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散文】陈春花:行至天山

春暖花开 2022-11-25 06:30


细细想来,其实天山的样子早在脑中,置身于此,只是为证实这份真实?还是为说明到此一游?亦或是寻找感觉外的东西?


春暖花开

梦中的天山,就摆在眼前,真的置身与此,设想中的激动却了无了踪影。坐在天池边上,同伴在与兜客的马夫讲价,自己则望着远处的雪山出奇。


雪封的山,原像一个耐人猜测的谜语,被一层白色的神秘包裹着,它无言语,它无声息,它不愿露出一点底蕴,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毫不理会我这个不知趣的访客,更不理会讨价还价的声音。


它更像一个沉睡的巨人,做着千年的长梦,任由外面的世界有着风霜雨雪的变化。在这样的场景下也的确让你无法产生任何冲动。


胡思乱想的时候,同伴已经租好了马,到天山牧场需要骑马而行,结果每人租了一匹马外加一个马夫,开始了上山的路程。


人言天山是自然大空调,此话不假,虽是盛夏,感觉人仍是颇有凉意,幸得行前乔莊送的牛仔背心。故一袭牛仔背心,一条牛仔裤,跃然马上,抓紧缰绳,只是头上少了顶牛仔帽。


算不上信马由缰,只能说是信马,因缰在马夫手上,马夫只有十二岁,把自己完全交给他,实在是心有余悸,只是一向随遇而安,便也想象着是一个高大的马夫在策马,平静下来的心便系到清脆的马蹄声中,叩响着飞上了天山……


马在小跑着上山,三匹马并策,马走得很慢,觉得很颠,马夫告诉我只有快跑起来,才会感觉舒服,可是仍不够大胆放马去跑,尽量悬身罢了。看看朋友,大有同感,相对一笑,马已在天山的中带。


一路上望着身前身后,大家一会儿说:“这里像天山”,一会儿说:“这里不像天山”,细细想来,其实天山的样子早在脑中,置身于此,只是为证实这份真实?还是为说明到此一游?亦或是寻找感觉外的东西?


好像都不是,真切的说,只是为了充实人生的旅程,留些成长的痕迹,少些遗憾吧!


塔林似的云杉,平整的草地,英姿勃发的骏马,温驯恬静的牛犊,星星点点的毡包,三三两两的牧人,坐在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等同伴的时候,映入眼的这一副天山景,深深的扣住了自己。


此时,才忽然发现,念头中到天山这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又岂只是一些零碎的事与物而已呢?


一直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早有安排,只是,时机没到时你就不能领会,而到了能领会的那一霎那,就是你的缘分了。


马及马夫在身后等待,自己却仍只是对着远处发呆,这么多年的天山梦,终于在今夏实现,该是今夏与天山的缘分。


很想多拍些照片,然而那深的一笔早已刻在心中,又岂是镜头可以窥见?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种成长的痕迹,抚之怅然,但却无处追寻,只能在一段一段过去的时光里,品味着一段一段不同的沧桑。


可笑的是,明明知道所有的时刻仍然都要过去,却执意地想把握永恒,眼角的热度爬上了心头……


也许,在好多年后,我唯一能记得的,就是坐在天山的某一处,在云杉的荫影下,眼角的温热所给我的感觉了。


马夫催着下山,因为天已经阴了下来,看似要下雨。到山下雨已经滴滴答答下了起来,坐车沿着盘山公路慢行,天山已在身后,细细碎碎的雨声撒在车窗上。


云雨中,除了偶尔刹车的声音,一切看似空茫宁静而安详,恐怕这才是天山给我的真印象。(本文完)


点击关注"春暖花开"  


·  转载授权、演讲资讯,请联系花小蜜  ·
微信 ID:chunnuanhuakai-cch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