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逻辑都失效了

老端的茶馆 2022-11-24 23:31
文/端宏斌

刚才有个网友给我发了一张图:

他说:“老端你又跑对了,全国2万多个高风险地区,唯独浙江一个高风险区都没有。不夸张地说,这将(浙江)是人类最后的希望了。”

听完他的话,我一开始还不信,然后自己去查了一下,果然浙江是全国唯一还有没高风险地区的省份,但我估计最后的抵抗也坚持不了多久,短则3天,长则10天,我浙也会破防。如果这个冬天连中国也坚守不住,那么人类就彻底输给新冠了,这是一种充满了历史感的悲哀啊。

为什么浙江能一直坚守到现在,我觉得肯定是有原因的。你知道吗,健康码最早就诞生于杭州(2020年2月),那时候叫杭州绿码,然后发现好用,才开始全国推广。由于互联网思维的加持,浙江才能做到精准防疫,最快速度锁定阳性,要封也不会全小区都封。但就算这样,距离最后失守的时间也不会太久了,因为病毒太强大。

国内还有些人的操作,让疫情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今天我就看到北京某些高档小区在搞什么“阳性互保”协议,见下图:

看到这个我就笑了,这不就是上海人上半年玩剩下的东西吗?上半年,上海一些高档小区搞了个所谓的攻守同盟,小区里如果有阳性,宁可居家隔离也不去方舱,因为他们听说方舱的环境太差了。可是后来,小区里阳性病例越来越多,他们搞不懂阳性是怎么来的。

弄到最后才发现,病毒完全可以通过排烟道和下水道传播,所以你楼上的病毒通过下水道就可以传播到你家,这下他们坐不住了,强烈要求阳性必须去方舱隔离。看来上海人吃过的苦,北京某些人还要再吃第二回。

前几天跟一个朋友聊天,他问我:“如果疫情再严重下去,比如每天几十万的新增阳性,全国各个城市都有高风险区,你会怎么应对?”

我说:“现在我待的地方还很安全,但如果我觉得连这都不安全了,我就会考虑去山里住,彻底隐居起来,因为我是真的一次都不想被传染,不管这是大号流感还是小号艾滋,我都不想要。”

对方又问:“你躲进山里是没问题,但你孩子怎么办?总要上学的啊。”

看到对方这么问,我来精神了,我说:“上不上学其实问题都不大了,因为过去的逻辑都失效了。我觉得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意义。我准备写篇文章来谈一谈。”

为什么妈妈们都对鸡娃那么上心?因为过去的经验告诉她们,高学历的人会有高回报,所以他们都想把孩子培养成高学历人才,但如果这个经验失效了呢?

让我说得更直接一些:如果对教育的高投入在未来无法给你相应的回报,你还会拼命投入吗?

我举个例子你就懂了,我党在最近半年多时间里,狂出政策救房地产,但是房地产根本救不动。这些政策如果放在以前,早就把房地产推向白热化了,那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呢?原因很简单,老百姓对房价必涨的预期没了,一旦房价必涨的预期消失,老百姓就不会愿意再投入几十年时间去背房贷了。如果预期还在,不管你怎么调控,老百姓就算假离婚也要去买房。

如果疫情席卷全球,那么人类经济持续增长的神话就破灭了,在经济收缩期,所有经济体都会面临需求不振的问题,所以也不会再产生多少高薪职位可以给大学生。

你知道吗,在未来的15年,每年中国都会有接近1000万名大学生毕业,这么多人去争夺越来越少的职位,到时候研究生去做环卫工人也是新常态。你在教育上投入的钱,大概率无法给你相应的回报。

现在最傻的就是送孩子去国外留学的家长了,先不说会不会感染新冠病毒,就算你完全不感染,你回来也是不会有好工作给你的。你可以看看下面这个妈妈的抱怨:

为什么国内的好企业歧视留学生呢?说白了也很简单,他默认你这个文凭是花钱买来的,所以他不愿意给你接盘。再说了,就算好企业现在也忙于裁员,哪有空余的位置给你呢?有经验的老员工都保不住工作,何况你这个没经验的新人。

对了,最近还有一件大事,很多银行发行的低风险理财产品,净值出现了大幅下跌,这种理财产品在以前都号称是保本的,当然现在不允许这么宣传了,他本来收益率也很低,仅仅比银行存款高一点点,结果这种都暴雷了,而且还不是一家,而是很多家。

关于这件事,网上很多人写了不少文章分析,一会儿扯美联储加息,一会儿扯国债收益率上行,分析来分析去,老百姓都看不明白。我来告诉你真正的原因,保证你一看就懂。

低风险保本类的理财产品暴雷,本质上是全社会抵押品价值下跌,我举个例子你就懂了,张某借给李某200万,约定一年利息10万,同时李某提供张某一套价值250万的房产做抵押。对张某来说,这就是一笔年化收益率5%的无风险理财,因为如果对方不还钱,起码还有一套250万的房子在手,所以理论上这笔投资的风险极低,完全可以保本。

好了,时间过去了半年,张某突然发现,那套250万的房产,市场价只有180万了,那么他这笔低风险投资立马变成了高风险,到期李某如果不还钱,他手里就只有这套180万的房子了,所以低风险理财当然会暴雷。

低风险保本类的理财产品,投资的全是债券,既然是债券,不管对方怎么包装,弄出一些花里胡哨的术语,债券总是要有抵押物的,中国最大的抵押物就是土地(房子),一旦土地的价值下跌,那些所谓的低风险产品全部变高风险。所以我说过,如果房地产救不起来,中国经济就完蛋了,我们面临的是日本那种资产负债表式衰退。

我现在做的投资,基本不考虑收益率的问题,我考虑的是能不能保命的问题,比如我最近在物色山里的房子,搞这种房子肯定是赚不到钱的,但如果真的疫情失守,我起码还有个地方可以躲起来。

最后我打个小广告,如果你住的房子是房龄超过15年的高层建筑,那么你要认真考虑下水道传播新冠的问题了。我最近找了一家做地漏大牌代工的厂子,一款质量非常好的全铜镀铬地漏推荐给你。购买地漏需注意,这不是简单就能装上去的东西,你最好找一个懂水电的师傅帮你装。

下面是购买二维码,你也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跳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