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线》:从“网络主播猝死案”读懂诉源治理

京法网事 2022-09-24 07:00
点击上方京法网事获取北京法院官方资讯



近日,首部全景展现我国司法改革最新成果的法治题材电视剧《底线》大热,剧中靳东饰演的立案庭庭长方远扎实的法律专业功底和接地气的调解方式让人印象深刻。

无论是“手串哥借贷案”“网络主播猝死案”“名誉权侵权案”,还是“职场性骚扰案”,处处可见诉前调解的身影。那么,方远庭长为什么如此“执着”地进行诉前调解?他所说的诉源治理又是什么?下面,带着这些疑问,我们从三个阶段来复盘一个“网络主播猝死案”,或许能够找到答案。


第一个阶段能调则调


网络主播骆优优在直播带货过程中猝死,但其与公司签订的是经纪合同而非劳动合同。公司一方认为与优优之间不构成劳动关系,不应承担责任,只愿补偿六万元;死者父母一方坚持认为骆优优在公司工作期间死亡,公司理应承担责任。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面对这个案件,方远庭长多次组织纠纷双方“背对背调解”,尽心竭力劝解疏导、安抚情绪,并努力在双方之间寻找利益平衡点,积极推动纠纷以非诉方式化解。

这部剧改变了人们过去传统上的认知,认为法官就是“坐堂办案”,不明白为什么执着于做调解工作,有的甚至认为调解就是“和稀泥”。其实,就像剧中方远庭长所说,“无论是调解还是判,最终的目的就是让你们案结事了、息诉罢访。”习近平总书记曾说,“我国的国情决定了我们不能成为诉讼大国”。党中央提出将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让纠纷得以以最优方式、最低成本、最高效率解决,而调解就是具有较高性价比的选择。与判决不同,调解可以给当事人法律范围内最大限度的协商和处分自由,也可以最大程度上保护和弥合业已破坏的社会关系。调解结案更符合司法公正的实质要求。只有当事人最清楚纠纷的真相和自己的利益所在,经过自愿选择的处理结果应当最符合自己的利益要求,也最接近当事人追求的实体公正。也正因如此,方远庭长才会不厌其烦、不计成本地做调解,直至案结事了。


第二个阶段 当判则判

在方远庭长苦口婆心地劝说下,公司老板总算愿意赔偿20万元,大事化小,骆优优父母也同意公开发布道歉信。眼看调解就要成功时,突然杀出来个骆佳旭,为讨还其姐骆优优的微博大闹公司。公司老板一怒之下反悔,拒绝调解。在纠纷激化调无可调的时候,方庭长果断将案件流转至诉讼程序进行实体审理,最终以判决方式结案。

“法律不能审判法律之外的事情,但我们可以阻止悲剧再次发生。”审理过程中,面对网红孵化中心这一新兴行业出现的新的问题,方远庭长没有一味参考过去的类案判决,而是深入调研、大胆实践,在现行法律制度框架内理解新生事物、审慎适用法律,并最终认定认定骆优优与咔吧咔吧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能调则调,当判则判,调判结合,案结事了。”这是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新时代民商事审判工作的十六字原则。尽量以调解方式达到平息纠纷的目的,在不能调解的时候,及时进行判决,防止案件长期积压在诉前调解环节久调不决,杜绝调解程序空转。如此,才能避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也才能真正发挥调解和裁判各自独特的功能效用,实现两者相互衔接、相得益彰,最大程度上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第三个阶段 判后治理


在宣判之后,方庭长说的这段话令人印象深刻。作为一名法官,他并没有止步于判决,而是坚持更深一步,多做一点,在判决做出之后,积极进行释法说理和判后答疑,用平实的语言传递裁判理念,增强价值引领,努力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切实做到“一个纠纷一个案件”

诉源治理是一个宏观概念,在诉前防治未病是治理,在诉内消增量减存量,在诉后延伸链条、持续治理也是治理的应有之义。所以说,判决或许是一个纠纷的终点,但只是诉源治理的一个阶段。方远庭长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的目标要求和价值导向,为我们充分认识诉源治理、深入开展诉源治理提供了一个示范。


电视剧《底线》还在热播,诉源治理在也现实中阔步推进……


供稿:平谷法院

撰稿:王婷婷

编辑:赵雪潇 姚日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