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辰林森:聚焦时代新拐点把握投资窗口期

格上私募圈 2022-11-24 18:59



来源:格上研究



一、市场上的投资方法有很多种,如价值回归、投资赛道行业、灵活配置等,请您结合您的工作背景详细聊一下为什么您会选择“立足中期的价值投资策略”?


林森:我最初是在书籍中学习研究各类方法论,随后在美国做高收益债投资时,因为高收益债的分析框架与股票投资的分析框架相似的属性,使我能在工作中实践每一种方法论,最终找到最适合我的投资方法论——偏中期维度的价值成长,同时也在这十余年的投资生涯中不断巩固这一点。


二、您强调要立足中期(3年维度),以合理的价格买成长公司,在好行业、好公司、好价格之间,您更看重好价格和好公司,您对公司的估值和成长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如何避免估值陷阱?


林森:避免估值陷阱这点在A股至关重要,主要因A股具备以下两个特点,第一,A股没有绝对便宜的标的。以08年为例,美股和港股当时出现了很多跌破净值的公司,但在A股却相对较少,所以真正便宜的公司在A股不多;第二,A股对成长股非常友好、宽容,市场愿意给成长股好的估值。当一个公司能够连续几年证明自己的持续成长的能力,在它被机构和个人挖掘到时,估值就会快速饱满的呈现出来。在此基础上,我更倾向于选择估值合理、具备成长性、相对稳健的好公司,任何行业都有好公司,特别是一些在大家认知内相对成熟、增速较慢的行业,其实更容易找到好公司,这些公司在成熟的行业中不断获取市场份额,更难被竞争对手替代,也更好挖掘。


三、您日常的工作流程大概是怎样的?比如从股票的挖掘、研究到投资大概是怎样的工作过程?如何能够保障持续挖掘到符合您投资要求的投资机会?


林森:认真用功的专业投资经理的工作方式具备相似性,我们每天都会从卖方、公司内部研究员等多渠道接收到海量的信息,但因不同投资经理有不同的信息筛选方式和投资体系,最终就会呈现出不同的投资结果。我的投资流程是在海量信息中过滤掉交易拥挤的赛道和估值过高的标的,例如现阶段更加热门的新能源赛道,我就不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而是将更多时间转向相对不起眼的行业,在其中去筛选符合我标准的公司,研究它的财务报表、历史经营情况、卖方报告等,在得出初步判断后,让研究员进行更细致的研究和持续跟踪。同时在这一套固有的投资流程下,渐渐身边的信息海洋也将转化成更适合我投资风格的信息循环。


四、这两年宏观、行业政策对部分行业的发展带来巨大影响,您在行业选择的时候会考虑政策这个因素吗?对于受政策影响较大的行业您会如何处理?


林森:做投资,行业政策的影响至关重要,政策的出台可能会彻底改变一个行业的命运。在投资过程对政策的理解要跟上市场的平均水平,除此之外,我认为政策鼓励的行业不代表一定要投资,而被打压的行业也未必等于失去投资价值。政策扶持和打压落地到行业内的每个企业时,未必能实现对应的盈利兑现。例如现阶段被政策扶持的半导体领域,扶持体现在行业上,反而导致供给侧角度的激烈竞争,从而让企业盈利很难兑现。反观被打压的诸如电解铝、玻璃等行业,国家的抑制政策反而帮助行业内的公司实现产能增加、盈利增长、限制新入局者等正向刺激,所以投资企业真实的盈利时,就需清晰区分政策的影响方向。


五、在您的投资策略中,会倾向于左侧布局、逆向投资,投资人往往对这种策略有一些担心,担心基金的持仓风格与市场风格不匹配,业绩会面临较长时间的横盘,但您过往管理的易方达瑞程并没有体现出这样的业绩特征,请问您是如何避免较长时间的业绩横盘,提升投资体验的?


林森:左侧布局实际更多是体现在选股角度,而我对“左侧”的评判标准是该标的现阶段估值较低,中长期会大幅增长,而该标的明天的涨跌我不会去预判。在组合构建过程当中,我们会足够分散的布局很多不同的左侧行业,其中有些行业的左侧会很快兑现,而有些会需要等三个月或者半年,而这些不同阶段兑现的左侧汇集成为一个较大的样本空间时,就会呈现一种正态分布,从而让最终呈现的收益曲线均匀和丝滑。


六、A股、港股、美股基本都处于历史底部区域,但投资者普遍很担心经济衰退对三地市场的影响,对此您怎么看?


林森:虽然A股、港股、美股市场都处于底部区域,但投资性价比更高还是港股和A股。其中,美国现阶段宏观经济数据良好,但它存在经济从好转向衰退的可能性,即使实现软着陆,也无法避免它的经济增速放缓的可能。相反港股和A股现处于估值、业绩、景气度以及宏观层面的多重叠加的底部,那么它明年大概率是会往上走。综上,港股和A股都非常接近山脚下,而美股还处于半山腰,所以港股和A股的投资性价比更高。


七、港股是一个缩量市场,美联储加息以及其他外围环境的变化等对港股市场冲击很大,大家都知道港股目前的估值非常便宜,同时又担心港股是否存在估值陷阱,对此您怎么看?


林森:站在今天这个时点,港股担心的已经不再是流动性,而更多的是宏观基本面层面的内容。而明年宏观层面、美元流动性大概率都会优于今年,从这个角度看,对于港股的影响因素均向着偏正面的方向发展,所以现阶段投资是投资港股的好机会。估值陷阱在A股和港股上都是存在的,但投资的核心还应去选择具备成长性的优质公司,只有当标的足够便宜、且具备成长性时才能实现戴维斯双击。


八、您怎么看估值底部的医药、电子,以及这两年被市场抛弃的消费行业目前的投资机会?这些行业未来会进入到您的持仓中吗?


林森:医药方面, A股中的医疗器械估值更合理,性价比较高,更具备配置意义。而A股中的创新药和医疗服务整体估值和性价比均弱于港股;电子方面,我认为现阶段电子投资时机暂不成熟,相信明年会有更好的参与机会;消费方面,明年经济宏观层面优化后,消费行业定将大有可为,不过投资时还需留意消费行业不同细分,例如今年受疫情干扰导致的宴请、私人宴均有减少,但消费中的高端白酒销售仍然呈现正增长,这种报表难以理解的细分领域,我不会强求自己去投资。


九、新产品成立以后会打安全垫吗?净值做到多少以后会把仓位加上去?A股和港股的配置比例大概是多少?


林森:虽然港股现阶段是很好的投资机会,但因波动剧烈,所以我们港股占会比不超过30%,更多会将持仓落在A股。安全垫方面,开始会维持三四成的低仓位,等收益增长后再选择加仓。


十、有经济学家讲股市是货币的晴雨表,请问林总怎么看?


林森:长期来看是这样,但今年有不同,今年货币宽松,但是股市却非常萎靡,我认为核心因素是信心,现阶段投资人和企业家都缺乏信心,体现在投资上就是股市的低迷。从这个角度我很看好明年,只要让大家和企业家有信心去投资、去闯、去开拓,那经济就会好起来。


十一、林总您怎么看信创在明年的机会,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公司目前的业绩都比较差,那我们怎么去看一家公司的价值和成长?


林森:结合之前的内容,研究政策需要有一定的甄别能力,我认为现阶段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较难挖掘到中长期业绩有确定性、爆发力、且股价便宜的公司,所以我们不太会重仓参与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


十二、今年极端行情频发,使得很多投资人因迫于净值和预警线的压力不得已卖出股票,从而无法熬到实现戴佩斯双击,那林总会使用什么方式控制回撤呢?


林森:控制回撤最好的方法是控制仓位,投资初期我们会做三四成的低仓位,等积累一定安全垫后再逐步加仓。虽然今年市场艰难,但现阶段的是具备起跑线优势的建仓时点,这点非常重要。


十三、您觉得现在最能观察市场底部的指标和数据有哪些?有哪些关键变量能够恢复信心?


林森:底部信号的其中之一是公募基金的募资情况,现阶段像公募基金处于募资冰点,而关键变量是信心,同时疫情的政策,地产监管政策、互联网监管政策也都可以作为观察指标。


十四、林总您对明年港股头部的互联网公司怎么看?


林森:我个人非常看好。因为美国的互联网龙头在2020年的经历其实与今年港股情况非常类似,美国在2020年时受到疫情影响,造成企业盈利各方面较差,各龙头均采取节流措施。但当2021年美国走出疫情影响,互联网公司恢复正常的增长后,互联网龙头利润就呈现暴增。互联网公司的特性是边际成本为零,所以当经济好时,他们会疯狂扩张,当反之就会节流卡成本。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当宏观经济起步时,互联网企业也将迎来收入、利润增长的阶段,港股互联网行情也会呈现一个巨大的剪刀差。


十五、假如遇到极端的地缘摩擦,您会怎么操作?


林森:当在遇到无法对冲的风险时,需要考虑风险发生时的资产排序。设想如果不发生尾部风险,那股票资产肯定大有可为,而发生尾部风险,那股票资产大概率跑赢房产投资,甚至有时能跑赢现金。所以我认为,对投资人来说,现阶段不宜因担心尾部风险而鸵鸟心态,因为当流动性宽松时,钱是会贬值的。


十六、林总对目前各个行业怎么看?


林森:从我们现在做配置的角度,港股方面我们会关注一些科技公司、医药公司、央企背景的物业公司,就是既有成长性,估值也很便宜的这些公司;A股方面我们会关注物流、医疗器械、通信等,电子目前看好,但会再评估下时机,也会关注军工,因为对于一个组合来讲,军工景气度跟宏观经济的相关性不大,可以作为对冲去布局。


风险提示:本文相关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基金的宣传材料,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涉及管理人管理过的基金过往公开业绩情况并不代表任何确定性判断,并不预示基金未来表现,且公募基金与私募基金运作方式不同,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