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世界奶奶都用丹麦曲奇盒装针线?

游戏研究社 2022-11-25 23:42


在孩童时期,你来到最疼爱你的爷爷奶奶家,在肆意翻箱倒柜时,发现了一个神秘的蓝色铁盒。


铁盒上的图案告诉你,这里面显然装着美味的曲奇饼干,但当你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打开它时,映入眼帘的却只有收纳好的针线包……



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这显然是童年的趣味回忆之一:奶奶用旧曲奇饼干盒装针线,而你被虚晃了一枪。


从数年之前,这些针线盒受害者就开始把这个小故事分享到网络上,但却由此揭开了一个无比神秘的现象:


这个经历不是少数人才遇到,而是近乎出现于世界各地——


无论你在哪个国家、哪个地区,只要家里有过曲奇饼干盒,那它大概率会被奶奶拿来当针线盒,你也大概率被骗过几次。



这个现象普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以至于到了现在,如果人们看到丹麦曲奇饼干盒里「真的有饼干」,那多半会感到难以置信。



这个神秘的共通现象成了世界上最令人费解的未解之谜:为什么全世界的奶奶都会拿曲奇饼干盒当针线盒?为什么一定要是曲奇饼干的盒子?为什么都放的是针线?……





「曲奇针线盒」的现象给人们一种错觉:似乎全世界的奶奶们都在暗中有所联系,并长期互通信号,这才一致选用了这种收纳方式。


因为实在太常见了。



这事最早在网络上,是被一些亚洲网友发现的:在亚洲人的网络社区中,几个从小在亚洲家庭里长大的人聊起这件事,随后惊讶地发现,对方家里也曾有一个「曲奇针线盒」。



不仅如此,这些曾作为他们童年“刺客”的「曲奇针线盒」也都极为相似。


它大概率是蓝色的,产自丹麦的,里面曾装着精美的黄油曲奇,如今则被针线杂物填满。



众所周知,「亚洲人长辈」一向被认为是个格外神秘的群体:和其他地区的爷爷奶奶相比,他们总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节俭、收纳小妙招。


也是因此,这个「曲奇针线盒」很快被大家认定也是一种亚洲特产——可能是亚洲的祖辈间口耳相传的一种废物利用方式。



就此,「曲奇针线盒」成为了亚洲网络社区内的热梗,被人津津乐道,大伙一同笑谈这十分共通的群体回忆。


但他们很快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在一段时间之后,关于「曲奇针线盒」的讨论也被传播到了亚洲网络社区之外。


而与此同时,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却纷纷开始惊讶地表示:自己家奶奶其实也是这么做的。



中国、日本、美国、德国、菲律宾、印度、巴基斯坦……一位网友发了个帖子想确认「用曲奇饼干盒装针线」的这一操作究竟被哪些地区的奶奶/爷爷所使用。


他得到的答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曲奇针线盒」几乎遍布世界。






无论国籍和肤色是否不同,世界各地的奶奶们显然都爱用曲奇饼干盒装针线。这一现象就像某种自然规律一样,强势地根植在人类社会中。



在欧美论坛Reddit上,一位网友制作了一张有「曲奇针线盒」效应出现的区域地图,让它的普遍程度得到进一步直观的体现。



这种诡异的辐射程度,让网友们不禁开始对这神秘现象起了调查的心思:


曲奇饼干盒上从未标注过“请将其当成针线盒使用”,市面上也没有出现过关于这点的教程……


那么人类是如何在互不沟通的情况下,不约而同地把曲奇饼干盒当作针线盒的?



这个现象背后的缘由实在太令人难以捉摸,以至于一度有阴谋论者开始怀疑,丹麦曲奇饼干里是不是有什么催眠洗脑的成分。



但事实显然没有这么离谱——那些曾被「曲奇针线盒」戏耍,并因此想探求真相的人们,其实在数年前就开始了集思广益。


而时至今日,「曲奇针线盒」真相的一部分也随着这些人的努力而开始逐渐浮出水面——



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则是「曲奇饼干盒在当年的珍稀度」:


在老一代人们生活的年代,精美的盒子并不是那么常见的事物——特别是对普通人而言,即便有,也是需要特意购买,并用来存储贵重物品的。在那时,也鲜少有商品会在包装上下功夫。


直到1966年,凯尔森集团 (Kelsen Group) 旗下的知名丹麦曲奇品牌Royal Dansk出现于世,它是在欧美地区最为出名的零食品牌之一:罐装丹麦皇家曲奇饼干。


这些黄油曲奇饼干造型精美,为了保持这份外观及新鲜的口感,Royal Dansk狠下心选用了高质量的铁质圆盒进行存储。同时,这些以蓝色系为主的铁盒上面,还被印制了精美的图案,以体现与其“皇家”之名相符的高质量。


凯尔森集团 (Kelsen Group) 前身是 1933 年成立在丹麦日德兰半岛的中心地带的一家小型家庭面包店。


出于产品本身的质量,以及当时人们对于“丹麦皇家”这一前缀的迷信,Royal Dansk的丹麦皇家曲奇很快在欧美地区大受欢迎,成为家喻户晓的零食。


尽管在此之前,铁质商品盒并非未出现在市场上,但外观却鲜少有如此精美的。也是因此,人们很少能狠下心将这饼干盒丢弃,而是选择二次利用。


与此同时,在那时需要用到针线活的场景更加常见,且所需的零碎杂物往往没有合适的容器收纳。于是理所应当的,曲奇饼干盒成了这些东西的归宿……



在国内的理由也是同样。品牌Kjeldsens(丹麦蓝罐曲奇)和Royal Dansk 同样属于凯尔森集团,它在1980年左右首先进入了中国香港市场,在销量颇好之后,也顺利进军了内地,成为了国内最为知名的曲奇饼干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Kjeldsens丹麦蓝罐曲奇是专为亚洲地区设计的产品,并不在丹麦本地销售。)



尽管环境和地域有着千差万别,但那个年代的人们在看到吃空的曲奇饼干盒之后,显然都会跳出同一个念头:拿来装针线。



它外观精美,让人不舍丢弃;它严丝合缝,收纳性强。没有人能扛住往这里塞针线的诱惑,即使再叛逆的人,也顶多能做到将其改成装钱或杂物。



长此以往,这便成了人类社会中一种无需解释的生活秩序。「饼干盒装针线」一事,开始变得和水往低处流一样自然合理。


甚至有人开始cos针线盒了


它既不诡异、也不神秘,只是出于老一辈人节俭的美德。在生产业如此发达的现在,人们有了更好的收纳方式,而这一现象也就开始变得不再常见。


但对于在上代人呵护下长大的年轻人们来说,「饼干盒=针线盒」这一理念可能已经在意识中烙下了思想钢印。这也造成了它唯一的副作用:


万一饼干盒里真有饼干,那还是怪吓人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