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骑山东》--聊城东阿县

懂懂日记 2022-11-24 14:55

聊城这些区县里,除了阳谷,我最熟悉的就是东阿。

熟悉归熟悉。

我没来过。

我是熟悉东阿人、东阿事。

之前,我帮我哥管过一段时间的非洲工地,很少有直飞航班,一般都是去迪拜转机,一转机就要等七八个小时,没事就在机场闲逛,很容易遇到中国人,我遇到最频繁的竟然是东阿人,因为他们在非洲养驴,主要是埃塞俄比亚。

说中国人不对,应该是山东人。

往往是因为口音而搭讪的。

埃塞俄比亚驴多吗?

世界上最大的驴产区,同时在栏能达到近千万头。

东阿人,瞄准了它们的皮。

这些偶遇中,我只跟大菲姐两口子成了朋友。大菲姐老公常年在非洲,大菲姐是两地跑,因为孩子在聊城读书。我跟他们俩单线关系都很好,例如我知道大菲姐老公在非洲有情人,当然,这个是“行规”吧,几乎人人都有,讲究一点的,会从国内带过去,不讲究的就在当地发展,而且有个规矩,走的时候,会送给朋友……

大菲姐也知道。

后来,我不怎么去非洲了,我们联系的就淡了,只是知道大菲姐在国内做了一个小型工厂,做集装箱改造,不知道有没有生存到今天。

若是生存到今天?

这三年,赚大发了。

有多夸张呢?

今天,我骑车路上遇到了一个棺材店改行做小木屋了,全城静默了,他们忙的热火朝天,我还发了条朋友圈:应该让我爹来学学……

后来,我跟东阿人闲聊,他们说现在在非洲那边养驴的东阿人也少了,因为利润没有过去那么大了,信息化时代,你出100就有人出120,最终的结果就是进口驴皮价格无限接近于国内驴皮价格。

疫情后,我一直都很好奇,大菲姐的集装箱工厂到底有没有坚守到今天?可是,我想了N久都没想起她的网名叫什么了,而且在QQ上,还不确定她是否依然在用QQ,总而言之,失联了。

挺可惜的。

那时,我往返的很频繁,会帮他们带药,带辣椒酱,到了以后我再发DHL给他们。

中国到非洲旅游的游客很少,尤其是夕阳红,几乎遇不到,偶尔遇到是那种摄影小团队,去拍动物迁徙。

遇到比较多的是农民工,农民工多与中国在非洲的基建项目有关,例如中信集团在那边中标了很多项目。

做生意的,要么是义乌过去做小商品批发的。

要么是连云港过去淘矿的。连云港的东海水晶城,你去看看,粉色的,紫色的,还有那种聚宝盆原矿,这些多来自非洲,以赞比亚为主,连云港本地产的是白水晶,而且连云港的水晶是地表矿,鸡窝状,这一块,那一块,更适合工业用途,例如石英。

也就是说,东海水晶城的水晶,多是世界各地。

那种有棉絮的白水晶,有可能是当地产的。

懂了?

水晶矿的发现,多是因为中国人在那边开的铜矿、铁矿无意挖到的,但是又不懂价值,就喊连云港人过去看看,连云港人也不是什么货都要,一般只要紫水晶簇,简单的说,就是可以切聚宝盆的,凑一个集装箱。

若是什么货色都要?

那么,100万的货,可能要70万的运费。

性价比太低。

扯远了,回到东阿……

我在东阿朋友特别多,包括我出来骑行的前几天,还有东阿的两位朋友到我们书店打卡,约好,东阿再聚。

结果,到了东阿,我没联系他们。

为什么?

我是从济南平阴过去的,平阴跟东阿以黄河为界,紧挨着,问题是,平阴有疫情,我觉得我从疫区过去再喊朋友,很容易给别人惹来麻烦。

算了,我还是悄悄的来,悄悄的走。

平阴属于济南,一级有一级的水平,平阴虽然封了几个小区,但是酒店依然开放,对外来者依然包容,只要你报备了,码是绿的,那你就可以住,活动也自如,疫情管控政策真正的升级是11月底,出现了封路,一刀切。

这三个月来,我走过N个疫情区,从来没感觉到有什么障碍,所以别人一劝我,别骑了,乱窜,我就在心里想,疫情在你心中,不在我心中。

是恐惧的力量。

一直都是畅通无阻。

但是,最近,实在走不动了,国道都以县为单位封了。为什么写这些呢?

我希望,有一天,我的这个系列也能成为疫情考古素材。

毕竟,我是亲历者,记录者。

东阿有两大IP,阿胶、曹植。

我学过黄河系列,那么还知道一个小IP,叫艾山,艾山有什么独特之处?

黄河下游最窄处。

不是壶口瀑布的那么窄,这个窄也有275米,老宽老宽了,为什么形成了窄处?

因为艾山是块大石头,对面也有块大石头。

卡住了。

所以,这个位置叫艾山卡口。

从平阴过去,过了黄河大桥,一拐弯就转到了黄河大道上,走一会就到这个位置了,这条黄河大道修的特别好,很适合骑行。

我一般选景区作为停车点。

至少有监控。

我原以为艾山是个大的风景区,有售票点,有停车场。我到了艾山卡口后,发现不是如此,这就是一个开放的景区,也没有太适合的停车点,若是停在路边,很容易影响他人。

我继续往前走,发现有个景区,牡丹园。

有停车场。

我把车子开过去了。

我到的时间比较早,整个景区只有一位女士在忙里忙外,她看我搬下自行车后,问了我几句,我说我是过来骑自行车的,我只是在这里停车,该付停车费我会付的……

她问我是从哪来?

看我核酸以及行程码。

我说,我不进牡丹园,您放心,不会给您添任何麻烦。

她请示了一番后。

建议我,换个地方停。

我略不开心。

在这之前,我没遇到过类似的“敌意”,仿佛你是个瘟神,所以,我还拍了人家的门店,心想,哪天我写东阿时,一定丑化一下他们。

现在,释然了。

她做的,太温柔了……

比这恶劣1万倍的我都遇到过,而且我习以为常了,训我,批评我,躲着我,我都适应了。我今天在高唐北边一个乡镇买份猪头肉,我是从北边开车过来的,北边2公里是德州境内,老板看我走过来了,急忙把玻璃门关上了,然后指了指门上的场所码,确认我是绿的,才开门。

我跟他说,我不是那边过来的,我是从高唐县城过来的,是我到德州去被劝返了,所以你不用害怕。

他貌似还是个车迷,问我猛禽好不好开之类的。

说是他的Dream Car。

我故意刺激了他一句:这玩意,没啥意思,我有两辆……

人与人之间,已经开始怀疑一切了,这个老板虽然如此对我,我还是买了20块钱的猪头肉,你这么想,我40岁的人了,被几个20岁左右的志愿者追在后面嗷嗷的训,我都能接受,别说只是躲我了。

志愿者为什么嗷嗷的?

他们把国道封了,不允许过境德州。

汽车不允许,那我换自行车可以吧?

也不允许。

能讲道理吗?国家不允许封路。

国家说了不算。

这可是国道,大货车延绵数公里,这就是为什么莘县的青菜都烂在地里的缘故,运不出去……

芹菜2毛钱一斤。

继续回到东阿。牡丹园不允许我停车,我就原路返回,找可以停车的位置,后来我发现艾山卡口正对过是一片荒地,那我就停这里吧。

我给朋友发了个位置。

这是我的习惯,确保联系不上我的时候,首先能找到车。

我第一站,决定去东阿阿胶。

前些年,微商特别火,微商这个领域呢,只讲概念不讲品牌,叫阿胶就行,不一定非要叫东阿阿胶,从而不少行业大V要到山东来,当时我人气还算比较旺,在微商圈里朋友也特别多,他们一来山东往往会联系我,打个招呼,他们多是去东阿贴牌。

只要是与保健品有关的领域,都是一分为二。

一是这个领域站着一个王牌。

二是下面无数的贴牌。

我去冠县看灵芝也是如此,那边很多工厂挂的是广东的招牌,应该也是微商概念。

东阿的阿胶OEM产业非常的发达。

你要什么价位的都有……

当然,不一定是驴皮了,可能是马皮,也可能是猪皮,也就是现在稍微规范一点了,过去东阿代工出来的阿胶,一检测就是马皮或猪皮的成分。

我以前写过,不仅仅在阿胶领域如此。

我们常吃的驴肉火烧,99%是马肉。

我是现代医学派,所以我对东阿阿胶的定义就是智商税,而且呢,东阿又是小地方,按照我的观点,智商税的股票不能买,小地方的股票不能买,那么东阿阿胶的股票就不能买……

因为这个事,有人专门写了篇文章声讨我。

说声讨不合适, 嘲讽我。

说东阿阿胶是水煮驴皮的人,很难赚阿胶的钱;说中药是收智商税的人,很难赚片仔癀的钱;说年轻人不喝白酒的人,很难赚贵州茅台的钱。傲慢与偏见,是人心中最难翻越的大山,是世上最坚固的牢笼。受其束缚的,只有你自己,和你同处一个圈层的人。

有道理!

在写冠县灵芝时,我说应该让东阿阿胶多元化,把这些“大补”系列都做一遍,我是调侃,没想到人家东阿阿胶还真这么干了,现在全力进军了燕窝产业,准备把燕窝做成第四大产业。

前三大分别是:阿胶、阿胶浆、桃花姬。

那,第五大产业我先给预订了,就做灵芝阿胶。

但是。

但是什么呢?

东阿阿胶的系列产品,其颜值,真不像出自山东,山东做什么都土,而东阿阿胶系列的产品呢?

全是高颜值。

例如桃花姬。

我和媳妇做过桃花姬的代理,大代理是我们的朋友,她希望我们做个简单一点的生意,直接铺货到各大商超就可以了,只是压资金。

做了很长时间。

桃花姬的购买者,99.99%是用来送女人的。

女人没有不喜欢的。

关键是相对阿胶而言,桃花姬便宜,我刚才去搜了一下,发现现在一提卖250块钱了,最初百多块钱。

百多块钱应该是拿货价。

小地方的企业,尤其是国企,存在一个最大的问题。

管理混乱。

当时,东阿阿胶上了天猫店,应该是业务外包了吧?天猫店顺丰包邮价比我们的拿货价还低,你说我们怎么做?

我们都直接在上面拍货。

一个渠道把另外一个渠道,给杀了。

阿胶为什么卖的也好,因为他们采取了一个茅台策略,按照一定的年化收益率缓慢涨价,关键是阿胶跟白酒一样,能存N年。

于是,N多人把它当理财产品了。

桃花姬名字好,颜值高,关键是保质期短,你真觉得吃了有什么功效?

心理作用也是作用。

我们去拉萨时,路上都把这个当饼干吃。

它标注的也很明确,只是食品。

阿胶稍微强点,是保健品。

但是,都不是药品。

这次来东阿阿胶的工厂,我觉得很惊艳,我参观过省内这么多工厂,只有这一家,我觉得是有设计感的,整体颜值非常高,感觉每个细节都是专业设计过的。

与东阿这个小县城,形成了剧烈的反差。

就如同摩登女郎从我们村走了一圈一般,是那么的不协调。

有驴皮,自然就有驴肉。

东阿满大街的驴肉店。

李时珍,成就了多少企业?!

东阿卖东阿阿胶的直营店也多,遍大街是,有些直营店还带着名医,我还拍了一张,说是学中医的,还是博士,我感叹式的发了条朋友圈:中医也有博士?

使我想起了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论文答辩时,老师听说同学来自东阿,就问他:能不能从化学角度讲一下阿胶的成分?

同学说,哎呀,这个嘛,就要先杀一头驴,然后把皮单扒出来把毛拔掉,再使劲熬,等粘稠了快凝固了加上核桃枸杞……

老师们集体石化了。

东阿阿胶的股票值不值得买?

值得买,未来十年,是中医的高光时刻!

有时我在想,我们下一代人,会不会全民科学素养非常高?

我仔细想了想,很难。

50%的人读不了高中,又有三分之一的人读了文科,读理科的同学里又有半数接受了父母的耳濡目染,那么,最终能信现代医学的,十之一二就算不错了。

这是说的,下一代。

我们这一代?

那,更少!

所以,未来,燕窝依然火,阿胶依然火。

说明,我终于醒悟了。

相比阿胶而言,曹植这个IP就弱了一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曹植墓并没有定论,N多地方有,还有个地方其论据貌似更顺理成章,河南的淮阳,232年二月,曹植“以陈四县被封陈王,食邑3500户”。当年11月,卒于此,留“思陵冢”。

都觉得自己是正宗的,人家东阿的还有隋代的碑文佐证呢,不过隋代离三国太遥远,本身也存在一定的偏差。

曹家的墓,不容易猜。

曹操的墓,刚找到没几年,正在大力开发,我去年写《懂懂学历史》专门跑去看了一下工地。曹操可了不得,这是秦始皇、刘邦之后粉丝最多的IP。

曹操墓的旅游价值是可媲美秦始皇陵的。

整个园区设计的非常宏大……

一提曹植,又有两大IP。

一是七步诗,二是洛神。洛神是个妹子,曹植很喜欢她,把她描述的美若天仙,东阿城里的那片大湖,就叫洛神湖,旁边叫曹植公园,曹植公园里的C位是阿胶古城。

阿胶古城设计的不错,一看这个古城,我坚信东阿阿胶不是找的本地设计师,因为很古代又很前卫,于是我搜了一下,搜到了这么一条信息:意向东方(北京)设计顾问有限公司近期与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就黑驴王子、阿胶古城等多个项目展开深度合作;意向东方团队为东阿阿胶多个项目提供空间设计、装饰工程施工服务。我司高管团队在东阿阿胶总部与东阿阿胶秦玉峰总裁和阿胶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深入的沟通,秦玉峰总裁听取了我司相关案例汇报,表示相信双方一定会有良好的合作。

意向东方这家公司,主要是做传统中国风的。

那么,阿胶公司的设计,产品系的设计,大概率有他们的参与。

山东的历史文化很有厚度,前面我写过,多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整个汉朝到民国,山东的参与度都不高,乃至东阿对曹植墓的信心满满,我还是无法把曹植与东阿联系在一起,另外曹植在整个三国的位置也很尴尬,离C位有距离。

所以,校正老师提议,让我有机会去骑行河南各区县。

那,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近2000年的历史,多发生在中原大地。

河南每个县,都有一箩筐历史名人。山东很多县也有历史名人,为什么我一笔带过?是我觉得太老了,太虚无缥缈了。

东阿阿胶这样的公司,做小了,还能留在东阿。

一旦做大了,例如多元化发展了,有海参业务,有面膜业务,那么总部就会搬到北京或上海,最终东阿只会成为工厂之一,现在的燕窝就是福建代工的。

所以,别让它跑了。

发展的太好,对地方上也不是好事,之前万达在大连,而如今呢?王健林大部分时间在北京,王思聪在上海。

对于东阿人而言,东阿阿胶离自己很遥远,买不起,也吃不起,也不可能买来送人,只是耳熟能详,能讲一箩筐的故事,有八卦,有内幕,更多的老百姓还是种地、打工,与阿胶很远。

但是,不能说他们没有得到阿胶的惠泽。

你要这么想,东阿的公园为什么建的那么好?

就是因为有这些纳税大户。

这些大户除了纳税外,还提供了工作岗位,又在本地滋生了庞大而冗长的供应链,无数人寄生在这条链上,这些,咱都羡慕不来,这是李时珍送的文化遗产。

谁都抢不走。

整个鲁西,玉米都晒在野外。

我一直在想,到底有没有人偷?按照定陶朋友的分享,他说老头老太一亩地不种,能搞个四五亩产量的玉米,一问就是去地里捡的漏,属合法收获。

终于,我在东阿看到了一条提示,关于偷玉米的。

看来,还真有人偷。

在拍这个横幅时,我看到两个大学生在散步,这应该是其中一位的老家,俩人从学校归来,女孩子要求男孩子背着,我想拍他们,结果正好有辆车挡住了,车过去了,他们俩也不背了。

很浪漫的画面。

从这里开始,一切就开始浪漫了。

我找地方吃饭,一家饺子店,生意很好,要排队,前台大哥戴个眼镜,跟收银员的气质不匹配,反而像个干部。

很精神。

轮到了我,他问:你是骑自行车的?

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你这不穿着骑行服嘛。

我穿的骑行服是半休闲版的,非专业人士一般不认为是骑行服。

我说,我是过来骑车的,刚骑完。

他问,有照片没?

我翻了给他看……

然后呢,就给我开了单子,扫码,只收了15块钱,大约减去了10块钱,对于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言,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他说,我也骑自行车。

我说,我早上在艾山那个位置还遇到了一群骑友,感觉有些慢。

他说,那群不行,那个领头的是你嫂子同学,我们都是巡航35左右,一干就是三五十公里,除了喝水基本不停。

我明白了,他看我照片是确定我是不是真的骑友。

然后,他带我进了这个饺子店的一个小房间,类似办公室,他的自行车在这里,一辆崔克,还上锁鞋,然后给我看他在各地打卡的照片和视频,我亮出了我的杀手锏,我打卡山东的星星点灯。

他说,你这个厉害。

他跟我讲,他每天都骑,去西安出差也带着自行车,只要不是出国,一定会随身带着自行车,而且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单飞,因为,他还要上班,只能早起早骑。

我就懂了,这个店应该是嫂子经营的。

他在帮忙。

我回忆起整个骑行过程,哪件事让我觉得很暖,这个事要排第一,他办的恰到好处,若是不要钱,我肯定不同意,本身给我下的水饺也多,跟我讲,我知道你饭量大,不够还有馅饼之类的,随意拿。

陌生人之暖。





这么看,东阿的河岸线还是比较长的。




这个是用来取水样、测水文的。

黄河沿途都有,有些还是载人的。




这附近多家企业,都是专业做阿胶贴牌的。




这个约读书房是朋友李宗磊做的,这应该是个加盟店。

李宗磊就是聊城人。




这玩意是个滑板。




棉花糖。




这个字,真不错。




小情侣。




华……




我过浮桥时,大姐直接抬杠让我过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到了对岸后,发现我没买票,让我补了一张票……




大哥的自行车。

玩崔克,说明玩到一定级别了。

上锁鞋,老骑友了,他说自己是从2013年开始骑的。

为什么还带着车锁以及打气筒?

因为,他多是单飞,要补胎,他日常基本不开车,包括从单位到这个店,他也是骑车来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