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这些兔宝贝吗?看完你也能谈“兔”不凡!

科技日报 2023-01-25 09:03


◎ 科技日报记者 何亮


虎奔千里留雄劲

兔进万家报吉祥

斗转星移间

时序来到了癸卯兔年


在中国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中

生肖之兔始终占有重要的位置

与兔相关的文物珍宝

也常常被赋予丰富的内涵与意蕴

寄托着人类

对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一起来看看

那些与兔子有关的宝贝吧



西周青铜兔尊
改写我国鸟兽尊历史

我国古代与兔相关的器物可谓丰富多彩。


“因为兔子温婉可爱,寓意着吉祥和幸运,深得人们喜爱。”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教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节日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萧放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早在新石器时代,用陶土做成的观赏兔形器物就已存在。


器物除了赏心悦目,还要具有实用性。在中国的文物珍宝中青铜器当属典型代表,其中以动物形态铸就的青铜器有很多,如大名鼎鼎的“四羊方尊”,精美逼真的“错金银云纹青铜犀尊”,瑰丽神奇的三星堆“青铜神兽”……但是,兔形青铜器是不是很少见?


在1992年,中国的考古工作者从山西曲沃县北赵村的晋侯墓地八号墓(M8),挖掘出3件西周铜兔尊。这些“青铜兔”长得憨憨的,趴伏在地上,前肢点地,后腿弯曲,耳朵贴着身体,像是跃跃欲试向前跳。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杜廼松曾这样评价:“M8出土的3件兔形尊,这在鸟兽尊中是第一次出现。”这也意味着,这3件兔形青铜尊的出土,改写了中国青铜器鸟兽尊中没有兔形尊的历史。


西周青铜兔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尊的形制最常见的有圆形、侈口、圈足的,也有侈口方形,鸟兽尊为其特殊形式。兔尊的造型让人看到,西周青铜器不仅担负着礼器的使命,而且也向着简单和实用化的方向发展。兔尊有盖和喇叭形敞口正体现了周朝的匠人高超精妙的设计理念,假如兔子的腹部不是空的,就无法体现它的使用价值,由此也可以看出,此时的青铜器已经兼具实用性和装饰性。



马王堆汉墓帛画
见证兔子与月亮的神秘联系


关于兔子,最著名的传说当属“嫦娥奔月”中的“玉兔”。据说嫦娥在广寒宫里郁郁寡欢,幸亏有一只玉兔与她为伴。“玉兔是嫦娥的宠物,这种说法在现代人心目中根深蒂固,可是,在古人的认识中,兔的地位却重要得多。”萧放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古人不仅将玉兔看作是月亮的代表,而且还认为月亮中的兔子在做着什么,比如“玉兔捣药”。


萧放表示,月亮中的动物形象——“顾菟”,最早的时候其实是蟾蜍,而蟾蜍被人们称为“月精”(即月亮的精怪)。后来,东汉文学家王逸认为,“顾菟”指回头向后看的兔子,因为古人观察到了月亮上环形山形成的阴影,把它们想象成了一只活泼好动的小兔子。此后,随着图腾崇拜的演化发展,这两种说法合二为一。


马王堆一号汉墓T形帛画。片来源:湖南博物院


在20世纪70年代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两幅西汉时期帛画中,绘有太阳和阳乌(一种代表太阳的鸟)、月牙、蟾蜍和兔。在许多较早期的汉代墓室壁画及画像石中,经常可以看到月中兔做奔跑状的形象。例如,在属西汉中期的洛阳西郊浅井头墓室顶脊壁画上,所绘女娲手捧的圆月中即是一只蟾蜍和一只做奔跑状的兔子。



敦煌“三兔共耳”藻井图
东西方文化交织的罕见符号

关于兔子形象的崇拜,也有东西方交流互鉴的历史。


莫高窟,坐落于河西走廊西部尽头的敦煌,从先秦十六国时期开凿建窟,前后延续1000年,是东西方文化交汇融合成的多元文化艺术宝库。


在莫高窟中发现的“三兔共耳”藻井图,是藻井图中最神秘的。在人类历史上,很少会有一个图案能够出现在不同时空、不同文化中,而“三兔共耳图”出现在了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文化的相关文物上。如果按照时间梳理,敦煌莫高窟的“三兔共耳图”无疑是目前已知最早的例子。


“三兔共耳”藻井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莫高窟第407窟(隋代)的藻井,图案中三只兔子首尾相连循环往复、姿态灵动,它们似乎朝着同一个方向奔跑,彼此追随,仿佛寓意着吉祥圆满、生生不息。


据统计“三兔共耳”图案在莫高窟至少有21幅,其中90%以上都出现在窟顶的藻井。图案配色高雅,绘制精美,有的创作于隋代,有的创作于唐朝,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莫高窟第407窟的“三兔共耳”藻井。



凌家滩遗址玉兔
物以稀为贵成就白兔尊崇地位

野兔生活在草原、荒野中,出于生存的需要,野兔进化出了保护色——灰黄色的皮毛。不过偶尔也有一两只野兔患上“白化病”,长出一身雪白的毛。古人看到以后觉得非常神奇,就把白兔当成了祥瑞的象征。


春秋时期的《礼记·玉藻》记载:“天子佩白玉而玄组绶,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古人认为,洁白无瑕的白兔像美玉一样,既是祥瑞之兆,亦是长寿和权贵的象征。这就不难理解,古人将兔形玉器敬献给帝王甚至神灵。


凌家滩遗址玉兔。图片来源:@安徽博物馆


安徽含山县凌家滩遗址10号墓出土的玉兔,属于距今约53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是迄今已知最早的兔形玉器。该玉兔雕琢成飞奔姿态,玉材为薄片状,玉质呈灰白色,表面润亮。兔仰头,尾上卷,两耳紧贴脊背,后足抬起。兔子下部琢磨成长条形凹边,凹边上对钻4个大小不一的圆孔。


萧放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这件用于祭祀仪式的玉兔反映了古人对兔子喜爱的另一个原因:生殖的崇拜。兔子因其很强的繁殖力被视为生育的象征,古代社会生产力低下,人是生产力的决定性因素,人的多寡决定着氏族与部落的兴衰,因此人类崇拜具有旺盛生殖力的一切生命现象。



参考文献:

[1] 李玉芬. 晋侯大墓兔尊小议[J]. 文物世界, 2011(01): 16-18.

[2] 司雯雯, 王延松. 敦煌石窟三兔共耳藻井探析[J]. 中国民族博览, 2015(12): 229-230.

[3] 赵燕林. 莫高窟“三兔藻井”图像释义[J]. 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7(05): 125-131.

[4] 李静杰, 齐庆媛, 李秋红. 三兔共耳图像的新发现新思考[J]. 美术大观, 2022(02): 40-41.

[5] 建子龙, 任战军, 高玉琪. 中国古代兔文化[J]. 中国养兔, 2014(03): 38-46.






来源:科技日报综合

编辑:王程玥
审核:朱丽
终审:王婷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