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好书,惊喜再版!北大教授写尽杜甫一生

北京大学 2022-11-25 10:12
在豆瓣有这样一套书
评分高达9.4
评论区里都是再版、重版的呼声
满屏五星,唯一四星理由是
“绝版了,旧书太贵了!”
它就是由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贻焮撰写
被学术界公认为
“当代杜诗学中的一座丰碑”的
《杜甫评传》
1982到1988年
上海古籍出版社分别出版了上卷和中下卷
如今已成绝版
2003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再版
近20年过去,也早已售罄
很多人为了欣赏、收藏这套巨作
不惜以高价寻觅旧本

杜甫的童年如何度过
生平第一次漫游去往何处
他与李白等同代诗人的交情如何
他最爱哪种酒
“杜甫草堂”经历了怎样的修盖过程
在这本书里,你都能找到答案


“南方多雨,春时尤甚。老杜去春初居草堂时,见春雨连绵,春涨迅猛,难免腻烦,难免惊恐。现在住久了习惯了,渐渐体味出春雨、春水原来如此的美,写在诗里连诗也显得很滋润,这犹如春天里的辛夷、海棠、牡丹、芍药,在北方固然也开得好,终觉灰扑扑的,要是在南方,自会清爽得多水灵得多。”



这段流畅优美的文字,乍看如诗章一般,却并不是散文诗或小说,而是《杜甫评传》中的内容。一本书,从最初发行到如今,历经三十余年而生命不止,不因时间而降低价值,不因售罄而缺少读者作为一本学术经典著作,它是二十世纪杜甫研究的里程碑。今年年初,三联书店再版此书,陈贻焮先生的学生、北大中文系葛晓音教授在跋文中说:

三联书店慨然以推介高品质学术著作为己任,决定再版此书,实在是作者和读者的大幸。

北京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和三联书店联合策划,依循《杜甫评传》,回瞻陈贻焮先生的治学岁月,走进杜甫的诗意人生。

穿越世事苍茫,拨开历史尘烟,杜甫向我们走来。千篇诗文,永镌于世,不废江河万古流。

01

学问与性情兼备,《评传》难再得

博采了历来杜诗学成果,并运用文史学多领域的知识。《杜甫评传》以时间为轴,对杜甫人生经历及其遭际的变化起伏进行纵览式的解读,同时横向涉及其交游、社会背景等诸方面,交织成一幅恢弘的历史画卷。傅璇琮先生对其中精彩的叙事印象颇深:

仿佛把我们引进了当时纷繁复杂的世界。


作者手稿

陈贻焮先生根据杜甫生活经历的变化调整叙述方式,展现出放笔勾勒与细笔刻划兼备的特点,使《评传》叙事节奏张弛有度,如小说一般。陈先生的老师、北大中文系教授林庚先生曾对此高度评价:

《评传》之作,盖脱胎于诗话而取意于章回。一新为文,如行云流水,莫逆于心;其于杜甫,爱之既深,便备感亲切,如话家常。此百万长篇之所以若断若续而一气呵成也。

“学塑真容不惮劳”,陈先生离开我们已22年,问世近四十载的《杜甫评传》,也迎来了它的再版,这次由三联书店精心推出的精装新版,主要的工作一是对全书引用文献进行了全面的校订,二是请葛晓音先生继上古版和北大版之后再次作跋语。
因为断档多年,《杜甫评传》从今年三月份出版,迄今已加印3次,印量达23000套。这也从某个层侧说明了学术界和普通读者对这部巨著的衷心热爱。本书责编冯金红说:

再版的初衷是为了向杜甫致敬,向陈先生致敬,希望新一代的年轻读者能够感受到杜甫何以为“诗圣”“诗史”,安史之乱如何全新塑造了诗人,《杜甫评传》又是如何将杜甫的一生写成一部回肠荡气的“史诗”,从而自己也成为了一部永恒的“诗史”

三联书店将《杜甫评传》列入“当代学术”丛书,这套丛书收入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当代学术的经典之作,都是经时间检验而历久弥新之作,《杜甫评传》呈现的即是古典文学研究领域的高峰,是杜诗研究的“丰碑”。希望它的再版,能够加深普通读者对杜甫、唐诗、古典文学乃至中国文化更深刻的体认,而不是停留在中学课本或浮光掠影的知识接受与历史感知之中。

今年9月,三联书店专门举办了一场“三联学术论坛”,邀请多位学者、诗人一起重温这部巨著,探讨陈贻焮先生的治学之道。陈贻焮先生的学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志熙认为,《杜甫评传》的分量绝不亚于历代杜甫巨著《杜诗详注》《杜诗镜铨》这些重要的杜诗注释著作,甚至价值有过之。

因为用历史性的传记的方式,展现出来的是义理、词章、考据的全面工夫。这是我老师给我提到的六个重要概念,即时代、作家、作品、义理、词章、考据,这六个词的其中三个。读博士的第一年,第一次与陈老师见面,老师就说这六个词,多少年来我都很认真地听着我老师的话,照着这个做的。

陈先生著书之所以吸引人,与其深入浅出的语言和酣畅的文笔也密切相关。“行云流水,如话家常”,如围炉夜话般亲切,因而有雅俗共赏、引人入胜的效果。北大中文系教授葛晓音评价道:

最难得的是,以如此生动活泼的文字使杜甫的形象鲜活地浮现在书中,并能让读者随着作者一起下泪的论著,恐怕以后也不可能再有了!

在为杜甫立“传”,保证可读性的同时,《杜甫评传》又兼顾“评”的学术洞察力和严谨性,从而不止于传记本身,而成为一部综合研究。然而面对浩如烟海的材料,如何钩稽线索、厘清头绪,将散落的锦帛绾得严丝合缝、条理清晰,并不是一件易事,《杜甫评传》主要采取清代注家钱谦益、杨伦、蒲起龙、仇兆鳌之说,并结合杜甫的身世和当时的社会现实,综合诸家之说又进行剖析考量,运用综合考察、纵横比较的方法见出陈先生的学术洞见。

如《洗兵马》王嗣奭以为“句似排律,自成一体”,陈先生则判断其“实是歌行而稍加变化”。又如谈及杜审言的排律,其明确指出诗歌史的发展事实:

说五排是五律的延长,不如说是齐梁以来新体诗的入律。新体诗一般较长,其中几联皆须对仗,只要调调平仄,一律改押平韵,就是五排了。

《杜甫评传》不仅为读者呈现了杜甫的生平与思想,还生动展现了杜甫背后波澜壮阔的社会图景,如上卷写杜甫早年漫游齐赵间的作品《望岳》云: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十一月,唐玄宗登封泰山,封泰山神为天齐王……玄宗封禅是从东都出发,杜甫当时已有十四岁,又正在东都,对此事当有印象。由于杜甫自幼对泰山就有了极其伟大、崇高、神圣的观念,一旦身历其境,高山仰止,就不免要发出这样充满敬畏之情、神秘之感的礼赞:“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一山横亘,北为齐,南为鲁,千里青苍一色,冥搜所见,却很形象……由此可见杜甫当日情绪很高,信心很大,确实不为头年的考试失败而懊丧。



《杜甫评传》虽然波澜叠起、清新晓畅、妙趣横生,却更有着严谨坚实的文学史研究作为基础,书中的史实和杜甫行踪皆经过考证。评传对前人未研究透彻的问题予以辨析和澄清,如杜甫离秦入蜀的原因,杜甫与阆州王刺史、行官张望的交谊等人事关系乃至唐代剑南东西两川的分合等问题;对杜甫的诗歌系年、作品艺术源流等都提供了重要的启发和研究线索,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02

“纵谈唐音,追慕李杜”的北大中文系教授

镜春园82号,花木掩映,小径通幽。

院门一启,时间拨回三十余年前,竹林潇潇之处,正是北京大学中文系陈贻焮教授的居所,他正向学生们激动地讲授自己刚完成的《杜甫评传》章节,与杜甫共情至深之处,甚至禁不住泪下潸然。

《杜甫评传》为杜甫立传而兼评,既真实呈现诗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性情面相和体己达物,又将笔触探入更深层的社会状况和风俗世态,呈现杜甫及其诗歌背后所遭逢的生活际遇与人事悲欢。此书自1979年写起,至1984年7月19日全书方完稿,陈贻焮先生倾注五年心力,终成108万字煌煌巨著。

“全书前后共写了整五年”,陈先生在书后“作者赘语”中回忆:“余撰《杜甫评传》,时阅五载,字逾百万,黾勉从事,曷胜劳苦!”

实际上,陈先生撰著《杜甫评传》的志向和研究兴趣,却远不止五年,而是扎根在其古代文学研究的数十载岁月。

1946年,陈贻焮先生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1953年毕业后留校任助教,师从林庚先生进修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文学,走上中国古典诗歌研究之路。而唐代诸诗人之中,又尤其钟情杜甫,每每与其导师林庚先生“纵谈唐音,追忆李杜”;口袋中也总揣一本杜诗。

为杜甫作传,也是陈先生的夙愿。其最早的完整杜甫传记,是在报纸副刊上发表的一篇千字短文;1956年前后,第二次尝试为杜甫作传,因为感到自身学问尚未成熟,故暂时搁笔;此后,陈先生潜心深入研究六朝文学和唐代诗歌,并形成了其独到的治学方法:习惯于从根本上思考问题,像修复一个打碎了的古董花瓶那样,完整地展现作家的生活背景和时代风貌,并形成《唐诗论丛》等重要论著。随着陈先生“学问老成”,1979年3月,他正式投入到《杜甫评传》的撰著过程中。

陈贻焮《唐诗论丛》,湖南人民出版社,1980年

撰写《杜甫评传》虽是陈先生热爱之事,功在千秋,过程却实在艰难。杜甫留诗千余篇,史料文献繁多,陈先生也坦言撰写过程颇“苦”。其在诗中写道:“少陵二十青鞋布袜适吴越,我过五十夹镜载笔陟降藏书楼。典籍浩瀚如烟海,千年泥爪隐约实难求。”虽幽默风趣,但其中艰辛劳苦,也是先生创作实情之反映,他将自己写作《杜甫评传》称为“因顽慕勇”,知难而进。

陈贻焮先生自作诗手迹(《毓罴兄惠书约稿、为杜甫评传撰写之事无以报命,戏赋此聊以解嘲》,作于一九八〇年)

《杜甫评传》的创作历程,正是陈贻焮先生一贯坚持的研究品格,陈贻焮先生有诗云:“标新立异见胆略,探索哪可畏崎岖。”(《答问学示张明非、葛晓音二生》)而这也是北大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一直坚持的传统:考据、义理、辞章、时代、作家、作品相结合。视野宏阔,路数宽广,既长于思辨,又讲究文采。

陈先生在《漫谈古中国古代文学的学习与研究》中说:“我们读书是一辈子的事。”妙手著文章,北京大学中文系112年的发展历程,正是由陈贻焮先生这样的学者导夫先路,并不断将深厚的学术传统、严谨活泼的品格,立本开新,连接着古典的声情与意脉,又从容坚定地走向未来。
03

诗人型学者写杜甫,颇解其中味

陈贻焮先生不仅是一位智识广博的文学史家、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老师,还是一位灵思深情的诗人,作诗古近体兼擅,山水登临,咏物寄意,无不饶有韵致,意境浑融。晚年作品结集为《梅棣盦诗词集》;以诗人之立场揣摩和体味杜甫,陈贻焮先生之于杜甫和杜诗,自能更深入一层而颇多妙诠。


陈贻焮先生自作词手迹

杜诗文字较深,多用典及迂回之笔,因此初读颇不易发现其中深思密绪,却蕴含着杜甫的阅历、感受和心怀。在《杜甫评传》中,陈贻焮先生并不简单采用笺释杜诗字句,而是采用“顺解、断制”结合的方式来讲授诗意、还原杜甫写作的生命体验与心境:

所谓顺解就是顺着原诗的意思加以串讲,所谓断制就是通过征引、考校、分析断定诗意应作何理解为当。我评杜多兼采此二法。

作为长期研究唐诗、且自己又从事诗歌创作,陈先生之于杜诗,往往能有旁人未有之体会与感受,如:



凡是成功的倒装句都不宜牵合。“鲜鲫银丝脍,香芹碧涧羹”一联,扽直了就是“银丝鲜鲫鲙,碧涧香芹羹”。这么一来,倒也通顺易懂,只是弄巧反拙,把诗给糟蹋了:“银丝鲜鲫鲙”“碧涧香芹羹”,这岂不是唐代饭馆菜单上的两种应时名菜么?——真煞风景!……所谓“倒装”,只是跟日常平铺直叙的表述方式相对而言。严格地说,若从艺术的感受、构思和表现的角度来看,根本无所谓“正装”“倒装”……我这么说,并不是要否认语法、句式上有所谓“倒装句”,只是想表明,对于诗人来说,首先需要关心的是生活实感和由此而来的醇厚诗意。如若不然,即使你写出了一个又一个极其标准就是没多少诗意的倒装句,那岂不枉抛心力、无济于事么?



陈先生注解、翻译与赏析融为一体,既以字句剖析为据,又重视妙悟,通达浑成,贴合诗人内心情愫、还原当时的生活场景,仿佛能和杜甫“平等地交流”,如下卷写羁旅夔州、寄居西阁杜甫的悲愁与创作云:



这时也有一些人事干扰分散他的注力,但不管是送往迎来、与会赴筵、待友怀人、家庭喜庆,绕来绕去,总绕不过一个愁字。比如送李秘书入朝,喜其将承恩赐马有锦帕之舒,入直侍书见银钩之落……而篇末仍不免自伤病滞變州、穷愁潦倒。



诗人、文学研究者两种身份集于陈贻焮先生一身,因而《杜甫评传》能够在关注杜甫的同时,又将笔触延展至其前辈、同代诗人如陶渊明、孟浩然等,显示出宏通的视野和深厚的研究基础:



说想请张五到他家来干几杯,“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秋登万山寄张五》;又如他被邀到田家故人庄去作客,吃了鸡,喝了酒,临别时还特意宣称:“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过故人庄》孟浩然有产业,人也很豁达……老杜的情况又有所不同。他也不小气,只是阮囊羞涩,却想跟朋友们畅谈快饮,因此就真的希望有人带着酒来看望他。



又如,历代评论者对于杜甫《漫兴》绝句,或云像竹枝词,跌宕奇古;或云小说演义,俗气至极;陈先生则总揽而观之,指出这两种看似相反的观点的共性,在于“都指出了趋向于当时当地民歌的这一特点”:

在我看来,不管它雅也好俗也好,只要写得别致,能显示诗人部分的(哪怕是凌乱的)生活风貌和内心活动,那也是好的,值得珍视。

行文之间,贯穿着陈先生对于诗人个性与生命的细腻、真诚体察。如此征引杜诗及相关史料繁复却不庞杂,又能讲解得行云流水,《杜甫评传》前无古人,后来者难出其右,因而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志熙老师将其称为“集杜诗学之大成的一部著作”,有一部藏在其中的精彩的“谈艺录”;葛晓音教授则将《杜甫评传》称为“二十世纪杜甫研究的里程碑,也是当今学者研究杜甫不可或缺的必读参考书”。

/《杜甫评传》作者简介/


陈贻焮(1924-2000),字一新,湖南省新宁县人。1946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先修班,次年入中文系,1953年夏毕业,留系任教,并随林庚先生进修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文学。1983年任教授,1986年任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韵文学会常务理事、诗学研究会副理事长、王维研究会名誉会长等职。积平生之力创作《杜甫评传》上、中、下三卷,于1982和1988年出版,此外著有《唐诗论丛》《论诗杂著》,选编《王维诗选》《孟浩然诗选》等,主编《增订注释全唐诗》,参编《中国小说史》《历代诗歌选》《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等。












互动有礼




诗藏风雅,书含情性

在评论区说说你最喜欢的杜诗和理由

截至11月25日20:00

留言点赞排名前三名的读者

可获得陈贻焮著《杜甫评传》一套








参考文献:

[1] 陈贻焮《漫谈中国古代文学的学习与研究》

[2] 《杜甫评传》林庚序、傅璇琮序、葛晓音跋、作者跋

[3] 钱志熙《 <杜甫评传>:一部精彩的谈艺录和诗学巨著》

[4] 曾祥波《陈贻焮先生<杜甫评传>的两个长处》

[5] 钱志熙、杜晓勤编《陈贻焮文选》

[6] 葛晓音、钱志熙编《陈贻焮先生纪念文集》

联合策划:北京大学融媒体中心、三联书店

鸣谢:北京大学中文系

文字:冶棠

编辑:王悦

图片:北京大学中文系、三联书店

排版:唐儒雅

责编:昭花花、王嗖嗖


北大Useless Doctor邵,获奖!

        

在北大,他们是“状元”

 

保送北大的他们,获得全球金牌!

        


北大原创,版权所有

若需转载,敬请联络

期待投稿,欢迎合作

邮箱:gbdgw@pku.edu.cn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