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看见办”如何看见 :20点播批评报道,21点须研究整改

南方周末 2022-11-25 21:01

▲  2022年11月18日晚,《看见》播出长兴县某处建筑工地扬尘治理不达标。(湖州电视台截图 / 图)

全文共5565字,阅读大约需要13分钟
  • “很多部门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看待节目的心态。”臧晶晶说,如今他们在湖州采访,已经比较少遇到会回避采访的部门了。

    每个部门报送线索的“下限”是每次两至三个问题,但如果有多的,来者不拒,“有一次,市文明办一次性报了十多条问题。”

    评奖数量根据实际情况定,不作硬性规定,不搞平衡。在考核中如何避免轮流坐庄,是设置考核标准时就要考虑的问题。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李桂
南方周末实习生 余颖欣 沈舒雅
责任编辑|钱昊平

雾炮机没有开启作业,施工主要道路没有完全硬化,露天砂石、裸土等易尘材料未完全覆盖,也没有及时做好洒水降尘作业……

2022年11月18日晚8点,湖州电视台《看见》栏目播出了一组曝光画面,内容是湖州下辖长兴县某处建筑工地扬尘治理不达标。

与一般舆论监督不同,节目播出的当天下午,长兴县相关领导与工地所在的李家巷镇、和平镇全体班子成员,及县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都知道了晚上要播出的内容。节目播出时,他们已经坐在会议室,集中收看。不到十分钟的节目刚播完,他们就开始研究整改方案。问题整改到位后,整改情况交办反馈到市里,由相关部门及时跟进督查并进行满意度调查。

“闻风而动,事不过夜”是湖州市委书记陈浩提出的要求。

2022年4月,陈浩由浙江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转任湖州市委书记。两个月后,“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实干争先主题实践启动。湖州为此成立了市委书记和市长任组长的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简称“看见办”)。

作为实践活动的“中枢”机构,“看见办”制定了一系列举措,包括改革对干部的考核激励机制,营造改善当地营商环境,制定社会大众参与活动方案等,亮点之一就是在市级媒体上设立舆论监督栏目《看见》。

《看见》执行方案规定,“看见办”在下午5点半之前通知被曝光的乡镇街道和有关部门,节目晚上8点播出,当晚9点前,有关部门应第一时间研究制定整改方案。

已运行5个月的“看见办”,《看见》了什么?

1

拔掉难以“撼动”的102根电线杆


“栏目一周播五期,周一到周五是20点播,有三期是批评报道,两期是表扬报道。”

2022年6月24日,湖州市召开万人动员大会,全面启动“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实干争先主题实践,提出开办媒体监督栏目《看见》。

湖州市新闻传媒中心臧晶晶是《看见》栏目的编辑,她记得,从开始筹备到节目正式上线,只有不到半个月时间。除了自主发现选题,《看见》的线索还有来自市直部门、各区县报送,以及12345市长热线的反馈。

每个部门报送线索的“下限”是每次两至三个问题,但如果有多的,来者不拒。臧晶晶说:“有一次,市文明办一次性报了十多条问题。”

2022年8月24日曝光的问题和废弃电线杆有关,线索来自湖州市执法局,问题至少已困扰执法局3年。

湖州市执法局城管协调处工作人员沈迎迎介绍,他们的常态化工作中有个精细化考核问题,其中一部分工作就是通过智慧城管巡查,“如果发现了问题,就会派单。”沈迎迎说,他们在系统中发现了173个废弃电线杆的问题。

这些问题被分派到了电信、移动、联通等几家通信公司,执法局希望他们各自处理自家的废弃电线杆。但有些电线杆竖立时间太久,杆上没有任何标志,不知道是哪家的。更有甚者,电线杆存在的时间比某家公司入驻湖州的时间都久,公司表示肯定不是他们的。最终,仅71个电线杆被处理。

执法局协调通信公司又存在一定的困难,“我们只能协调到下面的工作人员。”沈迎迎说,最终,剩下的102根电线杆就成了历史遗留问题,不仅影响城市美观,还有安全隐患。

有了《看见》栏目后,执法局将电线杆问题作为线索上报。2022年8月24日下午1点多,湖州市执法局接到通知,节目会在当晚播出。

“下午我们就召集其他部门一起开会了,大家统一了思想。”沈迎迎说,按照原本的工作流程,他们只需要在晚上12点前把解决方案报送给“看见办”,但那天因为市委书记要参会,“方案给的稍微快一点”,解决方案在下午已经基本确定了。

沈迎迎说,当晚的节目一播完,市执法局的领导就立即宣布了整改方案。此外,市文明办负责人也提出了整改建议。后来,主体明确的电线杆由责任单位负责拆除;主体不明确的电线杆根据高度的不同,分别由电力部门统一拆除和城管办协调通信公司拆除。

根据“一地曝光、全域整改”机制,全市4160根废弃电线杆全部拆除。

再遇到类似推诿的情况,沈迎迎会和别的部门开玩笑:“你们不做的话,我们就(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线索报给《看见》。到时候报道了,对你们单位影响很大。”

不仅曝光负面问题,《看见》也会表扬正面典型,2022年6月,首批“奔跑者”评选后,《看见》做了一期节目,一批实干争先典型被报道。

2

压力不仅来自GDP


随着节目影响力的扩大,《看见》记者的采访处境也有了变化。

节目刚播出不久,有次记者要采访某个问题,“到主管部门去了三四趟,门都不让进”。在臧晶晶看来,记者去联系相关部门,是为了了解问题成因,“也许可能只是一个工作上的疏忽”。如果对方不愿意面对问题或者拒绝采访,展现的就是作风问题,“所以我们往往要求正常拍摄和非正常拍摄同时进行,两条腿走路”。

不过,在正式播出的版本中,没有记者被拒之门外的内容。节目播出后,所涉部门的领导主动和传媒中心沟通了相关问题,“他们后来也召开了班子会议,讨论了面对媒体要积极,要正面回应。”

“现在,很多部门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看待节目的心态。”臧晶晶说,如今他们在湖州采访,已经比较少遇到会回避采访的部门了。

2011年12月至2019年8月,陈浩历任湖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市委副书记等职。此次回到湖州任职,他选择“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作为主题实践的关键词,有一番深意。

湖州地处长三角中心,是连接长三角南北两翼和东中部地区的节点城市,也是“两山”理念的发源地。早在2019年,“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就是一则公益广告中湖州的宣传语,后来,这也成为湖州对外宣传的名片。

但湖州经济总量相对不大,2021年为3644.9亿元,和周边城市相比竞争力也较为有限。

“从地图上看,我们湖州已经基本被万亿级城市群包围。”陈浩曾在讲话中介绍,以2021年为例,向北看,“苏锡常”三市的GDP分别为2.3万亿元、1.4万亿元和8800亿元;向南看,杭州GDP为1.8万亿元;向东看,嘉兴GDP为6300亿元;向西看,曾经把湖州作为追赶对象的芜湖,GDP也达到了4300亿元。

湖州的压力,不仅来自GDP。在他看来,“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这张“金名片”的成色还不够足。

美丽乡村已经实现全域覆盖,有的地方同欧洲乡村比都毫不逊色,但城市的建设与管理,还存在诸多短板,特别是背街小巷、老旧小区、城郊接合部,还有一些不耐看、不好看,甚至不能看的角角落落;湖州的白天,能看到烟波浩渺的南太湖、山水相依的大公园,但从晚上来看,城市还不够繁华,特别是夜经济的发展还比较乏力……

在2022年6月24日召开的万人大会上,陈浩进一步解释:“市委一直在思考:省、市党代会和市‘两会’的召开,解决了‘往哪里去’的问题。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走?怎么来抓落实?”最终,“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实干争先主题实践应运而出。

湖州对领导小组实行“顶配”:市委书记和市长任小组组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政协主席和市委副书记为副组长,“看见办”常务副主任由市委秘书长担任,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市政府秘书长、市政协秘书长为办公室副主任。

3

不让中间者“躺平”


和其他主题实践活动一样,激励、表彰是少不了的环节,而且做出了创新,他们提出了“即时激励”机制。

2022年9月底,作为第三季度的“奔跑者”,南浔区千金镇党委书记王国权在全市乡镇(街道)党委书记工作交流会中分享了自己的工作经验。参会的,除了湖州市近80个乡镇(街道)的党委书记,还有市、县(区)领导。

在会上发言的,还有南浔区和孚镇党委书记潘雪祥。不同的是,在上一次考核中,和孚镇排名靠后。在三个月前的乡镇(街道)党委书记工作交流会中,潘雪祥也作了表态发言,并提出了整改目标,这次是汇报整改情况。

评选“奔跑者”,是《“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实干争先主题实践即时激励方案》的规定。工作绩效突出的部门和区县优质项目、先进集体(单位、团队)、先进个人分别会被授予“实干争先‘奔跑者’奖”“实干争先‘奋斗者’”奖“实干争先‘贡献者’”奖。

每次评奖数量根据实际情况定,不作硬性规定,不搞平衡。湖州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胡晓艳表示,在考核中如何避免轮流坐庄,是设置考核标准时就要考虑的问题。

以乡镇(街道)的考核为例,因为客观条件不同,发展较好的乡镇和发展较差的乡镇大致是确定的。比如,把开发区和以发展传统农业为主的乡镇放到一起比拼经济指标,两者之间的差距显然无法通过短期工作拉平。这么一来,考核的公平性也受到质疑。

在考核中,表现最好的会受到表彰,能得到市四套班子主要领导的颁奖;表现最差的,需要作表态发言,也可能会影响到负责人的升迁调任、评优评奖等。

反倒是排名不上不下的乡镇,压力最小,而这类乡镇的数量也是最多。胡晓艳说,为了让考核尽量公平,也为了不让中间者“躺平”,他们设置了按照赛道划分的考核。

湖州市近80个乡镇(街道)根据各自特质的不同,被划分成了经济创强类、综合发展类、生态创优类、服务保障类等4个赛道。考核则是按赛道进行的。

“每个赛道的乡镇基本都是同类型的,最多的赛道可能有二十多个乡镇,最少的可能就几个。”胡晓艳说,这是为了最大程度调动中间者积极性,让每个乡镇都觉得自己有机会成为第一名。

考核除了看“存量”,还要看“增量”。“一旦(成绩)上去,要想方设法保持这个增速或继续往上走,不能说永远都在吃老本。”胡晓艳表示,这也是从长远考虑考核的可持续性。

“既要‘加压’,又要‘减负’,相对来说,这方面的平衡把握确实是很难的。”湖州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朱涛补充,“而且我们还会担心,前面一直‘加压’,一直要跑跑跑,后面可能会面临后劲不足或者压力太大的问题。有的人觉得跟不上了,会不会躺平?”

作为“奔跑者”,王国权获得了由市委书记亲自颁发的“奔跑者”奖杯。“以往评奖,可能是年终开会时有一些专项荣誉。”胡晓艳解释,至少在市级层面,“奔跑者”意味着即时激励的最高荣誉。

2022年11月18日晚,《看见》栏目播出长兴县某处建筑工地存在露天砂石、裸土等易扬尘材料未完全覆盖的情况。 (湖州电视台截图 / 图)

4

政企恳谈会“迭代”


湖州一名干部表示,“看见办”的许多想法,都是陈浩提出的。

“以前都是政府给企业家颁奖,现在让企业家给政府官员颁奖。”一名获奖干部表示,企业家给我们干部颁奖,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大肯定。

“看见办”下发的9个工作方案中,为优化营商环境而制定的政企恳谈会方案,相比其他地区的政企交流方案,就有所创新。截至目前,政企恳谈会总共举办了22期共169场,收集交办问题建议1912个。

2022年10月26日晚上7点,第十九期政企恳谈会在湖州市行政会议中心开始,陈浩是主持人。

按照会议流程,参会的专家和企业家在提出自己的问题后,由相关部门回应。但在一名专家提出问题后,两个部门只解释了现有政策,并未提出具体的解决办法。

见此情状,陈浩及时回应:“我们干部在助企纾困中要做到‘三有推定’。对企业反映的诉求,要作有事推定,多一点耐心、多一些理解、多一份感情;对企业提出异议,要作有过推定,多从干部自己身上找原因;对企业急需解决的问题,要作有解推定,能够解决的及时解决,暂时不能解决的,耐心说明原因。”

一名曾参与湖州政企恳谈会机制设计的干部记得,最初,“按照机关套路”,很多问题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后来,经过不断迭代,现在的政企恳谈会已经到了3.0版本。

湖州市工商联副主席谢春伟也意识到了这种“迭代”,在他看来,“从企业家提出问题、交办,再到办理”,如今的政企恳谈会更注重“闭环管理”了。

谢春伟表示,有些问题光靠部门开会办理,部门也是有心无力,“我们是科层制,部门界限是非常分明的。协调沟通的内耗很大,总体上效率不高。”如何提高工作效率?在谢春伟看来,就是“要有人牵头,把力量集中起来”,而“看见办”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在陈浩担任浙江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期间,就已尝试过政企恳谈会的沟通方式。

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浙江省工商联会员企业超过40万,涵盖了浙江绝大多数民营龙头企业,还覆盖了天南海北的四千多家商会。从陈浩过去接受媒体采访的文章来看,他对企业家精神、政府创新意识、共同富裕有自己的理解。

2020年6月2日,浙江省发展改革部门和工商联联合举办的首场省级“亲清直通车·政企恳谈会”举行,陈浩介绍称这是省工商联的一项创新性工作。

细究“看见办”印发的工作方案,不难发现,每个方案都在试图有针对性地解决一些问题。比如,《看见》栏目解决的就是“一些不耐看、不好看,甚至不能看的角角落落”的问题。

和传统的电视问政节目不同,《看见》聚焦的大都是基层的“小问题”,像企业占用消防通道储存货物、农村道路没有路灯、公共健身器材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坏、小区未设置道闸、共享单车乱停放等。这些也是群众最关心、最关注,与他们切身利益最息息相关的问题。

孔亮是湖州市科技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也是“看见办”专班整改推进组组长。在他看来,解决好这些问题,对于增强老百姓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认同感,非常有意义。

《看见》栏目在陈浩心中的分量,从2022年10月26日晚他在政企恳谈会上说的一番话可以看出,他说,自己对政企恳谈会和《看见》栏目“抓得很紧、盯得很牢”:“我认为这两件事情只要坚持抓到底,它会带动很多的东西发生变化。”

其他人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