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者生存乃自然规律,但人类的本能却是保护老弱病残

远方青木 2022-11-25 23:48

点击上方“远方青木”,关注后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自然界的规律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几乎所有的地球生物都遵守这条规律。

但我们人类是个例外,我们不遵守这一规律。

对于族群内的老弱病残,不管是羚羊还是狮子都会选择放弃,但我们人类不会,所有人类遇到老弱病残的时候都会本能的涌现出一股同情心,并尽量的提供帮助。

这很奇怪,信奉自然法则的人无法理解,但这正是人类最终在自然竞争中获胜,成为了地球霸主的奥秘。

如果一只羚羊的腿不小心摔断了,需要三个月才能恢复腿骨,羚羊群会直接将其放弃,而这个断了腿的羚羊只有等死一条路。

就算是狮子,如果不小心摔断了腿那也是死路一条,必死无疑那种,因为这三个月的恢复期根本熬不过去。

但人类就不一样了。

如果一个人类战士打猎时不小心摔断了腿,部落里的人会把他背回去,放在部落最安全的地方,并为其提供饮水和食物,精心照料他三个月,直到最终腿骨恢复。

这里面意味着巨大的生产力差距。

培养一个人类战士需要至少16~18年的时间,耗费食物无数,腿摔断那一刻就等于是死人了。

但如果精心照料,只需要提供3个月的食物,那这个战士就可以满血复活,重新为部落而战。

而在打猎中人类战士遇到的伤病五花八门,皮肤划破了,被野兽咬伤了,腹泻好几天,发高烧好几天等等,这些时刻如果孤身一人在野外基本是必死无疑。

但如果在部落得到了同族人的照料,就可以耗费极低的代价保住一个战士。

然后,这个战士会报答部落,为部落打猎获取大量的食物,并帮助照料部落其他人。

经年累月下来,人类相对于其他物种取得的资源优势是巨大的,渐渐消灭了很多竞争对手,并最终进化成了超级智慧物种。

几十万年进化下来,见到老弱病残就会本能的生出怜悯之心已经被刻入了人类的基因之中,成为了人类社会的底层运转规则。

当然,这并不代表人类社会不存在弱肉强食和适者生存这一自然法则。

熟悉人类历史的人都知道,人类保护老弱病残的本能仅限于同部落之人,敌对部落的老弱病残并不会得到保护,屠城灭族之事史书上比比皆是。

这里面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信任问题。

人类会本能的保护同部落的受伤战士,是因为相信在付出资源帮助这名战士康复后会得到远大于医疗资源的回馈,这名战士如果忘恩负义不回馈救命之恩会被整个部落所排斥,付出的代价过于巨大以至于他不敢违约。

而对于敌对部落之人,或者说无法相信救助后会报恩之人,那就适用于另一套法则,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人类并不会当烂好人。

如何获得这种信任度?

第一个形成的就是母系社会。

我不相信任何人,但我无条件相信我妈,而以我妈为枢纽,我也会无条件相信我同母所出的其他兄弟姐妹会和我互帮互助,在危难时刻会出手救我。

血缘关系带来的信任度是不讲道理的,是整个自然界中最强的信任度。

于是,一个以老祖母为核心的部落就形成了,这个部落里的男性战士出去打猎的时候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给彼此,绝对不担心队友会把自己抛弃,也不害怕自己打猎时过于勇猛而受伤后被部落抛弃。

因为大家都是一个母亲生下的孩子,老祖母会主持公道,制裁那些损害家庭利益的害群之马,而其他人也会拥护老祖母的决定,因为都担心自己会被第二个害群之马坑害自身。

但是对于并不是同一个母亲的其他部落,这种互帮互助就不会出现。

母系社会极度排外,无法吸收任何外部人员成为本部落成员,一旦因资源冲突发动部落之战,输掉的部落会寸草不留,践行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这一原则。

而到了父系社会时代,信任关系转变为以父系血脉为主,因为父系社会可吸收敌对部落的女性成员,生孩子的速度快了很多倍,并最终凭借生产力淘汰掉了母系社会。

这个过渡期,长达1.1万年,父系社会才最终证明了自己的优势,一统全球。

因为父系社会虽然生孩子的速度快,但血缘关系并没有母系稳定和可靠,为了解决父系血缘的信任问题人类花费了几千年的时间寻找了各种方案,最终才在生产力上彻底战胜了母系社会。

然后,如果仅仅是父系社会,人类最终形成的也就是大宗族,信任关系依然局限在父系宗族内部。

但后来人类慢慢研究出了一套社会规则,超越了血缘关系,把不同血缘的人凝聚在了一起,让不同血缘的人也可以互相信任,最终铸造出了国家这一组织形态。

国家不是靠血缘凝聚的,而是靠共识凝聚的。

认可并愿意出力维护这一共识的人聚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国家。

现代国家有许多共识,以法律和公序良俗的形式存在。

每个国家的法律和公序良俗都不一样,但所有的人类国家都会有一个同样的共识,就是要帮助老弱病残。

因为每个人都会变老,每个人都可能变弱,每个人都可能生病,每个人都可能残疾。

我凭什么相信另外一个既不和我同母,也不和我同父的人,会在我变成老弱病残的时候帮助我?

很简单,依靠社会共识,所有人都会出力镇压那个敢于挑战法律和公序良俗的害群之马,让所有敢于侵害和不保护老弱病残的人付出巨大代价。

只要你相信这个国家的其他人都会维护这个共识,都会镇压侵害老弱病残的害群之马,那你就会自愿按照共识给与老弱病残以帮助,包括但不限于允许国家把你的税款拿出一部分救助老弱病残,碰到老弱病残的人会主动给与一些举手之劳的帮助等等。

因为你相信只要在这个群体中生活,一旦你变成了老弱病残,社会也会按照共识的约定这么对你。

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你会非常的安心,非常的具有安全感,等于给自己买了一份保险。

所以,古往今来的所有部落和国家,都会优先保护老弱病残,只有在食物匮乏到必须二选一,危及到部落生存的大灾难时刻才有可能选择放弃,但凡条件允许都会毫无理由的保护。

互帮互助程度越高的人类社会,战斗力越强,生存优势越大。

最后人类进化出了一种非常离谱的同情心,那就是同情老弱病残的心态都能蔓延到了本部落的宠物身上。

最典型的例子是鱼,人类吃一条鱼是毫无心理负担的,但只要给这条鱼起了名字,当成了宠物鱼,就舍不得吃了。

这种同情能力在整个自然界中是独一无二的,非常特殊,而人类之所以能进化出这种程度的同情能力则是因为拥有这种能力的人所形成的部落,战斗能力最强,生存优势最大。

当然,人类进化出的这种同情只针对于自己信任之人。

举个例子,对于猫狗这种宠物,自家猫狗,对自己亲善的猫狗,以及可能伤害到自己的猫狗,人类是截然不同的三种态度。

对应到国家上,同样是老弱病残,本国之人,友善国家之人,敌对国家之人,人类也是截然不同的三种态度。

形成这种态度差别的根源就是信任度,只有会对你帮助行为有正反馈的对象才会让你产生同情心。

但是,互帮互助是我们人类之所以成为万物之灵,之所以和普通地球生物与众不同的最大区别。

老人,弱者,病人,残疾人,在几乎所有地球生物的族群中都会被视为累赘并被无情抛弃。

唯独人类,会选择救助和全力保护。

这是我们能在漫长的进化竞争中最终胜出的秘诀,这个秘诀也刻在了我们所有人类的基因里。

在形成国家的共识中,帮助老弱病残是最基础的那一条,属于根基条款,所以对于本国的老弱病残我们必须全力救助,否则会遭到整个社会所有人的合力镇压。

越文明的国家,越强大的国家,越会遵守这一共识,然后这会导致他们的国家更文明,更强大。

对于可信任之人,我们选择互帮互助,对于不可信任之人,我们选择适者生存,而可信任的人越多,形成的规模越大,整体的生产力效率就越高,战斗力就越强。

这就是人类国家的进化方向。

人之所以为人,文明国家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我们天生愿意保护老弱病残。

这是我们人类和普通野兽的本质区别。

也是我们强大和文明的根源。

为确保你能第一时间收到新文章提示,请主页右上角设置加星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