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棒铃,走出肌肉健美丛林|GymSquare

精练GymSquare 2022-09-23 23:16


光脚赤膊「甩大棒」,棒铃出走户外。



作者/Joe

编辑/GymSquare编辑部


如果说在二十世纪的伊朗,使用精美的波斯棒练是属于贵族精英的特权。那么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棒铃成为了更多人感受「身体流动」的工具。


在数千年前的中亚平原,游牧民族雅利安人为了更好地在马背上驾驭武器,开始使用棒类进行训练。


在北京,一些健身爱好者走上街头,赤膊赤脚甩起大棒,试图找到对身体、力量与意识的掌控感。


「感觉很自由,赤脚踩在草坪上,抬头呼吸新鲜空气,手里有自己能握住并可以带来力量的棒铃,我觉得很愉悦。」棒铃爱好者Monica这样描述自己在室外训练时的感受。


古老棒铃,已走出肌肉健美丛林,长成更具功能的健身方式。


棒铃爱好者在北京郡王府的草坪上训练 


就像冥想之于瑜伽,「心流」状态是完成连续棒铃动作时的重要体验


「如果只说一个词,那就是流动。」棒铃教练Victor Rowse卢永利向精练GymSquare介绍了流动艺术家(Flow Artists)的概念。


在空间流动困难的当下,专注于身体的流动正变得流行。


也像中国民间街健大爷所使用的石锁来自少林寺,棒铃最早也起源于武术格斗中的棒术。直至如今,棒铃仍是印度摔跤手的重要训练工具。



■ 1880年代,西点军校使用棒铃训练  

    图源:YouTube, Mark Wildman


棒铃被广泛运用在军事训练中,美国司法部及国土安全部所采用的体能训练体系TACFIT,其中就包含了棒铃技术。


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棒铃是一项货真价实的奥运项目,曾于1904年、1932年两次入奥。然而,二战爆发后,它销声匿迹了长达数十年。


在今天,疫情催化的户外热潮,伴随着社交传播的流量红利,为诞生伊始就具备了户外训练基因的棒铃创造了有利条件。


但另一方面,门槛高、上手难、重量上限低,以及优质教练稀缺和尚未成熟的训练体系,也成为限制其发展的掣肘。



图源:Sportlife
              
流动艺术家

社交媒体上近年来出现了一些拿着钢棒的人,他们拎着一根或两根棒在身体四周环绕挥舞,有时出现在公园里的草坪,有时出现在河边,有时出现在写字楼的露台上。


在这些视频里,卢永利可能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主角。五年前第一次接触棒铃后,他成为在国内进行棒铃推广与教培的开疆者之一。


卢永利年轻时打英式橄榄球长大为了提高运动表现,他开始做力量训练和大多数健身者一样,他早先接触的也是杠铃、哑铃固定器械这类较为传统的训练方式。


他认为,高水平的流动艺术家们把动作和姿势连接起来,不仅仅是一种锻炼,而是一种艺术式的训练。



卢永利 


多名受访者表示,自己曾在棒铃练习中感受到了「心流」。心流理论由美国心理学家Mihaly Csikszentmihalyi1975年提出,用于描述一种人类完全沉浸于活动本身的心智状态。研究认为,这种状态也与创造力的激发有关。


而要想安全地使用棒铃并享受其中,训练者往往需要保持极高的专注度。


「当你进入一个流动的状态,就像跳舞之类的项目,你可以进入一个不一样的精神状态。你会忘记时间,忘记自己是谁,你专注在你的动作,然后你的脑袋也会完全进入一个不一样的状态。」


尽管训练的重心各有差异,但受访者们一致表示,今年尤其是夏天以来,玩棒铃的人明显变多了。


至于为何酷爱在户外甩棒,卢永利对现代人的亚健康生活方式做出反思:「我们根本没有遵守我们的进化——我们是什么样的动物。我们现在90%以上的时间呆在室内,缺乏维生素D,也不能够适应外面天气的冷热变化,这是非常大的一个问题。」


所以,卢永利从一开始就建议大家多在户外训练,甚至推荐大家尝试光脚光膀子训练,「我们需要适应外面的环境」



■ 图源:FitnessSeller
                   
棒铃流行在北京
为何从都市复兴?

一线城市,健身资源集中,流行运动迭代率高,客观上创造了展开棒铃教学的条件。

而棒铃本身的新鲜加上短视频内容对美感的集中呈现,又激起了好奇,催生了人们去驾驭它的原始冲动。


Monica第一次看到这个长的像棒球棒一样的东西时,就很想把它拎起来抡。


她在2020年开始上健身私教课。第一次尝试棒铃时,Monica甚至连最轻的那根也无法控制。「很有挫败感,看着那么简单,为什么就hold不住呢?有点想征服想控制住它。」


征服欲,有时标记着爱的开始。


现在,Monica保持着一周2次、每次90分钟的棒铃训练频率,平时和朋友去北京周边玩,她们也会带上一起练,顺便拍一些视频。


■ 棒铃练习
不久前第一次接触棒铃的Lynne,曾是一名狂热的团课爱好者。最「卷」的时候,她一周上15节团课。

今年5月,北京的室内体育健身场所因疫情防控关闭,无处可去的她在网络上看到亮马河边的风景线火了——一时间,露营、飞盘、桨板纷纷涌入这块户外宝地,当然,也包括甩棒子的人。


最早在上海做硬式壶铃和棒铃推广的栋哥,目前经营有两家主打体适能训练的健身工作室。


栋哥分析,棒铃的复兴迹象和行业整体的运动理念发生改变有关。他说,2016年刚成立工作室时,很多主流健身房做的是肌力训练,更多使用固定器材,对功能性训练的作用没什么概念。「近几年,随着团课、CrossFit的兴起,会员也在成长。他们从健身房走出来,到了体适能训练的馆子,慢慢开始接触到一些壶铃训练。」


他认为,相当一部分棒铃训练者是从壶铃转换而来。



 栋哥正在进行棒铃教学

事实上,栋哥第一次尝试将棒铃纳入训练课程的时候,正在「寻找一些工具」

「体适能训练的工具相对来说不够丰富,所以我们去找了三个东西,第一个找到的是硬式壶铃,第二找到的是动物流,第三找到的是棒铃。」栋哥认为,棒铃能够更好地帮助运动员进行轴心训练和爆发力训练。


壶铃、锤铃、棒铃同属非线性运动工具,随着力矩的不断变长,操控的难度有所增加,相应地,可以做出的动作也非常有限。


三者之间,锤铃的地位最为尴尬。栋哥分析,锤铃的力矩最长,这就牵涉到大量的核心抗旋训练,长此以往,训练者的核心必定粗而壮,但这不太符合当前国内的主流审美。


                           
未来:何以「出圈」

用户是否能够对一门运动产生可持续的兴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第一次带领入门的人。

对于Lynne而言,她的唯一一次棒铃体验或许不算太美好。


那堂课上,虽然老师会讲解基础知识,自己也具备壶铃训练基础,但团课节奏较快,仍让她觉得上手有些吃力。45分钟的课程还没过半,Lynne发现自己的虎口已经磨破了皮,但她还是「拼了命上完了」。课程的后半段对她来说成了煎熬,她对棒铃也从一开始的好奇转变为「怎么还不下课?」



 图源:HSN

她分析,自己的受伤或许与抓握方式不正确有关。后来她在社交软件上分享自己的经历,发现有过类似情况的练习者不少。

复盘自己的五年健身经历,她反复强调:「老师非常重要」。


不过,据卢永利估计,目前国内从事棒铃教学的优质教练不足100人,经常进行棒铃训练的人数不超过1000人。


虽然在圈内流行,但不可否认,它仍是一项小众运动。



 图源:TACFIT


首先,棒铃存在一定门槛,上手比较难,不适宜「自学成才」。教练的稀缺,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这项运动的发展速度。

即使具备了足够的棒铃授课条件,但在栋哥的工作室,硬式壶铃仍是最为常用的训练工具。他认为,钢棒的体系里有很多硬式壶铃的影子,所以如果学会了壶铃,学棒铃也相对更简单。


栋哥对此解释道:「我们在选工具的时候,希望它的上限足够大,比如杠铃。上限值很高,那么玩的时间就会比较长。」但棒铃的上限并不算太高,常见钢棒的最大重量为45磅。上限低,意味着升阶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棒铃的动作套路仍在探索阶段,尚未形成成熟的培训体系、经典路数。


没有现成的参考,就需要在本土化的过程中自己总结。自己总结的这条路是比较长的,到底怎么把这些东西给解释清楚,教练很好去理解这两年棒龄培训需求是很大,但做教练培训的特别少,特别是能把自己这条线捋清楚的那就更少了。」



 图源:TACFIT


不过,对户外的天然适应性,则构成了棒铃推广的优势

国海证券今年发布的一份研报指出,根据美日发展经验与我国户外历史发展周期,此轮「户外热」景气周期有望迎来新的「黄金十年」。


同时,强社交传播属性,也是棒铃推广的有利条件。

观察露营、飞盘等泛户外运动在国内的发展进程不难发现,它们的爆火与社交软件息息相关。而棒铃流动作为一种美感的创造,足以满足不少短视频用户的视觉味蕾。课堂上拍摄视频以便课后分享,已成为棒铃教练和学员们默契的共识。


在卢永利看来,学会了棒铃就像成为一个game changer,家里有几根棒铃,余生随时随地可以练。


这项小众运动的身后,还藏着一片待开垦的原野。■ GYMSQUARE


-END-

欢迎给GymSquare精练公众号

标星🌟或「在看」


精练

GymSquare

与精益练习者,建设自由健身广场

GymSquare是一个原创的精品健身内容平台


精练GymSquare正在招募:

健身科普作者/分析师/社群运营/课程产品经理

后台回复「招聘」,获取最新职位信息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