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后心外科医生,在三甲医院当科主任

丁香园 2022-11-24 15:00

本文作者:z_popeye


30 岁出头的医生通常在做什么?


绝大多数人应该刚刚晋升主治、或正在为了主治考试而努力。但 32 岁的唐程斌给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唐程斌生于 1990 年,毕业后入职南京鼓楼医院,2019 年入职苏北人民医院,随后用短短三年时间,成为该院心脏大血管病中心副主任,职称正高(高聘),全面主持科室工作。


在苏北人民医院的公众号里,一则介绍唐程斌的推文这样写道:「虽然是 90 后,却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高超的医疗技术,学习、从事心脏大血管病专业已经超过十年……他每年要参加的心脏外科手术超过 400 台,工作几年时间累计下来参与了近 4000 台手术,主刀超过 1000 台。」


「90 后三甲主任」是唐程斌身上备受瞩目的标签。



争议与天赋


根据苏北人民医院官网的简介,唐程斌「可以熟练完成包括 A 型主动脉夹层全弓置换,B 型主动脉夹层杂交手术,Bentall/David 手术,不停跳搭桥,改良 Morrow 手术,室壁瘤切除手术,各种类型瓣膜修复置换等几乎所有成人心脏外科手术中最困难部分,手术成功率超过 98% 以上」。


不过,科研或发表论文相关的内容只提到了一句——「在省级以上期刊发表论文 5 篇」。


图源:苏北人民医院官网

在知乎的一则提问「一个临床水平佳但完全不做科研的年轻医生,在大型三甲医院会过得怎么样」下,有人分享了唐程斌的经历。有认识唐的同行留下对他的积极评价「手术做得非常漂亮」、「他绝对属于临床天赋最顶端的」。


也有人提出质疑:「这几个术式放在三线城市怕是老专家都没几个敢说拿手」、「这样的年纪,能熟练掌握 David 和改良 Morrow?」;还有人分析,30 岁出头能够取得如此成就,定然是「天赋+机会+平台+伯乐」缺一不可。


不同于网上对其手术能力的争议,「手术开得好」是苏北人民医院心脏大血管病中心手术室团队里不少人对唐程斌的评价。「唐主任的手术开得是最漂亮的」,「他会弹吉他,手特别灵巧。同样的手术,结束时间要比其他主刀都早。」


负责围手术期重症监护团队的邵俊主任与唐程斌共事两年多,他选择了「天赋异禀」这个词:「心外科的技术难度在整个外科领域就像金字塔的塔尖,而唐对于手术的悟性,可以用天赋异禀来形容。比如在 A 型主动脉夹层、瓣膜置换等方面,他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同在外科团队的陈瑞主任同样提到「天赋」这个词:「一个三十几岁的心脏外科医生,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少见的。」陈瑞介绍,当前该院心脏大血管病中心除了不做心脏移植和儿童心脏病相关手术,其他心脏外科领域的手术都已经可以常规开展。


胸外科出身的苏北人民医院院长束余声形容唐程斌「优点很多,亮点很亮。可以不夸张地讲,他在这个年纪的能力,尤其是手术能力,要远远超过同龄人。」


一方面是网络上众口不一的评价,一方面是科室团队近乎完美的肯定,当我们面对面坐在这位「90 后三甲主任」的办公室里时,唐程斌作出了自己的回应:


「我觉得你们可以好好帮我辟个谣,我不是不做科研,只是有点偏科,可能和临床能力相比,我的科研还没有那么出色。但起码在我这个年纪,我发的文章、做的课题,应该还是合格的。」


他进一步提到提升整个心外科室科研能力的目标:「等我们把业务稳定下来,有更多精力去专攻临床基础研究,未来还有可能会做得更好。说不准 5 年以后你再看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建立了很多新的实验室,或者发表了很多优秀的文章,这都是有可能的。」



机会与努力


在争议声中,有人提到唐的成就更多由「机会」造就:「外科都是练出来的,只要给机会,大部分医生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唐程斌对此有不同看法,「这可能是大多数人的一种通病,他们在忙着抱怨,『如果给我一样的机会,我也能做得像他一样好』。但实际上,和我同处一个环境的师兄师弟们,也只有我一个人做到了现在这样的成就;我现在给科里很多年轻医生的机会,要远远超过当年我自己获得的,但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很出色。


不过,唐程斌也承认了机会的重要性。「机会当然是重要的,没有量的基础,悟性再高、再聪明的一个人,想要把手术做漂亮恐怕也是很难的。但他们可能忽略了,我为了获得一个手术的机会,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


想要成为一名心外科医生,唐程斌最开始的机会争取围绕手术台展开。


对心胸外科产生兴趣后,彼时大四的唐程斌联系到南京鼓楼医院心胸外科王东进教授,成为多年来第一个主动要求报考心胸外科的学生。


「确定方向后,我花了比同龄人更多的时间泡在科室里。」白天,科室大部分医生都在手术室忙碌,唐程斌则在病区跟着值班医生处理工作、学习如何处理病人,「就像 NBA 球星最开始当菜鸟的时候也要给其他人拎包打杂,这是必须要经历的事情,关键是在这个过程里有没有思考。」


「遇到临床问题需要处理,除了汇报病情之外,我还会给出几条可能的解决方案,询问上级意见。哪些方案可以,哪些方案不行,什么样的方案可能更好,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让我在真正迈进手术室的大门之前,就已经可以熟练处理心胸外科常见临床问题了。


在科室里实习一段时间后,由于科室的科研需要,唐程斌被分配负责收集手术标本。「这也是最无聊最繁琐的工作之一,不过我觉得挺好,能有机会观察台上的操作了。」


「最开始,我很少去看主刀医生的操作,比如怎么换瓣膜等等。因为如果让我上手术台,我首先需要处理的肯定是开胸、关胸、建立体外循环这样的基础工作。我就只看这些基础的,把不同人的好习惯和不好的习惯都记录下来,反复琢磨。」


唐程斌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上级指导下完成的手术:房间隔缺损修补术,这是心外科入门级别的手术。建立体外循环、切开心房、暴露出房间隔缺损的部位,「那个缺损小小的,就在我面前,没几针就缝好了。」唐程斌的手术表现也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你做得好,老师就更愿意让你去做,你就能有更多机会。」


他的第一次独立完成开胸手术时机也明显早于其他人,彼时唐程斌仍在硕士阶段,但操作已经「相当熟练,因为在做之前,我已经在脑子里想了无数次,所以一点都不慌,我知道我能把它做好。」


唐程斌(左一)在手术中
图源:苏北人民医院提供


硕士毕业后,唐程斌留在南京鼓楼医院心胸外科工作。「每天睡得很少,兴趣爱好什么也再也不碰了,就是没日没夜地开刀,持续整整有八九年。」


在此期间,他发展出自己的手术风格:手术步骤像「标准化作业的流水线,别人来看我做手术,感觉可能像机器人做手术,每个步骤都是一模一样的,尽可能不产生任何多余动作。」


这样的手术操作有赖于唐程斌养成的一个习惯:每天晚上睡觉前,他会花半个小时左右时间,在脑子里复盘今天的手术细节。「像放电影一样在脑子里过一遍,想想哪些步骤可能是有问题的,哪些步骤可以再快一点、再好一点。我也会看很多其他专家的视频,如果他们的操作值得学习,我会毫不犹豫拿来用。」


如果说起步的机会来自争取,发展的机会则更依赖把握。2019 年 7 月,当时还是主治医师的唐程斌决定离开南京,随团队一起加入苏北人民医院。「我有几位老同学在苏北人民医院工作,听说我要来都很惊讶。他们很不理解,鼓楼医院心外科在国内都算顶尖,为什么我还要跳槽。」


同学们的惊讶并非没有道理。尽管苏北人民医院是省内远近闻名的老牌三甲,但在新团队到来前,这里的心胸外科仍是一片洼地。周边绝大多数患者还是选择去南京、上海等地治疗,科室每年的手术量只有 100 台左右,其中还有一些需要从其他医院聘请专家来做。


不同于同学们的惊讶,唐程斌从中看到机会。当时,苏北人民医院刚开始预备筹建心脏大血管病中心,「在绝大多数公立医院,医生的发展有着严格的层级、年龄限制,很多想要做的事情,还是绕不开科室里的前辈和上级。但在一个全新的平台,我能有更多机会,发展的速度也能更快。」


苏北人民医院也确实给心脏大血管病中心提供了几乎最好的资源:翻修病房,实行手术室、监护室、病房一体化管理;建设了专用的百级层流手术室 2 间,19 张床位的 CICU,以及 90 张床位的普通病房;还有专门的麻醉、监护和护理团队。


「我们可以说是举全院之力来建设的这个项目。为了建设这个中心,我们把此前的烧伤科整建制搬迁,腾出空间建设心脏大血管病中心的一体化病区。」苏北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徐道亮说,「一体化的理念对于心脏外科来说非常重要,这些患者的处理需要争分夺秒。」


苏北人民医院 CICU
图源:苏北人民医院提供

当时,唐程斌还是团队中的一名主治医师。「我在医院对面租了一间房子,这样不管什么时候接到电话,都能第一时间前往手术室。」


2021 年初,唐程斌被破格提拔为心脏大血管病中心副主任,开始学习并接手科室的管理工作。


之所以「破格」,是因为,按照《江苏省主任医(药、护、技)师职务任职资格条件》的要求,大学本科学历及以上,需要在取得副主任医师资格后,从事本专业技术工作 5 年以上,才可被聘为主任医师。


「我们也是不拘一格用人才。」苏北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徐道亮介绍,「尽管很年轻,但我们在当时已经看到了唐程斌身上的潜力,也提供了很多帮助,由我们院长亲自兼任中心主任。到现在,他的管理能力和沟通协同能力都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今年开始,中心的管理工作基本已经全部交由唐程斌负责。


接手科室管理工作后,唐程斌的忙碌程度进一步增加。他的办公室放着两张沙发,一张专门给客人坐,另一张则成了临时的床。


「压力还是很大的,管理一个科室要比做好一台手术难得多。手术是技术上的配合,但管理则需要与人打交道。不只是把刀开好就行,还要思考技术、学科发展和手术质量,也要考虑科室里七八十号人的奖金绩效和个人发展。」



魄力与依赖


除了「天赋」,心脏大血管病中心的团队成员对唐程斌的另一个评价词是「魄力」。


负责围手术期重症监护团队的邵俊主任举了一个例子。监护室人手少、工作繁重,由 4 名住院医生分别带 1~2 名学生负责病程记录,由于缺少高年资住院医或主治医生把控,病历质量始终差强人意。「我很想抓好这件事,但做了一年,始终没有太大改善,无论怎么沟通、惩罚,都始终得不到好的效果。」


邵俊向唐程斌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唐程斌提供了一套解决方案:不再允许学生记录病程,所有病例资料重新由本院 4 个住院医生负责,质量情况和奖金直接挂钩。


此举提出至今实施近 1 个月,在邵俊看来,「虽然对于住院医生来说工作量增加了,但病历质量已经由非常显著的提升,病历质量对科室医疗安全的保障至关重要。这件事情让我也特别佩服他,在这种涉及多方面的复杂难题里,他能够一眼就抓到最主要的矛盾。


除了科室管理外,来自外科团队的陈瑞主任提到,「更重要的是,他有面对疑难病例的魄力」。


由于心脏外科的特殊性,许多症状较轻的患者前往上海、南京等顶尖医院就诊的同时,更多严重、复杂的患者因为难以承受长途转运,被迫留在基层。


「我们科室 60~70% 的患者都属于非常严重的情况。」陈瑞提到一位近期收入院的患者。这名患者在外院接受换瓣搭桥术后出现了瓣周漏,来到苏北人民医院心脏大血管病中心前,他已经做过两次手术,整体情况「很差」,且胸腔粘连严重。「实话实说,最开始我也有点打退堂鼓。」


是否一定要通过外科手术?有没有其他的保守治疗方案?唐程斌放弃了这些可能更「安全」的治疗方案,果断选择手术。


为了绕开胸腔粘连的问题,唐程斌用侧开胸方案代替正中切口,在室颤下完成了瓣膜置换和修补,最终,患者顺利康复。「这就是他有魄力的地方,也是非常有想法、有创新的一次手术方案。」陈瑞评价道。


唐城斌办公室一角
图源:苏北人民医院提供

当前,苏北人民医院,心脏大血管病中心每年手术量保持在 700 台以上,2022 年已经完成了 900 台,累计完成手术超 2000 例,成功率更是高达 98% 以上。其中,各种微创瓣膜手术、A 型夹层手术、复杂大血管介入手术等,开展数量在江苏省内也名列前茅。


「手术量的积累表面上只是一个数字,但背后是一整个团队的辛苦。」唐程斌口中的团队与他本人一样,都具有年轻化的特质。


目前,苏北人民医院心脏大血管病中心仅有在职医生 12 人,而主治级别的人才还暂时断档空缺。


邵俊主任最早在 ICU 工作,82 年出生的他今年刚刚 40 岁,「可能在其他医院其他科室里,我这样的年纪还算中青年,但在这个团队已经是老同志了。年轻人和年轻人在一起,有什么话都可以直说,不需要太多弯弯绕绕。」


这支年轻的团队取得的成绩,也获得了苏北人民医院院长束余声的肯定:「作为胸外科医生,我深知外科医生的进步需要靠悟性,而从唐程斌身上我也能很欣慰的看到他的传承和进步,希望年轻医生们能够做得更好。」束余声同时也是目前唐程斌在职读博的博士生导师。


不过,当年轻的团队遇上有「魄力」的科主任,另一重挑战也相应浮现。


唐程斌坦言,当前团队「还是太年轻,太依赖于我。他们中很多人还 30 岁不到,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我一直以自己的经历来要求他们,希望能够快速成长,尽快建立科室能力梯队。」


束余声也对自己的这位学生提出期待,「人才梯队建设还需要逐步加强,人少、长期打疲劳战是不行的,需要有进一步的结构上的优化,也希望他们能够在会开刀的基础上提升综合能力,不能成为『开刀匠』,要成为『医学家』。」


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约有 2000 万需要接受心脏外科手术的患者,但《2021 年中国心外科手术及体外循环数据调查白皮书》显示,我国目前心脏大血管病手术量每年仅 27 万余例。「刨除新发病例,我们每年只能完成 1% 的手术量,做 100 年都做不完这些手术。」


「我们中国的心脏外科医生还是太少了,注册在案的仅有 2000 人,心脏外科医生的培养尤为困难。有人学了一辈子到五六十岁,没有好的机会,依然不会开刀;也有很多人觉得这条路太难了,根本不愿意走。」但在唐程斌看来,心脏外科并不是「不可学习」的。


「如果要给我贴上『90 后主任』这个标签,那我最希望的是,能够通过我的经历告诉更多人,心脏外科并不是高不可攀的。我可以在现在的年纪完成所有心外科的手术,但我不觉得自己是天才,我只是比别人更努力了许多。」(策划:z_popeye|监制:gyouza)


题图来源:苏北人民医院提供


丁香园是面向医疗从业者的专业平台,以「助力中国医生」为己任。下载「丁香园 App」可以和同行讨论病例 ,在线学习公开课,使用用药助手等临床决策工具,在丁香人才找可靠医疗岗位。

↓↓↓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丁香园 App」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