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琴琴:不能盲目相信ESG指标一定给企业在未来科技战略中带来完整指导

网易研究局 2022-11-24 21:56

*网易财经智库原创文章转载需经授权。本文不构成投资决策。

郑琴琴(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教授)

60s要点速读:

1、我们不能盲目相信ESG指标一定给企业在未来的科技战略中带来完整的非常好的指导。因为也曾有评价,比如说特斯拉公司的马斯克就提出目前的ESG评价方法也有一些缺陷,比如可能更多关注的是评价风险而不是衡量企业创造了多少社会价值,也就是公司的社会影响力。

2、有两位美国生态学家在70年代就提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环境压力公式:人类的发展以及科技不断进步对环境是有压力,在这个公式中,“P”(人口),“A”(人均财富量)都将持续增长,所以“T”(科技)是唯一一个可以进行战略收缩的变量。所以科技的发展和创新其实构成了一个能够积极减少环境压力的非常重要的因素。

3、毫无疑问,经济的标准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够促进企业非常高效地发展,然而当发展到一定时期经济标准不再显得那么重要,企业应该兼顾伦理标准来思考“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在两者兼顾的情况之下,可能企业能够发展得更好

正文:

我今天主要想分享四个方面的内容。首先是关于科技是不是需要伦理?为什么需要伦理?如果我们说需要,那科技伦理标准大概是什么?接下来就会说到,当科技发展,现在很多科创企业也在发展过程当中,ESG的评价体系是给了一个很大的参考,该做些什么?我们可以一起来看看ESG的评价体系。最后,我想跟大家介绍一个生命周期分析法,它可以给我们在企业怎么做方面提供一些参考。

01

重视科技创新活动的伦理规范 

首先我们来看看科技创新的一个大背景。毫无疑问,我们所有人都感受到科技发展给我们带来的福利,随着科技互联网的发展,我们的效率、沟通运输成本都不断改进。其实说科技创新到目前为止对于国家战略来说也是非常重要。

但是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随着科技创新不断发展,高科技给我们带来各种变化对于企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有各种变数。企业在可持续发展过程当中其实也应该认真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就像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的时候他就提到,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是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所以对企业而言,随着科技发展的浪潮,我们应该去思考一下未来的发展,在科创这样一个助力情况之下究竟是善还是不善?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2年风险报告当中,我们可以看到科技创新的影子,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会看到有害的技术进步在未来长期的风险当中占据一个显著的位置。所以,在科技进步的重要性日益突出的情况之下,我们就要思考这样一个严肃的议题:我们需要去重视科技创新活动的伦理规范。

如果我们反思,科技历史上,炸药、原子能、化工技术等给我们创造财富的同时,其实也有很多安全威胁、环境污染、伦理问题等负面影响。而如今又出现了很多新兴的科技,比如说人工智能、神经技术、异种移植等新兴技术,我们发现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风险性、不确定性、双重用途,以及可能引发的一些我们未曾想到过的伦理问题。所以在当下情境之下,我们要思考,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一些科技伦理来给我们做指导?就像 “科技向善”口号的提出者保罗·米勒,他在启动Bethnal Green Ventures项目的时候强调,很多科技技术公司在不断发展科技的过程当中,也应该思考如何更好地回馈社会。

有两位美国生态学家在70年代就提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环境压力公式:人类的发展以及科技不断进步其实对环境是有压力的。在这个公式当中,我们会发现,其实“P”人口,“A”人均财富量都将持续增长,所以对于我们而言,“T”这个变量技术是唯一一个可以进行战略收缩的变量。也就是说,我们会发现,科技的发展和创新其实是构成了一个能够积极减少环境压力的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果“T”收缩更小,环境的压力就会大大减少。所以这也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示,就是我们的“T”如何继续进行发展,这需要一定的指导、一定的标准。

02

兼顾经济标准与伦理标准 

我们说科技需要伦理的标准。什么样的一些伦理标准可以给我们一些参考?首先我们来看什么是伦理标准。哲学家经常强调伦理学是有标准的,因为借助这些标准他才能够使我们知道应该如何来做事,如何来进行一些推理。所以,伦理标准其实就是各种行为在伦理上对和错的一种规范,规范就是我们说到的公序良俗,大家通常都按照一个良好的规范行事,伦理意义上好和坏的价值观,也就是我们个人对于某一件事情对和错的一些信念,这些规范和价值观构成了我们的伦理标准,这些伦理标准是指导我们应该怎样做、应该如何生活,向往应然社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导性标准。

其实有些时候可能我们并不会特别在意伦理标准,为什么?因为还有很多非伦理标准。非伦理标准不是不伦理的标准,而是相对于伦理标准而言的其它标准,它也能够用于断好坏对错。比方说法律标准,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这件事情是对还是错,比如说语言标准,从语法意义上来说的对和错,还有对于企业而言很重要的经济标准,就是在经济收益上能够获得好的收益还是损失。在各种其它非伦理标准做很多指导的情况下,我们往往可能会忽视伦理标准给带来的决策影响。当我们选择非伦理标准的时候,也是有对和错,可以给我们做指导,那什么时候我们更多的应该选择伦理标准,这里我给大家提供两种情形。

第一个,是尚未明确任何标准的情况之下,我们建议优先采用伦理标准给予基础性指导。其实这个非常契合科技创新发展,在这个前提之下,即很多标准都没有办法能够产生的情况之下,我们建议优先采用。第二种是普遍接受的规则法律不再起作用,比如说在企业里面参考经济标准、法律标准,但是决策者依然还会存在我们说的两难困境,决策者必须用伦理标准进行衡量并且做出判断。所以我们说在这两种情境之下其实伦理标准显的非常重要。

我们纵观我们人类认知的发展轨迹,从过去仅仅只是关注自我到现在关注周边、关注国家、关注种族,甚至未来我们会关注整个宇宙星球等等,我们的伦理标准也是在不断的变化过程当中,会逐渐向更广泛的领域去进行扩展。早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阿尔伯特·施韦泽在1923年就提出:“我们早期曾经认为把黑人视为人是一种非常荒谬的观点,但是这种曾被认为荒谬的观点已经变成了真理。”也就是说,其实伦理标准也会随着人们认知的发展不断改进和扩展。

现在科技发展,我们需要伦理标准,而且伦理标准也在不断变化和改进当中。就像英国皇家学会院士Michael F. Ashby曾经在他的一个专著当中提出,早期我们人类依赖环境的生存往往都是选择一些可再生资源,比如木材,我们的食物都是可再生的;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更多转向利用那些不可再生资源。比如石油、矿石等等,而且我们现在的依赖已经高达96%。这是好还是不好?对于整个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以及环境而言,其实都是提出了一个重要的伦理议题。今年英国伦敦大学一位教授也提出,随着科技的发展,出现一种技术殖民主义,就是一些国家或者组织在获得了强大的技术垄断优势之后,对于一些弱势群体,在一些危机情境之下存在滥用的可能性,如果没有伦理标准给予指导,未来科技的发展可能会导致技术殖民主义。这个也是给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思考,在尚未明确任何标准的情境之下,我们应该优先采用一些伦理标准给予基础性指导,伦理标准很重要。企业已经发展到现在,如果采用经济标准来看很多的企业,其实他们都发展得非常良好了,但是像德鲁克所指出的,发展企业利润之外,可能更多的是要寻找社会问题的解决。

去年哈佛商业评论上提出了这样一个思考:当中国的企业快速发展、财富逐渐增加的时候,如何铸就一个伟大的品牌?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强”是不是一定代表是伟大的?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值得思考。

毫无疑问,经济的标准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够促进企业非常高效地发展,然而当发展到一定时期经济标准不再显得那么重要,企业应该兼顾伦理标准来思考“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在两者兼顾的情况之下,可能企业能够发展得更好。早在2004年帕拉哈拉德就提出过,对于贫困群体,也就是金字塔底层人民的一些关注,对企业来说既帮助了他们摆脱贫困,同时自身也能够获得可观的利润。波特教授也曾经提出过创造共享价值,对于企业社会责任而言,可能创造共享价值的渠道是一个更能够利于企业自身和社会双赢的发展阶段。所以在当下的企业发展过程当中,除了科技能够赋能经济,创造利润之外,伦理的指标也能够给到企业在经济发展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性指导工作,使得未来的发展更加良性和健康。

03

借鉴ESG,避免过度关注量化指标 

伦理标准是在不断进步的,联合国在2004年提出了ESG这个概念,现在很多评价体系都采用了ESG来进行一些对企业的评价。科技伦理发展当中ESG也开始逐渐被采用和引用,这个过程当中,ESG评价体系其实给我们一个科技伦理的很重要的参考指标。比如很多全球评级机构ESG评价体系都给了各种各样的指标体系而且比较完备,而且国际组织和各国交易所也发布了一些ESG指导原则。这些指标和评价体系在企业科技和经济发展过程中都有很重要的参考,国内目前也是刚刚推出一个国证ESG指数,我们会发现,当在参考一些ESG指标或者一些伦理指标的时候,对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更加重要的方面。

如果进一步从科技创新角度来看,有学者提出ESG发展报告趋势,可能会转向ERSG,尤其是对科创企业而言。2020年上交所发布的科创板上市公司当中,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其实就提出研发创新这一块内容也是需要进行披露的。尤其是对于科技创新而言,当它的研发创新是与社会福祉联系起来的时候,它也是属于ESG报告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阅读制药领域企业的ESG报告,我们就会发现他们在S这个板块当中,很大的程度上就会提到,比如研发新药药物的可及性、普及性、普惠性等方面。ERSG未来的发展可能对于科创企业或者企业的科技创新战略发展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导思想。

当然我们也不能盲目去相信ESG指标一定给企业在未来的科技战略中带来完整的非常好的指导。因为也曾有评价,比如说特斯拉公司的马斯克就提出目前的ESG评价方法也有一些缺陷,比如可能更多关注的是评价风险而不是衡量企业创造了多少社会价值,也就是公司的社会影响力。而且今年年初国际管理学年会在SIM这个板块当中的最佳论文也是提到这样一个问题,即过度定量化指标可能会导致道德挤出效应,也就是大家过度关注于指标完成,反而可能忽视了道德伦理的遵守和这种标准的执行。ESG是给了我们非常好的道德伦理的评价,但是如果过度关注,可能也会出现负面影响。所以各个企业怎么做,可能还需要有一个自己的伦理标准的准绳。

04

生命周期评价方法提供参考

最后一个板块,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生命周期评价方法。这个方法其实很早就被提出来了,如今在很多企业当中,越来越受到关注。也是随着双碳战略的提出,整个生命周期碳指标的影响和碳足迹在生命周期评价分析方法当中就能够很好地体现出来。

在生命周期评价当中,最重要一个点就在于,它是对于企业生产过程当中整个生命周期环节、从摇篮到坟墓各个方面对于环境、整个社会的影响都会兼容地考虑到,并且从中不断改进企业绩效以及对周边环境、其他社会福利的影响。这个考虑比较全面,不像目前可能有一些ESG指标仅仅只是关注了当下企业自身的一些业绩和环境的影响。生命周期评价这个LCA分析方法,会使得企业主动去考虑到比较长期和更大范围的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各种影响。对于企业的营销而言,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性声明,也能够给利益相关者带来非常重要的负责任的一些参考。曾经有学者用LCA方法比较过不同年代的汽车,企业不断改进比如制造环节、原材料使用环节,对后续使用回收以及燃料消耗等方面都能够有很大改进,这也是说汽车随着科技的助力能够大大提升它的能耗,而且在使用和报废阶段,这些效率指标都能够大大提高。LCA分析方法能够使得企业更多关注后续使用方面以及未来产品对于环境的影响。

很多企业都开始逐渐采用LCA方法,它能够使得企业更长远地、更大范围地关注产品的一些社会影响,以及对于整个社会会带来福利的增益还是损失。这里有很多例子,比如可口可乐,结果表明他们认为塑料瓶比玻璃瓶包装更友好,但是现在我们也会发现过度滥用塑料,虽然塑料可能比玻璃更好,是不是未来会有更多的科技领域能够帮助解决塑料的泛滥问题?这也是说通过LCA的碳足迹核算之后,在参考一些科技伦理标准之后,越来越多的科技既为企业收益发展助力,也能够为整个环境的发展助力。

总结来看,我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来探讨为什么科技需要伦理?科技伦理标准是什么?该做一些什么?我们可以借鉴ESG评价体系来为企业做参考,到最后怎么做的时候,我想说LCA方法可能能够给每一个企业在科技创新方面有一些参考和借鉴。

最后我想借助德鲁克对于价值观伦理标准的一些评价结尾,他说到企业家永远需要有一把尺子,就像我们说到的这种标准来建立自己的坐标体系,这个标准就是价值观信念和承诺。我们也希望,随着科创战略不断推进,管理能够赋能科创。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企业在科技创新飞速发展过程当中也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不断反省和检讨自己,更多地追求真理的境界。

(整理自郑琴琴于2022年11月19日在2022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科创周科创夜谈·第一辑上的发言,已经本人审定。)

-END-

【往期推荐】

比尔·盖茨(微软创始人)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联合国秘书长)
何塞·安东尼奥·奥坎波(联合国前副秘书长)
潘基文(联合国原秘书长)
谭德塞(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戈登·布朗(英国前首相)
伊曼纽尔·马克龙(法国总统)
安格拉·默克尔(德国前总理)
乔治·索罗斯(投资大鳄)
温妮·比亚尼马(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
凯末尔·德维什(联合国前开发计划署署长)
马基·萨勒(塞内加尔总统)
玛丽·罗宾逊(爱尔兰前总统)
阿比吉特·班纳吉(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埃斯特·迪弗洛(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迈克尔·克雷默(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埃里克·马斯金(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迈克尔·斯宾塞(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詹姆斯·赫克曼(200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埃德蒙·费尔普斯(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德国前财政部长)
肯·奥沃里-阿塔(加纳财政部长)
杰弗里·加滕(美国商务部前副部长)
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尼日利亚前财政和外交部长)
查尔斯·米歇尔(欧洲理事会主席)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欧盟委员会主席
卡门·莱因哈特(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安妮·克鲁格(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IMF前第一副总裁)
考希克·巴苏(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伊恩·戈尔丁(世界银行原副行长)
肯尼思·罗格夫(IMF前首席经济学家)
拉古拉姆·拉詹(IMF前首席经济学家)
西蒙·约翰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
威廉·布伊特(花旗集团前首席经济学家)
泽田康幸(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杰弗里·D·沙斯(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汉斯-韦尔纳·辛恩(德国经济部长顾问委员会委员)
迈克尔·波斯金(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时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劳拉·泰森(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
穆罕默德-埃里安(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全球发展委员会主席)
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今日简史》作者)
浜田弘一(安倍晋三特别顾问)
米歇尔·渥克(畅销书《灰犀牛》作者)
罗伯特·巴罗(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新古典经济学宗师)
苏珊·朗德(麦肯锡公司全球董事合伙人)
史蒂芬·罗奇(摩根士丹利亚洲投资有限公司前主席)
......

周小川 | 林毅夫 |  黄有光 | 贺铿 | 魏尚进 陈志武 金刻羽 | 谢国忠 吴晓求 | 刘元春 | 刘守英 | 许成钢 | 刘俏 | 张军 | 许小年 | ‍姚洋‍ | 余淼杰 余永定 | 李稻葵 | 李扬 | 田国强 | 曹远征 | 李礼辉 | 张文魁 李迅雷 | 巴曙松 | 刘国恩 | 曹凤岐 | 孟晓苏 | 丁学良 宋晓梧 | 陆挺 | 王小鲁 | 盛松成 | 洪灏 史晋川 但斌 | 张礼卿 刘俊海 | 张燕生 | 卢锋 | 梁建章 | 甘犁 | 贾康 | 管涛 | 温铁军 | 潘向东
 陈春花 | 吴尊友 | 张维迎 | 魏建国 | 付鹏 ......

关注我 看最有态度的财经言论


- 商务合作 -
WeChat:yqhh351488   rennn0627
Email:cehuazu2016@163.com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