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一、二级市场分别主要起融资、套现功能?这是误读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22-09-24 10:43

未来随着我们金融业态的多样化,以及高科技企业发展的协同,中国资本市场的结构会得到重大的改善。


整理|陈睿雅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9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出席“凤凰湾区财经论坛2022”,并在“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与企业高质量发展”环节发表了主旨演讲。


吴晓求称,资本市场发展的第一推动力,是让资本市场有充分的竞争力,让资本市场有非常好的财富管理的功能,这都来源于科技进步,产业革命以及基于科技进步的产业迭代,这也是资本市场生生不息,富有充分竞争力的最重要的来源。


此外,由于这场论坛是在进一步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竞争力,在内地与港澳金融市场合作日益紧密大背景下举行,他谈及近期自己带领研究团队专门到湾区,尤其是到横琴和澳门做了一个深度的调研,研究湾区的金融发展。特别是根据中央有关的方案,研究如何推进澳门产业的适度多样性,推动澳门现代金融业的发展。“粤港澳大湾区是我们国家新时期的一个重要的发展战略,也是中国新的增长极。”吴晓求说,“所以我非常关心湾区,包括金融在内的一系列重大改革的动向。”

以下为吴晓求的演讲全文:

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主题,是金融业态的多样性与基于科技进步的产业迭代。

资本市场发展、金融的改革,它很重要的作用是推动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转型和产业的进步。当前,我们的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迭代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重要基础。我们现在很多的领域都要加快高科技企业的发展。

中国经济的竞争力,最后都要落实到高科技企业的竞争力上,这也是未来我们面临的一项重要的任务。尤其是在纷繁复杂的国际环境下,一些涉及到我们国民经济命脉、科技产业平均的领域,我们需要高度的重视。这其中要充分发挥金融和资本市场的作用。资本市场和高科技企业的发展实际上有内在的耦合性,他们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如果金融业态多样化,国家的创新机制发达,产业结构转型会实现有序的迭代,能大幅度提高国家的产业竞争力

从理论上说,资本市场的发展来源于金融的“脱媒”,即金融活动的去中介化,这是金融发展和变革的基本趋势。



所谓的“脱媒”或者金融活动的去中介化,主要是社会的投融资活动,它要绕开金融机构,尤其是绕开传统的商业银行,使得资金的需求方和资金的供给方,通过市场机制完成储蓄到投资的转化过程。我们把这个趋势称之为“脱媒”的趋势。

资本市场的发展从理论上说,和“脱媒”有密切的关系,它推动了市场的发展,因为“脱媒”最终的结果是促进了资本市场的发展。但这只是解决了它的逻辑起点,资本市场发展的第一推动力。真正让资本市场有充分竞争力,让资本市场有非常好的财富管理功能,实际上是来源于科技进步、产业革命以及基于科技进步的产业迭代。这是资本市场生生不息、富有充分竞争力的最重要来源。

我们大家都知道,一种新的技术,新的科学发明,要变成现实的生产力,要成为现实中的新产业,过程里面充满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是单个资本以及技术的发明者、拥有者难以忍受的。



为了推动新技术到新产业的转型变化,其中金融的变革变得非常重要。实际上产业革命和产业的进步,有赖于金融的创新。如果没有金融的创新,很多新的发明、新的技术只会停留在实验室,他难以或者比较缓慢地转化成新的产业。为了让新的发明、新的技术推动一个国家的产业升级,让高科技企业成为企业中的主体,那显然需要金融的创新。

金融创新最重要的是金融业态的多样性。因为传统金融,比如商业银行,它很难推动高科技企业的发展,因为它没有抵押物,也没有充足的现金流,可能还处在亏损状态,估计也没有什么人会为他担保,所以他在传统金融体系中很难得到资金的支持。

可是这些企业实际上代表了未来,它有充分的竞争力。当然,金融就必须变革,要为高科技企业初期阶段发展渡过难关提供帮助。所以,某种程度上说,产业的革命,产业的进步,是在等待金融的创新。当然金融创新,刚才我说了,很重要是来自于金融的多元性、多样性。金融业态的多元性,实际上是通过脱媒的方式,慢慢就出现了。

资本市场从狭义上指的是交易市场、二级市场,这个功能很重要。没有这样一个机制,金融业态、资本业态的前端部分很难发展起来。所以,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很重要的还是在资本市场的前端部分,也就是新资本业态上很好地发展。

在这里,大家耳熟能详的是风险资本业态。风险资本业态,它有很多的方式,它基于企业在不同的风险周期,不同的成长周期,针对不同周期的企业,这些资本业态也分成多样、多种类型的。从最早风投里面的天使基金,包括后来的VC、PE,以及包括一系列并购基金,还有各类功能不同的私募基金。实际上很多都是在孵化高科技企业,它孵化的目的,是要让企业成长起来。这其中,这些企业能不能成功,充满了不确定性。在这种条件下,实际上他们也有很好的风险对冲机制,对冲机制一旦成功,他能够获得很好的收益,不成功也是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在这种条件下,如果金融业态、资本业态很多样,这个国家的创新机制也很发达,这两者之间就会有很好的衔接。产业结构的转型实际上就有了重要的基础,就会实现有序的产业迭代,就能大幅度提高这个国家的产业竞争力。实际上,这样一个过程是分散风险、孵化企业成长的一个过程,它为资本市场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期待高科技企业在前20位上市企业里,至少占到八席、十席


资本市场最早的历史起点在于融资,但是它真正的竞争力不在融资,在于财富管理,在于进入资本市场进行交易的这些资产有很好的成长性。



所以,为什么会有“脱媒”的现象?是因为这个市场的资产,能够获取与它风险相匹配的收益。这个收益当然明显的高于无风险收益。因为它进入到这个领域进行交易的资产属于成长性的,基本上前端的新的资本业态孵化了一大批各个领域的高科技企业。他们未来都会慢慢地进入到资本市场进行IPO上市交易。

如果是这样,这个国家的金融发展和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以及产业迭代就进入到一个良性的循环。这也能从一个侧面很重要地改变中国资本市场的产业结构。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我们过去没有深刻认识到资本市场和高科技企业的内在耦合性。从融资的角度来看,从一级市场来看,很多人以为它主要是起到融资的功能。从二级市场看,很多人认为这是套现的功能,特别是上市企业的发起人认为这是个套现的机制。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读,是一个不正确的理解。

资本市场实际上是在为社会提供能够与它的收益相匹配的财富管理机制,这是它很重要的功能。如果你进入市场进行IPO和交易的企业,资产没有成长性,这个功能是实现不了的。一个没有财富管理功能的资本市场是没有生命力的。它会慢慢演变成一个讲故事、进行投机的市场,这种市场对社会是无益的。它不会去推动社会和国家的经济结构转型。所以,我们必须要把它打造成财富管理的中心。

实际上在发达国家,资本市场实际上都成了全社会重要的财富管理渠道。我们可以看看美国的居民财富结构,它相当多的部分是在买与资本市场有密切关系的各类证券化的金融资产。这是它非常重要的财富组成部分。像我们国家,过去相当长时期的居民资产重要来源、重要结构、重要组成部分是房地产,占到60~70%。

显而易见这就反映出中国资本市场的落后,反映出中国金融体系的落后,也反映出中国资本市场财富管理功能是很弱的。所以,为了让我们的资本市场能够健康地发展,推动中国金融功能升级,推动中国金融的变革,我们发展金融多样性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可以有效地推动产业结构的调整以及产业迭代。同时也能够让我们的资本市场充满竞争力。

一旦资本市场拥有了财富管理的功能,实际上它的开放就有基础。一个市场如果没有财富管理的功能,你要开放是很难的,人家不会来。你要建设成全球的金融中心,就更困难。

所以我们必须从基础开始,改善中国上市公司的产业结构。今天,虽然我们的注册制改革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我们的确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正在慢慢地改变中国上市公司的结构,科技型企业的数量和占比都在提高,排名也在往前靠。你要放在两年前,中国上市公司的前十名,都是传统产业,包括银行、保险、酒类企业。也就是说,金融、保险、酒类——生产白酒的这些企业,他们占据了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公司的前十位。这两年的变化,应该说是有一些改进的。

我想,未来随着我们金融业态的多样化,以及高科技企业发展的协同,中国资本市场的结构会得到重大的改善。我期待,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中国上市公司的市值不断地成长。中国上市公司的排名里,高科技企业至少在前20位里,能占到八席、十席,在前十位里能占到三席到五席。这样,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就有充分的竞争力,就具备了把中国资本市场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基础。

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END 
值班编辑:姚赟  审校:陈耕霖  制作:任娅斐


关注“中国企业家”视频号

看更多大佬观点和幕后故事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