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此时,太像10多年前的彼刻

黄有璨 2022-11-24 14:23

01

在2022年以前,我经历见证过的所有时间里,最让我感受到严重“割裂感”的时期,大概是2010-2011年之间。

那个时期,是微博的第一个鼎盛期。也是正在城市化加速进程中的中国,各种冲突性社会新闻的高发期。


那个时期里,各种暴力强拆、畸形执法、地方权钱勾连等事件层出不穷,虽然事后理性看,它们一定并非事态全貌,但舆论和新媒体是有放大效应的,所有的负面信息在那个阶段里,借由微博被加速放大,也带来了巨大的割裂感。


所谓“割裂”,背后是一个社会中对于一些重要问题越来越失去共识,甚至会影响到大众对于生活和未来的信心。


02

现在,我会有一种感觉。

因为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个特殊时期,和一些特殊事件,2022年,从大众普遍认知层面的“割裂”、“不安”程度,有点像是重新回到2010-2011年之间。

所谓: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抛开立场是非,有一点是特别确定的。

在一个社会里,共识才是最大的生产力和长期社会财富。

有了共识,大家才能“劲往一处使”。

某种意义上,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的“黄金40年”,也是一个人口大国,从之前在大众舆论和认知上充满“割裂”感,到建立了某种强大“共识”之后的成果。


03

在我印象中,2011年那一轮的“割裂”,最后伴随着一个标志性事件和一些举措逐步落下帷幕。


2011年底,韩寒发表了著名的“韩三篇”。

一时间,全网几乎所有公知、意见领袖都加入了一场盛大的讨论。在长期的割裂感、思想冲突后,一次彻底而深刻的讨论和N多知名人士亲自下场发布了很多“定调”式的观点,开始重新建立起了一些“共识”的基础。


以那次事件为节点,事情开始发生了变化。

2012年开始,移动互联网加速爆发,对于新媒体的舆论管控方面也有了一些新的举措。

种种诱因之下,大众舆论和认知逐步从割裂,重新走回到共识的轨道——整个社会的关注焦点,重新聚回到“发展、创新”。

再后来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04

回到当下,我也特别觉得,我们真的太需要重新找到+建立起来某些新的共识。

有了共识,才能降低社会各阶层、各领域内的各种冲突、内耗。

无论中央地方,无论士农工商,也无论对外对内。


还是那句话——

共识,才是最大的生产力和长期社会财富。


甚至,我们的所有资产价值,也都是建立在很多重要的“共识”之基础上的。

所以,我会对于在接下来的某个时间里,看到一件类似当年“韩三篇”那样的标志性事件发生,来帮助我们重新塑造+建立起一些共识保有期待。


在那之前,只需待机守时。

可能的话,也多做个积极建设者,而非破坏者。


作为一个关注职场人群的创业者,我也会努力面向用户们构建一些足够稳定、具备建设性的共识。

越在环境不确定的当下,帮一个人能找到基于自己的确定性就会越有价值。


或者可以这么说:当你我能够在一个小范围里塑造起一些有积极意义的共识,那我们就能成为这个大环境的一种可贵的确定性。


05

无论如何,2022年都是特别不容易的一年。

人也总得站在当下追求未来,而不是活在过去。


如果能更好把这一年里的种种转化成财富,我相信你我在往后看时,至少一定会更强大更有勇气一点。

(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