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火!闭店时间超过营业时间,餐饮老板们“提前过年”

餐饮老板内参 2022-11-24 18:59


错峰过年,一部分餐饮人先过起来。




总第 3338 

餐企老板内参 王盼、陈黎明 | 文



“提前过年”成网络热梗

而现实中,不少餐厅已“悄然实践”

 

7月份的时候,抖音上一位大哥“反季过年”,火了。

  

大哥端着一屉包好的饺子,用一口地道的河南话说:“由于种种原因,害怕这个年咱过不了了,回家还给封外边,提前把年过了!”



大哥怒吼两声,“点炮!下饺子!”一旁穿短袖的小男孩麻溜地点上大长串鞭炮,从噼里啪啦的白烟中跑开。


不止一个地方媒体转发了这个视频,获得数万个赞。


“提前过年”成了网络热梗。但最近,真有餐饮人用实际行动“过年”了。

 

这两天,内参君赫然发现,郑州华山路上的华丰源烩面已经闭店,窗上贴着醒目的告示:“放假 正月初八营业”。门上贴好了大红对联。上联“九川瑞气迎春到”,下联“四海祥云降幅来”,横批“千祥云集”。

 


内参君拨打门店的固定电话,已无人接听。另一个私人电话是一位中年男性接的,他声音很平静,“店前阵子就关了。不一定过年后开,一切看情况。”

 

大众点评显示,华丰源烩面店2019年5月开业。当地有不少顾客是他们家的忠实粉丝,他们在评论区里写到:“某天路过看点店面挺大的,就想进去尝尝”,“这家烩面挺便宜的,15块钱无限量续加和续烫”,“提前警告中午的时候不要来,人太多了,还要等半天”。

 


宣布“提前过年”的不只华丰源一家,抖音上,也有一些小餐饮人发视频说自己提前回家,“你们挣到钱了告诉我一声,我也回来开门营业。”


山东青岛,某店“独守美食街”


“说”出来的是少数,很多餐饮店已在沉默中准备过年。


一位餐饮人告诉内参君,他同行经营了9年的烤肉店,从9月份成都封控后就没有再开。明面上没有说“提前过年”,但事实上对方是有些扛不住了。

 

“这家店2013年在商场开业,前几年生意都非常好,每年光充值的余额都不低于100万。2019年合同到期,他选择和商场续约,投入70万装修升级,后面的事情你就知道了。2020年,2021年基本没挣钱,今年情况急转直下。他说坚持到明年,开完年再看看。”



为何“提前过年”

闭店时间超过经营时间……


几天前,甘肃白银市的一家米线店老板接到通知需要闭店。背对着自家门店,他无奈地说道:今年总共闭店6次,时间接近5个月,实体店也太恼火了……


河南商丘某县城一位家常菜馆老板也坦言,截至11月下旬,今年已经第七次暂停堂食了。


这两天,一位2021年辞职在县城创业、拥有2家餐饮店的80后青年发抖音称,“2022年第三次闭店”,崩溃边缘还能撑多久?视频里,他和爱人正在收拾门店,断电关气。


11月20日,广州多区发布通告,次日零时开始暂停堂食;11月23日,济南六区暂停堂食,娱乐场所关闭;几乎同一时间,北京、成都、顺德多家商场和区域,暂时关闭或关闭堂食……



内参君了解了一圈,发现餐厅们提前闭店回家过年,已经在多个城市悄然发生。除了前文提到的餐厅,湖南怀化某烧菜火锅老板,早在10月20日就发抖音称:“我做了一个违背祖宗的规定,决定提前回家过年!”评论区则是无奈又心酸——老板,您能出河西(区)吗?


“提前过年”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今年多座城市的实体门店,“禁止营业”的时间超过正常开门时间;二是最近,除了禁止堂食外,多地加强了针对外来人员的管控措施。


比如江西南昌近日发布“入昌人员防控措施”,要求入昌未满5天人员不得进入餐饮服务等公共场所,同时倡导市民不与入昌未满5天的人员聚餐聚会,该规定于11月23日实施;同时,11月22日晚,上海也出台类似措施,针对来沪返沪人员,不满5天不得进入餐饮服务等公共场所。同时,在“随申码”、“场所码”等界面显示“不满5天”的标记提示……



提前闭店=掐断支出

然而“关店也有成本”


暂时关店,真的可以“一关了之”吗?


从某个角度来说,暂时闭店,是一种“留得青山在”的策略。毕竟,没有营业就人为掐断了部分支出。南城香创始人汪国玉曾坦言:开店,就一定有防疫成本,指示牌、消毒液、温度仪等,这些都是成本。


不过,关店也有成本。在餐饮行业有一个说法:关一个月,至少需要2-3个月来恢复(人气)。“关店往往是突然的,但是恢复是缓慢的。怕的是开开关关,刚有一点希望又被打蔫了。”一位老板坦言。


此外,面对三高一低,餐饮净利润“节节败退”,普遍不到10%,关店带来的“年度连锁反应”需要拉长时间维度去看。


11月23日傍晚

内参君拍摄于北京某社区餐饮街


有人算了一笔账:假使一个店一年做1000万营收,老板实际到手的净利润也不到100万。一个月不开门,就少了80万营收,但是这一个月,房租成本照付,也许还要支付员工成本。这样一算,正好把利润给赔“干”了。看似只关店1个月,但整体性的全年营收其实都在为这关闭的一个月“填坑”而已。


旺顺阁创始人张雅青曾专门发了一期视频讨论“死扛还是关店”,她提醒道:关店也是有成本的。首先看看合同,对于提前解约有多大风险,如果风险太大,还真的“扛下去”;如果到了非要闭店的境地,那么员工如何安置,也需要老板提前想好,这些都是成本。



餐饮老板共勉:

当闭则闭店,留得青山在


开店是不确定,闭店是亏损。过去这两三年,餐饮人每天都要经历这样的两难抉择。只不过多数时间,他们选择了前者。


而这个冬天,一部分餐饮人选择了冻结支出、保存体力,等待春暖花开。



马云说:“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会死在明天晚上。”仍坚守前线的餐饮人,也许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过得平稳一些:


  • 留下返乡受阻的员工,尽力保障他们的基础生活物资。在封控时期,和员工一起研究新菜、探讨服务诀窍,积极为“重开日”做准备。


  • 一线城市餐饮店可以和盒马等企业“共享员工”,这样一来员工可以获得收入,二来也是助力城市早日恢复生机。(2020年,盒马首次提出“共享员工”模式,与暂停的餐饮企业联动,对他们的员工进行“临时租用”,以此缓解阶段性的用人紧张,也为“空闲员工”提供了灵活就业的机会。)


  • 积极尝试发力团餐,为防疫酒店、社区提供餐饮服务,获得一笔稳定的收入。餐厅如有余力,可开发针对不同人群的菜品套餐,扩大客群。


这三年的环境巨变,餐饮行业遭受重创。中国烹饪协会数据统计,78%的餐饮企业其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到九成以上,7%的企业营收损失在七成到九成。


大师兄肉夹馍创始人郑如师表示,餐饮行业的危机远远没有过去,餐饮人的至暗时刻或将出现在三月底或者四月初。


纵使环境困难,大家对餐饮业的信心犹在。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全国餐饮门店数持续减少。到2022年,门店数量开始逆转,高于2020年。


“黑天鹅”加速餐饮门店转变经营思路,打通原有的“边界”,合作互利,建设多条盈利曲线。


冬天难挨,但总会渡过。等待春暖花开,等待烟火气回来。





轮值主编|张心笛   视觉|代丹








商务合作:

煎妮 18501112924(同微信)

栗军 18501115972(同微信)


转载联系:

内参小秘书 neicanmishu(微信号)


投稿邮箱:
nctougao@watcn.cn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