出自 十三邀第四季×许倬云)
 
现在最大的危机就是,在疫情下,每个人都被空间隔开了。虚拟的连线之下,你没有同行的伴侣,感觉孤独,没有呼应的人。人跟人之间的感情,将来会非常偏差。
 
因为你有两群人,你日常生活的屋顶底下的家庭,你周围邻居是点点头的;然后街上看起来是陌路人,然后虚拟的空间一大堆。你怎么样拿自己找归属,where you belong to?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挑战:
 
你在参加一个队伍工作的时候,你是孤独的,你没有伙伴。但规矩,也就是进程约束了你。所以你被绑住的感觉有,你得到伙伴同行互助的感觉,没有了。
 
天下没有说是一个灵药,一下来社会忽然太平了,人忽然振作了。我给出唯一的“灵药”,是“自己掌握自己”,这句话,很重要。
 
人生在世,这一生是替我自己活的,不是替他人活的,也没人家教我活的。你要掌着你的舵,狂风大浪你才挺得住。温和的天气,你不要懒惰,你有你的定见。
 
 
-
 
 
请教到这里为止啦。记得有一位年轻人向许老倾诉自己的迷茫,许老说出的第一段话是:
 
“我最近受到极大的困扰,就是我老化迅速。你看我安静坐着,其实我已经不能动了。我前几个月,逐渐逐渐一步步走到今天。没有办法走路了。坐轮椅。幸好有我的妻子。感激上天,感激她。”
 
他并不倚仗着年龄和阅历“教你做人”,相反地,他会真诚地讲述自己生活的例子,再将感悟和经验缓缓道出。这是许老身上,非常令人触动的一种特质。
 
我想,不会有人不想在职场中,遇到像许老这样的前辈吧?
 
今天我们分享的内容,正是看了“知乎职场季”《知乎x许倬云开学演讲|不确定的时代下,我们如何与工作相处?》的短片,做足笔记而来的。最近这个视频在网上刷屏,吸引了很多职场年轻人的讨论。
 
知乎邀请许倬云先生以穿越近一个世纪的智慧,化身循循善诱的职场前辈,留下了很多金句。点开视频观看,你一定也会有所收获哦。
 
 
 

在知乎站内,除了像许老“工作就是雕塑你自己”这样的观点类内容,我也常常看到很多专业的职场内容讨论。
 
知乎站内发起了“职场季”活动,聚焦 25-20 岁年轻职场人关注的议题,围绕“职业规划”、“求职宝典”、“职场进阶”、“管理沟通”等八大职场专业讨论展开。


向左滑动查看



此外,知乎还邀请刘擎、徐梦桃、梁永安、冯仑等众多嘉宾、答主进行圆桌直播,讨论工作中的不同议题,上知乎关注“知乎日报” 即可观看精彩回放。
 
向左滑动查看
 
又到了秋招的时期啦,相信有不少朋友也处于职场迷茫期。最后提醒你,点击“阅读原文”,上知乎,搜“职场”,看更多专业职场讨论。
 
一起减轻职场焦虑,做个更自信的职场人。



策划 Acher
编辑 Blake
设计 Yo
音乐 Yet To Come (Smooth Piano)

广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