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确诊,他们就要把我的猫送去无害化处理!”

猫来了 2022-11-24 16:03

面对生命的态度,不能只有消杀!

“我确诊了,他们说:

我的猫要被无害化处理”

就在前几天,网友@王珊儿在微博无奈求助:

自己确诊阳性后,收到石景山民警的告知:自己会被隔离,但他的猫会被无害化处理,而且目前北京市并没有出现阳性主人的宠物接受无害化处理的先例。

我的猫是否还有地方接收?

有谁可以将猫咪从隔离点接走?

她的处境牵动了万千网友的心,大家齐心协力地多方呼救,终于帮助小猫走出了困境。
“猫咪已经得到妥善安置,有单间,专人照顾。”
这本来是件暖心的事情,但当我再去查找这条微博时,相关词条和内容却已经被清空了。
凭什么?为什么?
疫情这么多年,人们对待宠物的态度从最开始的人人喊打,到现在的一呼百应,世间的温暖令人动容。
但官方的态度却一直成谜,使得每一个铲屎官在面对疫情时焦虑无比。

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疫情,从不是杀害宠物的借口!

仔细算一下,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到2023年了,疫情即将进入第4年,为何还会出现这样的闹剧?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那人的记忆呢?
还记得几个月前的上海···
一位上海宠物博主很无奈的自述说:
“我的楼下已经拉走了7,8个阳了,如果我被确诊了,被强制隔离了,那我的猫是不是就要被【无害化处理】了。”
这句话不知道夹杂着多少情绪,还有那一只只在疫情中成为牺牲品的宠物,它们也是有粑粑麻麻,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成都,主人阳了,她的三只猫在没有人通知她的情况下,被带走“处理”了。

●哈尔滨,三只猫阳性,被安乐死。

●江西上饶,主人被隔离,柯基被打死。

●新疆伊犁,三只小泰迪,被活活勒死

●惠州,萨摩耶雪球惨死乱棍之下


??它们的生命就该被如此定义?
每次有这样的新闻曝光,必定会有一波舆论哗然,铲屎官更加恐慌难安。
我们发过很多篇文章,说过很多次,相关法律条款没有哪一条说明:“主人阳了,宠物就能被随意无害化处理。”

疫情当下,就宠物安全问题,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国家卫健委专家早就针对宠物是否会感染或传播新冠,有过明确回应:

人民日报两年前就强调:“宠物不会传染病毒,请善待每一个生命。”
这些呼吁,这些铁板钉钉的事实,难道不是给“有脑子,会说话,有思想”的最高级的动物,给人看的吗?

难不成还是给宠物自己看的?

“解决隔离主人和宠物的方法

并不是只有捕杀”


宠物对于铲屎官来说,是家人,是朋友,是生活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你的身上,你能眼睁睁得看着它在棍棒底下,血流成河,一点点没有呼吸···
但希望还是有的,现在很多城市都纷纷为毛孩子撑起一把保护伞,暖心的举动,城市的温度,给毛孩子的家长打了强心剂。

深圳建立的首个宠物集中托管中心,宠物方舱;

成都建立喜萌宠物乐园,专为隔离的主人照看宠物;

各个地方不少大白帮助隔离人员上门喂猫等等···
并且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陈玮,与32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出了:建议制定《伴侣动物保护和管理法》的议案!还建议制定新冠疫情下伴侣动物隔离法规。
虽然步履缓慢,道路艰难,但总有人负重前行,从不放弃。
也许,我们又能离动保法出台更近一步了!
可能很多人有疑惑,我们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呼吁动保法?
因为有太多的恶人逍遥法外,因为有太多的毛孩子被残忍杀害,它们不会说话,可能也无法分辨人的是非善恶,一次又一次被蹂躏在刀棍之下。


如果一直没有一条法律的红线,毛孩子的生命安全,就永远也得不到保障。

我们由衷希望《伴侣动物保护和管理法》议案、新冠疫情下伴侣动物隔离法规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虐待动物法》议案都能早日通过!扩散转发!为毛孩子发声!

最后我想说:
近期,全国各地的疫情严峻复杂,而身处郑州的我,这段时间就好像陷入了无限循环的“怪圈”里,救护车,警车时不时在耳边警鸣,各种铺天盖地的新闻···
听着听着笑了,笑着笑着哭了···
同样,我也是一名铲屎官,我也很担心:“如果我确诊了,我的猫怎么办?”
疫情当下,我们想追求的无非是:
“健康平安,一切安好,早日恢复正常”
约翰克利斯朵夫说过:“深深的吸了一口浓雾,重新上路吧!”
希望大家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和毛孩子,我相信:没有逾越不了的寒冬,我们终将迎来春暖花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