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休假要求,立等可用

三剑客 2022-11-25 19:55

题图:大唐 copyright©三剑客

                

列宁曾说过,不会休息的人,也不会工作。

年底,是部队休假的高峰期。很多未休假、假未休完的军人,这时候反过来成了单位工作的重点对象,被催促赶紧回家,完成休假任务。

从中可见,军人休假的权利,已经能够得到基本的保障,且正向着正规化、规范化、制度化的方向发展。

今年,新修订了《军人休假工作暂行规定》,对休假执行中的“空白”和“模糊”地带进行了明确。

2013年1月1日,随着休假新规的正式施行,军人休假的保障质量和水平,也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阳光再强,也有照不到的地方。

政策再好,总有人距离组织的关怀和温暖,差一步之遥。

老李是未休假群体的一员。不是不想休,而是只要心动念,意外就纷至沓来。

上半年的演习演训,老李是战训骨干,离了他,可能还真不行,领导也不放心;下半年是疫情,点多、面广、频发,短期内“清零”,不现实。

一拖就拖到了年底,休假成了梦幻泡影。

幸好老同志“钢多气少”作风硬,头脑也活泛,在内心安慰自己道,“休不了有休不了的好处。别的不说,未休假经济补偿,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再说啦,军嫂还有探亲假呢!”

这么一想,他心里就好受多了。

原来,去年8月1日施行的《军人地位和权益保障法》第38条第2款规定:

“军人配偶、子女与军人分居两地的,可以前往军人所在部队探亲。军人配偶前往部队探亲的,其所在单位应当按照规定安排假期并保障相应的薪酬待遇,不得因其享受探亲假而辞退、解聘或者解除劳动关系。”

当家属申请探亲假时,单位却没有同意。老李向政工部门反映,部队也无可奈何。

福利干事只能做老李的工作,“法律为授予性权利和强制性权利,军嫂探亲假是‘应当’给而不是‘必须’给。”

两人大眼瞪小眼,都感觉莫名地尴尬。

从机关回来,老李思绪万千。对他这种没有休上假的人,要是新规能给军嫂一次探亲假,那就好啦!

年底了,单位统计人员休假情况。老张前期断断续续休了30天,以为今年的假已经休完了。

结果,单位领导找上门来,说他还有7天假,事不宜迟,赶紧休掉。

老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通过了解,原来是他之前的休假期间包含国庆节,这个假期不计入休假时间。

新规继承了“军官休假、探亲的假期不含国家法定节日的放假时间”等条款,但不包括休假期间的双休日天数。

由于现在休假比较人性化,个人自行申请,时间自我把控,还可以分段休,导致少数对规定不清楚、又不加强学习的军人,休假权利可能受损。

当然,多休不可能,少休时有发生,比如老张这种情况。

不过,这事儿启示对他影响不大,他已经在驻地安家,补休随时可以进行。这次他就带着家属,到附近农村难得地享受到一次“过年七天乐”。

但是战友中那些家远的、有任务的,就没这么幸运,只能“认亏”,把在岗当休假了。

新规施行后,将过去“分段休的,次数不得超过2次”,改为“次数增加到不超过3次”,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是对这种情况有所补救。

不要小看了这多出来的1次。因为军人每1次家人团聚的机会,都是以年为单位。

对于军人来说,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生中又有多少次呢!

关于路途时间,原来的规定未进行明确,但又是军人广受关注的问题。处理不好,轻者造成内部矛盾,重者影响部队风气。

过去,有的单位按照网上流行的计算公式进行换算,有的单位按照“土规定”,本省路途给1-2天,外省的按铁路允许时间的双倍+1天算(半天的按1天算),既麻烦又不严肃。

计算过程中人为因素的介入,也为基层风气建设埋下了隐患。

因此,新规对路途时间进行了明确。

一是路途时间的计算,规定是“实事求是”。意思是用几天,就给几天,半天的按1天算,非常地人性化。不过,规定执行是很严肃的,对于过去的那种“瞎给的”或“瞎要的”,自己掂量一下。

二是路途时间与休假天数的关系。(一)如果一次性休掉所有的假,路途时间不计入休假时间;(二)如果是分段休假,因为工作原因分段休的,每次休假的路途时间都不计入休假时间;(三)如果分段休假是个人原因分段休的,那只有第一次休假的路途时间不计入休假时间。

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分段休的,只能享受一次“免费”的路途时间。不嫌路途远、车票贵,想分段休的,花几天时间用在看风景上,也谈不上利益得失。

军人休假新规,是对军人休假权利和待遇的调整优化,体现了组织的关怀与温暖。主要体现在:

一是将“基本假期”与“增加假期”区分设置。基本假期包含年休假、探亲假,人人享受;增加假期面向个体,结合个人家庭情况、困难问题,进行申请。通过这种区分设置,尽可能地满足军人工作和生活需求,保证有理由、有时间休假请假。

要知道,很多军人由于职能使命,连双休日休息都保证不了。以剑客熟悉的航空兵为例,在飞行旺季,连续一两个月无休,要么在飞行,要么在准备飞行。而且,这绝非个例。

另外,由于新规属于军内法规,在“增加假期”中,对老李这样没有休上假的人,实现给军嫂一次探亲假的期望,暂时还无能为力。

二是一体设计假期时间。以前“基本假期”是确定的,“增加假期”是什么假、多少天,不明确,弊端很多。一该请还是得请,该批还是会批,但没有标准和规范,简单的请假问题异化为风气问题,得不偿失;二是由于没有法规依据,有实际需求的,反而不敢向组织提,造成老实人吃亏,心里还有怨言,不利于工作和团结。

至于有的反映,部分人事多,动不动请假。这不是法规本身的问题。不过,只要法规明确的,符合条件就可以请。因此而生的“人民内部矛盾”,也要正确引导和对待。

三是强化刚性落实。过去,军人想休个完整的假,太难了。连队、单位或兄弟单位出个什么事,“蝴蝶效应”就发挥作用,被召回了。现在,情况有了很大好转,想随意召回,须经过组织申请和领导审定,没那么简单。

以前,军人休假是不能跨年的。上一年的假没修完。对不起,第二年就归零了,顶多只能补钱。关键是,补钱是有比例限制的,没休假不一定给你补钱。

按照新规,军人休假可以跨年,单位的回旋空间和个人的权利范围实际上都变大了。

四是提高休假保障水平。依托军地有关招待接待机构建立军人休假服务保障网点。当然,这是个新事物,目前还经历一个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过程。

关于休假,军报的话发人深思,久久难忘。“像抓工作那样抓休假,让官兵休假暖心又安心。”

这一天已经到来。

随着法制化程度的逐步完善,军人休假,一天会比一天休得好,事关军人休假的保障质量和水平,还将有一个更大的提升。



■有需要咨询问题,欢迎关注三剑客公众号,进入后台留言,我们将不定期回复

■欢迎积极投稿,邮箱:jiankesan001@163.com;点个“在看”鼓励一下剑客呗

现在留队和延期,都很火!

长按下图关注 深度推送别错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