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多位国家前政要和国际知名学者

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 2022-09-24 08:30



  当地缘政治博弈裹挟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地区冲突等全球挑战,开放包容还是固步自封?互利共赢还是零和博弈?世界又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

  从“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中国外交一路走来,不仅从无到有,更旗帜鲜明地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外交道路。但当中国奔着世界各国的最大公约数,积极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贡献中国力量时,猜忌怀疑声不绝于耳,比如“中国想推翻世界秩序主宰世界”、“中国想当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这些荒谬论调从何而来?中国真正想要的又是什么?就这一话题,多位国家前政要和国际知名学者从不同视角做出了深刻解读。


上海合作组织:中国特色外交的缩影


  9月14日至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并对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进行国事访问。当世界进入新的动荡变革期,今年上合组织的动向备受国际瞩目。

  当今世界正处于逆全球化、地区冲突、能源危机的大变局中,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理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呼唤世界领导力的回归:“上海合作组织也许能承担起重塑世界的领导作用”。奥托尔巴耶夫先生更提出一个大胆的构想: 


“隔空对话”点破中西冲突症结


  伦敦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系前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马凯硕教授进行了一场精彩的“隔空对话”,深入剖析了中国与西方矛盾和冲突的症结所在。


  马丁·雅克一语点破西方的本质问题,即“西方一直误解中国的崛起,缺乏对中国的真正了解,因而怀疑中国”。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方确实掌握着世界主导权,并高傲、偏激地觉得自己的地位固若金汤,所以“面对中国崛起这一突然出现的巨大变化,西方完全没准备好,西方的话语体系还是当年对苏联时的那一套,对中国的回应充斥着冷战思维。”

  马凯硕教授所见略同:“在过去两百年里,西方统治了世界,随着中国的回归与崛起,中国的一些合理诉求都会被美国视为威胁。”马凯硕教授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21世纪是亚洲的21世纪”,“为什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必须是欧洲人?为什么世界银行的负责人必须是美国人?为什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不能由亚洲人领导?”马凯硕教授接连发问。“理论上来说,中国能与世界其他国家共存”,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如果西方国家仍固执己见,“系好安全带,迎接未来十年的大规模地缘政治竞赛吧!”


“中国永远同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


  “中国永远同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同中小国家站在一起”,这绝不是空洞的口号。而发展中国家伙伴们也期待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帮助发展中国家免受强权政治压迫、捍卫自身权益。


  泰国前总理阿披实·维乍集瓦不满当下国际组织被部分国家把持的现状,他表示:“国际和区域组织不能成为保护主义者的大本营,而应该提供一个开放兼容的平台去进行更加轻松的对话。”他也强调了多边机制的重要性:“我们当下面临的问题已超越了国界,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全球合作和协调,需要强有力的多边体制。”

  埃及前外交部长法赫米阁下希望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支持发展中国家去再平衡世界秩序”。此外,发展中国家不甘于只分得世界经济发展的“残羹冷炙”,法赫米阁下称“发展中国家不想只提供最底端的资源、原材料,而是在生产链中拥有更高的价值”,显然,从“代工贴牌”成功转型为“全球智造”的中国能提供诸多经验和支援。

  最后,回到开篇的两个问题,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猜忌怀疑中国的荒谬论调从何而来?那是因为西方有些国家既不了解中国,也不愿接受自己走入时代余晖的事实,偏激造谣中国定会称霸。中国真正想要的又是什么?成为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

官方发布中国外交政策

权威阐释中国立场态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