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花很小,却能引来牢狱之灾

博物 2022-09-24 11:00

上周,一条新闻登上热搜——近日,北京一市民,在知情的前提下,擅自采摘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槭叶铁线莲,被警方依法刑拘。

图片来自:《法制进行时》

《博物》这几年,涉及法律和保护的稿子也做了不少,网友相关的问题更多。有粉丝还总结了一副对联:“牢底坐穿鸟,全村吃饭蘑”。当然,这是戏谑之词,不过也看得出大家比较重视的往往是动物或菌类,关于野生植物违法尤其是判罚的新闻,连我也很少看到。


今天咱就着开头这则新闻聊聊,看是啥小花有这么大的“能量”。

北京植物的牌面

作为植物爱好者,家乡北京并不是特别好的“刷花”目的地。虽然北京地形多样,物种数量颇为不弱,但明星物种和珍稀植物不算太多。尤其和四川、西藏、云南等地的花友比起来,幸福指数差多了。


这就像几十年前,富裕的亲戚来你家做客,鸡鸭鱼肉带了一堆,你啥也没有,充其量有点自己种的花生,赶紧煮了招待人。


槭叶铁线莲就是北京的“花生”。每逢我们到云贵川藏去采访交流,当地的老师、花友总会带我们看大量的“好东西”。一旦人家来北京,我们就尴尬了,除了植物园,最“拿得出手”的就是槭叶铁线莲。

槭叶铁线莲

摄影:老信

为啥这种植物这么有面子呢?我想大概有三条——美丽、珍稀、特立独行。咱一样一样说。另外槭叶铁线莲这名字太长,读着费劲。我给起个名,就简称它为qier吧。


铁线莲属是毛茛科里著名的“美人窝子”,不仅有著名的园艺品种,还有数不清的野生佳丽。在西方的花园、植物园中,铁线莲都是必不可少的主力。最近十几年,咱们也引种了很多园艺品种的铁线莲,公园里也常能见到了。

园艺品种的铁线莲

qier不像园艺品种开得那么灿烂,反而是一身白衣,有超凡脱俗之态。铁线莲的花瓣退化,看着像花瓣这东西其实是它的萼片。qier的萼片正面纯白,向着太阳张开,是一股健康之美,结结实实干干净净。

槭叶铁线莲

摄影:老信

如果从萼片背面看就相反了,常常带有一些淡粉色,中间浓,两边淡,渐变过去,又是一副娇羞之态。


就算花褪了,槭树一样的叶子(顾名思义)也很好看,从崖壁里突然爆开一片,随风飘摆,一派世外高人的劲头。

还是槭叶铁线莲

摄影:老信

遗世独立北太行

你可能觉得,qier的颜值也算不上多高啊。那咱就得聊聊气质了。


铁线莲属大部分都是草质藤本,虽然花可以很大,可茎叶都比较弱鸡。野生环境一般也是在林下,太阳晒不太着的地方,附葛攀藤,岁月静好。

同在北京山区的长瓣铁线莲生境

摄影:老信

就qier,做着整个家族的逆行者。它专门生活在看起来连土都没有的岩缝里——越是陡峭光滑,越是qier喜欢的地方。它的根茎是挺实的木质,冬天看就像一捆柴禾棍,你想不到一到春天,这些柴禾就会开出一片银光来。在北京郊区,当地人都管qier叫“aihua”,就是“岩花”或者“崖花”的方言,可见它的生境。


有科学家研究,这类专门生活在岩壁、墙缝里的植物,对于土壤压力有自己的“理解”,不挤着点它受不了,可能是怕掉下去(doge)。即使种在花盆里,也得是小盆大花,盆宽松它就不长。

Qier尤其个别,只要离开山缝,就算完了,人工培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听说过的成活案例基本都是在科研人员手里。


此案的责任人孙某采了花也试图回家种植,才一天就全耷拉脑袋了。

《法治进行时》画面中,孙某在家种的qier

对了,这个案子有一点得跟大家澄清一下。案子的发生时间肯定是在半年之前,只不过上周才做成了节目播出来,而不是节目里说的“近日作案”。为什么这么肯定呢?因为qier的花期是在4月中旬,前后不过半个月。而2021年6月29日前,qier还没有进入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的名录,即使采挖也不犯法。所以,唯一可能的发生时间就是2022年的4月。


我觉得这可以写一集《神探狄仁杰》了,咳咳。

想象一下,四月的北京,很多人还穿着羽绒服,郊区的山上草都没几根,只有qier在崖壁上怒放,和身边的独根草、脚下的裂叶堇菜、对面的山杏哥几个争奇斗艳。Qier在山缝里要生长四五年才能开始开花,大概二十岁就要死亡了。再加上恶劣的生存环境,注定它的数量不会太多。


在十几年前,qier只在北京的门头沟、昌平、房山有发现,是北京“独有”的标志性珍稀植物,也相应地得到了北京市级的一级保护植物头衔。后来,植物学家们在北京房山相邻的河北涞水、易县也发现了qier的分布。再后来,河南还发现了一种qier的变种——无裂槭叶铁线莲


总体来说,qier的数量虽说不上很濒危,但分布地还是很狭窄、零星,尤其原变种,几乎还是只在北京。

无裂qier

图片源自中国植物图像库,拍摄者:赵宏

奥运会那年,曾有人提议用qier作为大会颁奖用的花材,因其最能代表北京。最终还是因为人工繁育太难而宣告弃用。


不过qier自此名声鹊起,不仅花友们熟悉,社会上也有很多人认识了。这也给qier的生存带来了不少威胁。去年得以进入新一批国家保护名录,真是非常及时,令人称快。

笔者和小伙伴在拍摄槭叶铁线莲

勿以恶小而为之

说回案子。


这个案子在网上爆出来后,评论相当两极,一些人拍手称好,一些人嗤之以鼻,认为社会上还有那么多更大更主要的矛盾不抓,人家掐个花就抓住不放,小题大作。

截图来自网络

有这种观点,一点也不意外。


说实话,植物保护工作开展了几十年,极少听说判罚的原因也在这里。一来是植物辨认有难度,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哪个是保护植物;二来在一些山区,野生保护植物能让当地贫困的盗挖者增加收入,祖祖辈辈挖来卖的东西不让挖了,老乡不理解;三来植物在很多人心里就不算“性命”,即使盗采了,能和打死熊猫一样吗?


这次的判罚,其实是一次不错的宣传。案情典型,知法犯法,采挖后还在网上得瑟,造成恶劣影响;采挖的物种又是意义非凡的北京代表性保护植物,且没有任何经济价值,纯属手欠。有此案例,再通过媒体宣传,相信能引起人们的重视。

今年在安徽的另一起盗挖春兰案,也被刑事拘留

图片来自网络新闻

说到底,“执法必严”能到什么程度是一回事,我们能不能“有法必依”是另一回事。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野生生物和我们的生活毫不相关,也不会影响基本温饱,非要去尝一口就有可能“全村吃饭”,非要去薅一把还有可能“牢底坐穿”......你说这是何必呢?


不管在不在名录,我们都应该尽量保护野生生物资源。一花一木来之不易,确当勿以恶小而为之。



👇




撰文、摄影 | 信浮沉

部分图片来自 | 图虫创意

微信编辑 | 高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