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n云服务十年,金山云依旧事与愿违 | 甲子光年

甲子光年 2022-09-24 11:00


一场落寞。

作者 | 周晓莉
编辑 | 赵健

9月6日,金山云发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营收19.1亿元,比去年同期的21.737亿元下滑12.3%;净亏损8.1亿元,同比亏损扩大267%。

这是金山云邹涛“临危受命”任代理CEO之后的首份财报。

8月初,原金山云CEO王育林辞职,在金山云宣布港股双重上市还不到两周的时间点选择离任,引发外界关注。

2022年7月27日,据香港交易所(HKEX)网站披露,美股上市云厂商金山云正式递交招股书,申请在港股双重主要上市,同时继续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保持主要上市地位并交易。

金山云在香港二次上市之际,王育林选择辞职,可谓一次大的人事变动。金山云在发展过程中,王育林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从2012年加入金山云开始,一路见证了金山云的发展,此次离职,可能会让金山云在未来方向上多了一丝不确定性。

Q2财报发布后,金山云在9月6日晚的盘中股价一度下跌19.87%。截至北京时间9月21日,目前股价在2.010美元。距离金山云IPO后首次公开募股的发行价每股17美元,如今与之对比,股价跌幅达到了大约84%。

金山云成立于2012年,是雷军当年回归金山软件担任董事长后力推的项目,于2020年5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资超5亿美元。雷军回想金山云的发展历程时曾说:“如果没有向死而生的决心和勇气,做金山云我觉得没戏。”

金山云在最辉煌时也曾冲上过云计算市占率前三,但如今通常被归类到“其他厂商”一栏。第二梯队的云厂商,似乎永远处在向死而生的时刻。


1.公有云服务下,逐渐增加的行业云比重


金山云在2012年初由金山快盘分拆后,升级为金山云。当时张宏江博士受雷军的邀请,亲自挂帅兼任金山云CEO。

在2013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雷军曾表示:“集团层面赌未来十年的,就是金山云。”雷军曾称要用10亿美元投入到金山的云计算战略。

金山云先后经历了个人云存储业务、面向个人和企业的云存储平台、剥离个人云存储业务、企业级云服务等多个阶段的转型。2014年,金山云内部进行了一次长达19小时的战略会议,会议的结论就是“All in云服务”,并在之后发力移动直播、视频、政企、医疗、民生等垂直领域。

如今,金山云的主要发力方向是公有云+行业云。

其中公有云业务是为客户提供订阅模式下的标准化产品,服务器资源为所有客户共享,基于客户的使用率和持续时间获得订阅收入,按需付费扩容。由于是标准化产品,对于客户而言能够有较低的使用和维护成本。金山云公有云解決方案覆盖多个垂直行业,其中包括视频、游戏、智慧出行、电子商务和移动互联网等。

金山云的行业云业务为垂直定向的可组合应用程序和业务流程,能够为行业场景和流程模型设计整体产品的解决方案,让客户能够连接到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的生态系统,从而来创建敏捷创新的业务设计。 

甲子光年根据金山云2022年两季度的财报制图

金山云在招股书中提到,与公有云服务相比,行业云服务具有对金山云的资本支出要求较低的优势,因此,行业云服务产生的收入占比不断增加。行业云从2019年开始逐渐成为金山云提高整体毛利率的积极因素。

资料来源:招股书

这一定程度上得益于金山云在2021年8月收购了英国企业管理软件Camelot(柯莱特 )。自收购Camelo后,Camelot的各种行业特定解决方案也直接丰富了金山云的解决方案组合,补充了金山云的客户资源及客户结构,也提升了金山云在行业云领域的竞争力。

但在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金山云的行业云服务,真的能够为金山云带来一定的规模效应吗?


2.CDN做减法,IaaS难以“挑大梁”


说到云计算厂商追求的规模,相比阿里云有自身电商业务支撑,腾讯云有社交、游戏业务支撑,同期成长起来的金山云由于缺乏自身生态和丰富的客户群体,只能依靠小米和金山“输血”。

IaaS本质上更像是传统的租赁模式,通过为客户搭建需要的IT基础设施环境,来出租虚拟基础资源。但IaaS上游硬件资源的同质化也决定了IaaS产品功能的高度同质化,这让IaaS厂商之间价格竞争较为激烈,头部厂商通过低价策略不断“圈地”。

比如云厂商的增值产品CDN,作为上游的基础设施服务,CDN是非常成熟的业务。虽然规模很大,但是利润率很低。Gartner在对CDN的调研报告中指出,在市场的激烈竞争下,CDN厂商在功能上很难有特殊性,每家厂商可支持的功能基本一致。

在IaaS层面的基础设施稳固之后,不少云厂商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毛利率更高的PaaS和SaaS。

如阿里云本身在IaaS上具有成本优势,再接入钉钉的企业客户资源后,又进一步扩大了IaaS业务的规模经济效应,形成良性循环;过去钉钉以中小企业为主,与阿里云的融合为钉钉带来大量大型企业客户,进一步扩大钉钉的客户规模。

而腾讯在2019年发布了SaaS生态“千帆计划”,为SaaS企业提供基础设施、底层技术支持。以资源、资金等多种方式为入选企业提供全方位扶持。输出包括腾讯企业微信、腾讯企点、腾讯会议、腾讯文档、腾讯千帆等产品的开放生态赋能合作伙伴。

与之相比,金山云仍在公有云的几项基础业务中打转,产品和服务与其他厂商相比也并无明显亮点。此外,金山云在高毛利率的PaaSSaaS产品上占比较低,更多是依赖于低毛利率的IaaS为主。

CDN业务是金山云的传统优势,贡献了公有云业务的大部分收入。据金山云美股招股书,其于2017年至2019年的CDN业务营收分别为6.29亿元、11.61亿元、21.37亿元,分别占公有云产品收入的52.2%、54.9%、61.9%,远超公有云产品中的计算和存储板块。

2017年12月12日,金山云在拿到D轮3亿美元融资后,也同时宣布了全线产品降价的消息,想用烧钱补贴来换取规模。CDN、云数据库Redis、云服务器价格最大降幅达到50%、60%、30%。此后,价格战愈演愈烈。

持续几年的云计算行业价格战让一些小的云计算厂商被迫出局,头部玩家也元气大伤,大多处于亏损状态。

由于金山云常年靠CDN支撑营收,导致CDN业务在经历降价潮后利润微薄。而金山云既已上市,必须要控制亏损,这让金山云做出改变,其在财报中专门提到,调整了CDN(内容分发网络)的价格,减少了营销活动。

这项变化会减少成本收入数值,对净利率起到一定的改善作用。但这也意味着,当金山云不再推CDN的时候,也进一步减少了在公有云市场的核心优势。

金山云不会意识不到,于是在招股书中明言,随着基础设施扩大、技术的改进以及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和产品,将导致营业成本和研发费用的绝对金额持续增加。如未能实现规模经济或实现规模经济未能降低亏损率,可能导致短期内经营亏损及净亏损大幅增加,且无法保证金山云最终将实现预期的长期利益或盈利能力。

此番说辞,无不释放出金山云难以转亏为盈。


3.大客户失守,又四面受敌


金山云的困境,除了扭亏为盈的难度,还有优质大客户的逐渐“淡出”。

在金山云的招股书中,客户A——市场普遍推测为金山云的第一大客户字节跳动,在2019-2022Q1分别贡献了30.9%、28.1%、21.9%与17.9%的营收。

资料来源:招股书

但2020年,字节跳动上线了火山引擎,并于2021年正式发布全系云产品。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表示,当前字节跳动95%的业务都在自建数据中心和自家云服务上。

对于一家拥有十万余员工体量的公司,第一大客户字节跳动的逐渐“淡出”,也为金山云的业绩带来了一定的冲击。金山云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增速从上一季度的37.76%,下滑至19.87%,同比亏损额也扩大了45.3%。

金山云必须在业务领域进行更大的拓展。雷军曾在金山云上市之际的一段采访中这样谈及金山云的优势,其中有一点是,巨头做云服务,愿意做大而全,金山云要的是精选一些头部客户,把他们服务好,所以会专注在几个重要行业里。

金山云在招股书中介绍了几个垂直领域的发力点,分别是游戏、视频、金融、医疗健康、公共服务等垂直领域。其中,游戏和视频可以看作金山云更具有优势的行业云,也是金山云想走的差异化路线。

  • 游戏领域,其客户包括西山居游戏、巨人网络、蔚领时代、英雄互娱及掌趣科技。
  • 视频领域,其客户包括爱奇艺、知乎和哔哩哔哩。

2020年的疫情加速了游戏云与视频云的增长速度。游戏云2015年市场规模220万元人民币,2019年市场规模1150万元人民币,CAGR
(复合年均增长率)为51.9%,视频云2015年市场规模230万元人民币,2019年市场规模1850万元人民币,CAGR为69.2%。
这让2014年开始提供游戏云解决方案、2016年开始提供视频云解决方案的金山云具备一定优势。视频云方面,金山云率先提出沉浸式视频云服务解决方案,提供金山图像增强(“ KIE”)和金山智能高清(“ KSHD”)
游戏云方面,尽管金山云有西山居、巨人网络和完美世界等大客户,但与腾讯云的对抗中优势并不明显。后者的收入大头在于游戏业务,且业务毛利率高。
从市场份额来看,阿里、腾讯是视频云市场的龙头。根据IDC数据,阿里云在视频CDN市场和公有云、私有云与混合云基础设施市场中保持领先地位;而腾讯则在解决方案市场领先。
再从客户规模的角度来看,根据阿里云披露,目前其付费客户数量已超过400万,服务超60%的A股上市公司。相比之下,金山云的客户仅有数百家。云计算的利润很依赖规模效应,金山云在规模上也在逐渐与第一梯队云计算厂商越拉越远。
金山云在其招股书里提到,在可预见的未来,金山云很可能将继续依赖有限数量的客户获得大部分收入,且某些情况下,单一客户应占收入的比例日后可能会增加,一名或多名优质客户的流失或任何优质客户的使用量减少将导致收入减少。如果无法维持现有客户或与新客户建立关系,业务将受到损害。
事实上,金山云整体的客户留存率的确在下降。根据招股书,公有云服务优质客户的净客户收入留存率分别为155%、146%与114%,特别是在2021年,减少了32个百分点。
据中国信通院《云计算白皮书(2022年)》,阿里云、天翼云、腾讯云、华为云、移动云占据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前五;公有云PaaS 方面,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百度云处于领先地位。无论IaaS还是PaaS,金山云都早已跌出前五名。
除了头部云厂商、运营商在云计算领域的投入,字节跳动推出火山云,快手推出云品牌 StreamLake,也在加剧市场的竞争。
从去年底到今年8月份,金山云屡次被爆出裁员,其中涉及多个部门,包含CDN、市场、销售、产品和解决方案等。有金山集团的某员工告诉「甲子光年」,金山内部各子公司平时鲜有交集,有种国企般的氛围。
此时对于金山云来说,调整阵痛期,再加之上半年云计算受到整体经济环境的影响也面临“逆风期”,都将会是不小的挑战。

4.二梯队云厂商正面临尴尬处境


金山云可以看作是二梯队云厂商的一个样本。金山云之外,二梯队云厂商同样都在面临尴尬处境。
青云科技2022年报显示,公司主营收入1.57亿元,同比下降14.84%,其中,云产品营收同比下降24.48%。
在盈利方面,2017年至2022年上半年,青云科技各期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647.78万元、-14945.85万元、-19010.30万元、-16338.35万元、-28278.53万元和-15354.88万元,全部呈负数,且亏损数额也在扩大。自2017年起已经累计亏损超10亿元。
另一家云厂商,被誉为“云计算第一股”的优刻得, 也是国内独立上市的云服务商。2022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46亿元,同比下滑30.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2.6亿元,同比收窄16.7%。
人员薪酬方面,优刻得管理费用中的职工薪酬从2021年上半年的4205万元下降至2022年上半年的3592万元。截至6月30日公司研发人员数量为518人,相比上年同期的644人锐减126人,下降幅度接近20%。
公有云IaaS+PaaS赛道,主要被五大云厂商瓜分,呈现出强者恒强的格局,留给中小云玩家的机会越来越少,特别是中小云玩家盈利能力堪忧,成长性不容乐观,在资本市场也表现低迷。
大型云厂商都在互相比拼云价格进行“厮杀”。从音视频、电商、游戏到智慧城市、智能交通,头部玩家不计成本地进入一个又一个细分领域,提供各种定制化、本地化的服务,抢占中小玩家们的一亩三分地。
去年11月26日,云计算行业有一则五家云企投标报价为0元的事件,引发市场热议。当时,华为云、新华网、阿里云、联通、中国电信5家头部云企,在竞标石家庄北国电子公有云项目的投标报价时,全部打出了0元。这足以见得头部云厂商之间的竞争已经相当“内卷”,留给二梯队云厂商的蛋糕只会切得更小。

“内卷”下的云计算厂商,报价0元!
在生态上,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火山引擎,都比第二梯队的云厂商更具生态性。而做生态考验厂商的财力、人才储备、合作关系牢固度等,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事实上,公有云公司能够做到盈利相当艰难,主要是达成规模经济的门槛太高。目前我国的公有云公司,只有阿里云做到了盈利。在云厂商未来有更大的规模后,提升高毛利的业务占比,将成为云计算厂商的关键。
不过,二梯队云厂商并非毫无机会。随着公有云客户逐渐开始采用多云策略,不再依赖于一家云计算供应商,而是通过创建一个组合,实现成本、容量利用率和性能的优化。
目前上云的企业大部分为互联网企业或信息化程度较高的传统企业,大量长尾的中小企业尚未使用云计算服务。由于下游客户存在混合云、多云部署等需求,中立云厂商仍有机会成为客户的选择,获得快速增长。
如今,云计算已经从导入期逐渐来到展开期。在这样的态势下,二梯队云厂商迫切需要吹糠见米。

END.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