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云端 | 穿越变局,韧性成长

源码资本 2022-11-25 09:00



#码脑  生态连接,认知共鸣


近日,源码资本合伙人&CHO郑云端做客玄奘之路大讲堂,同清泉研究院院长曹霞围绕“韧性社会、韧性组织与韧性个人”的对谈。


郑云端强调,越是艰难时刻,组织越需要充满韧性。组织韧性可能是财务流动性、业务柔韧性、和组织敏捷性,也可能是组织的生存意志、心灵契约、和组织中的韧性领导者。韧性组织和韧性领导力,是变局周期中最稀缺的资源。直面强压的适应,逆境中的调整,变局中的恢复,都是毅力、意志和强大的韧性领导力。


我们整理了对话实录,希望能为各位创业者带来一些启迪。


曹霞:在替戈友们了解云端的经历和背景时,我发现您的履历非常丰富。所以想问,在过往经历中,您最在意的是哪些部分?

郑云端:过往27年的职业生涯中,大约有14年在外资企业,12年在本土企业,1年在海外全职读书。


前面14年比较在意的是在宝洁公司和壳牌石油公司,一个美国公司,一个欧洲公司,都是全球企业,都是百年以上的企业,都穿越了一战和二战,都有优秀的组织能力和组织文化,应该说是有韧性的组织。


后面12年比较在意的是华夏幸福和贝壳公司,都是高速增长的行业和公司。经历了参与建设组织体系-人力资源体系-人力资源团队的过程。也感受了企业的高峰和低谷,以及对组织能力和组织意志的挑战。


2021年加入源码,正在学习这个行业。源码给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创业者精神 + 深度认知能力。源码在当前的环境下,也在加强组织化和机构化,增强自己的组织韧性。比如建设分布式组织、加强领导力建设和文化建设。


曹霞:云端在人力资源领域的经历丰富,专业度也非常高,相信将为今天的戈友们带来非常大的价值。本期玄奘之路大讲堂的主题是“穿越变局,韧性成长,以韧性社会、韧性组织和韧性个体拥抱变局”,请云端从最近很火的德国作家马库斯布伦纳梅尔的《韧性社会》开启今天的话题吧。

郑云端:只是快速读了一遍《韧性社会》这本书,我印象比较深的有几组概念。


  • 稳健性和柔韧性。作者用强大的橡树,描述稳健性。用柔软的芦苇,作柔韧性的代表。稳健性是不靠调整而抵御风险的能力。柔韧性是让步-适应-调整-恢复的能力。仔细琢磨一下,我觉得《道德经》中提到的石头和水,可能更加形象一些。

  • 冗余。其中冗余是非常重要的,冗余是战略储备,对稳健性和柔韧性都重要,但是稳健性需要的冗余需要在各个环节储备。在变局的周期里,要留有足够的资源。

  • 社会契约。社会韧性有时候来自于社会契约。社会契约,一般是共同的信念和行为规范(约等于我们常说的三观),通过道德-法律-市场来实现。社会契约是思想层面的韧性力量,本质是社会信任。

  • 组织模式。组织模式是组织层面的韧性力量。作者认为分布式组织比集中式组织更有韧性,但我觉得中国这种集中式组织,不能说没有柔韧性。绝对的集中式或分布式,可能韧性都不好。组织应该是有集中也有分布才最好。但无论哪种组织形式,真实信息的传递都非常重要,因为它本质上是信任的基础。

  • 韧性社会需要一个长期解决方案。以疫情举例,长期解决方案可能不是封控,可能是疫苗从根源上解决这个事情。


曹霞:作为一名长期关注组织建设的专家,您怎么定义韧性组织?或者说韧性组织应该具备哪些特质呢?

郑云端:韧性组织,应该有表层和底层两层特征:


(1)表层特征:

  • 财务上的流动性。财务上有雄厚的战略储备,现金流能支持可持续发展。最近看解放战争的塔山阻击战,战略预备队占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的兵力,就是因为战争不可预测,要有足够的腾挪空间。歼灭敌人的时候,甚至要在局部形成5倍到10倍的优势兵力。

  • 业务上的柔韧性,组织要在业务流比如供应链上的每个环节有替代性方案。业务上是风险分散的,可能是产品的、可能是客户群的、可能是区域的。当业务的某个环节遇到未知打击的时候,有应对调整的时间和空间。

  • 组织不仅有集中式计算能力,也能有分布式计算能力。比如抗日战争期间的根据地,就是有分布式计算能力的。同时组织拥有人才的多样性。

(2)底层特征:

  • 组织的生存意志。生存意志是韧性组织的精神来源,就是组织共同的愿力-愿景-信念-目标。组织意志是非理性的,是组织最深厚、最强大、最源源不断的动力源泉,也是组织最底层的心理储备。红军是有这种心理储备的。很多优秀的组织是有这种心理储备的,比如宝洁-壳牌-万科。在这样的组织里,组织是价值驱动的,不仅是物质驱动的。另外就是公平性。公平性有助于维系心灵契约。所以动荡时期,官兵一致和同甘共苦是很重要的,但是又是很难实现的。红军时期的战斗力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同甘共苦官兵一致。

  • 信任。是韧性组织的基础;志同道合是信任的基础。志,是共同的愿景;道,是共同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信任的成本最低。信任让速度更快,信任最让人满足,信任最能激励;因为信任,所以效率;因为信任,所以低成本;信任的韧性最大。如果是高度信任,即使你说错了话,别人依然会明白你真正要表达的是什么;如果是不信任,就算你措辞精准,别人还是会误解。信任的风险很大,不信任的风险更大。信任和建立信任,都是领导者的关键能力,是领导力模型中的杠杆。

  • 韧性的领导力。韧性组织最深层的基因,即Resilience Leadership。我们过去也可能说是领导者意志,所谓百折不回的大无畏精神,是重要的领导力特质。韧性领导力是变局周期需要突出的领导力特质,因为变局周期的变化不仅密集,而且深刻、且不可预测。韧性领导力,是变局周期中最稀缺的资源。

(3)源码的领导力模型包含三个维度:

  • 谋后而定(管理复杂情况 + 战略性思维 + 商业洞察力 + 愿景和目标);

  • 行且坚毅(韧性 + 魄力 + 追求结果);

  • 海纳百川(吸引杰出人才 + 开放协作 + 善用资源);



曹霞:您在2019年写了一篇文章叫《组织部的崛起》。我们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请您说说,组织部对于韧性组织的价值有哪些?

郑云端:企业的业务能力一般是指研发能力、销售能力和生产能力。企业要成功,除了业务能力要过关,管理能力也要过关。我一般把管理能力称之为建设组织能力的组织能力,一般包括战略运营部、财务部、数字化部和组织部。


前GE CEO韦尔奇曾经说四架马车,就是CEO+COO+CFO+CHO。那时是工业时代,在现在数字化时代又增加了一驾马车,就是CTO。


战略运营部承担知己知彼、制订目标和计划、跟进落地和进度的任务。运营部相当于军队里面的参谋部,在作战层面,重要性实际上高于组织部的;在变幻莫测的环境中,是指挥员最不可缺的团队力量;在有的公司叫经营分析部、商业分析部、计划分析部、战略运营部等等;


财务部承担战略预备的核心功能。在军队里大约相当于总后勤部,为前方储备源源不断的战争资源;在变局的环境和安全生存的策略中,承担韧性组织的最核心能力;


数字化部承担信息和情报传递的最先进技术力量,确保组织在不得不分布式计算的时候,依然能够把信息准确、及时、安全、口径一致的传递到四方;数据和信息的准确及时传递,是正确决策和判断的基础保障;


组织部承担识别和建设组织功能、识别和发展核心人员、识别和凝聚志同道合队伍的任务。所有的竞争,最终是人的竞争;所有的判断,最终是人的判断;甚至战略的分析和制订,也是由人来做的分析和制订;组织的韧性,最终来源于团队和人的韧性;


以上组织功能,都不是业务功能。但都是业务功能的底层基础设施,是业务功能的保障和杠杆,是建设业务组织能力的组织能力;


具体说到组织部,我第一次接触组织部的概念是2012年的时候。当时是在华夏幸福,是第一次在快速增长的本土企业中担任HR一号位。以前在外资企业中,更多的还是在人力资源“运营层面”,比如招聘-培训-绩效-薪酬层面。在HR一号位,首先要面对的还是人力资源的“战略层面”,也就是组织-干部-激励。当时还是缺乏这个思考方式的,和CEO的对话经常鸡和鸭讲。


当时和团队讨论的,就是去对标一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组织,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当时我们就选了中国共产党这个组织。这个组织,在过去近100年的时间里,领导着世界上最多的人口,穿越了战争、改革和传承,始终兴旺不衰。这个组织里,有一个神奇的部门,就是中组部。1945年,为夺取东北,中组部一次性抽调干部2万人,随军出发。1947年,为全国储备干部,中组部一次性抽调干部5.3万人,随军南下。对党和国家的事业起到了很大的干部梯队支持作用。


中组部,全称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组织部。隶属于党中央,而不是国务院。定位是“党中央在党的组织方面的助手和参谋”,主管党建和干部。党建,约等于企业里的文化价值观。核心原则是“党管干部”+“职务名单制”。多年以来,以上两条基本没有变化。中组部支持9000万党员,60万干部,4000多直管干部和1000多直管后备干部。据说组织部系统自身,有10万人左右在维护这个系统的运行。


中组部的主要工作方法也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比如:中组部始终关注“主线干部”。也就是一把手队伍,如镇委书记、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省委书记;高级干部的任免,不是“博弈”的结果,而是“合力”的结果,避免高级干部队伍的震荡;选拔干部,不要看一时一事,要看他全部的历史,全部的工作;组织部的干部管理权限,一般下管一级,就是“隔级管理”;组织部培养干部,注重轮岗,大范围、大跨度轮换岗位;


在企业的科学管理层面,中国企业还是要认真学习美国的优秀企业,不建议急于独创。但是在很多组织管理艺术层面,中组部的很多管理方式,是非常值得借鉴的。


曹霞:您曾经对企业管理者推荐过两门课,一个是《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另一个就是玄奘之路深度体验式领导力课程。我特别开心我们得到您如此认可,您能说说您对玄奘之路的理解吗?

郑云端:玄奘之路是我在万科做顾问时,第一次接触到的。真正落地是在贝壳。当时贝壳团队面临一个挑战——贝壳的核心管理团队有三种人:(1)业务运营线,比如来自省区总经理,副总裁;(2)工程师同学,来自互联网公司;(3)专业线同学,像人力、财务和法务;这三类同学思考方式和语言体系差异很大,但是团队需要很深的融合和化学反应,才能建立韧性,形成韧性的组织和团队。


玄奘之路是一个顶级领导力训练场。即使在赛前赛的过程里,都已经开始发现玄奘之路对团队融合的价值。尤其在戈壁场景下,你会很快发现,一个人在团队里的行为模式、表达模式、互动模式,和工作场景下并没有很大的差异。玄奘之路对团队融合,对韧性团队和有化学反应的团队的价值,我自己是非常认同的。


玄奘之路的沙克尔顿奖是一个让我非常印象深刻的奖项。首先是全员到达才会获得这个奖项,它的标准是不能放弃队友。其次是不止一个队可以或者这个奖项,所有的队,只要符合标准都能得。这不是一个输赢思维的奖项设置,是一个多赢思维的奖项设置。


玄奘之路对变局中的韧性组织是很有意义的。我们很多企业,无论是头部公司、隐形冠军、创业公司,即使不是在变局周期,实际上在各自的领域都是行走在无人区。作为领导者和领导者群体,我们如何带领自己的队伍穿越无人区,顺利到达终点,你可以在玄奘之路在短时间内有一个浓缩的体验。


曹霞:直播间的戈友中有企业家,企业管理者,也有不少年轻的朋友们。从个体的角度来看,您觉得年轻人应如何培养自己的韧性,以应对不确定时代带来的焦虑不安?

郑云端:我还是沿用《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的框架来回应一下,其中第七个习惯:Sharpen the Saw,磨刀不误砍柴工,不断修炼四力,韧力是四力的总和。


第一是体力(Physical)的修炼。体力是韧力的基础,没有体力不可能有韧力。跑步 - 徒步 - 散步,都是最简单的运动,人人都可以,随时随地都可以,对场地也没有什么要求;我自己不爱跑步,但是愿意到广阔的空间徒步,比如戈壁-沙漠-草原;


第二是脑力(Mental)的修炼。我们很多时候对这个世界的emo,是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不了解。多读书,建立对这个世界的多重视角,思路就会开阔很多。尤其在变局周期中,我们需要不同的思考方式。这个周期当中,我们应该建立PPE的思考方式,就是Philosophy(哲学)- Politics (政治学)- Economics (经济学)的思考方式。这个周期的关键矛盾不是市场经济,而是政治经济学。另外我发现,学习一个学科思考方式的最好方式,就是去读这个学科的概论。我买过很多专业的概论,比如历史-社会学-考古学-金融学-经济学。我们观察这个世界的视角越多,我们的迷惑会稍微少一点;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途径,就是和优秀的人一起共事,会从他们身上习得非常不同的视角和习惯;


第三是链接力(Social)(领导力 - 跟随力)的修炼。工作中,做好领导者和跟随者;家庭中,做好小家庭和大家庭的领导者和跟随者;朋友关系,也做好组织者和跟随者,哪怕很少;人际关系的烦恼,就是自我认知的来源。通过别人,认识自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做得也都不好;


第四是心力(Spiritual) (精神力-意志力)的修炼。可以冥想,静心-定心;可以自我感知,及时的感知自己的情绪,观察自己的情绪,消化自己的情绪;读无用之书:道德经、庄子、金刚经、心经、地藏经、论语、黄帝内经、孙子、商君书.....建议尤其理工背景的同学,要多读无用之书;


第五是财力(Financial)的冗余。多存点钱,现在连美国人都开始存钱了。


从韧性社会,到韧性组织,到韧性个人,韧性承托了国家、企业和个人的低谷,也必将见证他们的攀升。郑云端带领我们从《韧性社会》这本书开始,了解了组织的韧性特征、组织的韧性构建、组织和个人韧性培养的课程,以及对年轻人的一些解答,希望这次的内容能让大家在不确定中发现一些确定性。


11月28日周一20:00

源码资本郑云端对话得到脱不花

共同探讨管理者跃迁的十条铁律,欢迎预约!





第 37 期  码脑|薪酬激励,是科学也是艺术

第 36 期  码脑|绩效管理的本质,是激发人的潜能

第 35 期  码脑 | 识人用人第一步,如何科学面试

第 34 期  码脑 | 团队能走多远,就看这6点

第 33 期  码脑 | 创业者的11626.5小时

第 32 期  码脑 | 领导力就是引领众人去未至之地

第 31 期  码脑 | 亚马逊的十条出海合规经验

第 30 期  码脑 | 60小时“实用领导力”,精华全回顾!

第 29 期  码脑 | 郑云端:组织到底被什么驱动?

第 28 期  码脑 | 把握人性,才能搭建好出海“先遣队”



更多码荟成员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