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娘记

浙江法制报 2022-11-24 23:26
村里要拆迁,老人跟谁,谁家就能拿到更多的安置面积。可儿子有三个,妈只有一个,怎么办?衢州的刘家三兄弟商量通过抓阄决定母亲随谁安置,并协议约定谁享受了“福利”,母亲就归谁照顾。

然而看似公平的约定,最终却让三兄弟对簿公堂。当初抓阄胜出的老大刘新多得了一套安置房,事后却安排母亲独居,引发弟弟刘荣、刘洪不满。“为了母亲好”,两个弟弟将刘新诉至法院,要求将母亲接到刘新自己居住的房屋中共同生活。

开庭前,法官上门跟89岁的母亲徐奶奶聊了聊,结果出乎意料。

“被‘分’给大儿子后,两小儿子很少探望”


说起三个儿子关于谁来照顾自己的约定,徐奶奶有些无奈,“拆迁的时候他们拉着我签了一个协议,我其实不是很同意。”

2018年,徐奶奶所在的村因城中村改造要整体搬迁。根据拆迁政策,70周岁以上的老人必须随成年子女安置,徐奶奶需要在三个儿子中选一家跟随。可因为徐奶奶跟谁家安置,谁家就能享受“四世同堂”安置政策,刘家三兄弟为此争执不下。

“原本他们一户只能选到三套房子,徐奶奶的加入后一户可以变成两户,就能直接多选到一套房。”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承办法官姜美英介绍。这样的“福利”大家都想要,公平起见,三兄弟选择抓阄决定母亲随谁安置。

最终,刘新获得了这个机会。三人还拉着徐奶奶签了一份协议,约定刘新享受“四世同堂”安置政策,属于母亲的安置房待其百年后由刘新继承。但前提是等搬迁后,刘新须拿出32万元补偿给两个弟弟,且母亲跟随刘新共同生活。其他需要支出的抚养费用、生病住院照顾等三兄弟都共同承担。

“哥哥享受福利的同时也承担了责任,弟弟们也拿到了补偿,这协议看起来合情合理,却从来没问过他们母亲的意见。”姜美英说。

法官上门后,正为儿子们的纠纷发愁的徐奶奶像倒豆子一样倾诉起来。她表示,自从随了老大家安置后,老大每日下班还会来看望,老二老三却很少出现。“先前我腿伤住院,老二老三都没来看过我。”徐奶奶说,自己并不识字,协议上写的都是儿子们自己的想法,从来没人问过她的意见。

“住哪无所谓,希望三个儿子轮流照顾”


协议签订之后,关于刘新对母亲的安排,刘荣和刘洪一直有意见。

“安置房没落实好之前,他把母亲安排住在养老院里;安置房落实后,他又安排母亲独自居住在其中一套房子里。”在他们看来,母亲年事已高,不适宜独自居住。大哥享受了福利,却没有履行好照顾母亲的职责。

对此,徐奶奶却不置可否。“我住在这里是可以的,但我觉得三兄弟应该轮流来照顾我。”徐奶奶说,自己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还算硬朗,一个人居住倒也无碍,只想能多见见儿子们。

“虽然协议上约定了拆迁后徐奶奶要与老大共同生活,但这并非徐奶奶的真实意愿。”法官表示,经法庭询问,徐奶奶表示愿意继续住在现在住的房子里,刘荣、刘洪诉请将母亲接回与刘新共同生活已无必要,不予支持。

此外,协议的签订是因为涉及拆迁安置政策的需要,并不能免除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徐奶奶希望三兄弟轮流照顾,应该尊重她的意愿。柯城法院审理后驳回了刘荣、刘洪的诉讼请求。

“为人子女,父母长寿、身体健康是最大的福气。你们三兄弟也都儿孙满堂了,应该给后辈做个好榜样,为母亲营造一个和谐的家庭环境。”庭后,法官又对三兄弟进行了教育。

兄弟对簿公堂,不论谁输谁赢,当属母亲最为难过。好在,徐奶奶的儿子们已经开始反思。目前,他们按照老大老二各两个月、老三一个月的顺序轮流照顾母亲,徐奶奶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心愿。

(文内当事人均为化名)

来源:浙江法制报(记者 陈贞妃 通讯员 张程琦 张鸿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