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全女性战士部落与奴隶贸易,《达荷美女战士》登顶北美票房榜

iWeekly周末画报 2022-09-24 10:00


在今天充斥着各类续集和超级英雄故事的电影院里,你还能期待看到什么?历史战争题材电影《达荷美女战士》(The Woman King)首映开门红,票房比此前的预期高出了25%,首周末达到1900万美元,登顶北美票房榜。尽管此前预告片出炉时,影片曾被诟病混淆历史、美化奴隶贸易,但最终的票房,以及各大影评网站给出的颇高评价与打分,似乎足以说明它仍然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由黑人女性主创的电影
《达荷美女战士》故事发生在1823年的西非达荷美王国(Dahomey),一个由全女性战士组成的阿戈杰军团(Agojie)为达荷美国王盖佐(Ghezo)出战,顽强迎击想要侵略的奥约帝国。在女将军纳尼斯卡(Nanisca)的率领下,阿戈杰战士们同奥约人进行艰苦作战,把俘虏来的敌人拿去同欧洲人做奴隶交易,以换取武器;与此同时,一个因嫁不出去而被父亲献给国王盖佐的19岁女孩纳维(Nawi)有幸得到阿戈杰的顶级战士伊佐吉(Izogie)和阿门扎(Amenza)的庇护,在宣誓独身、不生育后受训,加入军团,共同捍卫军队与国家。
这部讲述全女性战士部落的影片由黑人女导演吉娜·普林斯-拜斯伍德(Gina Prince-Bythewood)执导,她也是唯一一名专注于好莱坞动作电影的黑人女导演。评论认为,普林斯-拜斯伍德的导演风格融合了动作与戏剧的完美平衡,敢于将人类的残暴展现得淋漓尽致。她此前的导演作品如《永生守卫》(The Old Guard)、《蜜蜂的秘密生活》(The Secret Life of Bees)、《爱情与篮球》(Love and Basketball)、《灯光之下》(Beyond the Lights)等,被认为同样将视线聚焦于坚毅勇敢的女性角色上。

▲导演吉娜·普林斯-拜斯伍德。

演员阵容方面,骁勇善战的女将军纳尼斯卡由屡获大奖的美国黑人女演员维奥拉·戴维斯(Viola Davis)饰演。现年57岁的戴维斯曾在2015年凭借美剧《逍遥法外》(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荣获第21届美国演员工会奖剧情类最佳女演员奖,又在2017年凭电影《藩篱》(Fences)获得第89届奥斯卡奖最佳女配角。围绕在戴维斯的纳尼斯卡身边的,则是《奇异博士2:疯狂多元宇宙》中新“惊奇队长”拉什纳·林奇(Lashana Lynch)饰演的严肃而极富自由精神的伊佐吉、同样出演过《奇异博士2》的希拉·阿蒂姆(Sheila Atim)饰演的疗伤神使阿门扎,以及出演过《地下铁路》的南非演员图索·姆贝杜(Thuso Mbedu)所饰演的年轻又有活力的纳维。
“在拍摄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们都敏锐地意识到,无论是在镜头前还是幕后,一个女性占多数的团队意味着什么,一个黑人女性占多数的团队意味着什么,一个深色皮肤的黑人女性占多数的团队意味着什么;而我们讲述这个从未被讲述过的、史诗级的故事又意味着什么。”阿蒂姆在接受美国在线杂志《Deadline》采访时说。《Deadline》评价,这部关于黑人女性的电影,充分展现了那些“不做大环境的受害者,而是奋起反抗压迫的女性”。

▲维奥拉·戴维斯饰演的纳尼斯卡。

这样一部由黑人女性团队精心打造的《达荷美女战士》在各大影评网站的反响不俗。截至目前,它的烂番茄新鲜度达到了95%,Metacritic评分为77分。《纽约时报》则指出,《达荷美女战士》首周末1900万美元的票房表现,使其成为自2016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的《萨利机长》(Sully)以来,同类型影片——以历史事件为背景、以拿奖为目标——当中表现最好的一部。

历史语境中的达荷美与阿戈杰
银幕中的阿戈杰军团善于伏击, 行事低调,然而在真实的历史中,19世纪西非的达荷美王国阿戈杰军团却有着振聋发聩的声名与威望。《达荷美女战士》的历史顾问、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和国际事务教授伦纳德·旺切孔(Leonard wanchekon)在谈到这群女战士时表示:“我认为,即使在今天,这也依然是一件革命性的事件。因为所有的训练,所有的准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绝不是瞎编。”

旺切孔确保了达荷美王国在影片中被描绘成一个现代意义上高度发达、复杂的主权国家,而不是许多人刻板印象中的原始部落:它有常备军,有官僚制度,还有专门负责后勤的官员,因此,“它能催生出阿戈杰这样的精英女战士军团,并不令人奇怪”,“你可能会觉得这些特立独行的女性机构好像是天外来物,但事实上,她们是整个社会环境的产物,这个社会环境让女性可以做任何她们想做、能做的事,包括打仗”,阿戈杰在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说。
不过,对历史的重述也令《达荷美女战士》陷入一些争议。例如,在影片中,纳尼斯卡亲身体验了奴隶制的恐怖,随后努力说服国王盖佐让达荷美王国停止参与奴隶贸易,或至少结束达荷美对奥约帝国的奴隶朝贡——电影故事开始的1823年,盖佐正式将达荷美从奴隶朝贡中解放出来。然而,真实的历史却是,这一里程碑要到几十年后才发生。影片上映前,美国调查记者尼克尔·汉娜-琼斯(Nikole Hannah-Jones)在推特上公开抨击,称当时达荷美王国的部分财富确实来自于对奴隶贸易的参与。

这引发了人们对《达荷美女战士》的两极化评价,一些人认为,应当彻底抵制这部粉饰历史的电影,因为在影片营销过程中被塑造成正义、赋权的解放者,事实上却深陷19世纪的大西洋奴隶贸易之中;他们甚至抨击影片制作方索尼影业,指责它试图改写历史,淡化达荷美在这一切之中的作用。另一些人则认为,人们应该真正看过这部电影之后再做评价,认为电影实际上以微妙的方式解决了这一问题。
对此,旺切孔承认,达荷美王国卷入奴隶贸易是一个确实存在的悲剧,“5%的奴隶出口来自达荷美”,他指出,在整个非洲大约1250万被奴役的人口总数中,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他表示,一个社会可能在一个方面有前瞻性和先进性,但也可能在另一个方面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总要用时间来消耗达荷美和奴隶贸易的遗产。但与此同时,就像你对任何其他大陆、任何其他国家所做的事情一样,我们也需要谈论她们在此之外达成的成就——因为这些女性不是奴隶掠夺者。”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达荷美王国与阿戈杰军团的故事,启发了流行文化中的许多诠释。在《达荷美女战士》之前,最著名的便是漫威电影《黑豹》中的朵拉近卫队(Dora Milaje),这个虚构非洲国家瓦坎达的全女性皇家护卫队,灵感正是来自达荷美的阿戈杰军团。
新闻及图片来源:Deadline、Screen Rant、Time、纽约时报,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