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别读博,我是认真的

记忆承载 2022-09-24 07:13

有人会问我,你是不是打错字了?是想写没钱别赌博吗?

你这么想也没啥问题,严格意义上讲,我是职业赌徒,聊赌博我在行,聊读博,我并没有读过博,没有这个资格。

不过我肯定没有打错字,因为赌博和有钱没钱无关。有钱没钱,你最好都别赌博。

我是靠赌博挣的第一桶金,可是这么多年阅人无数,我都没见过几个能够靠赌博赚到钱的。

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经常有读者说我的建议与我自己从事的事情相违背。

相违背很正常,因为我自己做决定的时候,纯属私事,而我给别人建议的时候,是根据概率。

你就比如我曾经多次表达过,绝不后悔大学里玩游戏虚度光阴,但是我从来也没有建议过读者大学里玩游戏。

没有为什么,我觉得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你玩不起。

当年有个和我一起玩游戏的哥们,山东省高考前几名,非常非常聪明的一个人,后来退学了。

退学前我劝他,我说,办法还是有的,咱们去考研,考上了,死刑就变成了死缓,老师不可能让一个已经考研考上的人本科无法毕业的。

他觉得不可能,系里没有这样的先例,整个学校好像也只有很多年前有个师兄做到过,不过那是传说。

我说既然有人能做到,你我肯定能做到,他不相信,选择了退学。我相信,于是我做到了。

说实话他的选择出乎我的预料。

我一直以为他胸有成竹,才虚度光阴打发岁月。

年轻的时候我以为人人都很自信,于是喜欢给别人一些激进的建议,后来不喜欢了。

因为我发现,人和人之间,不公平。

这个不公平不是在指你的家庭,你的出身,你的经历,不是这些。

扣除这些不公平,单纯人与人本身,仍然不公平。

这个不公平到了什么程度?到了当你阅人无数之后,你都会觉得匪夷所思的程度。

你就比如读书,读书可以非常容易,也可以非常难。

非常难我们就不说了,学不出的才是多数。

一般容易就是我说的那位退学的学霸。他退学前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学习是渐进的,高中学习好是因为初中学习好,初中学习好是因为小学学习好。

他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成了高考的学霸,那么大学荒废这么久,台阶已经断了,没有一楼怎么盖二楼?空中楼阁如何存在?

我听了不以为然。因为在我的认知里,别说一楼,二楼都可以不要,直接盖三楼。

我高中时有个同班好友,他就是直接盖三楼。

他爸是90年代开计算机公司的老板,他自己也非常清楚将来要从事计算机行业,所以计算机特别好,拿过全国一等奖。文化课不行,考一本都勉强。那年代只有奥数奥物能保送,计算机不可能。

最后这小伙高三突击了几个月,直接从一本冲到C9。

这就是典型的第三种。

我们不说进入社会后,这个世界有多少不公平,单单在读书阶段,事实就是这样。

第三种人不一定就比前两种人聪明,或者说,能成什么科学家,未必。

但是人家就是容易过关。

我在读研的时候,见到过最不公平的事情就是发论文,有的人简直如同论文机器,想怎么写怎么写,想怎么发怎么发。

而有的人,能被论文卡死,延期一年又一年,就是毕不了业。

我要说的并不是那个浙大博士无法毕业,上街送外卖的故事。

关于博士毕业难,这事儿原因很复杂。恐怕比家庭矛盾都复杂。

有的人是自己不够用功;有的人是选题阶段方向就错了,根本做不出来;有的人纯属运气不好;有的人则是导师太苛刻,想要把你这个廉价劳动力多用几年;还有的人,是读着读着,发现太穷了。

我相信各种原因都有,但是我今天要聊的不是这个,我要聊的是纯粹的写论文这件事儿。

写论文,有时候和写小说一样,充满了不确定性。

我读研的时候,有个好友,写论文高手,写一篇发一篇,都是SCI。

你说要是发国内核心期刊,也许是靠导师名头,也许是交的经费足够。

SCI并没有那么好发,但这哥们像老母鸡下蛋一样,随便写随便发,隔俩月就来一篇。

我当然知道他瞎写的,就如同我自己也很善于写论文,我发过的也都是瞎写的。当时看起来拉风的论文,经不起时间验证。

只不过我把心思放在了工作上,研二就跑出去实习了,他待在实验室里成天发论文,一直发到毕业。

这么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我有一个大师姐,延毕了两次,就是做不到。

她是发论文发不出,毕业论文也写不出。

有人整她么?没有。她和我同一个导师,论文被打回很多次。后来,唯一通过的那份的摘要部分,还是我给她捉刀的。

我跟她说,那东西随便写写,导师哪有功夫认真读全文,你摘要写拉风点,就过了。

但问题是,她就是写不出。

她本来就是工作很多年之后才去考研,毕业又拖了很久,毕业后就很难找工作,此后的职场也非常不顺利。

那个特别善于发SCI的哥们后来有做科学家吗?不,他连研发都没做。毕业就去某大厂做销售了,非洲南美跑遍了,最后定居在欧洲。

写论文也好,考试也罢,说穿了不一定非得是你很牛的过程,也可以是你证明自己很牛的过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品出这句话的味道。

那个高中同学,他本科念完就工作了,成了他爸公司的总经理。他之所以随便就能考个C9,是因为他清楚,考高分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很牛,一种是证明自己很牛。

那个读研时的同学,他那么擅长发SCI也没有去读博,虽然我们都相信,他肯定能三年就博士毕业。

他很清楚,发论文也有两种途径,很牛,或者证明自己很牛。

你想一想,如果一个人都能够证明自己很牛了,他为什么非得很牛呢?

认真品这句话。

他对科研没啥兴趣,他想要的无非名利,一个善于证明自己很牛的人是非常容易获取名利的。

根本不需要通过走学术这么艰难的道路。

根本不需要。

所以结论来了,越是善于证明自己很牛的人,越是很早就脱离学校了。

这个现象在你读书的时候,老师都会告诉你,尤其是名校。

老师会告诉你,最聪明的本科生是不读研的,读研的时候老师会告诉你,最聪明的硕士生是不读博的。

他很容易就能获得名利,他早早就去玩名利场了,根本不会待在这里空耗岁月。

换句话说,去读博的往往只有三种人。

真的热爱学术的,家里特别有钱的,或者像我大师姐那样在社会上混不下去,希望学历能够保护自己的。

前两种会有人关注吗?社会会关注吗?不会的。

真心热爱学术的,号称学术狂人,不会吸引社会的注意力;家里特别有钱的,读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也不会吸引社会的注意力。

第三种人,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可是我们想一想,第三种人最不擅长什么?最不擅长证明自己。

我前面说过,越是擅长证明自己的,越早就被卷入名利场了。留下的都是不怎么善于证明自己的。

那能容易毕业吗?

这么艰难地去读博,又不爱学术,家里又没钱,图什么?

我想,大约是图一层保护。

学历真的是一层保护吗?并不是。

你去企业里待三天你就会知道,所有人都是一副商人的嘴脸。

没有人关心你是不是读书人,没有人关心你的学历是什么,人家关心的只有一点,你能不能给他带来好处。

如果你不擅长这个调调,你去企业里怎么混?

你总有一天会发现,善于突击考试的,善于发论文的,善于打造产品的,善于市场策划的,善于资本运作的,很可能是同一拨人。

这拨人本质上就是善于一件事,善于证明自己。只不过像小无相功一样,演化在了不同的场合。于是在任何阶段都很容易获取名利。

那么不善于证明自己的人呢?你以为拖延读书的时间可以扭转乾坤吗?不会的,那只是在拖延时间,耗费金钱。

所以一定要想清楚,自己读博为了什么。

如果说你一开始就想清楚了,我既不擅长科研,家里也没有钱,我读博就是为了能够去中学里教书,恭喜你,找到正确答案了。

这个答案没有错的。

越是利益扎堆的地方,斗得越激烈,从小到大所有最善于证明自己的那帮人,都会跻身名利场,斗得你死我活。

反过来讲,越是利益相对清贫的地方,前面这种人就越少。三个月就能突破三个阶段的狠人越少,剩下的人才更容易拼什么?拼时间,拼资历,拼先来后到。

我多念了五年书,所以今年年终奖给我发的带鱼应该比你的长五公分。

你只有待在相对清贫的地方,才能保护自己。

人一定要选对战场,这才是选择大于努力的真谛。

我当年和那个比我大八岁,两次延毕心情不好的师姐说过一番话,我说,姐,你想过没有?如果去企业,你要面对的是什么?

就比如你对面这位师弟,我很清楚,你也很清楚。你需要花十年都未必能做完的事情,也许我一年都不需要。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是一条鱼,我是一只猴,你在和我比上树。

可是如果去中学教书,或者考编,去从事那些重复性高的工作,你比我强多了。

因为你认真负责有耐心,而且性格保守不逾矩。可是我呢?我这人胆大妄为且性喜奢侈,真要是考编,最后多半因贪污被枪毙。

猴按在水里早晚被憋死,鱼拿出水面多半活不下去。人,要做适合自己的事情。

遗憾的是,当年师姐没听进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