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智一体,中国云计算产业的焦虑治愈指南

中国新闻周刊 2022-11-24 21:30

长期在AI领域进行压强式投入的百度

展示了创新在第三季度带来的成果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在《动荡时代的管理》一书中写道:“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
云计算产业正处于动荡之中。作为数字经济的底座,云计算确定无疑将成为新时代的数字基础设施,然而不少厂商都显露出增长颓势,甚至出现同比负增长的状况,从业者们纷纷开始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问题不是某一家厂商独有,而是内外部多种要素因势利导,造成了中国云计算产业目前所面临的新境遇,相比云计算产业拓荒初期的无所适从,这一次提速换挡至少有迹可循。
是时候为云计算产业换一种逻辑了。
先知者先觉,头部厂商都希望用自己的方式,迫近云计算的下一个时代,百度智能云也不例外,其增速跑赢大盘,且健康度值得称道,自研AI技术栈兑现价值,透过百度智能云的动向,完全可以窥见云计算产业的新风潮。
“云智一体,深入产业”是百度智能云的大战略主线,其下潜藏着诸多可以细细研究的内容。
健康优先
11月22日,百度发布了截至2022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其中百度智能云实现营收45亿元,同比增长24%,增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并推动百度核心非广告收入同比增长25%。
百度方面表示,在扩大运营规模的同时,百度智能云实现经营利润环比、同比双提升,由此百度智能云回答了第一个疑问:云计算厂商该如何看待规模?
尤其是在如今的宏观背景下,咨询公司(ISG)最新行业状况报告显示,由于市场受到对经济的担忧和持续业务中断的拖累,第三季度亚太区的云服务支出大幅下降,这也是ISG观测该数据以来的首次下滑。
普遍认为,规模是云计算厂商生存的必要条件,在中国云计算产业激烈的竞争中,很多厂商将To C领域的“烧钱”策略,复制到To B领域,以此来淘汰其他竞争对手,前期确实奏效,但后期已经产生内卷效应。
根据IDC最新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2上半年)跟踪》报告,2022上半年,IaaS市场以及IaaS+PaaS市场竞争格局呈现一定变化,虽然排名前五的云厂商一直占据7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在其他竞争对手的强烈攻势下,前五厂商的集中度比2021上半年略有下降。
在预期设想中,马太效应越来越集中,应该淘汰的是中长尾厂商,现实情况是,头部厂商的规模不增反降,说明云厂商的卷是无效内卷,对自己无益,对产业有害。
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日前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观点,“要卷就卷创新,因为发展的本质是增长,增长由创新驱动。”这句话适用于所有技术领域,云计算产业的商业增长也得靠创新,靠彼此倾轧、相互抢单不是长久之计。
还有一些云厂商产生了路径依赖,云计算是重资产的商业模式,但不意味着只靠总包才能扩大规模,部分厂商即使主动把规模降低,资本负债表状况依然不乐观,这是因为其在技术、服务、项目等方面都有欠缺,利润浪费在各个环节。
因此2022年云计算的主旋律之一——是健康度,简单来说就是不再以规模为唯一衡量标准,转而追求有质量的增长。
百度智能云也提到,归功于逐步构建的健康增长机制,百度智能云正从低利润率项目中转移,并致力于推动解决方案标准化。百度智能云更倾向于深入产业,把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紧密联系在一起,技术应用于产业,产业回馈给技术,来实现一个较为健康的云智一体模式。

譬如工业领域,百度智能云首个长三角“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项目落地苏州常熟;双碳领域,百度智能云通过能耗监测与分析,智能调度等技术,在苏州常熟中标首个低碳智慧园区;在政务方面,百度智能云推出“九州”区县大脑,把一线城市的治理经验快速拓展到区县;在智能交通场景,百度ACE智能交通解决方案已经被63个城市采用。

这更多是商业层面的取舍, 百度智能云的做法很有参考意义,持百谋而莫决,不如得一谋而急行,云智一体让百度智能云立于产业之中。
假如未来公有云厂商是少数派,单就规模效应带来的效益就是一笔庞大的利润,不过把这个当做目标显然混乱了因果关系,云厂商的规模应该是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的自然结果。在发展的过程中,云厂商依靠的是更有价值的服务,云智一体的下一重关键正是服务。
价值优先
外界对云计算有很多误解,有一项是上云为了省钱,这并不能全归咎于云厂商,相当比例的企业CIO在汇报或者确定自己的价值时,会从成本维度来阐述,以至于云计算代表“廉价”的计算、存储、网络和安全等服务。
用云计算取代传统IT,并不是云计算的本义,任何一种技术的成功都不是因为重复替代,而是旧的技术体系被扬弃,产生了新的技术体系,引起整个技术体系结构的变化。
传统IT能实现的,云计算也能实现,云计算能实现的,传统IT没办法实现,云厂商应该盯着增量部分,而不是替代的部分,云智一体就把“廉价”和“高价”的服务区分开来。
咨询机构Gartner表示,云服务商的最终目标,是将企业进一步提升到利润率更高且更难以提取工作负载和流程的PaaS层。
早在云服务商比拼价格战的阶段,百度智能云就大举宣扬自己的特质,尤其是人工智能 (AI)、机器学习、数据分析服务等PaaS组合能力,让自己摆脱“廉价”云服务商的属性。事实证明,百度智能云不是没有打价格战的资本和底气,而是看到了价格战之后的价值战。
以最基础的算力为例,企业需要的不只是单纯的CPU算力,而是服务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异构算力,多元算力在各场景下的大规模应用,正在让异构计算成为主流,百度智能云一方面屏蔽了底层多元算力的复杂性,另一方面搭建了PaaS平台,企业客户无需面对后端界面,直接面对能力界面。
IaaS层主要是资源层面的服务,PaaS层有很多丰富可组合的模块化服务,从IaaS到PaaS的迁移,是企业由上云到深度用云,从降本增效到产业创新的必经之路。
从厂商视角看,AWS、微软和谷歌云等国际厂商,战略重点已经转向PaaS层,从客户视角来看,企业使用PaaS服务的比例占云服务支出越高,其数字生产力也就越高,数字化韧性也就越强。
人工智能是新一代的革命技术,天然就吸引着千行百业的企业,人工智能高高在上,企业求路无门,云服务的“廉价”门槛让技术更容易落地,由表及里,所有一切的背后还是技术作为依托,百度的压强式投入,也更多沉淀在云智一体的底层技术。
全局优先
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百度智能云超越同侪的前提条件,是拿到了新的“地图”。
如果说有质量的规模增长,高价值的PaaS能力发展,其他厂商还有一定的可复制性,那么百度智能云“端到端优化”的技术调优能力,让人工智能的技术代差递补性得以补全,真正拉开了与其他厂商的技术代际。
技术代差递补性(Technical Generation Complementary)是指,当一项具有代差的全新技术出现时,由于它自身的不完备性,往往需要现有技术作为其补充,与之形成在技术上的“高低搭配”。
百度智能云从AI芯片、框架、大模型、行业应用等全链路的自研能力,形成了“云智一体3.0”架构的独特技术优势。数据显示,百度过去累计研发投入超过1000亿元,2022年第三季度,百度研发费用支出达58亿元,连续第8个季度研发费用占百度核心收入比例超过20%。
云智一体3.0的思路,是从行业核心场景切入,通过打造行业标杆应用,带动和沉淀AI PaaS层和AI IaaS层的能力,向上可以优化已有应用、孵化新应用,向下改造数字底座,使基础云更适合AI应用。
以AI工业质检为例,在龙头化纤企业恒逸化纤的车间里,化纤丝锭质检是重要的生产流程,由于丝锭尺寸大、缺陷占比小、节拍快、检测标准高,一般的自动化质检设备很难做到精准检测。百度智能云通过对模型算法设计、推理引擎、深度学习框架、芯片适配等环节进行端到端优化,将整套系统的检测速度提升了4倍,良率提升12%,每年为工厂降低成本数千万元。
起初,云服务商或多或少都在探索人工智能,但往往难以真正解决产业的痛点,抑或投入产出比很不划算,败兴而归的云服务商选择等待下一个机会。

百度智能云是坚定的冲锋派,既然人工智能进入产业的条件不成熟,那就把相关技术补充使之成熟,为了弥补人工智能的技术代差递补性,百度智能云自研了昆仑AI芯片和深度学习框架飞桨,推出了多种AI大模型,以及无数“细枝末节”却“不可或缺”的技术储备,才实现了端到端的优化。
具体来看,昆仑芯已经量产数万片,在工业质检场景中代替国外芯片,使成本降低了65%;开发者可以直接调用飞桨框架和飞桨开发平台的相关模块,大幅降低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的门槛;在飞桨深度学习框架和文心大模型的支撑下,百度智能云的AI PaaS进化为AI大引擎,可以充分利用AI算力、降低使用门槛、加速模型迭代、攻克行业难题。
财报发布之后,李彦宏发出了一封内部信,信中写到:“短期要做好调整,内部坚定地推进运营效率提升,持续投资智能云和智能驾驶,巩固新AI业务中的领导地位,并保证更好的健康度;长期要继续把资源放在创新上。历史上无数次的经验都证明,危机本身会刺激创新,而创新会驱动增长。我们会为长期可持续增长不懈努力,也坚信这些挑战会使我们变得更加强大。”

经济的逆周期,往往是技术的顺周期,百度智能云在动荡中稳定增长的原因,大抵是将云智一体的思路贯彻在技术、服务和商业的各个环节,在亦步亦趋的云服务市场,这种清醒难能可贵。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最后一舞”,6点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