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佬什么都能钓,除了食金鱼(下)| 科幻小说

不存在科幻 2022-09-23 23:17
9月,不存在科幻的主题是「新旅程」
今天带来《异端钓鱼佬的安全守则》完结章!
为了找到不存在的女朋友,钓鱼佬姜酒盐和来自全世界的钓鱼高手来到一处三不管小岛,钓神秘的“食金鱼”——一种以金属为食的鱼类。小岛上势力鱼龙混杂,参赛者们都被一条鱼玩弄,一场钓鱼大冒险开始了……谁说钓佬除了鱼什么都能钓上来的?!
异端钓鱼佬的安全守则(上)
异端钓鱼佬的安全守则(中)

康尽欢 | 有猫的科幻作家,代表作品《脑内小说俱乐部》等。资深媒体人,历年来为《时尚芭莎》《新周刊》《GQ》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有多部作品出版。

异端钓鱼佬的安全守则(下)
全文约15500字,预计阅读时间31分钟
第七章 起竿
这场不讲武德的钓鱼车轮大战,一天天过去了。
山田君手腕扭伤之后,上场的是红脖子钓鱼佬汤姆哥,大哥的体型高大,自负腕力强劲,而且,见识过了山田君受伤的情况。他已经顾不得面子了,他直接使用了双竿加固的邪道,把两根鱼竿用胶带牢牢缠到了一起,鱼线也是粗线,粗到肉眼可以清晰地看到,至少有一毫米粗细。他拴好了手绳。在下竿的同时,自己背上还背了个大背包,增加体重。
他打定了要用以力克力,野蛮必胜的策略。
看着他的钓鱼架势,其他几个下好了空鱼线的钓鱼佬,眼睛都像节拍器一样,一会牢牢盯着水面,一秒钟后马上转移到红脖子汤姆哥的身上,一秒钟后再转回水面,准备品尝今天的经验包。
这一次,红脖子下竿之后半个小时,水里都没有动静,也许,对于水中的那条食金鱼来说,这几十年里,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毫不掩饰用这么粗的绳子来钓鱼……也许,它也开始衡量风险,猜测自己能不能一口咬断那根粗绳子。
大家都很紧张,都在等待……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红脖子汤姆哥站在那里,上衣已经湿透了,终于,浮标动了!
姜酒盐猜测,现在红脖子汤姆哥的双臂因为肌肉一直绷紧,已经微微发抖了,他的颤抖通过鱼线传到了水面。姜酒盐无法明白,那条食金鱼是怎样理解这种抖动的信号意味着什么,是表示钓手的一种挑衅,还是钓手的一种恐惧?
总之,与前一天的莽撞相比,食金鱼今天谨慎了许多,也选中了一个钓手力量开始衰弱的上佳时间点,它才开始咬钩!
红脖子也马上行动了,他没有向上挑竿,甚至没有收线,而是猛然扭动他的虎背熊腰,开始横向甩竿,他没有打算利用鱼竿的弓形弹力,这种临时绑在一起的双竿,弹力恐怕也不会太好,他选择了使用离心力的柔性钓法来把食金鱼拖出水面。这种钓法,原本是钓小鱼时,才偶尔可以耍帅用的玩法。然而,在场的众人中,也只有他和韦陀约翰,才有力量达成这个资格,把这种轻松的玩法,变成对付大鱼的狂钓法。
鱼竿横向挥出,挥出一个半圆之后,才会带动水中的鱼线,在水中横向带动咬钩的鱼,有一种遛鱼般的泄力效果,不会产生挑竿时,鱼剧烈挣扎产生的抗力。而这一切的前提是速度要快,速度要快的前提就是钓手的力量要足够大。
这时,其他旁观的钓手才明白他为什么会双手颤抖。那看起来粗糙的双竿,估计在头部也做了加重,能让离心力更强,但根据杠杆原理,即使有鱼竿架支撑辅助,一直握着竿的他,也要很费力才能保持竿的平稳。
又学到了一招!
2.1秒,水面才撕开了,食金鱼的头和半个后脖子浮出了水面,它的嘴张得特别大,咬着一团鱼线。
姜酒盐的视线扫到那团鱼线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大家都太执着于如何利用金属钩的多环布置,来拖延食金鱼咬断鱼线的时间。但是,红脖子汤姆哥看着粗糙,却是粗中有细,这家伙的思路清奇,他加粗了鱼线的同时,放大了“鱼饵”,那一大团鱼线团成的线团表面上拴上一层金属直钩,看起来就像是个金属大丸子,但是,一口咬上去,内里是有弹性的,不是能嘎嘣一下咬断的……人类真是太坏了,这条鱼恐怕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绵里藏针的钩……
就是这个丸子钩,为红脖子汤姆哥多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而这个丸子钩会被食金鱼咬中的前提,还是之前姜酒盐所做的铺垫,连续三天没有人下金属钩,开始下钩的时候,就只有一个钓手下钩,让食金鱼没有别的选择……
2.3秒,食金鱼又被鱼线带出去两米多远,完全被遛了!
2.7秒,食金鱼被鱼线带着滑动,鱼头已经指向了钓手左前方湖岸的方向!胜券在握了!
2.9秒!食金鱼整个跃出了水面!不是被鱼线带着向前,而是它自身向前的速度超过了鱼线,食金鱼从配重点上消失了。原本以食金鱼和鱼竿头部为重心的平衡瞬间打破了!庞大的离心力全部集中在了鱼竿头,岸边的红脖子钓手一瞬间几乎失去了平衡,他的脸色都吓白了!
3秒,红脖子在一瞬间就做了正确的决定:他松开了手,鱼竿滑脱,但重心稳住了,他背着的那个加重背包救了他。按照他的体重,单靠安全绳,未必能阻止落水。
食金鱼再次落入湖中,拖着鱼竿沉向湖底。
旁观的众人也都吓得擦了擦额头的汗,遛鱼的想法可以完全放弃了,遛鱼反而被鱼借力,对于诸位钓鱼佬来说,这仿佛已经不是在钓鱼了……
倒是那种“打弱钩”的下饵法值得借鉴。
鱼竿脱手之后,红脖子汤姆哥索性完全放松,躺在了岸边,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畅快无比,然后,就睡过去了。
接下来的一天,那两个东南亚人,泰国人兄弟两个贺林月和贺林乐,两名钓手决定合作,一起来起竿,尝试用人多力量大的方式来对付一条鱼。
失败。
再接下来一天,北京大爷金悦岳决定试用无竿钓法的邪道,他换好了跑鞋,把鱼线的另一端固定在自己腰带上,然后靠近湖岸边下饵,赌食金鱼敢不敢近岸咬饵。
等浮标动了之后,就全力往远处跑,利用缩短距离的办法,来赌一次竞速钓鱼。
失败。
钓手们一个接一个失败,有人哈哈大笑,有人嚎啕大哭,全力以赴和失败的两种情绪,都让他们释放了积压在心底的许多东西。
姜酒盐一直在旁边看着,忽然,他发觉,自己此时即使认真回忆,也想不起姜凌的脸是什么样子了,他一直以为自己会牢记的那些记忆,在这几天里,都开始变得模糊了。
许是因为金属供应量不够,许是因为这几天这些钓手各种尝试激怒了食金鱼,越往后的几天,食金鱼咬钩后的反应也越是爆裂,又有两个钓手,手腕受伤。
失败的钓鱼佬都会把自己剩下的鱼钩和其他器材都送给姜酒盐。
“老弟,就看你的了!一定要把他钓出水面啊!”
经过了几天的折腾,大家开始发觉,那条鱼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乏力,反而是越战越勇,而且有了怒气值加成。
在姜酒盐之前的最后一位钓手韦陀约翰,算是压轴位置,回归了最传统的钓法,一次下一枚直钩,不耍任何手段,收线,起竿。
再来一遍,下一枚鱼钩,收线,起竿,如此重复了七次,每一次,都通过起竿的瞬间,去感知食金鱼扭动的用力习惯。
第八次,韦陀约翰终于决定全力以赴,食金鱼头部刚刚探出水面后,就猛然加强了力度,一个猛子扎向湖底,如果不是有安全绳,这位技巧派的钓鱼佬整个人差点被拖进湖里。
因为有过一次二人合作,所以原本的排序中,多出了一天。
那些负伤的和释怀的钓手,都说,“老弟,剩下两天都交给你了。你咋地,就咋地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和我们说,我们帮你。”
姜酒盐想了想,“那就再空一天,让食金鱼消消气吧,我在最后一天和他决胜负。”
离岛前的最后一天,阴历三十。
早上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很安静,他们想要看看,姜酒盐能有什么手段。
到了神眼湖边上的时候,最初的八个钓鱼佬按照传统,还是各自下了空竿,然后望向姜酒盐,他们知道,所有的布置与铺垫,众人用骨折和脱臼的代价谱写的前奏曲,今天就要迎来最终章 。
姜酒盐笑了笑,为自己绑好安全绳,然后很轻松地对大家说,“真的很对不起大家,让几位朋友都受伤了,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把自己安排在最后一天,是想要靠大家来消耗食金鱼的体力。不,你们想错了。我一直都是个很重视朋友而且很有诚意的人,我只是希望诸位能好好享受钓鱼的快乐。毕竟,当我正式出手钓鱼的时候,我肯定能把鱼钓上来,只是,我揭开了这个谜底之后,你们也就失去了钓鱼的乐趣。钓鱼最快乐的时候,就是自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鱼钓上来的时候。”
听到姜酒盐的这番胜利者预告,众钓鱼佬都吓了一跳。
那几个带着伤来看热闹的钓鱼佬更是不信,山田君就忍不住说,“你如果那么有把握,为什么还要设法收集更多鱼钩?”
姜酒盐扭头对山田展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你们看着就知道了,要钓鱼,也要和鱼交朋友,要取悦神灵,就要舍得献祭。”
姜酒盐说完,就坐在了岸边,非常靠近湖面,他根本就没有下竿。
而是像在郊游一样,盘腿坐在岸边,然后,拿出一大把金属直钩,一片一片沿着岸边扔进水里。
金属直钩偶尔还会撞击到岸边的石头。
他看起来根本不像是钓鱼,也不像是打窝,而好像是游客在喂锦鲤。
姜酒盐努力收集来的那些在这座岛上极其珍贵的金属直钩,每隔几秒钟,就扔一片入湖水里。
五分钟左右,几乎所有的鱼钩都扔进了湖水里。
湖水很清澈,跪在岸边的姜酒盐已经能透过水面,看到那条食金鱼已经靠近了岸边的岩壁,在啄食那些在水中不断落下的金属片。
一切预算的条件都达成了。
姜酒盐伸出了右手,拇指压住无名指和小指,探出食指和中指,中指上戴着自己和姜凌的情侣戒指,然后,慢慢把食指和中指探入湖水中。
“危险!”孔鲤连忙发出警告,其他钓鱼佬这才意识到他想干什么——他想徒手摸鱼!
徒手摸鱼属于钓鱼行为吗?
用电线了吗?用炸药了吗?用渔网了吗?下毒鱼药了吗?
如果都没有,只是钓鱼佬来徒手摸鱼,当然算是钓鱼的一部分,因为钓鱼佬永不空军!
“住手啊!”
“不至于啊!”其他钓鱼佬一边喊着,一边跑了过来,想要阻止姜酒盐,然后,他们才发觉自己还拴着安全绳,于是,又都手忙脚乱地去解开安全绳。
这一瞬间,姜酒盐的手臂已经挥起,离开了水面,食金鱼咬着他中指上的那枚戒指,整个身子被抛在了半空中。
那景象极美,食金鱼的全身轻轻摆动,阳光仿佛变成了水流在它的鳞片上流淌。
食金鱼的表情也没有以往几天的那种狰狞感,好像只是在和姜酒盐在嬉戏玩耍,然而,大家都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金属碎裂的声音。
食金鱼的头部从姜酒盐的中指上滑脱,戒指上镶嵌的宝石的碎片,在空中闪出细小的光芒,一条轻微的血线也随着食金鱼动线,在空中划出一点点红。
食金鱼又落入了湖面中,这是这十五天来,大家看得最清楚的一次。
挣脱了安全绳的众人,陆续跑到姜酒盐身边,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
姜酒盐还举着右手,他的中指的表皮撕裂开来,露出了白色的指骨。
他表情倒是很平静,“你们看到了吧,我把食金鱼钓出水面,是不是毫不费力?如果不是怕冒犯神灵,我可以尝试着把他摔向岸边的。”
孔鲤医生从自己兜里掏出一条丝绸手帕,把姜酒盐的手指缠了起来,“我们赶快回医务室,我给你缝合。”
其他钓鱼佬,有人点头表示佩服,有人摇头表示惊叹,也不知道是谁,带头鼓起掌来。
山田君和红脖子汤姆哥来搀扶姜酒盐,红脖子汤姆哥说,“背着你,你可能不舒服,我抱着你回去吧。”说完,也不等姜酒盐答应,就把姜酒盐横抱起来,“我们回去吧。”
孔鲤点点头,“这样比较好,姜先生,你控制自己情绪和心跳,手尽量不要动,稳住,只要不大量出血,应该没大碍。”
众人就这样急匆匆返回小院,渔具也来不及收拾了。
众人离去后,只有八根鱼竿架在那里,一切归于寂静。
 
第八章 破护
这一天,本就是这一轮潮起潮落的最后一天,结束钓鱼后,大家就该准备收拾返航了。
众人把姜酒盐送回小院,直接送到了孔鲤医生的医务室,孔鲤让大家都退出去,要集中精力给姜酒盐缝合。他对大家说,“今晚是诸位在岛上的最后一夜了,我想,你们应该还记得你们来的时候,上一批离开的钓鱼佬的样子吧。所以,请配合其他从人的安排,吃完晚饭,大家洗澡沐浴。管理员们会给你们推子和剃刀,你们自己把毛发都清理干净吧。希望大家都守规矩,你们很可能就是最后两波在这里钓过食金鱼的人,希望你们珍惜这个荣誉。”
众多钓鱼佬哄笑着散开,医务室里只剩下孔鲤和姜酒盐。
孔鲤低声说,“你这个手钓的行动,太冒险了,而且有点得不偿失吧……就算你被食金鱼咬了,它残留在你手上的口腔粘液,到底能有多少……”他刚说到这里,就被姜酒盐的动作打断了。
姜酒盐抬起左手,他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小片闪光的鱼鳞!
孔鲤的眼睛瞪大了!“你……什么时候……”
“就在我把他甩出水面之后,你们的注意力都在食金鱼的身上的时候,我左手挠了食金鱼一下,万幸,是刮下了一片鳞。不过,我指甲好像也劈了。”
孔鲤小心翼翼,用镊子夹住那片鳞片,然后仔细看了姜酒盐的右手,中指的指甲果然微微掀起,指甲下面的指肉也划破了。那片鳞片闪着非常明显的金属的光泽,而且最难得的是,鳞片的根部还有一点点肉丝。
孔鲤忙碌起来,他先把鳞片放在一小片玻璃片上,然后连忙从医务室的小冰箱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小盒子里面,是一种凝胶一样的东西,他把鱼鳞放入凝胶中,然后又放入小冰箱。
然后,他回头,看着姜酒盐被手帕包裹着的左手中指。
姜酒盐点点头,“按照你们一丝不挂才能离岛的规则设计,把那片鱼鳞缝在我的手指伤口里刚刚好。就不要放在我的身体里了吧?只是,我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损伤鱼鳞上的细胞。”
孔鲤忍不住摇头,“姜先生,你这样的人不去抢银行,真是可惜了……我一直觉得祖宗传下来的这套设计,是无懈可击的。我给你准备冰袋,你先冷敷……明早出发前三个小时,我再把被生物凝胶包裹的鳞片放在你手指皮肤下,给你缝合。六个小时之内,你就能和在码头接你的北浮游会合,他应该有办法就近找到医疗机构来尽快取出鳞片和进行细胞摘取与保护,你的手指稳稳能保住,人体其实是很顽强的,24小时之内,断掉的手指都能完美接上,何况,你这个只是皮外伤。稳了,你赢了。”
听孔鲤说完接下来的安排,姜酒盐也安全放松了,“帮我在手上绑个方便替换冰袋的袋子吧,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好,让你看看我的专业技术。”孔鲤爽快答应。
孔鲤先是给姜酒盐的中指伤口,进行了轻度消毒,和皮肤的间隙展开固定,然后包一层纱布。孔鲤手脚利落,接着在姜酒盐手腕上用固定绷带做了受力点,裁开一个点滴包,把其中一面迅速缝上一层纱布,在横向的两侧各加了一段固定带,把这个改良口袋,一端固定在手腕的绷带上,再把两侧的固定带,在姜酒盐的手掌心中间打了个结,这个袋子就稳稳覆盖在姜酒盐的手背上。
孔鲤从小冰箱里取出一个小冰袋,放入这个改良口袋中。又准备了几个冰袋,放入冰箱里。
“好了,你可以先睡一会儿了,两个小时后,我喊你起来吃晚饭,晚饭一定要吃,接下来24小时,你要多吃蛋白质。”
姜酒盐就在医务室的休息床上平躺下,很快睡着了。
他熟悉的下雨的梦境,又出现了,但是,能感到雨势在变小,甚至有种温度上升的感觉,身上被雨淋湿的感觉慢慢消失了。
雨慢慢停了,他终于走到了河边,河边架着九根鱼竿,却没有一个钓鱼佬。他坐下来,发觉有一根鱼竿的浮标动了。
有口!
他连忙起竿,一条半尺多长的鱼被他甩出水面,然而,水中这时跃出一条两尺多长的大鱼,一口咬住了已经咬住鱼钩的鱼,紧接着,水中伸出一条长长的触手,卷住了那条两尺多长的大鱼。
姜酒盐觉得自己应该恐惧,但是,却压制不住有鱼上钩的兴奋。
他拼命收线,收竿,整个人在岸上向后退,他知道自己只是想要咬住鱼钩的那条小鱼,他不敢奢望把那条触手在水下的全部身躯都拉出水面……
他听到耳边有个女人轻声叹气。
他转回头,一个人也没有。
他又转头望向水面,他看到自己的鱼竿已经收得很高,直直指向高空,鱼线也已经收到尽头,那条咬着鱼钩的小鱼被钓起来了,咬着小鱼的大鱼被钓在了空中,缠在大鱼身上的触手,也完全被拉直了悬在半空中,然而,触手在水面之下的部分并没有涌出水面,被钓起来的是整个水面,绵延向四周,连接着整个地球。
姜酒盐知道这无法理解,但是,他看到了自己的鱼竿钓起了整个地球。
他忍不住想,如果地球被我钓上来了,我又站在哪里?
他低下头,看到自己踩在一个巨大的金属直钩上。
一时间,他分不清自己是鱼线还是鱼饵……
 
“吃饭了!”
姜酒盐觉得有人在背后拍他的肩膀,他再次试着扭头,却发觉自己坐了起来,鱼竿和触手还有整个地球都消失了,他坐在一张普通的床上,鼻子里闻到了只有医院里才能闻到的味道。
然后,他才开始回味,似乎,在梦里也闻到了某种味道,很熟悉,却不知道该如何描述。
孔鲤站在他的床前,伸出了右手给他借力,“起来吧,大家都在餐厅等你。”
姜酒盐伸出左手抓住孔鲤的右手,借力起身,他觉得左手麻麻的,他试着微微活动了一下手指,手指的感觉都在。
两个人到了餐厅门口,姜酒盐就觉得房间里简直是光芒四射,其他九个钓鱼佬都已经剃了光头,刮干净了胡子,幸好都还穿着衣服。
“睡得怎么样?”
“是不是特别惋惜没能带个相机或者手机上岛啊?”
“你自己没法看到自己用手指把食金鱼甩上来的那个画面,帅!”
“手指没事吧?”
钓鱼佬们各自说着自己的看法和感受,大家在岛上一起混了半个月,也算是混出来了几分阶级感情。虽然没有带着电话,不过,大家都和孔鲤医生借了纸笔,互相记下了邮箱和手机号码。
姜酒盐也习惯性去掏出自己的记事本,他看到自己的记事本的第一页上,粘着一张过塑的画像,画像里是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画风很机器,他不太确定,自己当时怎么会买了这样一款记事本。他认真记下了大家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然后就觉得安心多了。
没错,他不相信互联网和电子产品,因为互联网没有记忆……
晚饭后,大家也都睡不着。山田君提议,不妨来个聊天之夜吧。每个人说一个自己经历的或者听说过的最匪夷所思的钓鱼故事。如果有一半以上的听众相信,他就可以在不相信的听众里,选一个人,让这个人唱首歌,或者跳个舞,给大家助兴。反过来,如果不到半数的人相信,那他就自己唱首歌或者跳个舞。
男人之间的离别都是豪情满满,展望未来,大家讲的故事也各有特色,说是一夜不睡,玩闹到了半夜,心中尽兴,还是各自回去倒头就睡了。
以防止有意外状况发生为理由,姜酒盐就睡在了医疗室。
第二天早上,天没亮,孔鲤喊醒姜酒盐,给他进行了正式的缝合小手术。
姜酒盐看到那片鳞片外的胶质已经微微硬化,孔鲤小心将其置入姜酒盐右手中指的皮肤下,而且为了放得平稳,还用手术刀把附近又切了一些。
放置好鳞片之后,缝合撕裂开的手指表皮,就简单多了,只用了七针,就完美缝合。
为了掩盖姜酒盐中指的轻微隆起,孔鲤医生又用紫药水在手指表面轻轻涂了一层,让中指的细节看起来不那么清晰。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放心吧,等你上了船,这次冒险就算结束了。很快,也许明年,如果有科技公司公布了生物金属融合技术,这座岛,也就没有保密的必要了,到时候,我就可以离开这座岛了,我会去拜访你。”
“好啊,我请你吃鱼。”
孔鲤扔给姜酒盐一只医用橡胶手套,“抓紧时间,保护好右手别沾水,去给自己剃毛吧。出发前,要一丝不挂。”
姜酒盐摇摇头,戴上手套,去洗澡间,洗澡间里已经放好了充电推子和几个一次性刮胡刀。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管理员就喊大家全体起床,简单吃了早餐,众人去“港口”等待涨潮之时,宾客船送新的一轮也许是最后一轮钓鱼佬来上岛。
到了港口,孔鲤对大家说,“还记得你们上岛时感到的震撼吧,给新人一个同样的震撼吧,诸位可以脱光了。”
众人回想起自己登岛时候被吓到的样子,立刻爽爽快快脱了个精光,好面子的人还特意做起了仰卧起坐,准备展示一个有看头的样子给新人看看。
姜酒盐也脱光了,觉得很轻松,只是,他右手的中指只能僵硬地竖起。
众人慢悠悠走向海滩,坐在了那个简易的凉亭下等待。
很快,能模模糊糊看到天空中有鸟群在乱飞,他们知道,船很快就要抵达了。
果然,这一轮上岛的新人也被这些全裸无毛款钓鱼佬吓了一跳,一切,就像是登岛那一天的重演,只不过这一次被视作怪人的是姜酒盐他们。
姜酒盐等人和这一次轮值回去休息的管理员,一起上船,上了船,船上的管理员就把准备好的连体工装和新内裤分给大家,大家迅速穿好。
穿好了衣服这一刻,姜酒盐才忽然觉得这仿佛是个仪式,从虚幻回到了现实,大家又是商业社会的衣冠禽兽了。
宾客船回到岛上码头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船靠在船坞上,众多钓鱼佬扶着甲板栏杆,已经看到了码头上来接自己的人,众人一边喊一边忙挥手吸引下面的人的注意力。
姜酒盐也看到了北浮游,他穿着一身正式西装的样子,在这个码头上确实很扎眼。
下了船,姜酒盐来到北浮游面前。
北浮游笑着问,“见到孔鲤了?”
姜酒盐举起自己的右手,手背对着北浮游,直接低声说,“拿到鱼鳞了。”
北浮游的双眼立刻发光了,“跟我上车,我马上安排。”
姜酒盐跟着北浮游去了停车场,那是一辆保姆车。车里有司机在等候,上了休息车厢,姜酒盐看到车里已经坐着一个穿着浅蓝色工作服的女医生。
“五年来,我们每次来接人的时候,都是准备好医生和恒温箱的。只是,只有你这一次成功了。”北浮游一副终于完成了任务的表情。
姜酒盐坐下,伸出手,对医生说,“鱼鳞被包裹在一种胶质内,缝合在了中指的伤口下,您看着办吧。”
此时,司机关好了车门,已经开始驾驶上路,车开得很稳。
医生的手也很稳,用医用剪刀和镊子配合,迅速剪开了刚刚缝合不久的羊肠线,取出了内里的那片鳞片,然后把鳞片放入了一个充满溶液的小瓶子里,拧上瓶盖,瓶盖上有两个导管口,医生又把瓶子接上一台小型电器装置,两个导管口上各接了一根导管。
北浮游一直在边上静静看着,医生安置好那台小型仪器后。
北浮游才对姜酒盐说,“姜先生,我会兑现诺言的,我也再提示你一次,你是要生物科技公司的股票,还是要我帮你找人?”
“找什么人?”姜酒盐听北浮游这样说,下意识反问,然后努力回忆,当初,他和北浮游怎样约定的。
北浮游看着姜酒盐,脸上的神色倒是不变,“你当初说,自己想找一个人,找什么人当然是你定了。我个人倒是建议你接受股票,我们废了这么大力气和成本,就是为了生物化金属重构技术,这家公司如果能凭着这个技术成功上市,你拿到的股权奖励,足以让你可以随心所欲过完余生,还能让子孙受益。简单来说,至少价值一个亿,即使按照公司现在的盈利情况,每年也能分红,一千万。”
姜酒盐又认真回忆,自己有想要找什么人吗?
北浮游这才注意到,姜酒盐右手食指上的那枚热恋戒指已经不见了。不过,北浮游是老江湖了,他原本就觉得帮姜酒盐去找那个“不存在的女朋友”比较麻烦,还是给股票就完成约定,对大家都好。
至于,姜酒盐为什么从岛上回来,就忘了他的那个不存在的女朋友,北浮游不在意,也懒得去想。
他忍耐不住扭头去看生体细胞养护仪器里的那枚鱼鳞,如果这枚鱼鳞真的来自食金鱼,那巨大的财富就在眼前了。
而且,世界也会随之改变,利用这个基因特性的衍生技术,可以扩展到大型水源净化,日用供水系统建设,超精细金属零件生物生成工厂等等各种生物工业衍生技术领域。
姜酒盐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曾经有过一个不存在的女朋友,他就像自己的那些朋友一样,脑海中关于那个女人的记忆,好像被鱼吃光了。
“那我就选股票吧,我是要跟着你去签署一些法律合同吗?”
“都准备好了,我和你说过,我是个公平而且有信用的商人。”北浮游从座椅上拿起了一个公文包,取出了一个大信封,拿出准备好的两份合同。
 
第九章 烹小鲜
姜酒盐回到长沙市之后,很快就回归了往日的生活,钓钓鱼,看看电影,只是,他已经不再提起那个不存在的女朋友。
偶尔,他还是会做梦,梦到下雨,梦到钓鱼,梦到触手。
醒来的时候,房间里还是会满地都是水,只是,墙上的水产,也有了不同的变化,有一次,墙上竟然长出了粗大的海带……
右手中指的伤口很快就痊愈了,不过,他慢慢发觉,自己右手中指的指甲似乎变得特别硬。他觉得,自己的饭量也变大了,而且,对内脏的偏好增强了,偶尔和朋友聚会吃饭的时候,他总是想要吃猪肝。
剃光的头发是很快就长出来了,但是剃光的眉毛却长得很慢。
不过,姜酒盐倒是不在乎,因为他心情不错,北浮游确实没有骗他,签了合同之后,北浮游安排的人很快给他办好了“鲁南生物科技”的股票持股认证。而且作为公司的独立股东,他还得到了一份八万元的董事津贴。
靠着董事津贴,姜酒盐可以更加坦然安心、无所事事地享受着他的钓鱼生活,买了新鱼竿,还参加了两次国际钓鱼赛事。
一切缓慢而平常,世界似乎并没有什么巨变。
直到一年后,他忽然意识到,世界变了。
关于“鲁南生物科技”的新闻越来越多了起来。首先,就是“鲁南生物科技”正式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鲁南生物科技已经掌握了,利用特殊基因编码技术,培育出了多个品种的有金属重塑能力的生物,并将这些能造福人类的多种科技生物投放市场。”
传播最广的项目,就是北浮游当年提起的“重金属污染治理”,包括水域治理和土壤治理两方面。“鲁南生物科技”培养出了多个品种的水生生物,能进行水域污染治理。它们不但能在水中呼吸的同时,过滤水中的金属微粒和分子,并且,能把这些金属累积在体内,并形成按照“基因图纸”设定的“金属小零件”。而不是像自然界的某些贝类一样,虽然吸收重金属杂质,但是重金属以有机物化合物的形态存在,当这些生物死去的时候,重金属化合物会再次成为水中污染物。
鲁南生物科技培育的净化鱼类,即使自然死亡,它们体内成为金属固态的重金属,也会以相对好回收的小块金属的形态存在,被氧化分解前能很方便回收。
而且,“鲁南生物科技”专门开发了一个衍生公益项目,就是人们可以收集这些水生生物产生的小零件,组装成爱心玩具小机器人,送给贫困区域的小朋友,还专门建立了“生物零件集换网”,方便全球各地的小朋友或者收藏家,交换这些生物生成的金属零件。
以往,被常规社会视作怪异的钓鱼佬们,忽然发觉自己的社会地位变了,尤其是那些玩夜钓的大爷们。
姜酒盐自己就接到了自己远房表姐的电话,“酒盐啊,我是你姐,二舅家的姐,你小外甥今年上四年级了,他们学校啊,开始搞课外活动,有加分的。鼓励小朋友们,参加那个生物零件集换网的活动。我听说你钓鱼挺厉害的,你要是在野外再钓到二十厘米以上的鱼,尤其是蓝头的草鱼或者尾巴特别大的泥鳅,一定要给我送来啊,我请你吃饭,你小外甥加分就靠你了。还有啊,你要是有空,带着你姐夫一起去钓鱼啊,让他学学钓鱼,有益身心。”远房表姐的声音里充满了为你骄傲的情绪。
“好好好,表姐你放心,那个,小外甥的鱼,我肯定能提供。咳咳,顺便说啊,那个办了生物零件交换网的公司,鲁南生物科技,我是个小股东。”
“天啊!酒盐,你太厉害了!有对象没有?姐给你介绍,以后别叫表姐了,就叫姐,你今晚有空没,我让你姐夫去接你,来家里吃饭,我给你做铁锅焅大鹅……”
姜酒盐忍不住想,自己上次去亲戚家吃饭是什么时候?
 
钓鱼佬的群里,大家都在谈论着自己最近收到的邀请,以及远亲近邻同事老板的礼遇,群里也有科学家出身的钓鱼佬,很快帮大家普及了这一波“鱼内零件加分”事件的来龙去脉。
“鲁南生物科技”除了在承包的污染治理区域外,还在大量野生水域投放了改良鱼苗,共有九种。蓝头草鱼吸收金属后能在体内生成小齿轮,不过,鱼身长要二十厘米以上,才可能生成完整零件。叉尾泥鳅能生成小平口螺丝钉。白色老头鱼是沉底鱼,体内能生成小块铁皮零件……九种野生鱼,在不断吸收水中金属分子以及吞食含金属成分食物后,生成的九种零件,集合起来,就能拼装出一个高十厘米左右的小机器人。
实际上,每完成一个这种小机器人零件的收集,就意味着有一千立方米的水域得到了净化。
各地政府都为了环保这个国际大潮流给了政策扶持,很多地方政府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给参加活动的小学生加分,所以,那些玩夜钓的钓鱼佬就成了众多家长心中的宝藏男孩。
虽然也有些投机分子,想要专门养殖这些鱼,生成这些有特殊价值的零件来牟利。然而,这些经过改良的“食金鱼类”都有比较大的领地需求,也极其好斗。如果想要集中圈养,首先,他们得不到大批鱼苗,即使得到了,想要在一个封闭鱼塘里大量饲养多种食金鱼类,只会导致这些鱼类互相撕咬和吞噬……根本不会有可见效益的规模收获。
所以,只有依靠野钓,才能得到这九个种类的食金鱼。
当初,在岛上一起钓食金鱼的那几个钓鱼佬,都留了联系方式,最近也都打电话联系姜酒盐,对现在满世界都是食金鱼类这件事感到惊奇。
“早知道,如果这些食金鱼类出现在日常生活中,能让钓鱼佬如此受欢迎,我们当初就该把那条鱼偷出来。”山田君特别兴奋地说,“我们公寓的几个妈妈都分别约我一起出去钓鱼哦!生活真美好啊。”
“切,女人,只会让我挥竿的速度变慢!不过,我终于可以试试和食金鱼再较量一次了。不过,我不着急,希望野生的食金鱼,能有长到二十公斤以上的鱼王诞生!”红脖子的汤姆哥还是那种谁也不爱的狠劲。
“那就好好享受这个钓鱼佬也会受欢迎的时代吧。”姜酒盐忍住了炫耀的冲动,他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是自己带出了那片鱼鳞的秘密。不过,他也觉得,那些钓鱼佬也都是人精,认真想想,就能推测出,那次钓食金鱼的祭祀中,最有可能得到食金鱼细胞的渠道,就该是在姜酒盐身上……
而那些刚刚得到了亲友的委托,去寻找这九种野生食金鱼的钓鱼佬们,很快就发现,那些食金鱼……并不好钓,他们都有锋利的牙齿,能咬断鱼钩!
姜酒盐当年在神眼湖体会过的震撼,如今让所有的钓鱼佬都头疼了起来。姜酒盐也马上意识到,在野生环境中,只要是活水,这些人工培育的食金鱼类,绝对是很难靠普通的鱼钩钓上来的。姜酒盐琢磨着,在野生的水域,该怎样钓食金鱼。增强钩的强度,并不是什么有效的办法,神眼湖的食金鱼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自由水域中,那些新培育的食金鱼类有充足的食物,想饿他们削弱体力,也不大可能。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现在,果然满世界都是食金鱼类在野生了……那么,孔鲤在岛上的囚禁应该结束了吧?
姜酒盐猜得没错,几个月后的一个下午,他正在家里煎鱼,自己昨天钓回来的普通野生鱼,他就接到了孔鲤的电话。
“姜先生,我恢复自由身了。”孔鲤的声音确实很开心,完全没有了在岛上时那种压抑不住的嘲讽气息。
“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啊,鲁南生物科技真的做到了。来长沙做客吧,我给你买机票。”
“哈哈,好,这个人情我领了。我们先加个微信吧。”
姜酒盐和孔鲤安排好了行程,为他订好最近一班的机票,就暂时告别。
这段时间,姜酒盐也出去野钓了几次,他发觉,野外水域的变化很明显,水确实清了,但是,鱼也少了。

这一夜,姜酒盐又做梦了,梦里的水域扩大了,他没有看到钓鱼的自己,但看到所有的水域中,都有巨大的水中生物在出没,它们如此巨大,目空一切。姜酒盐觉得自己应该躲它们远点,可低下头,他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海岸上。
他发觉自己踩在一个巨大的金属齿轮的两个齿中间的凹陷处,齿轮还在滚动,海面之下的部分似乎连着其他的零件,波涛声中,细细聆听,能听到机械轰鸣的声音,海上的雾气中,有燃烧的味道。
手机的闹铃声又响起了。这次,姜酒盐听到了,醒来之后,姜酒盐对梦中的经历完全想不起来了。
姜酒盐猛然想起,今晚要去接机!忙出门打车奔机场。
到了机场,等了十几分钟,广播通知,来自新加坡的AC34277航班已经安全降落,请接机的朋友……
姜酒盐站在国际航班出口,很快,看到了孔鲤,孔鲤换了一身休闲装,看起来年轻了好多。
“孔医生,这边。”姜酒盐挥挥手。
孔鲤也挥手表示自己看到了,向姜酒盐走过来。
“走吧,带你吃夜宵去。”
“好。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小吃?”
“夜游湘江,冷啖杯,口味虾,长沙小吃,可不是一夜能吃完的。”
孔鲤让司机把他们送到湘江的码头,定了夜游船的一张桌子,两个故人坐下来,边吃边聊,边看江边的风景。
孔鲤说起了,他离开岛上,才发觉五年之间,外面的科技日新月异了,自己再次上网,已经被当成村村通用户了。
说了一些闲话,孔鲤的语气里有些犹豫,不过,还是说了出来,“你有没有后悔?把那片鱼鳞带回来?”
“为什么要后悔?听说鲁南生物科技做得不错啊,用鱼类和田螺还有蜗牛治理水污染,连城市下水系统都清澈了。现在,小巷子里面的明渠,都闻不到臭味了。我住在老城区,那里小街小巷里,原本雨天会变得很难闻。听说,他们改良的蚯蚓,还能优化土壤里的污染,甚至改善盐碱地。”姜酒盐没好意思提起,现在钓鱼佬的社会地位都提升了。
“我的起点,确实也是为了让自然净化。我觉得北浮游和那个鲁南生物科技的出发点,应该也是出于善意的。只是,我也看了一下鲁南科技发表的一些科技论文,其中一些数据让我有点紧张。这个能消除有机物和金属物质之间的巨大鸿沟的技术,绝对是能改变世界的……只是,我怀疑,人类控制得住吗?”孔鲤摇摇头,“水生动物的变异速度原本就非常快,按照进化树的位置,它们还处于进化路途之上的多变位置。别忘了,很多陆上生物的祖先,其实是从鱼类的变种上岸开始的。我回到岛上以后,海巫女跟我说起,以后不用举行神眼湖的钓鱼活动了,不是因为这个娱乐取消了,而是因为,现在是全世界都变成了海神的舞台。我一直在琢磨她这句话到底是喜是悲,我甚至有点怀疑,我们一族的存在,到底是为了取悦深海中的神,还是在用柔和的方式,安抚其长久地做梦,不让他在这个世界醒来。”
那一晚,姜酒盐招待孔鲤游湘江,两人喝了一些酒,孔鲤说了许多话,姜酒盐有的能听明白,有的没有完全明白。
孔鲤告辞离去后,并没有说他要去哪里,不过,想来北浮游也一定会送他鲁南生物科技的股票,孔鲤绝对不用担心今后的生活。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过,姜酒盐慢慢明白了孔鲤在担心什么。
世界确实变了,长沙变得越来越多雨,野生水域也在不断扩大,据说,今年全球很多地方都有汛情。
钓鱼圈里有朋友提议今晚聚会,大家聊聊最近的感受和经历。
钓鱼佬们相聚的店,不是酒吧,而是一家来料加工的海鲜店,大包间里有卡拉ok系统,还有麻将桌。
晚上五点左右,姜酒盐赶到了店里,和大堂经理打了招呼,就准备往聚会的包间去。
他在经过一张桌子的时候,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他看到有个女人坐在那张桌边,正在吃饭,一份干炒小河虾,一份红烧刀鱼,还有一份鲶鱼炖茄子。
他忍不住看那个女人的脸,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那个女人也感受到了他的注视,回头看了他一眼,姜酒盐觉得这个女人长得好像《乱世佳人》的女主角啊!
那个乱世佳人对姜酒盐说,“钓鱼的生活过得开心吗?”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对于这个似乎在哪里见过的女人的问话,姜酒盐拼命在脑海中搜索与她相关的记忆。
乱世佳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我们让喜欢研究水利的人去环球旅行,没有想到,热衷于烧水泡茶的人还是发明了蒸汽机。我们让伟大的物理学家仰望星空,却没有想到另一个热衷神学的数学家,会在苹果树下发呆。虽然文明的轨迹终究是无法阻挡的,然而,我们原本希望这个星球上的花花草草,可以慢一点成熟和枯萎。”她自顾自说了一些话,站起来,轻轻拥抱了姜酒盐,低声说,“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那个女人就这样离开了,姜酒盐自己愣愣站在那里,他觉得这个拥抱有点熟悉。
这时,大堂经理走过来问,“姜哥,这一座是算到聚会包房的账上,还是你自己买单啊?”
啊?姜酒盐听大堂经理这样问,看看桌上的菜,苦笑一下,“我买单。”
他索性坐了下来,他忽然发觉桌面上有什么东西在反光,他低头仔细看,看到骨碟里面,有着两个黄色的小金属齿轮……非常小,直径不超过三毫米。姜酒盐又看看盘子和汤盆里面的鱼,心想,如果自己拍个照片发给表姐,表姐为了要这两个小齿轮,应该肯为这桌菜买单吧?
他收好了那两个小齿轮,买了单,去包厢等着聚会的开始。
晚上的聚会,来了不少人,大家说起这大半年的变化,每个人的故事都有点悬。
“我跟你们说啊,现在的水里,可和大半年前完全不同了,水那叫一个透亮,水下一米之内,看得清清楚楚的。”
“水草也变少了,看不到赤潮水了。而且那些食金鱼类,超级能吃啊,你们发现没有,水里的青蛙都少了!”
“水里的青蛙少了,但不是被食金鱼类吃了。那些青蛙也开始啃铁管,都进城了。你们不知道吧,现在小区里面,流浪猫和流浪狗都少了,好多青蛙,蜗牛,都把垃圾站里的厨余垃圾和金属垃圾吃掉了。”
“你看我拍的视频,那天晚上,月亮特别圆,要不是我听说过食金鱼类的零件能拼成小机器人,我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都怀疑是外星人入侵了。”
那个钓鱼佬展示着他夜钓时拍到的视频,画面里面,是十几条鱼列队在水面浮游,它们的背上都镶入了一个小玩具机器人。画面最初是远景,拉近景别,这些画面里的鱼群被不断放大,变得越来越有气势。
根据大家的传闻,现在很多水中生物,都拥有了消化重组金属的能力,那些两栖类动物和爬虫类动物,还因此增加了攻击性。
姜酒盐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势头,怎么有点像灾难片的前奏。
还有一个组队的钓鱼佬小队,他们带来了一条大鱼,放在玻璃钢鱼缸里,搬进了包间。鱼缸里那条大鱼只有二十多厘米长,按理说不是特别大的鱼,但是,非常凶猛,动不动就用头撞击鱼缸,偶尔张开嘴能看到它鱼嘴骨上的突刺,都是金属的。
“牛啊,老哥,怎么钓上来的?我们都是鱼钩被咬断,饵料被白吃,根本钓不上来啊!”
钓到鱼的老哥,亮出了他用的特种鱼钩,钩柄长十厘米,是空心镂空的,尾部还带浮标,鱼线是穿过鱼钩钩柄的空心内通道,绕了几个扣和鱼钩拴死,而且被鱼钩的金属柄保护,只有鱼线的部分是浮在水面上的。
“这钢,是高强度合金钢,用老虎钳子夹都得费点力气。这还差点脱钩了。”
“这样一条鱼在黑市上,能卖一千多,都是那些小学生家长买。”
姜酒盐一边盯着鱼缸里的鱼,一边听大家闲扯,忽然他觉得自己和那条鱼的视线交汇,竟然好像看懂了那条鱼的情绪——满是轻蔑。
那一天,姜酒盐喝了很多酒,聚会结束之后,夜里下起了雨,城市里不时传来蛙鸣声,街巷里泛起雾气,是那种非常干净的白色,雨水和雾气都没有味道。
他回到自家楼前,发觉那个老式的绿色楼门不见了,大堂里的地面上有一层薄薄的水。
他穿过大堂,每一步都泛起涟漪。
电梯门上,有许多田螺钉在了门上,看起来,整个电梯好像变成了那种古老的铜钉门。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伸出的右手,是用中指按下了按键,电梯门打开,他走进电梯,按下了自己所在的楼层。
然而,电梯一直在向上升起,显示楼层的灯牌,就像老式跑马机游戏机那样跑圈亮灯。
电梯四周墙壁外侧传来了敲打声,电梯的金属墙壁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漏洞,他看到电梯外面是碧蓝色的海水,海水中,有大大小小不同颜色的鱼,它们在啄食电梯的金属墙壁,电梯只剩下了四周的框架,海水却并没有涌进来。
电梯向上,一直向上,他看着电梯穿破了楼顶,接着在海水中上升,海水中有巨大的齿轮,互相咬合旋转,发条,活塞,各种各样的机械结构都在海水中生成。
他抬头向上看,光越来越强。也许是电梯靠近了海面,有许多东西在落入海中,在下沉的过程中被各种鱼吞噬,海豚,海豹,虎鲨,鮟鱇鱼……
电梯终于升到海面之上,他看到海面上有无数船只,船只上有人伏在甲板上跪拜,有人在唱着赞歌。
人们把各种机器设备扔入海中,巨大的冰箱,笔记本电脑,扫地机器人……
祭品?
有巨大的水母,从水中漂浮到空中,她们身上闪着光,如同立体投影仪一样,在自己头顶之上,向天空投影出巨大的光柱,光柱中,全球各地神话中的四亿八千万神,都在光柱中膜拜大海。
他低头望向大海,看到黑底深处有一团不断变换的巨大颜色,它的身上各处不时闪着亮光。
食用金属祭品的鱼类,远离那团不断变换色彩的存在。
他看到一条巨大的花船上,海巫女站在高处,正在唱着一首语焉不详的歌谣,她的头发变得更加花白了。
北浮游和孔鲤,坐在甲板上,望向海面,满脸的不甘心。
他看到那个在饭店中偶遇的女人,她站在甲板上,俯瞰海面,低语着什么。
大家都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终于,海面分开,那个彩色的巨大存在升起,它的触手最先伸出水面,触手上有无数的吸盘,还有大小不等的屏幕,各种色彩的彩灯,那些屏幕上不时闪现出各种不同风格的文字。
姜酒盐觉得自己读懂了,又觉得自己没有读懂,他只是知道,世界变了。
至于,这是美好的开始,还是堕落的终结,他不清楚,他只能等待,他希望电话铃的闹钟声响起,他觉得这是在做梦,他希望这是在做梦。
他等着铃声响起。
他等着铃声响起。
(完)


///  

编者按
《异端钓鱼佬的安全守则》讲述了热爱钓鱼的主角,通过对规则的试探,发挥自己的智慧钓起神鱼,并引发了一次技术革命以及一连串的灾难。
关于食金鱼的设计和钓鱼过程都很有趣味,故事从东南亚一个小地方的传统讲起到最终改变世界,也是一次很有趣的大开脑洞。小说叙述相当精彩,立意有新意,很能引人入胜。
——水母

 推荐阅读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水母  题图 《怪化猫》截图 
点击「阅读原文」,收获不存在科幻全内容

 点「赞」「在看」并转发朋友圈
 传播中国科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