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感恩节 美互联网大厂员工格外寒冷

世界说 2022-11-25 20:00


凌晨三点,子美被宝宝的哭声吵醒了,她一边抱着宝宝,一边打开了手机,一眼就看到了公司的未读邮件。


第一封就是CEO发的,标题是《我们要减少团队成员了》。 她心头一惊——这是磨刀霍霍向猪羊了吗?下面一封HR发的裁员通知,让她瞬间睡意全无,邮件里写着:离职补偿三个月工资,一直发到明年1月。子美算了算,拿着H1b签证的她只有四个月的合法身份找工作。眼下马上就是感恩节,圣诞节和新年假期,这全家人还怎么过节?节假日期间找工作本就不易,同期大批被裁员的人才涌入招聘市场,无疑让本就不多的求职机会更加雪上加霜。


随着美国通货膨胀进一步加剧达到了198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经济基本面也动荡起来。为了抑制通货膨胀,美联储不断加息,导致经济增长受到抑制、失业率上升。2022年第三季度的各行业盈利数据显示,除能源、房产基建行业有所盈利以外,美国各大实体经济都迎来了下坡路,甚至负增长。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纷纷选择断尾求生。


● 推特总部墙上抗议马斯克的投影标语 / 网络


11月刚开始,推特,Meta,亚马逊等众多大公司相继开启大规模裁员潮,分别裁员50%, 13%和3%,一个月不到,已经有四万多人受到影响。Lyft,PayPal,Saleforce,Tesla,Slack等公司纷纷宣布关闭或转租了湾区的办公室,还有大量公司冻结了招聘。


硅谷大厂员工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其实在收到裁员信之前,子美已经发现了苗头:公司先是停止增加新的职位,然后减少已有的职位,接着只招聘能替补离职员工的新职工,再到冻结一切招聘,最后裁员,这一切操作仅仅用了个把月。整个湾区的就业市场就像一个巨大的流沙瓶,每个人都可能流向失业的无尽深渊,区别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说子美在被裁掉前已经有些心理准备,对于身在电商巨头亚马逊公司的茹梦,裁员宛如晴天霹雳。她是整个团队里唯一的一个中国籍经理,也是少数的女性经理,一直是上级口中“有资历,表现良好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核心成员”。她刚刚收到老板的升职承诺,却在“血色星期五”被邮件告知其工作岗位已被取消,她已不再被需要。她当时“死死地盯着屏幕,邮件里的文字却愈加模糊,大脑艰难地分析着这句话,但不理解”。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团队骨干,团队也是组织核心,其他的成员全是新人,为什么要裁她?她又想到其他的经理都是印度人,怀疑这是种族歧视,一时间手脚冰凉。


无法预料的未来像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样,悬在每个人的心头。


风暴中心的推特则发生了更加戏剧性的一幕。自从马斯克提着洗手池走入推特总部的大楼开始,他就展开了一系列的“疯狂”举动。他先是提议裁员75%。然后改口50%,接着一口气开除了推特的CEO, CFO,COO,CLO和总法律顾问。随后他又叫回了所有居家办公的员工,组织了一场又一场代码审核会。在马斯克狂风暴雨般裁员下幸存的员工,则要在他出人意料的一举一动中,体验什么叫伴君如伴虎。


●  马斯克提着洗手池进入推特总部,谐音“let that sink in” / 网络


在一次周末加班到凌晨一点的代码审核会后,一个程序员兴奋地在小红书上发布了一条动态, 他说能和偶像马斯克一起奋战到深夜,这是他最难忘的一个周末,虽然马斯克指出了他代码里值得优化的地方,让他很忐忑,但是马斯克看出了他的不安,还安慰了他,说推特需要他这样的工程师。他兴奋得一夜没有睡好。结果第二天下午起床后,打算再加个班的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登录系统,他被裁员了。原因是他没有通过代码审核。


“没想到昨晚和Elon奋战成了我人生最后的高光。”


明天和裁员不知道哪个先来。被裁的人争分夺秒地改着简历,到处应聘,残余的员工也如同惊弓之鸟,下了班也不敢走,试图证明自己的价值。11月16日,马斯克向留下的员工发出最后通牒,要想继续留在公司,必须签署一份“奋斗者协议”  ,协议中提到“推特需要硬核的发展,这需要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如果你17日下午5点还不签字,就只能获得3个月的遣散费。”   早些时候,马斯克就要求推特员工必须放弃远程办公,回到办公室里每周工作至少40个小时。为了让新老板满意,有的管理层已经开始要求一些员工实行工作12个小时的轮班制,每周工作7天。有的员工甚至模仿马斯克,睡在办公室里。


不止推特,亚马逊也提出,如果一些员工不能上10小时夜班,就立马走人。有消息传出,谷歌将在明年一月份裁员。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互联网科技公司,其他的行业也不是在裁员,就是在裁员的路上,租房网站zillow裁员25%,人造肉公司Impossible Foods裁员6%。虽然才11月,湾区的寒冬已经到来。


除了经济下滑的外部因素,很多公司也出现了内部决策失误。尤其是互联网公司高估了新冠疫情带来的业绩和股价增长,大量招聘员工,例如亚马逊自2020年以来,仓库网络扩容了一倍,光仓库员工就招了十万人。随着疫情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在逐渐衰退。人们普遍开始回归线下生活,对线上消费的需求大幅减少。


Meta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就对大家坦白了自己的错误:“新冠疫情之初,世界迅速转向线上,电子商务带来巨大的经济收入。很多人预测, 这是一次永久性的加速,包括我。所以我决定大幅加大投资。可惜,事情并没有像我预期的那样发展,电子商务恢复了以前的趋势,而宏观经济下行,竞争加剧,广告营收下降等因素,导致收入远低于预期。我错了,我对此负责。”


寒冬之夜才刚刚开始


在Meta工作的锦佑在上班前听说公司要裁员的消息后,觉得自己也许要最后一次去公司上班了,所以在抵达公司楼下后没有立即停车上楼,而是开着车在公司停车场兜圈。停车场里的车似乎格外多,里面竟然还有警车,警察们三三两两的聊着天。这在以前是从未见过的景象。


办公室里,久未谋面的同事行色匆匆,各自奋战在自己的岗位上。锦佑和同事开玩笑说“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会议了。” 没有人笑,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尴尬的神情。下班后,锦佑和能见到的同事不停地说着“祝你好运”。回去的路上,天色沉沉,树影绰绰,冷风刮得人睁不开眼睛,锦佑最后望了一眼身后的建筑,在夜色中,气派的办公楼似乎变成了吃人的怪兽。耳机里正好传来Adele 的歌《skyfall》, 歌里唱到:“This is the end (这就是结局), hold your breath (屏住呼吸), and count to ten (数到十)。”  


● Meta办公大楼 / 网络 


夜里三点,喝了大半瓶香槟催眠的锦佑还是醒了。他鬼使神差地走到电脑前,不由自主的打开了邮件。果然,一封未读邮件静静地躺在那里,发件人上显眼的写着扎克伯格的名字,这是一封群发邮件,通知了全体员工meta即将裁员13%,超过一万一千人。被裁邮件将单独发送。


锦佑眼睛瞪大,心跳加速。紧接着,内网里传来了第一个被裁者的消息,瞬间,在线的头像纷纷发送了“敬礼”  的表情包。然后就是雪花般的被裁消息铺天盖地的涌来。被裁的人争分夺秒地和大家道别,有的人只来得及发送一两个单词,头像就变灰了,名字旁边多了一个删除符号,表明他们已经失去了登录权限。锦佑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头像变灰,他只能一遍一遍、麻木的发送“敬礼”表情包。


天天渐渐亮了,锦佑收到了告知他没有被裁的邮件。七点股票开市,meta涨了5%。


在锦佑眼里,这是《满城尽带黄金甲》 式的结局——经历一夜残酷的屠杀,天亮后太监们匆匆抬走无数战士的尸体,搬走殿前被血染红的菊花,清洗干净地上的血水,重新铺上一盆盆的新的花盆,一切都恢复到之前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锦佑知道,这只是未来无数个寒冬之夜的开始。


11月18日,子美在家中一边照看着熟睡的宝宝,一边又投完一封求职申请。茹梦还在积极地联系律师,试图获得帮助。她之前负责的新产品当天正式上线,但这产品不再和她有关。锦佑再次来到公司,和幸存者们打着招呼。


在线上全员大会上,扎克伯克的脸色很差,看起来情绪低落,他重新读了一遍裁员的邮件,没有回答任何人的问题。公司的股票又暴涨了10%。(责编 / 权文武)


点击图片直达往期精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