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3年、搬家10次,我把租房的坑都踩遍了

后浪研究所 2022-11-25 15:46

整理、编辑 | 许嘉婧

封面来源 | 图虫创意
在租房这回事上,每个踏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想必都踩过不少坑。
2020年,中国房屋租赁人数已超2亿人,而这一数字还在逐年增长。在外漂泊工作的年轻人,为了在城市栖身,不得不花大量精力去研究租房里的门道。
在吃穿住行中,「住」这一项支出是最大头,常常要占到个人收入的20%-40%。在买房的压力倒逼下,甚至很多人想选择租房一辈子。
Loft、酒店、老洋房,租了就后悔?水电燃气暖、合同和保险,租房还有哪些隐形天坑?预算有限,怎样租到低价又合适的房子?预算宽裕,该如何提升租房幸福感?
这一次,「后浪研究所」的直播栏目「后浪观察室」邀请到租过8次房的B站UP主麻药、自如研究院特邀观察员贺智,一起拆解租房背后的千层套路。
他们都有超过5次的租房经历,身先士卒,把能踩的坑都踩了一遍。我们特地整理了这份对话干货,帮你圈好租房时需要格外小心的要点,快一键收藏吧~

贺智(自如研究院特邀观察员):我总共换了4-5次房,在三个城市待过。最开始在上海租了一个月租2900元的分租房,后来收入高一点,换到了一个主卧带独卫的自如分租房。再后来去了深圳,和哥们合租,一人一间,大概4000多块。来北京后,首先租了一个5000块的开间,离公司近,后来又换到一个7000多的一居室,是越住越舒服啦。
麻药(租过8次房的UP主):我的房子全是在北京租的,每次都是换了工作就换房,房子跟着工作走。一开始来北京的时候,我住在东四的胡同里,一个小阁楼上,那个房子是我住到现在最喜欢的。我当时人在广州上学,在豆瓣上看北京的房,有个姐姐写了一个PPT专门介绍房子,非常有意思。她是整租的,打算把阁楼转租出去,我觉得这个人和我有点投缘,就加了微信跟她聊了聊。
我没有看房,她也没有看我,我们俩就成交了。我当时也是个大学生,觉得北京太温暖了。之后自己租过那种艺术园区里面的小开间,可能2000左右,平房太吵了。后来又去合租,先跟不认识的人住,再跟认识的人住,现在终于自己住了,房租也是一路上涨。
骆若男(后浪观察员):在租房上,我踩了太多坑了,其实我的搬家次数比麻药还要多,首先是在成都,然后到了杭州,又来了北京。今年是我第三年工作,数了一下,已经是我租的第十个房了。
麻药:我最开始是在豆瓣找房的,2015、16年的时候,光找房小组我就加了十几个,各种发私信、各种聊,因为我觉得上面的真人比较多。
当时也道听途说,看攻略说不要找中介,中介费很坑,得找房东。但讲道理,我租了6年房了,只有去年才真正跟房东对上话。有很多中介,你感觉他是个人租,其实点进去他也是某个机构的。
若男:我遇到过那种看着特别好的房子,中介跟我说,我们都是房东直租,不需要付任何中介费和服务费,我给你报的价格就是你最终要付的价格。我当时心想,那你们怎么赚钱?你的工资谁来付?
贺智:这里面的套路很多。他有可能是先用低价吸引你过去。我就遇到过,你看中的那套房子,其实已经被租完了,他后来可能把你带到其他的房子里去看。
第二方面是,他跟你说的话可能是真的,但有一条没跟你说——你还是要付押金的。押金至少是一个月的房租。很多不良商家,他会想方设法把这一个月的押金克扣下来。
比方说,你在租房的时候,我留个沙发,以前是破的,然后退房的时候赖你把沙发弄破了。你想解释也说不清,没留下任何证据,然后他就可以用这个理由把钱扣掉。这伙人是专门赚押金吃饭的。
麻药:我遇到过这样的坑,有一次租房,我签的合同是一年的,然后第二年他又找我要一次中介费。
贺智:这个是不合理的。中介费它是一个信息服务,赚的是信息差的钱,只有第一次可以赚这笔钱。
若男:我之前踩过坑,对比了两个差不多的房子,一个是房东直租,一个你得交中介费。房东直租便宜1000块,那我当然是选这个了。
但是后面发现,房子里的床垫很旧很脏,房东不给换,我要自己买。然后灯泡坏了,找房东,他说来给换,过了一个星期没出现过。这种隐形的消费还是需要注意一下的。
贺智:没错,租房也要考虑到维修。假如你租的是正规中介平台,如果碰到报修问题,就算小到一个马桶盖漏水,都是可以直接在平台上报修的,这种保障还是非常给力。
麻药:我以前住过一些房子是烧燃气的。有些特别不稳定,开了水要站好久,一会凉、一会热,我感觉水哗哗流,好浪费,每天很心痛。后来我就都找有热水器的。
若男:还有用天然气的。我现在住的那个房子就比较离谱,热水要交钱,那整个小区都没有热水器,是像小锅炉房一样集中提供的。我也是住进去才知道,热水用完了,得花钱买,那好处在于你家电费可以稍微省一点。
如果是合租,在这些公共开销上就要很注意了。水电费是按一段时间后的读表数分担的。这就会涉及到比如三室一厅,主卧住的是两个人,你是一个人住,交租时有的按房间来分,有的按人头分,这不就不平衡了?得提前商量好。
麻药:距离,我最看重的就是通勤时间,要找个离公司近的。我以前通勤,早晚各一个小时,真的很崩溃。我是一个一天要睡10小时的人,早7点起来,晚9点就得睡。
关键我当时上班要坐完地铁、下来走一条街、倒公交车。我当时觉得活着有什么意思呢?我一定要换房。后来工作换了,房子搬到地铁口附近,出了地铁站,一首歌都听不完就到家。我在那个公司干了快两年,都没有感觉到四季的变化。
若男:是的,据2022年住房建设部数据显示,全国有超过1400万人口正在承受60分钟以上的极端通行,其中北京就占了600万。差不多5公里以内是幸福通行的最大阈值,超过这个你可能就没那么幸福了。但在去年的一个城市监测里面,只有51%的通勤人口是在5公里以内,通勤的幸福度是在逐年下降的。
贺智:第一个因素肯定是交通。此外周边的配套设施也很重要。比方说我回家晚,想吃个麻辣烫,能看到一家小店是很幸福的。或者晚上突然肚子疼,至少打个车去医院20 分钟能到。更好一点的,比如周边有健身房、公园就更好了。此外就是小区环境,这里的整洁程度、物业的规范程度、小区的新旧、人员组成,这些直接影响你租住的感受。
再往里说,把房子比作一个火柴盒,你要看它的朝向、面积、居室户型。不是说房子里感觉差不多就行,要看这些细节。
很多中介其实是将心比心的。他们也是北漂,年龄也相仿,知道生活的难处在哪里。他还是希望在赚到钱的同时能帮你找到合适的房子。这种时候,你的需求提的越明确,沟通就越省力,匹配程度就越高。中介经验比较丰富,有时他可以主动帮你看check list里面的需求。
就像我喜欢做饭,我就会跟中介提,希望有一个台面特别大的厨房,最好是朝南的,做饭时有阳光可以撒进来。然后吸油烟机一定要强。
还有就是卫生间,装修要相对好一点,因为它有漏水的风险。以及北方的朋友要注意看,暖气到底是自采暖还是集中供暖?这直接决定采暖费到底谁来付、付多少。一个季度自己付采暖费的话也要五六千左右,是一个很大的开销了。
再要看空调好不好用,洗手间进去之后有没有那种反胃的味道……这个需要很注意,它可能代表之后有可能堵住或不畅通。
麻药:另外一个就是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吵不吵。有的地方是临街的,噪音大。我现在住的地方外面是个铁轨,窗户关起来觉得还挺安静的,打开以后就很吵。大家不光要白天看,也要夜深人静的时候感受一下。
若男:还有开窗通风的问题,北京的冬天很冷,有一些窗户漏风,没有贴窗条,你后面自己再补就很麻烦。对,以及插座。看房的时候就要注意一下插座的位置,它基本决定了房间的布局。要记的太多了,建议大家提前拿一张小纸条逐一核对。
若男:我提一个,飘窗。入住前想的很好,在上面铺个地毯,放个抱枕晒太阳,多舒服。实际住进去那块地就变成了储物间,行李箱和快递盒子都扔上面了。
麻药:楼梯。我以前对loft挺有执念的,感觉很高级,能在台阶上摆几个小蜡烛,多有氛围!实际上每天上下楼很烦,我困的时候上下楼经常滑倒,很危险。loft也挺贵的,为了它增加预算不值得。
贺智:还有就是阁楼。你看上去面积很大,但它的版型没那么方正,很多家具塞不进去,顶层下雨还有漏水的风险。
若男:从实用性来看,还是要选经典的户型,主卧朝南最好了。
贺智:警惕涨租金。今年9月份新出的北京市租赁管理条例,里面有一个限制,每年不能超过5%的房租涨幅。碰上每年涨租、漫天要价的房东是可以维权的。
另外关于邻居养宠物的问题,像自如的公约,其实是要求不能养宠物的,但还是会有人悄悄养,只要室友双方达成互不干扰条约,也是可以的。如果已经干扰到了,可以找管家来协调。
麻药:我再提一个合同里的交割表,签合同时一定要核对一下屋内配置清单,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损坏了,你别现在打了勾,第二年一看,屋里压根没这个东西。最好还是拍照存档,这样你也知道它的使用程度是什么样子。
若男:还有解约时的一些条款,需要明确租房时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你有权主动解约,对方需要退回押金。我之前遇到过,合同还没到期,房东说这个房子他要卖掉了,就请我们全部搬出去,这种情况房东是需要赔付我们违约金的。
贺智:对,在办交割的时候要跟房东约定清楚。有的人你不强调的话,他不会主动跟你说,可能偷偷摸摸把押金藏掉了。合同条款大家一定要看仔细,还是很有约束作用的。
若男:之前后浪研究所的调查中,提出了「相亲式租房」的概念。00后找房就像相亲,特别关注需求匹配,尤其关心室友这一项。一般来说,找室友就是关心他的性别、职业、基本作息,除了这些基本信息之外,也有人会打听室友是什么星座的,MBTI是啥,能不能合得来。
贺智:所谓的需求匹配,不仅仅是匹配到房子,也是匹配到你的下一段生活。这个生活除了空间之外,还有很多人的因素。
我租房的时候还是随机分室友的,有些室友不是很爱干净,习惯也不一样。举个例子,有些人习惯做完饭之后先不洗碗,但我就忍不了,得马上把碗洗干净再放着。这种小细节很容易产生矛盾。产生矛盾后也不好意思当面去跟他沟通,结果就是一个负循环,越想越气。
麻药:我倒不是特别在意室友,平时大家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接触不多。而且我不太想和朋友合租,反而觉得陌生人更好,反正大家都不认识,有问题你可以直接讲,熟人反而不太好说。
我之前和朋友合租,我们俩闹掰过。本来你们关系很好,住在一起,有些事情你又觉得是不是话说太重了,影响到关系,但你的生活确实受到了一些困扰。
找认识的朋友合租,方方面面都要问好。比如说作息;卫生谁来打扫,怎么打扫;有没有宠物,宠物是什么习惯;洗澡要花多少时间;谁做饭、一起吃饭的话怎么摊钱;买的东西是不是共用的。这里面很多门道。
麻药:暖色的灯、地毯和沙发。那种懒人沙发,小的一两百块钱。不管你的家有多小,窝在沙发里就感觉很好。买了地毯后,我就很喜欢坐在地下,感觉很自由放松。
贺智:我也一样,买一个单人沙发加靠脚,回家给自己泡壶茶,再把投影仪打开。
若男:投影仪很好。如果是带客厅的房子,我宁可不要电视也要投影仪。现在的电视除非你买那种巨大的屏幕,利用率都不高。
麻药:我买过一个大屏电视,2000左右,我给它放在一个带轮的架子上,能到处移,有时候可以躺在床上看,有时候我给它移到厕所门口,边看边洗澡。
若男:我觉得最好有一个自带进门仪式感的东西,地垫或者门帘都不错。合租时我挂个门帘,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女孩的房间,室友在附近活动的时候能提醒到他们要保持安静。
麻药:平常一定要养成收纳的习惯!自从搬过几次家后,我就开始买各种各样的收纳盒。以前衣服都是放在压缩袋里,搬起来就很麻烦,还会被划破。我现在买那种底下带轮的透明箱,垒起来非常整齐。
若男:可以买一个真空压缩袋,特别便宜,冬天的大件衣服可以压到下面,特别省空间。
麻药:还有一个东西叫顶天立地杆。如果你们家没有衣柜,可以买一个杆子一架,上面可以挂各种东西。
贺智:搬家的时候我会买几个纸箱子。预算多一点的话,有那种日式搬家服务,他会先来看一下你的房子,估算一下布局体量,当天有几个小哥哥一起过来,帮你打包衣服、杂物。你啥也不用干,就呆着。
麻药:我在第四个房子的时候,住在一个隔断里,是个没有阳光的房子。虽然很小,但是它有一个非常舒服的沙发,舒服到我有时候不想睡床。我是新疆人,当时在北京有很多好朋友一起过来,我记得特别清楚,就这么小一块地方,挤了七八个人,都是那种人高马大的朋友。那时候冬天我们一起吃纠片子(新疆的汤饭),一群人挤在一起,摩肩接踵,感觉好幸福。
贺智:在深圳的时候,我和室友周末会邀请三五好友一起在阳台上烧烤,非常惬意。再有就是我们都爱做饭,两个男生都爱做饭还挺难得的。他做的难度都比较高,比方说他自己熬猪油,熬一天,弄好之后白白的放在罐子里,进冰箱,葱油拌面的时候来一勺,感觉特别棒。
若男:你们都喜欢做饭,但我只关注外卖软件,看一下附近有没有我爱吃的。我住的地方在30分钟送达区域内一定要有符合我口味的餐厅,这也是幸福感的来源。


贺智说:“我觉得在中国租一辈子房都是可以的。也是看个人选择吧。假如你有执念,觉得这辈子一定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你觉得它是刚需或一种信仰,就不用说了。
但如果你追求的是另一种幸福感,追求生活的品质,不希望房贷带来过多压力,一辈子租房是完全可以的。”
你觉得租一辈子房是可以实现的吗?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看法~

36氪旗下年轻态公众号

👇🏻 真诚推荐你关注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