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冷战:什么是冷战经济学?

陶太郎 2022-11-25 20:59


(本文写于2021年7月)历史的浪潮走到现在,几乎没有人再会怀疑这是一场冷战的开始,回想起2016年至今的种种,颇让人不胜感慨。
这段时间我撰写《1979-1991冷战系列》文章,很多人不喜欢看,因为里面详细叙述了双方在一场英美取胜的冷战中具体决策过程。网友的心态,我可以理解,但我们绝不能像二次世界大战德国东线军队里做的那样,当时德国人禁止军官们阅读拿破仑侍从科兰古的《征俄录》(因为这本书详述了拿破仑如何在征伐俄国的过程中走向失败),这种的心态对理解如何赢得对一场伟大战争的胜利是毫无帮助的。
冷战系列链接:《伟大的冷战:1979-1986
我写这个系列,主要是想让刚刚进入冷战的我们,更好地理解盎格鲁撒克逊人将用怎样的手段对待冷战的敌人,我的这个系列文章就是告诉各位冷战是如何进行的,尤其是英美将会采取怎样的手段对付中国,都是非常具体、详细的决策和行动细节。
说起来,就在此前数天,美国拜登政府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表示,当前的美国情报机构正在研究如何将对苏联的冷战时期方法应用于目前针对中国方向的工作上。看到这个描述,我并不惊讶,因为冷战的实质就是交战各国情报机构为主的对决,无论分析情报、煽动破坏、秘密外交,都是如此,未来美国对付中国所要采取的策略,一定会是里根时代美国冷战总指挥中情局局长比尔凯西这位冷战大师所采取的手段。
说起来,冷战是一种不同于热战的斗争模式,我们需要了解冷战的斗争手法,我们国家要学会在浪潮的中心驾驭和适应冷战。中国社会过去从未处于历史的中心去面对冷战,但未来就不会这样幸运了,美国强加给了我们一场伟大的冷战,那么这场伟大的冷战就是我们必须迎接的挑战。
我们没必要对过去的美好啜泣,我们必须了解对手可能用怎样的策略和手段,否则怎能应付复杂艰难的挑战呢?
冷战与热战一样,都是极端残酷,极端凶险,极端无情的斗争,稍有不慎则满盘皆输,与热战争一样,都秉持落子无悔的死亡竞赛,冷战可以灭亡一个国家,冷战能够成就一个国家。
冷战是两个大国顶级精英的对决,回首40年前的那场伟大冷战,无论是美国的决策者,如里根、比尔凯西、布热津斯基、温伯格、舒尔茨,还是苏联的决策者,如安德罗波夫、苏斯洛夫、乌斯季诺夫、葛罗米柯,他们都是一等一的英杰俊士,是历史天空明亮的星辰,他们将地球做棋盘,将历史做赌注,共同推动了残酷无情和辉煌壮丽的伟大冷战——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不应该恐惧冷战,反而应该为之振奋,这是历史的机运。
遗憾的是,国内很少有人真正去研究冷战,尤其是对我们当前更有借鉴价值的1979-1986年的冷战历史,我看了国人很多讨论冷战的书籍,基本不曾涉及这几年冷战双方的具体决策细节,大都是一些大而化之的书生文献,缺乏具体的借鉴价值。
冷战系列链接:《伟大的冷战:1979-1986
下面,我主要向大家介绍冷战的三个方面:
第一,与腐朽没落的和平时代不同,冷战时代的最大特点是不安全,冷战是两个大国利用除战争以外任何手段打垮另一个国家的战争的过程,冷战中的国家最大的追求就是安全,效率相比于安全将不值一提
就像比尔凯西在担任中情局第一天所说的那样,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冷战没有安全,冷战没有舒适,冷战没有战争之外的任何禁忌
所以,冷战时代,国家的第一追求目标,从来不是效率,而是安全——就像冷战时代的美苏一样,一个处于冷战中的大国,将无时无刻不被不安全感包围。冷战中的大国将利用敌国的一切安全漏洞打击对手,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手段让对手变得更加不安全,与此同时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加安全。这恰恰是和平绅士们永远不能理解的问题——他们不能了解冷战时代的国家就像置身充满敌意漆黑森林中的野兽一般,他将无时无刻地充满警觉,并甘愿为了安全而忍饥耐饿
很多人不能理解伟大的斯大林为何要在苏联帝国建立他们看来毫无效率的国家企业,其实他们是从未身处斯大林的环境,在一个充满敌对的世界里,对于一个大陆国家来说,全球分工是绝不可能实现的,那与把脖子置于敌人的铡刀下没有区别。
为了最起码的经济安全,一个明智的大陆国家绝不会将自己的产业链交付给那些无时无刻不在尝试灭亡自己的敌国,然而民间资本又绝不会从事这种相比于外国同类的高成本落后竞品,所以只能走向苏联帝国的国有资本才能实现的全产业链体系——这是为了安全不得已的选择,相比之下,英美则世界帝国掌控全球资源的海权,可以选择国际分工竞逐比较效率,这是冷战中的大陆国家不能无法效仿的对象。
事实上,我曾详细看过伟大的先行者托洛茨基、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和斯大林之间关于经济政策的辩论和艰难实践,最终我不得不承认,在那样一个残酷危险的环境中,苏联只能选择斯大林式的经济模式——“耕与战”,耕就是出口换汇,战就是大国重器
这就是冷战经济学——安全高于效率,追求全产业链的国有经济体系是处于冷战时代的大陆国家必然选择。苏联就是在缓和时代放弃了全产业链,盲目贪图效率,才在随后的斗争中被里根-比尔凯西中冷酷无情地掐断了脖子,这就是历史的教训——这点我写过很多,不便详述。
面对历史,我始终相信斯大林的天才,如果让那些梦想依赖盲目全球化的幻想家领导苏联去面对那种艰难危险的环境,那么他们的国家大概率很早就被西方敲碎了。
第二,与和平时代规则行事的世界不同,冷战时代的大国将用一切手段无情地打击在全球范围内对手的利益,扼杀对手的经济命脉,提升对手的成本,降低对手的收入,增加对手的损失,以此折磨耗尽对手。
在冷战后期,苏联对美国重金投资的埃塞俄比亚策动革命,最终毁灭美国企业在这些地区的投资;与之相应,美国和巴基斯坦则在阿富汗支持圣战士,肆意杀戮在阿富汗投资的苏联企业和顾问,最终迫使苏联政府不得不介入,使其损失更大。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英美支持下的提格雷人武装,正在西方的鼓励下发动对我国重金投资的埃塞俄比亚政府的进攻,其目标就是试图以此摧毁中国在这个地区的投资(谭德塞就是因为提格雷问题倒戈);与之相应的是,在最近巴基斯坦恐怖袭击中国工程师的背后,可能也离不开美国和印度的策动的影子,他们必然会利用其优势,唆使各种势力,挑战摧毁我国在海外的投资,迫使我们越来越深的介入其间,以此损耗我国的财力。
冷战后期,杰出的冷战指挥官中情局首脑比尔凯西,善于运用技术封锁、挤压购买、贱价抛售、虚假出售等各种手段,这些乃是冷战武士们杀敌制胜的军事典操。
在20世纪80年代,比尔凯西联合沙特在石油市场上廉价抛售石油,以此击垮了苏联能源企业的盈利能力,与此同时,比尔凯西又通过挤压购买方式抢夺国际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先进炼油设备,以此迫使亟需新技术的苏联能源产业走向枯萎。
今天,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推动所谓的强迫劳动法案,目标何尝不是对我外汇收入来源30%左右的服装产业打击,他们正是试图以此打击这些盈利能力有限且受到人力成本持续攀升不断侵蚀盈利空间的重要换汇旧产业,从而削弱我国外汇的收获能力——疫情削弱之后,出口红利将会退潮,风险将会浮现,我们必须警惕这种影响。
这即是典型的冷战手法。就像1984年9月24日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在访问白宫时正告里根所言,“你的卑劣谎言掩盖不了你的野心,那就是试图用一切手段磨损耗尽我们祖国的资源,以此迫使我们向你屈膝投降”。
损耗、消耗、成本,打击对方的财政和资源,即是冷战战略的核心原则。
第三,冷战时代的大国将用尽一切办法,寻求获得比对手更安全的地缘态势,以此制造压制对手的战略优势。
作为冷战老手,英美向来对此心知肚明,我敢保证,今天美国在远东的战略目标,与1983年的里根政府没什么不同,他们正是要千方百计在远东部署你能够压制中国的战略武器。
譬如,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今天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正在以其极端的奸诈不断制造舆论和热点,挑唆中国与日本、中国与菲律宾、中国与韩国的互相仇杀,以此促使这些国家恐惧中国,最终达成其顺理成章在这些国家部署威慑性武器的战略目标。我们必须意识到,在1983年一整年,比尔凯西就是在西欧国家不断释放苏联将发动战争的谎言,最终成功煽动这些国家在恐慌中同意了美国的要求:
1983年底,德国、意大利、挪威等国先后允许美国在其领土上,部署瞄准苏联主要大城市80%人口的核武中程导弹,这种难以防御且能够快速杀死苏联60%人口的军事部署一旦完成之后,苏联的战略安全就急剧恶化了,三军士气走向崩溃,最终被逼迫到被英美肆意羞辱的程度。
今天中国一定要注意这个风险,在对待远东美国盟友的问题上要以避免美国部署战略性压制武器为前提。我们要意识到:一旦日本这些国家同意美国在其领土上部署瞄准中国北京、上海、广深等大城市的核武中程导弹,那么我们将陷入无法挽回的巨大困境——这是我们的重大利益。
总之,伟大的冷战终于到来了,在这个时代,我们必须充分借鉴过去冷战的经验,凭借持久战的精神,拿出团结的努力,以坚韧不拔的心态和无所畏惧的勇气迎接这历史的怒涛。
让我们告诉那些敌人:“如果你想要一场冷战,很好,那就给你一场冷战,最伟大的冷战”。

王陶陶语音节目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资治通鉴

推荐节目: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法国大革命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述俄国革命

推荐节目:现实政治的基准

推荐节目:世界各国的长期地缘风险

推荐节目:历史成败的具体教训

《推荐节目:现代政治的技巧

推荐节目:王陶陶千聊会员

   

欢迎大家加微信,方便交流。
点击二维码加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