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球咱不行,赌球第一名

老斯基财经 2022-11-25 20:00
谁都可以调戏国足。
在中国的足球界,有个现象很有意思:其他行业都是先有IP,再有周边产品;但国足是反着来的,主业IP是扶不起的阿斗,周边产品的势头倒是猛得狠。
比如段子产业,比如赌球产业。
也是,14亿人口输出不了一支能打败越南的11人队伍,但咱们可以整点别的呀。毕竟足球就那么十几个人能上场,但周边产业几乎人人都能参与。
参与的热情高了,一到世界杯期间,天台就不够用了。
今年,中纪委都下场了,提醒年轻干部不要被赌球给毁了。浙江嘉兴有个“90后”干部钟垚桢为了赌球,欠债差不多2000万。
办案的人为了打印他的流水账,用了差不多两包A4纸。
现在用来吓唬年轻干部举的栗子,也很保守了,大多就是在十几、二十万的徘徊。
在2007年那会儿,佛山禅城区一个邮政支局的女局长何丽琼就用了短短3年多时间,非法吸储了13个亿,其中5000多万是被拿来还赌债的。
要知道,禅城区2007年一般预算收入才16.94亿元。
大概是怕数字太大,不利于团结不说,倒激起了年轻干部的胜负欲。咋滴,人家能整个百八千万的,咱就不能玩把更大的?
其实,年轻干部玩玩赌球也没啥大不了的,发现了就该开除开除,该咋滴咋滴呗。
照斯基说,这些年轻干部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才到今天这个位子的,没点自制力,难道还要怪有关部门没提醒不成?
再说了,这年头削尖了脑袋想当年轻干部的多了去了,借着赌球这玩意儿还能筛选一波,正好给几百万公考考生腾腾位子。
咱又不是富士康,提供的福利待遇和社会地位,对年轻人来说没啥吸引力。咱只要抛出一个职位,那不得有千千万万个年轻人上赶着报名。
所以失去一个黄赌毒的年轻干部,千万年轻人赶考的动力就来了。
不过并不是说赌球危害不大,相反地,在斯基看来这玩意儿毒性太大了。
要说杀伤力和后遗症,说不定比奥密克戎厉害。要这么一类比,攻击年轻干部导致的症状只能算是无症状,是被攻击后症状最轻的一类。
咱虽然不能从1亿人中间选出一个高手去世界杯踢足球,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咱们赌球赌成全球第一。
每年咱们花在这上面的赌资,说出来都吓死人。
2014年的时候,《米兰体育报》给出了一个结论,咱们这是全球赌博涉及金额最高的地方。
一年贡献赌资2.15万亿欧元,翻译成人民币的话就是16万亿。
数字太大没概念的话,斯基给大家比划比划。当年咱们国家的GDP是64万亿,咱花的赌资是它的四分之一。
对于世界杯,估计咱是有人出人,没人就出钱。咱不是一亿人里贡献不了一名足球队员么?那咱就出钱,一人贡献一万。
在球场丢的面子,咱从赌场上赢回来,当不成主角,就做最强氛围组。
别以为赌球赌成全球第一,只需要出钱这么简单,显然没点背景和胆量是搞不定的。
在刚才说的2.15万亿欧元中,其中1.25万亿欧元属于体彩等,是合法的;还有9000亿欧元赌资那就是地下的了。
赌球这玩意儿,其实规则很简单。
就是斯基10块钱赌阿根廷赢,大头10块钱赌沙特赢,后来沙特赢了,斯基的9块钱就归大头了,还有一块钱就是被庄家生姜拿去了。
只要两头都有人下注,庄家生姜妥妥就能赚到钱。当然,如果斯基跟大头都认死理,拿10块钱赌沙特赢,那生姜就煞笔了,得从自个儿口袋里掏出钱来给咱们了。
但在现实的赌球中,一般庄家怎么滴也要进行调控。要不然,你以为那些个顺口溜是谁给编出来的呢?

足球反着买,别墅靠大海;偶尔买平局,开上布加迪;冷门下重注,超越拆迁户;买球买强队,天台去排队。

怎么滴也要怂恿一部分赌徒下注买冷门,让另一部分人坚持看好热门。让两头下注一样多,比起做一场假球来代价要少得多。

规则很简单,但操作起来就要有点实力了。最朴素的玩法就是现金赌,庄家在酒吧支楞一张桌子,这边下注80,那边下注100,一晚上整个几十万的流水没问题。
高阶的玩法是电话赌、线上赌。不过无论是哪种玩法,赌球都是一个发展熟人的游戏,需要双方之间足够信任。
整个链条上有一层层的代理,下级代理与上级代理之间都是单线联系。有一天要是联系不上,就是出事了。
钱也不能明着给来给去,很多就是信用赌,先下注,一周结一次账。
说到这里,重点就来了。这种结账方式注定只有心狠手辣,才有资格玩这个游戏。要不然,玩家下注了之后赖账,损失的就是庄家。
这些地下庄家,无非就是玩“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把戏。
曾经有个香港的赌球代理人说:

一般大庄都是财力雄厚、手眼通天的组织。

之前湘潭赌球案中,有个人称“皮哥”的庄家冯碧飞,是赌博网站“皇冠”及“百家乐”在湘潭的代理人。
皮哥下面有13个二级代理商,这些二级代理商下面又有30多个三级代理商。像皮哥这种规模的庄家,要是没有相关势力的合作,那是要被连窝端的。
湘潭皮哥这样的人,最大的卖点就是“狠”。
当年湘潭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因为赌球,欠了庄家200多万。家人天天接到恐吓电话不说,自己还被关押到宾馆里毒打。
徒手揍人,是这些庄家的核心竞争力。
今年6月份的唐山打人事件,据说也跟赌球沾边。打人的里面有几个江苏人,有人说他们到唐山是商量世界杯赌球的事情,唐山那些人是大庄家。
既然是庄家,就得给合作方亮亮肌肉,演示自家的实力,而打人是展现这行实力的最直接方式,一言不合揍人就更让合作方服气了。
这些人手头干的都是赌场生意,而世界杯赌球在他们眼里就是大单。
把唐山打人事件跟“赌球”生意放在一起看,大家就能明白斯基说的赌球毒性大,到底大在哪了。
不过无论是皮哥还是唐山打人的陈大哥,在这个圈子里也只是个“小鱼”的角色。
这个圈子有很多神秘的地方。比如都是非法,为啥这些人不在国内自己坐庄,非要找境外机构作上家?
所以咱们个别媒体就别去那些按摩足浴店暗访有没人扫码了,咱们趁世界杯去酒吧赌桌上卧个底,也比这强啊。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锅盖斯基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只有电费单不会撒谎
下次统计,敢不敢把咱踢出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