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右派精英的错觉:对改革开放现实基础的忽视

陶太郎 2022-11-24 22:46

摘要:本文主要解释近年来中国左派精英的话语权为何越来越大,这是一个很多人不能理解的疑问。

每当遇到困境,国内右派精英都会提出始终不变的看法,那就是: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更加注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但是,右派朋友们往往忽略一个基本现实,那就是,随着外部环境的急剧变化,尽管一再提倡,但开放与发展这一目标的现实性是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谈及国家的战略目标和改革开放的基础时,总设计师邓公曾经这样阐述他的观点:

争取比较长期的和平是可能的,战争是可以避免的。1978年我们制定一心一意搞建设的方针,就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判断上的。要建设,没有和平环境不行(1987年5月12日,邓小平会见荷兰首相吕德·吕贝尔斯讲话)

这句话的主旨非常鲜明:那就是,改革开放的前提乃是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没有这个背景,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对外开放,都将是难以有效推进的。

如果战争的风险近在迟尺,如果海外关键物资的贸易随时可能面临掐断,在这种情势下,经济的效率肯定会让位于经济的安全。这不是政策制定初衷如何的问题,而是现实环境的逼迫所致。

稳定的经济发展只有在一个安全和平的环境下,才可能成为主旨,在一个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产业链愈发脆弱、对撞接连不断的世界里,单纯追求发展的效率显然是一种奢望。

同样,如果外部敌意愈演愈烈,来自西方的颠覆、破坏等敌对行动越来越激烈,那么一个相对弱势国家在这种强敌林立的环境下,又如何确保自己的开放呢?她怎能不在重要部门优先以国产企业取代可疑的西方供应商?她的人民怎能不对来自西方的思想、人员和企业抱有越来越多的疑虑?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这是一个基本现实反应,在历次对抗开始之后,所有的国家都是如此,不是中国可以单独避免的,更不是什么需要被诟病的狭隘民族主义。

开放,就像敞开家门招待客人,只有在一个和平详宁的街坊里才可以做到开放,如果生活在一个充满敌人的街坊,那么大门必然是紧闭的,这不是因为偏狭,而是为了安全。

当年苏联为何改革开放失败?中国的改革开放能够成功?根本原因不光是双方的能动性,更在于外部环境改善的基础。

苏联做不到改善自己的外部环境,无论苏联领导人怎么妥协,英美都要置他于死地,苏联根本没有改革开放的空间,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无视外部敌对势力的叵测敌意而强行开放,并放弃武装,只会加速国家在外敌压迫下的崩溃。

相比之下,中国做到了改善外部环境,这才有了改革开放的基础——和平安定的国际环境。没有这个基础,改革开放是很难成功。

这就是当前大家所看到之历史浪潮缔造的趋势:尽管一再提倡经济和开放,但冷战的现实却无情地迫使产业政策更加注重安全,而今天民间一波接一波的民族主义舆论浪潮,看似与改革开放的初衷背离,但却绝不是什么偶然。

冷战的现实必然促使中国不得不将自己的政策目标更加倾向于安全之上。而国家安全重要性的急剧提升,也使得相应部门、企业的资源和话语权急剧扩大,无论是为了国家政治安全,还是为了解决产业卡脖子问题,政策方向和偏好,都需要如此调整,而这些相应部门精英的意识形态比较偏左或者更民族主义,因为他们肯定不是追求效率至上的,而是安全至上。这些在舆论环境中相对曾经边缘化的偏左精英也由此掌握了话语权。

与之相应的是,那些曾经在改革开放旧时代位居核心地位的人员——过去主要政策目标“发展和开放的主要推动者(这些是右派精英的主要构成,逐渐失去了原本独一无二的政策影响力。即,他们原本致力于追求的经济效率目标,已不再是冷战时代的政策核心,或者说越来越难以适应冷战现实挑战的需要。

在这个过程中,侧重安全、原本边缘化的左派精英就会享有越来越多的话语权,而侧重效率的右派精英则逐渐失去了以往说一不二的声势。就这样,冷战的现实不仅仅逐渐改变了国家政策的目标,也塑造了左右精英的分别崛起和失色,这是历史的意志,也是冷战的内映。

很显然,就像无数浪潮的巨变一样,很多人身处庐山,肯定无法真正理解现实世界变化的真实逻辑,但无论他们理解与否,对于这场冷战本身来说,并不重要。

毕竟,赢得这场斗争,才是我们伟大民族的真正目标。


《王陶陶文章合集阅读(部)》(点击即可

《王陶陶文章合集阅读(部)》(点击即可

《改革开放的另类风险:大发展的反噬》(点击即可)

王陶陶语音节目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资治通鉴
推荐节目: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法国大革命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述俄国革命
推荐节目:现实政治的基准
推荐节目:世界各国的长期地缘风险
推荐节目:历史成败的具体教训
《推荐节目:现代政治的技巧
推荐节目:王陶陶千聊会员
欢迎大家加微信,方便交流。
点击二维码加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