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金融观察》| 世界银行2022碳定价状况和趋势报告解读

未央网weiyangx 2022-09-24 10:00

日报

专栏

热点

国际

活动

在过去的2021年,各国都在积极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第六次评估报告中强调,温室气体过量排放会导致全球变暖。2021年底,世界各国领导人齐聚格拉斯哥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在会议上达成逐步淘汰燃煤发电、取消低效化石燃料补贴的共识,并确立了国际碳市场规则。但各国的承诺与现有政策的实现水平之间存在巨大差距。在能源类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和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的背景下,碳价格的确定极具挑战性。

本文刊发于《数字金融观察》总第5期。

编译 | 中国金融案例中心 · 齐稚平 <<<


碳定价是一种政策工具,各国政府可以通过创造一个财政激励对温室气体排放进行定价,减少气体排放。将气候变化成本纳入经济决策可以鼓励生产、消费和投资模式的变化,从而支撑低碳增长。在此基础上,世界银行于今年5月发布了2022年碳定价状况和趋势的报告。该报告的解读将分为三部分,分别从碳税、碳交易、碳信用三方面进行阐述。

碳税

碳税是一种政府对温室气体排放进行收费的政策工具,它是为降低温室气体排放提供的财政激励政策。在碳税制度下,碳的价格由政府制定,在价格激励下,减排的标准由市场决定。

直接碳定价方式全球覆盖率低

2021年,直接碳定价方式覆盖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变化比往年更少,原因在于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着重于整合现有的碳定价工具,而许多国家正在考虑新的碳定价工具。

截至2022年4月,全球共有68个碳定价机制在运行,另有3个计划即将投入使用;其中包括37项碳税和34个碳排放交易系统。目前,约23%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被正在运行中的碳定价机制所覆盖,这与2021年的覆盖率相似。

从去年的趋势报告来看,全球仅有四个新实施的碳定价机制,更多的司法管辖区计划采取措施实施或扩大碳定价。除奥地利、印度尼西亚和华盛顿州计划引入碳定价机制外,以色列、马来西亚和博茨瓦纳也宣布了计划开发新碳定价机制的意图,而越南则概述了建立碳排放交易系统的步骤。非洲、中欧和亚洲的一些其他司法管辖区将继续评估实施碳定价机制的潜力。

国际海事组织(IMO)目前正在考虑实行以市场为基础的措施,来减少国际航运的温室气体排放。2018年,IMO承诺通过综合措施,到2050年将国际航运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8年的基础上减半。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气候脆弱论坛(CVF)发表了《达卡—格拉斯哥宣言》,在宣言中大约50个发展中国家呼吁IMO成员国对船用燃料征收强制性温室气体税。

潜在的碳收入是巨大的,预计到2050年,总碳收入将达到1万亿至3.7万亿美元之间,即每年400至600亿美元。有策略地利用这些碳收入可能成为加快航运业脱碳和确保国家间向零碳航运公平过渡的关键。

碳税率虽在上涨,但仍普遍较低

碳税在2021年和2022年初有所提高,虽然涨幅低于碳交易系统价格,但已达创纪录的水平。2021年,碳税税率平均增加了约6美元/吨二氧化碳,并在2022年4月1日之前进一步增加了5美元/吨二氧化碳。与前一年相比,大多数碳税管辖区提高了碳税。一些司法管辖区的碳税创历史新高,包括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加拿大其他省份、爱尔兰、拉脱维亚、列支敦士登、南非、瑞士和乌克兰。

图1 一些管辖区碳税创历史新高

大多数已知的碳税上涨是由于先前计划的变化所导致的,如加拿大各省和爱尔兰。在其他情况下,修订后的税率则是更广泛的财政改革的一部分,如挪威和乌克兰。瑞士和列支敦斯登将2022年的温室气体排放费率从2021年的96瑞士法郎/吨二氧化碳上调至120瑞士法郎/吨二氧化碳;这一举措受到了市场强烈关注,因为这是由自动调整机制触发的,即每当温室气体排放量没有达到目标时,就会上调该税率。

其他司法管辖区也确立了未来几年更远大的碳税价格轨迹。例如,新加坡提议在2024年和2025年逐步提高碳税,由当前的5新加坡元/吨二氧化碳增加到25新加坡元/吨二氧化碳,到2026年和2027年提高到45新加坡元/吨二氧化碳,到2030年达到50~80新加坡元/吨二氧化碳。

尽管去年许多主要碳定价机制的价格都在上涨,但总体而言,目前的价格仍不足以推动实现《巴黎协定》目标所需的变革,或释放对基本脱碳途径的投资。为实现到2030年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的目标,高级碳价格委员会确定了一个50~100美元/吨二氧化碳的碳价格波动范围,作为全面气候政策计划的一部分。事实上到2022年,只有不到4%的全球排放量由直接的碳价格所覆盖,且价格高于2030年目标所需的估计范围。此外,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表示,要实现气温上涨不超过1.5°C的目标,到2050年需要制定更高的价格才能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到净零排放。由30位气候经济学家在2021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要实现这一目标,碳价格须达到50~250美元/吨二氧化碳,最合适的值为100美元/吨二氧化碳。

大多数管辖区域都需要提高价格,同时采取一套连贯的补充性政策措施,以实现短期缓解目标和长期净零战略。

碳交易

碳排放交易系统是针对二氧化碳排放权利的交易体系。政府对一个或多个经济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设定限制或上限,将可交易的排放限额通过拍卖或分配的方式分给企业,其中每个限额代表排放一定数量二氧化碳(通常是1吨二氧化碳)的权利。企业须为他们排放的温室气体支付成本;如有额外需要,也可选择购买额外限额或出售剩余限额。这也被称为“限额与交易”系统。

碳交易价格变化趋势

2021年,直接碳定价升至历史高点。这一增长突出体现在碳排放交易系统(尤其是发达国家)。如在欧盟和瑞士碳排放交易系统、加州和魁北克市场、区域温室气体倡议(RGGI)和新西兰碳排放交易市场的碳价格都呈上升趋势。自2021年年中推出以来,英国碳排放交易系统的价格也大幅上涨。在中国碳排放交易系统中,价格在2021年底下降后,于2022年初回升。在韩国,到2022年2月,碳交易价格也逐渐回升到最高。2022年初,多个国家碳交易系统的价格出现了大幅下跌,不过此后价格开始回升。在今年2月俄乌冲突暴发后,欧盟、新西兰、英国和韩国的碳排放交易系统价格大幅下跌。但这四个体系的碳价格都已开始回升。

碳定价收入大幅增加,主要来自于碳排放交易系统

2021年全球碳定价收入约840亿美元,比2020年增加了310亿美元。与之前一样,欧盟碳排放交易系统产生的收入约占所有碳定价收入的41%,新西兰碳排放交易系统和加州总量限额与交易计划也推动了碳收入的增加。2021年才开始运营的英国和德国的碳排放交易系统产生的收入,约占碳定价总收入的16%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中国碳排放交易系统自由分配了所有配额。尽管它是现有运营体系中最大的排放交易系统(就覆盖的排放量而言),但并没有产生收入。

图2 全球碳定价收入的演变

由碳排放交易系统产生的收入也在2021年首次超过了碳税产生的收入。虽然从历史上看,碳税创造的收入比碳排放交易系统多;但近年来,这一差距已经缩小,而在2021年,碳排放交易系统创造的收入超过了总收入的三分之二。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事实,即碳排放交易系统的价格比固定价格工具上涨得更快。

碳信用

碳信用市场正处于十字路口。强劲的自发需求和扩大的市场多样性,推动了过去一年的市场发展。随着市场的增长,碳信用在实现排放目标方面的作用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为了维持目前的增长趋势,市场参与者需要合作以制定高标准,保护环境的完整性和可靠性,深化流动性。市场上正在出现一些专业的治理机构、金融服务和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支持扩大市场规模和确保完整性。

全球碳信用市场构架

全球碳信用市场由各种各样的供给源、需求源和贸易框架组成。

供给来源于不同类型的信贷机制,包括国际信贷机制、国内信贷机制和独立信贷机制三类。国际信贷机制是根据《京都议定书》(包括清洁发展机制,CDM)和《巴黎公约》等国际条约建立的信贷机制;国内信贷机制是指国家、地区或各级政府建立的信贷机制,如加州合规补偿计划和澳大利亚减排基金;独立信贷机制,包括由非政府实体管理的标准和信贷机制,如碳信用登记非盈利组织Verra和黄金标准(Gold Standard)。

需求来源于国际协议和国家法律规定的一系列合规义务,以及公司、政府和其他组织作出的自愿承诺。大多数碳信用往往会吸引一系列不同类型的买家,这意味着很少有碳信用只与一个需求来源相匹配。大体可以确定四大类需求驱动因素:

一是国际合规市场(International compliance markets),主要响应根据国际协议作出的承诺。

二是国内合规市场(Domestic compliance markets),主要用于企业购买符合国内法律(通常是ETS或碳税)规定义务的信贷。

三是自愿碳市场(Voluntary carbon markets),包括实体(主要是私营实体)购买碳信用额度,以遵守自愿减排承诺。

四是基于成果的融资(Results-based finance),是指在碳市场中,政府或国际组织购买碳信用额度,以鼓励缓解气候变化或实现国家目标。基于成果的融资还可以指以实现减排而进行的更广泛的支付行为,不需要任何信贷或其他所有权的转让。

在自愿碳市场带动下,碳信用市场正在迅速增长

过去一年,碳信用市场增长进一步加快,包括发行、交易和价格方面都大幅上涨。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制定了新的碳市场规则,将有助于国际合规市场在未来几年进一步发展。目前,大多数市场活动仍以自愿碳排放市场为中心。

碳信用市场在2021年增长了48%。来自国际、国内和独立信贷机制的信贷总量从3.27亿增加到4.78亿,这是自2012年碳信用发行峰值以来的最大同比增长。自2007年以来,碳信用发行总量约为47亿吨二氧化碳当量。

企业自发制定气候目标,推动市场增长

企业自发制定气候目标,是推动碳信用额度需求不断增长的主要力量。这些目标致力于在公司本身的价值链中实现远大的脱碳目标,同时补偿或中和剩余排放。然而,实现这些目标的计划在覆盖范围、时间表和碳信用的预期用途方面各不相同。

企业自发净零承诺的迅速增加,增长了对碳排放额度需求的强劲预测。近期一个分析预测显示,到2030年市场对二氧化碳的需求会增加15倍,达到约每年15~20亿吨二氧化碳,而到2050年增加100倍,达到约每年70~130亿吨二氧化碳。其他的预测结果都显示出了类似的趋势。如果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能够推动全球自愿和遵从性市场实现有效协调,那么市场对二氧化碳的需求在2030年预计也将达到每年20亿吨的水平。在大多数预测情景下,增长预计将受到企业净零承诺数量的增加、以及新技术和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供应量增加的驱动。需求量增长的预计反映在市场价值上,预计市场价值在一年内增长7~20%,到2022年总价值达到15~17亿美元。

碳信用市场增长的不平衡,反映了买家偏好不同

需求偏好和买家的需求持续激励着一系列碳信用替代方案,这些替代方案具有不同的价格,在项目类型、地理位置和减碳收益方面各有不同。今年的一大亮点是对森林和土地使用的信贷产品兴趣正在增加。碳信用额度的价格已大幅上涨,尽管不同类型的信用额度的价格有所不同。在独立信贷机制的信贷市场上,买家对信贷的行业、地理位置、年份以及信贷的共同效益等特征给出的一系列价值是不同的。虽然近年来出现了一些提供标准化合同的举措,但价格差异很大,交易平台提供的合同代表了不同行业的信贷。例如,标准普尔全球普氏能源资讯的评估表明,基于消除温室气体排放的碳定价远高于基于可再生能源项目的碳定价。

由于买家的不同偏好和需求,市场的异质性正在增加。在自发承诺显著增加的背景下,买家的认购原因和优先级多样性也有所提升,自发买家的决策也越来越多样化,不同的买家对价格、质量、诚信和其他特征的优先级不同。在国际合规市场上,买家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是有限的,因为需求只来源于碳信用相应的调整,这表明了主要购买者的决定对市场的影响。

图3 消费者的多层次决策塑造了多样化市场价格

新的金融服务和技术正在进入碳信用市场

快速增长的碳信用需求正在鼓励新的参与者进入市场,并迫使市场参与者寻找创造性的方式来适应新的动态。与此同时,市场的碎片化和分散化特性持续为确保透明度和流动性带来挑战。

第一,新金融服务引入。在过去的一年中,金融角色在碳信用市场中的作用显著增强。金融行为体越来越多地参与到碳项目的实施阶段,为项目开发商提供资本和风险对冲机制,过去主要依靠股权和赠款进行前期投资的金融机构也越来越多地充当自愿碳信用交易的中介。近年来,随着新的碳交易市场的建立、原有碳交易市场的合并,以及其他金融实体的进入,碳信用市场已发生了显著变化。这些新参与者提供一系列服务,包括交易平台、衍生品和碳质量标准。引入新的价格决定机制,这一点从根本上改变交易的性质。标准化合同的价格越来越多地被用作基准,企业已经开始对不同类型的碳信用进行价格评估,碳信用的组合拍卖合同也出现了。

新的参与者和金融服务正在推动碳信用市场走向更大的标准化。然而,将各种项目集中在一个更大类型的合同下会增加风险,模糊了它们之间的差异。更大程度的标准化也将为投机行为创造机会,而投机行为最终可能成为碳信用市场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也会带来市场波动。

第二,新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与区块链相关的技术,正在塑造碳信用市场的交易实践。虽然近年来区块链的实践已取得了进展,但在过去的一年里,出现了一种新现象,努力使碳信用市场与去中心化金融实现互操作性。通过虚拟货币、智能合约和其他数字技术创新,去中心化金融允许在没有第三方的情况下进行对等金融交易。




《数字金融观察》由北京金融科技研究院主办,同时依托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及北京清芬新金融研究院的学术和研究资源,是以深度研究为主要特色的内部定向发行刊物。通过理论结合实践,总结中国实践、拓展全球视野,对金融科技领域有较为深入的研究,为行业健康发展提供多维视角下的理性、建设性的观点和意见。




REVIEW



推荐阅读

在看”点这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