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两千多年前古人浪漫情话的发音,被他“破译”了!

共青团中央 2023-01-25 10:40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洋之家在线”(ID:bypm2017)综合整理自中央人民广播总台CCTV-9纪录片《中国话》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这大概是中国最古老的情诗
出自《诗经•郑风》
名为《子衿》
虽然这首古诗
距今已经两千多年了
但每每听来
仍能感受到来自古人
含情脉脉的浪漫与温存

在我们的普通话中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中的衿和心
相互押韵


而青青子佩 
悠悠我思
却互相不押韵


这是诗人的疏忽
还是我们读错了?

一位白发苍苍的语言学家
可以告诉我们答案
他“破译”了
两千多年古人
这段浪漫情话的发音


当这些我们熟知的诗句
用古人的发音读出来
我们会发现早期的汉语
很多词并不是一个字读一个音节
发音跟今天的汉语差异很大

那往前推到更久远的时代
汉语的发音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
一位从温州工厂考上研究生的工人
开始思考并研究这个问题
并且一干就是40多年


他,便是今年已经80岁的
潘悟云先生
这个研究了
大半辈子“中国话”的老人
自年少起
就对语言十分着迷
他默默耕耘了多年
从未停止探索中华文明的脚步

从工人到研究生

立志研究中国话

1943年
潘悟云出生于
浙江省温州瑞安
他天资聪颖,成绩优异
除了体育
几乎门门功课都是第一名

在那个特殊年代
由于家庭成分所限
高中毕业时
潘悟云无缘高考
为了全家的生计
他以惊人的毅力做了18年的苦工


拉板车,抬煤渣,挑泥土

……

在艰苦的生活中

支撑着潘悟云坚强走下去的

只有两件事

——读书、学习


每天务工之后
他都会赶紧回家苦读
背诵《楚辞》
抄写《左传》
《尔雅》甚至是在钻床旁背下来的
当年,还是温州锅炉厂工人的潘悟云
经常在金工车间完成工作任务后
利用休息的间隙
在地上做高等数学题……


回忆过往的青春岁月
潘老说:
“我在那个厂里面
当钳工、当车工、当刨床工
但是我觉得
总有一天我会学到的
那段时间,我什么东西都看
包括黑格尔的《美学》、其他的哲学
有些艺术史我都看
什么书都看

1969年,已经26岁的潘悟云
遇见语言学家郑张尚芳先生
研究上古音体系的郑张尚芳只年长
潘悟云十岁
在郑张尚芳的指引下
他正式迈入了语言学的大门
学习音韵学

潘悟云和郑张尚芳(右)


而两个年轻人
一同在前人的研究成果之上
对每一个字的读音展开
追溯、考证、相互比对
潘悟云和郑张尚芳
只能根据有限的证据
去接近最可能的真相

当时,他们参考最多的
是西方汉学家高本汉先生的著述

瑞典汉学家高本汉


潘悟云和郑张尚芳
在对高本汉敬重之余
难掩心中遗憾:
“为什么汉语史的奠基人会是一个
只学过几年汉语的瑞典人呢?”

“东方学之正统在中国”
潘悟云暗暗下决心要在
上古音研究领域奋斗终生
力图在世界学术之林中
取得中国人的位置

四十余年潜心研究

只为探寻中华文明根源

汉语悠悠数千年历史
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悠久文化
语音是语言的物质外壳
也是语言研究的基础
由于汉字缺乏表音性
人们很难通过汉字本身
来了解汉语在历史上
曾经有过的读音

虽然古代没有拼音或录音机
但古人留下了几本字典
——就是韵书


韵书最早出自魏晋时期
里面使用到一种
用汉字给汉字注音的方法
这给我们留下了线索

所以
从明清之交一直到现在
音韵学
始终是汉语史的核心内容


1979年
考上复旦大学研究生时
潘悟云已经36岁
还有养育两个孩子的责任
但他深知时间不等人
不忘致力上古音研究的初心
牢记让世界了解中国话的使命
未尝有丝毫懈怠

潘悟云开始潜心钻研音韵学
关注中国话的语音
通过现代科技手段
把海量的中国话材料汇集成数据库


1986年
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期间
他接触到语言学程序
回国后马上申请了课题
《汉语方言学和音韵学的计算机处理系统》

那段时间
他每天早上8点跑去计算机室
临近午夜才回家
兜里揣上两个馒头
饿了便就水吃一口
全然不懂计算机的他边看边学
把语言学问题转换为计算机思维
逐条编写程序

鏖战整整一个暑假之后
潘悟云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
原本手工操作需要四天
才能完成一个方言的同音字表
在引入计算机技术后
只缩短到四分之一秒


潘悟云孜孜不倦
用这种方法
完成了东亚语言数据库系统
又与一批年轻的古文字学家
合作完善了汉语的谐声系统
还与一大批年轻的民族语专家
完成了汉语亲属语的数据库

因为潘悟云的努力和坚持
中国的语言学科
因此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潘悟云也迎来了自己
在上古音研究和汉语方言学领域的突破
出版了被誉为中国音韵学研究
主流之作的《汉语历史音韵学》
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大反响
潘悟云经常受邀前往世界各地
宣传推广上古音体系
让世界了解中国话的历史与发展

与此同时,他培养的诸多学生
也开始成为中国语言学界的顶梁柱
共同致力于中国话的研究和推广

矢志不渝笃行不怠

让更多的人听见中国话

世界著名语言学家王士元先生指出
文明探源有三个窗口:
遗传、语言和考古
语言演化研究
就是中华文明探源的重要途径
 今年已经90岁的王士元先生
一直都是潘悟云的引路人和擎灯者
引领着他中华文明探源的步伐
探索中华文明的道路

如今
年届耄耋的潘悟云
还在奋力前行
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梦:
通过语言演化的探索
让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有了佐证
让全世界更加认同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


早在上世纪90年代
他和金力院士就商量合作
从生物遗传学与语言学角度
共同探索中华文明

2019年4月15日
《自然》杂志刊载了复旦大学
金力院士团队的研究成果
《语言谱系证据支持汉藏语系
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起源于中国北方》
揭示了世界第二大语系汉藏语系
起源及分化的时间和地点
这也是中国语言学领域的研究成果
首次在国际顶级刊物上发表

《自然》官方网站页面

在论文团队的重要成员中

我们发现了潘悟云的身影

那年的他

已经76岁


如今

潘悟云以东亚地区的演化语素

为主要研究任务的

《东亚语言语素集》即将完成


在这位80岁的老人心里
笃定的愿望一直没变
那就是让美丽动人的中国话
被更多的人听见
让伟大的中华文明
在这个蓝色星球上
传播得更广更远

过年期间(大年三十起)
关注团团的微信公众号
每条推送都将送出
@共青团中央兔年红包封面~

编  辑丨廖文靖

校  对丨李 

校  审丨陈虞文

值班编委丨张 宇

点亮“在看”,让中国话被更多的人听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