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快手的土味女仆,在沙雕路上一去不回

BB姬 2022-09-23 22:38


星彡P丨文


结束一天工作,疲惫的打工人如我,打开短视频APP试图寻找心灵慰藉,然而推送画风却有些不一样。


你可以想象一下我的崩溃,软萌妹子穿着身女仆服,走出农村里漆着红顶的大屋……



一头乌亮秀发,巧髻盘,稍许侧过的脸颊,在滤镜下磨得犹如早上刚啃过的半截金锣火腿肠。垂下的几根发丝,同丰腴雪白的颈项融混在一起,轻轻飘散在蕾边的衣领上。


她手里端着不知是馍还是馒头的东西,注意到你回家,持着端正姿势径直走来。脚步动作微微传到小裙子上,裙边在镜头角落不住摇动。


只听一口地道问候亲切的像是……你的老妈。



“哎哟妈呀,忙活一天累坏了吧?”“祖银今晚想吃啥呀,吃大猪肘子,还是想吃酸菜炖粉条?”擦了擦眼睛,发现这并不是被资本家魅魔吸干以后的幻觉。


人美声甜的小小女仆形象,开口便被击得粉碎。大数据无言中教人明白,什么东北女仆、天津女仆、河南女仆……短视频上的地域特色女仆少。


(二次元版的)


之前BB姬也聊过几次女仆的话题,特别是大城市里的二次元女仆店


就拿我身边来说。上海的女仆店很多,但都藏得很深,一般美团、大众点评之类的软件你根本搜不到“女仆”关键词,被屏蔽了,得找主题桌游店。


(图文无关,单纯举例)


原本在我的认知里,女仆店定位也比较“宅”,阿宅看到了可能心生尝试的念头,想看看和动画里有什么不一样,但真去了估计只有失望吧。


毕竟现实里的女仆店更像是丐版的夜店。许多女孩子晚上当夜店气氛组,可能你转眼就在抖音某个女仆桌游吧的兼职广告里刷到。


结果不知什么时候起,抖音快手上的女仆COS却开始“变异”了。



(抖音@芭比龙)


信息爆炸的今天,看啥大家都不觉得新鲜,如何吸引流量卷死了一批又一批秃头策划。农村题材,可能是现在收割流量最容易的了。


城市就像牢笼,通过一块块屏幕,人们才能连接到久违的广阔天地。


明明都是村里的东西,没啥可以好奇的,祖上追三代谁没下过地啊,但现在的人看烧水劈柴做饭的视频,依旧能乐呵乐呵半天。



本该在精致洋馆里工作的女仆们,跑到了山间地头,耍起了乡野情趣,她们抛弃了性感路线,在沙雕路上一去不回。


这种变化很微妙,我也是在几个月前发现这个现象。开口跪的野生方言女仆也就罢了,至少把声音关了还能看脸,最遭不住的还是杀猪的女仆



嘴上说着“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主人原来想吃红烧肉啊”,回头摸摸猪头,哼哼唧唧和着乡间里不知名的飞虫声响组了个乐队。


当你已经酝酿好所有恶毒词语,想好怎么喷视频里的女仆摆拍,却又被她扛在肩头的猪仔吸引了目光。


(抖音快手 铁骨曾曾)


好家伙,这半片猪肉少说也得100斤。视频刷完一遍又一遍,半天只能憋出一句感叹:“她的力气真的不是装出来的。”


当猪的一生戏剧性地呈现于面前,偶然点开视频的我只留下“???”的感想,想来和我一样困惑的朋友应该不在少数。




不对啊,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女仆!!!


让我们回想一下“正确”的女仆形象——


(日本女仆店的复古女仆,来自久我真樹『屋根裏の少女たち』)


现代女仆的原型来自19世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传统维多利亚女仆的穿着比较简朴,没有多少坠饰。


后来出现一种搭配超短裙、黑丝袜,用皮革和橡胶制成的女仆服通常会被打上“法式”的标签,英文里叫“French Maid”。


(谷歌上搜“French Maid”的结果)


当然,不是说法国的女仆就是这样穿的,只不过是顺从法国文艺作品里“浪漫,性感,带点放荡”的强烈刻板印象,给情趣套装添加理想的代号罢了。


日本的二次元女仆装通常处在中间派,带有复杂的花式,又不凸显性感。你不能否认的是,女仆装现在能流行起来多少是靠着二次元亚文化的影响。


(秋叶原的女仆店)


日本直到二战前还存留着一种习俗,农家出身的女儿到贵族、士族或富商等富裕家庭生活,为他们服务。与一般的女佣不同,她们本身可能是雇主家的乡下远亲,多少沾亲带故。


被送到城市里视作一种新娘修行,学习礼仪、或开阔眼界的机会,很多时候雇主甚至会帮助统筹婚礼事宜所以待遇不算差。(这么一想接触农活也不算特别离谱)


(富田美憂 节目 声優と夜遊び)


(上坂堇)


表面上看女仆装本身没有丝毫官能的魅力,黑白素色如同修女服一般禁欲。但女仆本职就是服务和侍奉,由此引申出的顺从属性,进一步成为妄想的对象。


喜欢女仆多少是因为这种权力感。获得别人认同的欲望就像内心深处一团烈火熊熊燃烧,似乎可以听到木柴毕毕剥剥爆出火花的声响。


(《魔力女管家》的机器人女仆 安藤麻幌)


因为如此,才会勾起男性不绝的兴致。就像现在大部分的校园题材动画都有学园祭的场景,班级决定开办咖啡厅已经形成套路体系。


女生羞涩地穿上女仆装COS,男生穿上执事服,类似的桥段贯穿日本动画,如同泳装篇一样随处可见。


经过各路作品包装与重新定义,如今女仆已经成了二次元“萌”元素的一种象征。LSP们是一种诚实的生物,虽然总说“我要夺得世界的第一位,女人什么的很碍事”,但是没人能拒绝一个小鸟依人、百依百顺的女仆吧。


然而短视频里女仆像是一种降维打击,轻轻松松能把你的想击个粉碎。特别是看完另一段徒手榨汁的短视频,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菠萝也会悲”。


现在打开短视频APP,十个女仆九个在搞怪。她们嘴上说着最柔弱的话语,手里做着最反差的举动



每次这些土味女仆们徒手开瓢,感觉像是开在自己脑壳上,不由得让我产生幻痛。难道只能看着国产妹抖在沙雕路上一去不复回了么?



-END-



往期精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