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奇幻之旅:何加盐隔离记

何加盐 2022-11-24 22:34

最近从广州到厦门去出差,被强制隔离了一段时间。

整个过程很有意思,所以记录一下,没有隔离过的朋友,可以借此了解隔离是怎么回事。

或许对于未来研究这段历史而言,这也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展现着我们这个时代的无可言说的奇幻。


1
逆行的傻子


这次去厦门,主要是为了手犹香酒业·厦门运营中心的开业。我作为手犹香创始人,要过去揭牌,并做一个合伙人培训。

可能很多朋友会有疑问,疫情这么严重,这个活动不能推迟或者取消吗?

说实话,取消是不可能取消的,因为厦门运营中心的成立,以及相应的揭牌和培训,对手犹香酒业的发展有重要意义,所以是非办不可。

我们也想推迟,实际上安排到11月19日,都已经是推迟过两次的结果了。再推迟,恐怕更遥遥无期,后续的所有工作,全都耽误了。

我本来还在犹豫之中,还是马桶有魄力,大手一挥说:去!大好形势,当趁热打铁,乘胜前行,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于是我们就决定,去吧!有什么可纠结的呢。

——这也是我们手犹香三傻共事的一个重要特征。我负责掌方向盘,胖子负责踩刹车,而马桶是踩油门的那一个。常常是他在推着我们,甚至踢着我们往前走。

决定去以后,先是让厦门这边的合伙人了解了一下政策。听说只是广州过来的,可能要先在酒店集体隔离三天。

我说我是广州越秀区,属于“常态化防控区域”,不是风险地区啊。朋友说,这边可不管你是哪个区,只要是广州来的都一样对待。

由于胖子和马桶都是从其他城市过去,还不受影响。只有我一个人从广州过去,所以我们决定,我一个人周二先过去,如果要隔离,那就从周二到周五隔离,周六正好参加活动。如果不需要隔离,那就更好了。

结果订票的时候,发现从广州到厦门所有的航班全都没有了,只能从别的城市转机。当时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松了一口气,觉得可以不去了,而是立马想到,如果飞机火车都不行,我就自己开车从广州过去——创业者就是这样,碰到问题之后,第一个想到的,永远都不是抱怨和逃避,而是如何解决。

幸好后来查火车票,发现周二还有两班动车。于是立马订票。同时先打电话过去厦门的酒店,问广州过去能不能住。接电话的小姑娘甜甜地说:可以的呀,你来吧。

于是赶紧把家里的一切安排好,该去医院看病的老人赶紧带去看了,该拍的视频赶紧先拍了,该交的作业先交了,该写的文章写了……

去到广州东站,发现人是如此之少,原来人挤人的盛况全都不见了,现在都可以支个箩筐撒把米在那里逮麻雀。也是,既然明知广州跑出去要被隔离,有几人还愿意出去呢?

唉,也就只有我这样的傻子,自己非要跑过去被隔离。

火车车厢几乎是空的,正好看书也安静。不过,到深圳之后,就上来了很多人,车厢几乎都被坐满了,令人感觉不到这是疫情如此严重之下的中国。

四个多小时后,火车到达了厦门北站。我一边往出口走,一边想着被隔离的命运,不禁有点革命烈士走向刑场的悲壮感。但同时心里也有点憧憬,传说中的集中隔离,到底是怎样的呢?

没想到一路顺利出关,该亮码亮码,该做核酸做核酸,毫不停留。看到我的行程码上明晃晃的“广东省广州市”,检查的小姐姐啥也没说,挥手往后,意思是“走吧,走吧”。

出站后,我有点怅然若失,恨不得跑回去抓着小姐姐的肩膀,像马景涛一样把她的脖子晃断,咆哮着问她:不是说三天吗?说好的三天,就是三天!你现在就这样放弃了,让我怎么办?

我臆想中的悲壮之旅,就这样戏剧性地结束了,厦门人民用他们的热情欢迎着我。

回头想想也不禁好笑,很多东西,其实也是自己吓自己。疫情以来三年,我们出差的次数可谓多矣。虽然偶尔会遇到一点小插曲,但总体上而言都还是非常顺利。

也许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吧。当我们傻乎乎地勇往直前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我们让路。

其实何止我一个人傻,我们手犹香三傻都是傻透了。我从广州来还好,大不了就是隔离三天再出来嘛。胖子和马桶,一个从北京,一个从西安出来,虽然他们来厦门不受限制,但问题是,厦门现在也是疫区啊,来了之后都不知道还回不回得去呢。我是自投罗网,他们却是顶风逆行。

在去往酒店的路上,我不禁又想起马桶去年写的一首小诗。

当时是在北京出差,办完事坐着地铁回酒店,途中我忽然想起当晚要发的文章有个地方需要调整,就在地铁站的站台上,打开电脑蹲在那里修改。

马桶心有所感,当即口占一首,曰:

下午六点的北京
地铁满载一箱箱
沉重的生活
六号线白石桥南
车站里熙来攘往着
理想或没落
加盐说那篇文章
有个细节要改一下…
创业的路上
哪里有给你
摆好的办公桌?

回想到当时的情景,对比眼前的场景,我也不禁诗兴大发,欣然提一首打油诗曰:

人说山有虎,我偏向山行。
遇虎亦何惧,收来好坐乘。
智者骇而诮,三傻自顽冥。
狂歌鞭虎尾,虎啸当马鸣。

一边吟着诗,一边走进了中午联系好的酒店。

帮我办理入住手续的是一位小伙子,他的动作很麻利,半分钟就办好给我房卡了。

他一边给我房卡,一边说,先生请出示一下行程码。

我满不在乎地出示行程码,心想,我早就联系好了,怕啥。结果小伙子递房卡的手僵住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先,先生,不好意思,广,广州来的住不了哦。

我说:不会啊,我提前电话联系过,可以住我才订的呀。

小伙子说:先,先生,请,请问您什么时候联系的呢?

我说:今天中午。

小伙子说:我们是下,下午才接到的通知。

一边说一边把他手机微信给我看。我一看,上面显示是下午四点多通知的。确实是说,广州来的不让接待。

于是,晚上十点半,我发现我拖着行李,饥肠辘辘,流落在厦门的街头。

深秋的晚风吹过,还穿着广州的短袖的我,感觉一阵寒意。

但不知为何,饥寒交迫,流落街头,并没有影响我愉快的心情。连半秒钟都没有抱怨,我的心思已经转到,嗯,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应对?

一边想,一边到街边的面馆美美地吃了一碗面线糊,边吃边打电话给厦门的朋友,说晚上有可能要住他家;同时也在美团找别的酒店,打电话过去问能不能住。

我心想,最好是找民宿,因为民宿往往是老板自己接电话,他们可以决定是否让我入住;而酒店是服务员接电话,他们只能是按规定做。

朋友让我报位置,说马上过来接我。但我刚问两家民宿,就有一家说没问题,过来吧。于是打电话叫朋友别来了,自己高高兴兴叫了一辆出租车,住进了新的地方。

晚上十一点,到了民宿,给家里和同事们报了平安,照例洗完冷水澡,继续看书,不到十分钟,就带着满足的傻笑睡着了。


2

反转的剧情



在小说或电视剧里,主角一定会面临无数的反转。有反转,剧情才会精彩。没反转的作品谁都不爱看。

而现实是远比作品精彩的。再厉害的作家都写不出现实精彩之万一。所谓最精彩的人生,其实不就是不停反转再反转吗。

我在厦门的第二天,一天无事,完全自由。又过了安然无事的一晚后,我对厦门的印象更好了。在微信群里美美地夸了她一把。

但刚夸完,就被现实教育了。

第三天上午,这边的社区打电话,说是系统显示我从广州来的,问我住哪里。我如实告知了,结果他们说我住的地方不符合隔离要求,还是得让我去集中隔离。

我觉得非常奇怪,就问:我都来两天了,也没人通知我呀。

社区的人说:我也不知道,系统今天才显示你的信息。

我问:那我还需要隔离几天?我这都来了两天了,是不是要把前面两天减掉,只隔离一天就可以了?

社区人员说:这个我们不清楚,要到隔离酒店,让那里的防疫专班来判定。

不得不说,厦门的社区工作人员,工作很认真负责,态度也特别好,要给他们点赞。她给我打电话,好像是给我添了麻烦似的,语气里充满了歉意。大概他们也知道,把人拉过去隔离,对方一定心里很不爽吧。

但我倒是没啥。人生本来就是充满戏剧性,遇到反转,正好说明在这部剧里,你是主角呢。所以我也是既来之,则安之,无怨无悔,欣然接受。所求只是能早点出去,别耽误我们预定的工作行程。

社区人员让我在酒店收拾好行李等着,会有专车过来接我。我等了大概半个小时,专车就来了,社区的同志也骑着小电驴来了。她的态度非常热情,说话都是带着笑,还开玩笑说,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卖了的,语气里透着关心和歉疚,让人心里很温暖。

但可惜的是,她依然不知道我到底要隔离几天。

在去往隔离酒店的路上,我向胖子、马桶还有厦门的合伙人通报情况。

马桶说:你进去后,一定要老实交代,配合政府,早点出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要不然我们这次活动就完蛋了。

我说:“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争取减刑的!”

然后在心里想着,一会儿碰到防疫专班的人,要怎么说服他(她),让我只隔离一天。如果是男的,我就跟他讲道理;如果是女的,我就施展我的魅力。嗯,就这么定了。

不一会儿,到了隔离酒店。司机把写有我名字的隔离登记表交给保安,又在大门口等了十几分钟,那紧锁的铁门才打开。

等待的时候,酒店的保安很热情,给司机送了一瓶矿泉水,还说“辛苦了”。我心想,这莫不是一家黑店,司机是个托,我是他拉来的肥羊?

好不容易进到酒店,我想象中的防疫专班,连影子都没有,只有一个前台小姑娘,个子娇小,由于戴着口罩看不见面容,看眉眼似乎都不到20岁。

尽管没见到防疫专班,但我酝酿半天准备施展的魅力,不能浪费了呀,用在小姑娘身上,也是一样的嘛。

我把我的情况告诉她,然后问:像我这种情况,到底是隔离一天还是三天?

小姑娘说:唉,你这种情况,干脆就不要来了呀。要是隔离一天的话,你也麻烦,我们也麻烦。还不如不来。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社区叫我来我就来了。

小姑娘说:那你不要上他的车呀。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社区的人叫我上我就上了。

小姑娘说:你才刚进来,就想着出去,哪有这么快!要等医生来才知道。

然后说:你吃中饭没?饿不饿?我点个饭给你吃吧。

然后又说:我们加个微信吧,有消息会告诉你的。

看着她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我的心里响起了一首歌:“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司机……”

小姑娘把我送到电梯。电梯里湿漉漉的,一股消毒酒精的味道。上到六楼来,只见整个走廊上都铺着一层塑料布,每个房间门口都放着一张塑料凳子。

我进到房间后不一会儿,小姑娘就跟着来了。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心想,我的魅力这么大吗?

结果原来她是来消毒的,沿着我走过的路线,用喷雾器消了一遍毒。

看我没关门,小姑娘很不满地说:你这个门要关上的呀。

我连忙回答说:好的好的!

小姑娘转身欲离开,然后又停了一下,说了一句:我特地给你挑了一个大房间。

然后扭头走了。

看着她瘦小的身躯背着大大的喷雾器,走向亮光的出口,那一刻,我恍惚以为她是天使。

房间确实是非常不错,比我原来住的条件好多啦!我住的民宿住一晚才130元,这个酒店要是正常预定,估计得三四百。

不一会儿,只听到门上“咔咔”地响了两下,大概是有人用衣架之类的东西敲的。我以为是小姑娘又来了,打开门一看,连个人影都没有,只见门口的板凳上放了一个盒饭。

后来才知道,“咔咔”两声,就是送饭的暗号。听声响,大概我这层隔离了六个人。不过一直到我解除隔离,都没有见到任何其他人的面。

盒饭还不错,两荤两素,还有汤和水果。拍了个照片发在加盐星友会的群里,大家纷纷羡慕起来,都嚷嚷着也想要隔离。

吃完美味的饭菜,睡了一个午觉起来,写了两篇文章,看了一晚上书。这似乎不是隔离,而是度假呀。只是不知道这样吃着住着,到时候结账,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呢。

想起前天晚上一度流落街头的情景,真是恍如隔世。

胖子说:“正好趁机搜集一下写作素材”。

是啊,这一番经历,是多有意思的材料呢。

反转对主角来说是遭遇,对读者来说,却正是精彩纷呈处。

念及此,加盐又欣然提了另一首打油诗,曰:

人生无定数,穷达乱出牌。

才夸厦门好,又遇反转来。

莫非主角命?为要添精彩?

不妨多点料,加盐好做菜。


3

反转的反转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斯蒂格勒有一句名言:“如果你从来没有误过机,说明你到机场太早了”。

他是想用这句话明:当你想防止一件坏事发生,往往就不得不接受另一件坏事的发生——误机虽然会带来损失,但老是提前到机场,对于那些时间非常宝贵的人来说,同样是巨大的损失。

仿照斯蒂格勒的话,我也造一个句:“如果一个创业者从来没被隔离过,说明你出差太少了。”

有了这次经历,我终于可以补上这个遗憾,成为一名合格的创业者了。

隔离后,我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到底要隔几天。因为按照道理来讲,我从外地过来,前三天是风险最大的,只要前三天有所处置就行了;既然已经过了两天,那么补上一天的隔离就行了。

但如果僵化执行的话,也可以说,不管你什么时候进去,反正要隔离满三天。

问题是,我也不知道负责这事的人到底是讲道理的还是僵化的。所以从接到社区电话的第一刻起,我就不停地在问,我到底是要隔离多久?

但是就这么一个问题,一直都没有人能够回答。前台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做核酸的医生也不回答,我才问了两遍,她们就都很烦,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再问了。

给前台的小姑娘发微信,她一直都不回我。让我明白了世态炎凉——昨天还扑闪扑闪,今天就爱理不理了。或许是有新的更有魅力的人住进来了吧。

原本我想着,他们可能也需要一个程序。当天下午应该会告诉我吧。结果等了一下午,也没告诉我;又想着晚上应该会告诉吧,等了一晚上也没有告诉;我又想着也许他们已经下班了呢,第二天上午上班的时候肯定会处理吧,结果第二天又等了一上午,还是没人告诉。

如果按我的性格的话,就是等着通知就行了,反正早晚会告诉的。但问题是,我们有好多事情,就等着看我到底隔离多久才能决定。我如果出不来,后面的事全都耽搁了。

马桶建议说:不能坐以待毙,你得申诉啊。要打12345争取减刑。

这让我内心非常纠结。因为我特别害怕给陌生人打电话,打一次电话需要消耗极大的心理能量。

但问题是,这个电话似乎非打不可,如果我不主动申诉,而是等待判决,万一真的判三天呢?我去申诉一下,也许还能争取到只判一天的结果。

于是那天下午,我终于鼓起勇气打了12345电话,第二天上午又通过厦门12345的公众号文字反馈了一下。

不得不说,厦门市政府的便民服务还是做得非常好的,12345电话一打就通,接线的小姑娘态度非常好,微信公众号的申诉也非常顺利,几乎没有任何的障碍,很容易就提交上去了,并且迅速进入到处理状态。

接下来的时间,我每过一会儿就刷新一下厦门12345的官方微信。我的两条申诉信息倒是都显示已经进入到思明区政府的处置程序,但是到最后一步“已反馈”那里,却一直都没有进展了(后来到我都回到广州好几天了,才终于收到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反馈信息)。

到了周五下午四点多钟,我住进来已经二十八个小时,却依然还是没有人告诉我到底是隔一天还是隔三天。

厦门这边的朋友帮我查到疾控中心的电话,我也打电话过去了。但是接电话的人告诉我,我的名字在他们系统里根本就没有显示。因为他们只是负责检测阳性或者密接的那些人的隔离,外地来厦门人员的隔离不归他们管。

我心想,这要还不确定的话,我们明天的活动可能就得黄了。要不我到前台再施展一下魅力?毕竟昨天小姑娘还帮我点了饭,还给了我安排了最好的房间呢。

我心里怀着“微微一笑很倾城,小姑娘为我丢了魂”的憧憬就冲出了房门。结果走到电梯口发现,电梯是被锁死的,只能酒店的人员才能打开,楼梯也是封闭的。很显然,只有他们放我们下去,我们才能下去,自己是不可以随意走动的。

我只好悻悻地回到了房间。

我又想,虽然容貌的魅力没法施展,但是她还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呀,于是就通过房间电话打到前台,哀怨地说:为什么?为什么还不告诉我?我到底要在这里待多久?

小姑娘很生气:你老问我,老问我,我也不知道呀,这个都是防疫专班定的呀。你昨天才住进来,那么着急走干啥?

我尽量用充满磁性的嗓音,满怀深情地说:我在这里无亲无故,什么也不知道,也找不到任何人帮我,现在只有你才能帮助我了。

小姑娘在那边沉默。

我再加了一点磁性和深情,又说:现在真的只有你才能帮我。

于是她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在群里再帮你问一下他们,一会儿再回电话给你。

过了两分钟,小姑娘回电话过来说:你今天晚上解除隔离,等核酸结果出来就可以走了。

在那一瞬间,我如聆天籁。心里美妙的歌声差点唱出来:“我要谢谢你,因为有你,爱常在心底……”

到晚上八点左右,核酸结果出来了,于是我正式刑满释放。走出酒店,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回想过去的一天一夜,恍若梦中。

出来之前我还想着,厦门人民对我专车接送,住的条件也不错,吃的饭菜还很好,还不知道要收多少钱呢。但是出门时一激动,就忘了这茬事儿。等到站在大街上才想起来,人小姑娘根本就没有找我说交房费的事啊。

原来,我隔离期间坐车、住宿、吃饭,全都是厦门人民请客!

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谢谢你,感谢有你,世界更美丽……”

我想着,厦门既然对我这么好,而我给人添了那么多麻烦,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下吧。于是找到厦门市红十字会的微信公众号,捐了500元,作为对厦门人民深情厚谊的一点回报。

心里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我们手犹香在厦门的事儿做好,为厦门的经济发展做贡献呀。

就这样,我结束了一天半的奇幻隔离之旅,怀着对厦门的无限好感和对厦门人民的无限感激,奔向了自由,奔向了新的生活。


---end---


PS:这次之所以冒着隔离的风险去厦门,是为了手犹香酒业·厦门运营中心的启动事宜。隔离结束后,我们的活动顺利举办。尽管过程波折,但结局还是圆满的。

这也正是我前面所说的:当你满怀激情,无所畏惧地勇往直前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而为什么我们能这么有激情呢?就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个事业有奔头啊。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半月时间里,手犹香已经有了16位合伙人倾力加盟,启动了福州、青岛、厦门三家线下运营中心。接下来北京、西安、济南、武汉、深圳等地运营中心,也都会陆续揭牌。

也欢迎全国各地的朋友,一起加入手犹香合伙人计划。详情请参考这两篇文章:

手犹香·福州运营中心成立记

每一个心有不甘的中年人,都需要一次人生的自我救赎

欢迎爱喝酒、常组局或参加酒局、有一定人脉资源的朋友一起加入共赢。不论你在哪个城市,处于哪个行业,都可以来聊聊。
加入方式(二选一):
1.添加我们的微信。
微信一:Matong-Aric0502
微信二:sishzg;

2.在留言区留言,留下你的电话或微信号码以及姓名,等我们联系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