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浚龙+王菀之+周耀辉=?

年粤日 2022-09-23 23:38
《从桃花源竟踩到地雷震》
🏞️

主唱:麦浚龙

作曲:王菀之丨填词:周耀辉

编曲:何秉舜@goomusic丨监制:王双骏



▼点击播放

不知道是否其他年粤日的作者都像我一样在心底有可以一位救场的作家或一张专辑,每当不知道应该分享什么的时候回头翻看这位歌手或这张专辑中的作品总可以再挑出一二。麦浚龙于我当数这样一位歌手,而他的《WHY》亦恰好当数这样一张专辑。记得第一次在《从此世界多了一分钟》里介绍这张专辑,说它出生在与其潮流不太匹配的十余年前,在小众的艺术领域展现了别样的创新。

从《我们的末日》写到《假使不可一起安息》,都是形形色色浓墨重彩的爱意装进容器,寂静又稀薄,在偶有惊雷处的缓慢旋律里沉底。这首《从桃花源竟踩中地雷震》自然不例外。原本以为旋律会像地雷或地震一样撼天动地,没想到竟比同张专辑中的《八阵图与旅客》还要平和;由「桃花源」开始,「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直至踩上一颗一颗地雷震,美景和心炸裂成碎片,慢慢慢慢散落。

就像是「从桃花源竟踩中地雷震」般意外,无论是王菀之和麦浚龙的组合或者周耀辉和王菀之的词曲组合都不太常见,但毕竟前者都是极为艺术的歌手,后者中似乎都是与生俱来的浪漫和幻想气息,让这两个的组合在这首歌中亦有了相互照应的部分。

有人说是写尘世里得不到的理想感情,有人说周耀辉借写爱情,实则为胸怀中渐渐稀薄的理想愤懑不平。无论如何,「桃花源」的意向都是确定的,是难以再次抵达的「绝境」,是无外人可探寻的乐园。

无论是「没法为你……/让我……」,还是重复的「桃花」和「异国异国」,前两段主歌在相似的句式和重复的词语中塑造着对称而呼应的情绪。听了这首歌很久后才发现,无论是信仰还是爱情,这种对于「桃花源」的执念并非毫无由头,当「你」还在身边,没法和「你」念诗画画,在「异国异国」选择奔走他乡孑然一人追逐「桃花」,像极「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的破碎。

歌曲在紧接的副歌中就踩到了地雷震,旋律似乎毫无准备和过度地像死周炸开。「要桃花的吻」,「走遍异国异国」,可是「红尘无限转」,到不了彼岸桃花源,就连妥协在尘世里吻一枝桃花也难以实现。第三段主歌里视角由第一人称转为第三人称,比起自己心知走遍异国,在他人眼中为了「桃花」四处辗转却颗粒无收似乎更显绝望和悲哀。

并非随着一次地雷震就可以和生命一起终结,而是在这无法逝去却永远无处寻觅的途中,妥协都显得理想,牺牲的并非自我,而是将至未至的「桃花」,不知是否真相是世上并无桃花源,所以只得一个人在心碎中「末了只得一个人」了。

滑动以下区域 查看完整歌词

作曲:王菀之丨填词:周耀辉

编曲:何秉舜@goomusic丨监制:王双骏


没法为你慢慢念诗 让我诵唱大家认识的人

怎样丧生

没法为你慢慢画画 让我诵唱苍白极的人

拿起了黑色的灯

要桃花的吻 为了桃花的呼吸

走遍异国异国 如游魂越行越远

可有途人能行近


红尘无限转 愿望做闹市的诗人

竟踩到地雷震 竟踩着哀伤一次次发生

当快乐源头无限远 愿望在闹市中谋杀再哭泣

当这颗心 那颗心碎

末了只得一片云 渐暗


他要桃花的吻 为了桃花的呼吸

走遍异国异国 如灵魂在无觅处

可有途人能证实


红尘无限转 愿望做闹市的诗人

竟踩到地雷震 竟踩着哀伤一次次发生

当快乐源头无限远 愿望在闹市中谋杀再哭泣

当这颗心 那颗心碎

末了只得一个声音唱着全部秘密


带着红尘无限转 愿望做闹市的诗人

竟踩到地雷震 竟踩着哀伤一个个牺牲

当快乐源头无限远 愿望在闹市中谋杀再哭泣

当这颗心 那颗心碎 末了只得一个人


素材来源:Juno x ZipMagazine shooting behind the scene

制图:Recole@年粤日

编辑:Lesley@年粤日



猜 你 喜 欢

(点击可回顾)
谁夜了很想休息,却仍然未归家

📞回复「我睡了」,倾听他人的心事
👉🏻点击这里回顾我们的「去年今日」


  年粤日君的赞赏码
喜欢广东歌的人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