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删掉了一些文章

记忆承载3 2022-11-24 15:54

有读者问我,这两天为什么删掉了一些文章。是不是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我没有删,我只是挪了个地方。

这些天被我删掉的部分文章,都被挪入下面这个公众号了。

我们一共就这三个号。第三个是备用号,平日里也不推送。

其他均为假冒诈骗,我这里从来也没有什么读者群,5年以来从来没有。如果别人冒充,忽悠你,骗了男读者的钱财或者骗了女读者的身体,你也怨不到我头上。

有些事儿,我说了你不听,我也不想多说。说一次你听不进去的事情说一百次,你也不可能听进去。

那么为什么这些文章我把它挪到备用号里去了?

是我的观点改变了吗?不是,是我不想再因为这些话题,引起不必要的争议。

因为成天有人关于我删掉的这几篇文章,在后台发消息,想要和我辩论。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辩论。

你就比如石家庄这件事,想要和我辩论的人,他们想要表达的始终是一个结论,所谓怎么做才是对的?

这些人的观点往往很极端,要么彻底封死,要么彻底躺平。

我的观点很清楚,如果病毒是春三十娘,石家庄是至尊宝,把春三十娘打得连她妈妈都不认得,至尊宝能不能做到?

或者反过来,彻底躺平,任由春三十娘按在地上摩擦,至尊宝甘不甘心?

答案全都是否定的。

至尊宝的处境很简单,我打不过它,它是蜘蛛精,可我也不甘心被它按着打,就这么回事。

彻底剿灭春三十娘,其实大家都没信心。毕竟传播指数已经那么高了。

于是就有很多人说干脆躺平。

关于这个问题,我这么几年以来的观点都很明确,那就是这种想法,你有没有办法做到?

我们在讨论的是一个群体话题,不是一个个体话题。

一群人做任何一件事都不容易,哪怕是去春游都不容易。

不相信明天你组织你们小区的人去公园里做个烧烤,你试试看。

你能够把人都带出去,再带回来,人数不多不少,就算你有组织管理能力了。

真是这样的,一群人做任何事都特别特别难,因为共识特别难以达成。

怕病毒的人想让不怕病毒的人一起怕病毒很难,反过来,不怕病毒的人想让怕病毒的人不怕,同样很难。

石家庄刚开始不做常规核酸了,结果完全出乎预料。石家庄以外的人一片叫好,但是当地的人噤若寒蝉,都躲家里不出门了。

几天下来,石家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又回到过去了,又开始做常规核酸了。

你要是觉得石家庄没本事,你行你上,你去带队伍。别说那么大一个城市,给你个社区你都未必管得过来。

众口难调,各家有各家的难,你想要让一个社区里的人都服你,都听你的,难死了。

说服大家做核酸和说服大家不要怕,都是非常难的事情,因为共识本来就是最难的事情,没有之一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去聊那个跪地撒泼的广州女网红。

这两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广州女网红,身为黄码人员,下楼取外卖不戴口罩,不听防疫人员指挥,主动挑衅,先辱骂防疫人员,先动手打人的前提下,被围观群众制止,用绳索绑了她们的手,然后报警。

这两个女网红,马上跪地,做出了那个流传全网的姿势。而且一直操着东北口音说,你们是不是歧视我们湖北人.......

全程直播,这俩从挑衅的第一刻起,就直播。

很会抓互联网热点,女子,假冒湖北人,跪地.......

有人问我怎么看,我本来想说,围观群众什么都没做错,唯一做错的是不该绑她。

我说过,她骂你,你骂她,她打你,你报警。

如果她打你,你绑了她,你很容易被她讹,何况她还是女的,何况她还是个深谙互联网流量密码的网红。

但是我想想,如果换我是现场围观群众,可能我也会忍不住绑她。即便我知道她后面会演戏,会设陷阱,会碰瓷。

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难,众口难调,太难了。

哪怕是一个社区里面,到底是要做核酸还是要躺平,恐怕都能分成两种意见。何况这里面还夹杂着各种动机不纯的人,例如这种女网红。

恐怕这就是人生吧。

如果我来管社区,我也很茫然。这种茫然的核心在于你要管理的这群人,是非理性的。

说乌合之众难听了点,但说非理性的,恰如其分。

人要是纯理性的,就不会指望能够回到2019年。

这句话我说了不下一次,我说过人类今天的问题,从根源看,是缺乏一次新的科技爆炸。

奇点理论并没有到来,甚至全世界都缺乏增长点,或者说缺乏那种能够让全球资本眼睛一亮的爆炸性的切入点。

这才是回不去了的根本原因。

即便我们只看短期原因,我就问你一个事实,欧美都已经躺平几年了,结果呢?因疫情导致的供应链紊乱有没有恢复?

答案是不知道。美国的通胀数据直到最近一次才略微下降,这到底是加息终于起作用了还是疫情减弱带来的供应链改善,暂时还不知道。

也就是说,至少从这个月往前推,起码这个月往前的,过去的三年里,没有躺平是我们最明智的决策。

这个话题我一年前就在聊,我说我们要观察欧美的供应链体系的修复节奏。过去几年里那些UP主给你拍两个逛吃的视频什么也说明不了。

关键的参考指标在于欧美的供应链体系能否修复,如果不能,说明你躺不平的,地上都是玻璃碴子,你怎么躺嘛。

这个很简单的,短期理性判断的方式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甚至我可以讲,100个人里面99个都接受不了。

他们甚至都不一定真的能听懂我在聊什么。

就像我们接连聊了三期赌钱。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很多人听完都是懵的,尤其是第二期,尤其是老子,庄子,关于无法预测未来时间就向下细分的时间预测法,很多人听了一头雾水。

一头雾水我也没辙了,深入浅出深入浅出,以我目前的功力,没法更浅了。

所以我最后就给了一个结论,看的一头雾水没关系,不赌就对了。

又不是说看懂那点入门的常识就能赢钱,如果你连那玩意儿都看不懂,说明你连马都不会骑。

连马都不会骑,你怎么去西天?

会骑马不等于你能到西天,会骑马离到灵山,之间隔了十万八千里,中间还要有机缘遇到孙猴子保你,还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可是如果不会骑马,就别闹了,根本不可能有后面的事儿嘛。

这样我也被一群人骂,成天跟我说,为什么不给他们一种一学就会,一用就灵,一赌就赢的方法呢?

对不起,我没有,你去找骗子吧,我真没有。

我完全理解这些找茬的人。无论是因为什么话题。

实际上他们是不开心嘛,他们把生活中所有的不开心都归咎于别人了,有时候,就是把气撒在防疫人员身上了。

我都能感受到,何况那些防疫人员。

我只是提供了一些理性的思考,有些人都把气要撒在我身上,何况那些防疫人员。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删掉那些文章。说到底,我不想和某些人吵了,我觉得没意思。

你不开心我能理解,我也没有能力解决你的不开心。所以我退一步好了,你要骂就骂呗。

如果你觉得骂骂能解决自己的问题,那你就骂。我认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