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朝鲜的95后女孩,成为一名热爱分享的博主

外滩TheBund 2022-09-24 10:43

如果在朝鲜

我可能已经结婚了


“大家好,这里是Kang Nara的频道。”


这个说着一口流利韩语的女孩,是一名“脱北者”。


1997年出生的姜素拉,来自北朝鲜。17岁时从朝鲜逃跑,孤身游过鸭绿江,经过中国、泰国等地,历时大半个月后到达韩国,由此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她在YouTube上分享自己的出逃经历和朝鲜日常生活,目前的粉丝数已超35万,最受欢迎的视频获得了300多万的浏览量。


视频里的她,看不出一点印象中朝鲜女孩的拘谨模样。她身材高瘦,笑起来有酒窝,开朗又自信。因为常在Instagram上分享穿搭,还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


随着关注度和粉丝量的增长,她收到了越来越多的节目邀请、广告代言。不只韩国媒体,连华盛顿邮报、BBC、CNN都有刊登过她的相关报道。


这是素拉以往在朝鲜无法想象到的生活。





01

“我想见妈妈”

游过鸭绿江,取道中国

与多数“脱北者”不同,姜素拉从小成长在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爸爸在朝鲜的一家外企工作,妈妈则是一名编舞老师。在她离开朝鲜前,用的是最新款的“阿里郎”手机,价值400美元。

12岁时,她的妈妈随舞蹈团出国演出后就没有回来,选择留在韩国。到了17岁,她突然接到一通陌生来电,通话里的人说:“你妈妈给你寄来了零花钱,过来取吧。”原来那是妈妈通过“经纪人”联系到素拉。


经纪人在北朝鲜是一种地下职业,专为有离开意愿的人服务。这项工作风险大,收益高。


素拉回忆说:“当时我说想见妈妈,因为那是我唯一的愿望。”而经纪人只留下一句话:“今天在惠山见。”


第一次到达约定地点时,素拉并没有看到人。之后素拉才知道,这其实是一次测验,他就在远处观察她,测试她是不是“诱饵”。


第二次真正见面时,经纪人谨慎地保持10米距离,不让素拉提到“逃跑”或“过河”等字眼,只能说出“想妈妈”这类含糊的表达。因为怕被监控。


童年时期的素拉


离开的那天是2014年5月29日,这是素拉反复提起过的日期。


到了边境后,她把身上所有可疑物件都交由经纪人保管,包括手机、手表、包包、照片等。后来素拉和爸爸联系上时,才发现经纪人没有把东西寄回家。


鸭绿江边上素拉东张西望等着坐船结果经纪人告诉她“必须要自己游过去”游泳技术并不好的素拉只能硬着头皮上阵她当时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然而,这只是她通向自由之路的第一道关卡。


17岁的素拉

游过河后,素拉听到身后传来了几声枪响,那是来自北朝士兵的警告。边境附近常有巡逻的安全部队,他们被允许当场开枪处决试图穿越边境的人。

上岸后浑身湿透的素拉,摸了摸身上还藏着的盐。白盐对朝鲜人来说,有驱邪避害的寓意。所以临行前,素拉就用白纸包着一小撮盐放进塑料袋里,随身携带,保佑自己安全渡河。


进入中国境内,每隔10米就有一个士兵站岗,他们会挨个盘问来往的人。轮到素拉被问及来的意图时,她用中文说出:“我是来学习刺绣的。”这句台词是提前排练好的。


跨过了中朝边界线,素拉开始感受到一丝自由的气息。但她没有休息的时间,必须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现在的素拉




02

落入泰国监狱

坐上飞往韩国的班机

这一路的同行者共有11他们要从湄公河出发乘船前往泰国

船是木头制作的,不太结实,坐上去摇晃得厉害。加上湄公河流域多有鳄鱼出没,船行途中素拉提心吊胆了一路。


两天后,素拉到达了目的地。看到了满眼的香蕉树,和不远处卧着的金佛像,她才有点真实感——“这里就是泰国”。为了避免引起当地人的注意,素拉他们被赶上了一辆白色冷冻车。

在冻得瑟瑟发抖的车厢里,素拉当时唯一的信念就是“活着见到妈妈”。

车子还没开出多远,就有几辆警车呼啸而来。7名穿着便服的警察很快把他们带到了警察局,等待素拉的是监狱。

多年后,素拉依旧能很清晰地描述起里面的场景。

一间牢房大约有20人,男女会分开关押。和她一起的,多是中年妇女,包括带着小孩进来的泰国女人墙壁上到处都是黑手印大概是前面住过的人留下的天花板上有蜥蜴趴着它跟这里面的人一样死气沉沉

素拉说“每天送来的食物都带有奇怪的香味”。饭菜包括米饭、炒鸡蛋、白萝卜汤等,有时还配上几片牛肉,但没有配筷子和勺子,只能徒手抓着吃。


5天后,素拉等人又被转移到“移民庇护所”。这里的环境和条件相对好点,约有1000平方英尺的房间里,住着近300名朝鲜人,都是并排躺在地上睡觉。

先进来的人提前占了好位置,晚来的人只能找到靠近厕所的地方。四周有很多用韩语交流的人,嘈杂的人声抚慰了素拉多日来的疲惫。她会和里面的人一起腌制泡菜,再配上小卖部里买来的拉面和鸡腿。


待了一周后,素拉等人被放出。多数离开朝鲜的人都会以泰国作为中转站,再选择前往第三国申请庇护。

素拉就在庇护所里见到了来自韩国的工作人员,一番谈话后顺利坐上飞往首尔的班机。



03

到达南韩后

妈妈却认不出自己

在踏上韩国领土的那一刻起,对素拉来说,逃亡经历成了一场真实的梦魇。首尔和平壤直线距离两百多公里,坐飞机只要1个半小时,素拉却花了大半个月才到达目的地。

新生活并不如预期般顺遂。为了防止移民逃亡的人有传染病,素拉先被带去做了全身检查。在确认患有结核病后,她又被送到了韩国国家情报院(NIS)接受治疗。

她单独住在一个小房间里,几乎没什么能走动的空间,里面有床、电视、几本书和洗手间。电视上有4到5个频道,循环播放新闻,没有韩剧、综艺节目可看。这里就是一个没有栅栏的牢房,未经允许不能踏出房门。每天都有人送来清淡的三餐,一般都是放在托盘里。

在NIS的三个月里,素拉每天都要写日记,回忆并记录生活里发生过的每个细节。

NIS房间构造

三个月后,素拉来到韩国统一院(Hanawon)。这里是脱北者再教育机构,是为了让来韩的人员快速融入韩国社会。


素拉住进了10平米大的三人间宿舍,里面都是年纪相仿的青少年。她们每天要去上课学习,但仍然不能自由出入。


最让素拉期待的是每个周末,外教老师会带着她们一起打篮球或是用粘土做手工,教堂人员会送来不同种类的食物,有水果、年糕、鱿鱼等。

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为期两天的户外体验。有志愿者带着她们乘坐公共汽车,逛乐天百货商场,教会她们使用交通卡和梨花女子大学的银行业务。韩国政府给每个人发放15万韩元用以购物,作为未成年人的素拉只收到10万韩元,但当时她已经十分满足了。她花9.8万韩元买了一件棉背心,剩下的钱则花在了小吃和饮料上。

Hanawon时期

在日复一日的学校生活中,素拉越发期盼与妈妈团聚的一天。

终于,她等来了这个重要的时刻。时隔6年的初次相见,她一眼就认出了妈妈。热泪还在眼里打转时,妈妈却指着她在问:“这个阿吉妈(阿姨)是谁?我的孩子在哪里?”这让素拉很难过,刚逃出来的她头发还很短,体重有一百多斤。

但在妈妈的记忆中,她还是那个11岁的瘦弱小女孩。

素拉和妈妈


04

新生活来之不易

意外成为YouTuber

刚到韩国的头3年,素拉过得非常辛苦。她步履维艰地适应当地的生活,慢慢接受两国教育上的差异。

起初,她无法相信外界对自己国家的评价,也一下子不能适应美国、韩国和日本人不是朝鲜电视剧里的反派形象。通畅无阻的互联网让她认识到一个更加丰富的世界,也在重塑对祖国的认知。她一时分不清真实和虚构。

在学校里,她把自己包裹成一个内向、安静的女生,不敢直说自己是从北朝鲜逃出来的人,怕同学们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她。因此她没什么朋友,到了周末整天待在家里,会不停地想哭,甚至想回朝鲜。


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一年多,唯一的安慰是妈妈在身边生活。

妈妈有一次开玩笑地和素拉说:“如果要回朝鲜,先把逃出来花的钱还给她。”素拉被妈妈逗笑了。

素拉当年逃跑总共花了8000美金,这对很多朝鲜人而言是天价数字。据韩联社报道,2021年朝鲜人均国民总收入为142.3万韩元(约合1030美元)。那时素拉还没有独立赚钱的能力。

于是她开始尝试接受心理咨询,主动告诉同学她的真实情况。出乎素拉意料的是,同学们的回复都很暖心:“那你过来一定很不容易吧。”

也有不少朋友会问一些让素拉啼笑皆非的问题,比如:“你在朝鲜吃得到牛肉吗?”当她回答自己经常吃牛肉时,下一秒就看到友人一脸震惊的表情。

但她说自己现在已经习惯了,因为外界并不了解真正的朝鲜社会,网络上也没有足够的新闻和信息。

2016年,素拉首次在综艺节目《Now On My Way To Meet You》里露面,现场唱了一首抒情歌。

在那之后,素拉收到很多邀请她上节目的电话。

第一次上节目的素拉


而后素拉开始鼓起勇气做更多相关工作。2018年5月,她开始在YouTube上发布日常生活、美妆穿搭等视频。

对她来说踏出这一步并不容易。

因为北朝鲜是不能随便上网的,更别提能接触到YouTube、Instagram之类的社交媒体。

南韩的电视剧,在那里也是明令禁止传播和观看的。但在当地市场能买到一种类似USB的“拇指驱动器”,是从国外走私运来的违禁产品,一般人只能私底下偷偷使用它。

就在这种弥漫着娱乐禁忌的氛围下,素拉偶尔会和同学一起偷看k-drama,追韩国idol。她很羡慕韩剧里女主角时尚的发型和穿搭,也越发向往电视剧里描述的自由国度。


在素拉16岁时,曾亲眼目睹过一对夫妇被处决、枪杀的场面,因为他们犯了非法传播韩剧的罪。而他们6岁大的女儿坐在人群前排,被一块包着布的石头堵住嘴,眼神里透着惊恐与绝望。

也许是那个画面过于震撼,更加坚定了素拉想要逃离的决心。


现在镜头里的素拉,褪去了初上节目时的青涩与无促,却始终没有撕掉自己的身份标签,经常邀请和她一样的“脱北者”对话。
她的频道为那些想发声的人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讲述相似的经历、不同的故事。
有人素拉的评论区里留言:“谢谢你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朝鲜。”

刚走红时的素拉,也常被怀疑是间谍,有人会讽刺她为“红人”,让她滚回自己的国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开始能消化这些负面评论,更多接受来自全世界网友的鼓励。

素拉说:“我很幸运拥有现在的生活,能赚钱养活自己,买任何想穿的衣服,去到世界各地旅游。”



文、编辑/Erika57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


点击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