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男人的游戏?|猛侃

毒眸 2023-01-25 11:24

消失的“她”

文 | 隋意


春节档新片在映,热闹劲儿还没过,不管是中生代男演员吴京沈腾雷佳音,还是年轻一代的易烊千玺和王一博,他们早就在话题的风口浪尖被讨论了很久,而女演员则像消失了一样。
《流浪地球2》《满江红》和《无名》等几部热映影片里,丰满生动的女性形象依然是缺位的。更可悲的是,这种缺位并不是只发生在今年,也并不只在春节档。
昨天,#马丽说期待以女性为主的电影#话题在社交平台引发网友讨论,即使已经是国内出演电影总票房最高的女演员,但依然很难定义哪一部影片是属于她的“大女主”时刻——这也是国内大多数女演员所面临的共同困境。
国产电影并非只是男人的游戏,在讨论大银幕女性形象是否被塑造得完整、丰盈之前,或许应该先把那些正逐渐消失的“她”找回来。
红花给绿叶当陪衬

目前春节档票房排名前二的影片是《流浪地球2》和《满江红》,豆瓣开分都在8分之上,属于观众口碑上乘的存在。但翻开影片的演员表,起码要划过五个男演员,才能看到一个女演员的名字,毫无疑问都是大男主挑大梁。
分别来看,《流浪地球2》中戏份最多的两位女演员,王智饰演刘培强的妻子韩朵朵,虽然是与丈夫志同道合的职业女性,但早早牺牲了,朱颜曼滋饰演的郝晓晞则是除了听从指挥、发表演讲外,没有在影片中承担太多功能,与男性人物形象的丰满度无法相提并论。
脱口秀演员杨笠一条夸赞《满江红》好看的微博之后,争论声四起,一些网友不满该片中男性意识过剩,因片中“一个舞姬为大义刺杀秦桧,但所有人只在意她的身体有没有被玷污”而感到不适。
诚然,片中瑶琴(王佳怡饰)一角依然是走“风尘女子从良”的老套路,闯入男性的谋杀计划里,与被塑造地足智多谋阴险狡诈的诸多男性角色斗智斗勇,但能力有限——甚至在她刺杀之前,有阅片量的观众都已经提前知晓她必定失败的结局。而片中孙均几句“伺候伺候”“我没让他们碰她”的台词,更是成为女性观众在社交平台吐槽的重点。
相比之下,《无名》虽然把咖位大的周迅放在演员表第三,但她在影片里除了一张好看的脸和一次绝美落泪,实在没什么别的贡献,显然导演也没打算花大笔墨去塑造这个女性角色。身为男主的妻子,周迅饰演的陈小姐只能在梁朝伟和王一博那段还算好看的打戏发生之时,躲在房间里瑟瑟发抖。片中江疏影、张婧怡两位女性同样没什么戏份——漂亮但弱小,由男人决定她们是生或者死。
如果说男性导演很难走出性别视角的限制,那么女导演苏伦的《交换人生》也没有在女性角色塑造上多出彩。在影片的前期营销宣传物料里,有不少是张小斐和雷佳音作为男女主的感情戏部分,而上映之后,看过片子的观众会发现张小斐饰演的金好一角,戏份比雷佳音在片中的好兄弟小胖没多太多,网友称其为“镶边女主”。
春节档唯一一部有真正女主角的还是动画电影《深海》,除此之外,整个档期女演员和女性角色虽然并没有完全消失,但大多数时候沦为“绿叶”的陪衬。“红花”越美艳越娇弱,就显得男性力量越强大。
并非有意制造男女性别对立,翻开历年春节档片单,女性都不是主力军——观众能想起的最鲜明的女性形象还要追回到两年前的《你好,李焕英》和更久远一点的《新喜剧之王》。
而这一点,只是整个电影市场缺乏“大女主”的一个缩影而已。
吴京出演电影的累计票房已经超过300亿了,沈腾和张涵予、黄渤、张译等人紧随其后,“票房百亿先生”名单里有近20个中国男演员,而百亿票房女演员,只有马丽一位。即便如此,马丽还曾在与毒眸的对话中表示,不愿意宣传自己的票房有多少。她很羡慕《这个杀手不太冷静》里的搭档魏翔,“整部电影围绕着他展开,从表演的角度,演员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演技,我也很渴望这样一个机会”——当男演员在大银幕大放异彩,优秀的女演员还只是在等待一个酣畅淋漓的角色。
女性就只能成为中国电影叙事的“边缘人物”、成为男性荷尔蒙的陪衬吗?当然不是,中国电影的确有过一些光芒万丈的女演员出现。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文化市场全面复兴,一批注重艺术表达、强调个人思想的优秀影片开始涌现,以张艺谋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们走上历史舞台。在那段黄金岁月里,女性与电影之间还是互相成就的关系。
在电影《红高粱》中,巩俐饰演的“九儿”对着一群光膀子的糙汉子们发出“是男人,把这酒喝了,给罗汉大哥报仇”的命令,即使是在这样一部以抗日战争为大背景、雄性荷尔蒙强烈的影片里,九儿这一热烈勇敢的女性角色仍然占据着主导地位,决定着故事的走向。
影片在国际电影节亮相,好评如潮,奖杯到手,巩俐这一中国女性也自信地在国际舞台发光。尽管张艺谋的《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和《秋菊打官司》等多部作品仍是男性视角,但在这一视角之下,无论是菊豆还是四姨太、秋菊,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们面对封建制度和高高在上的男权,用女性的力量与命运进行抗争。
彼时还有媒体在报道中指出,张艺谋电影的世界是一个倾斜的世界,向女性那一面大幅度地倾斜。而当年男女平权的声量远不及这个时代,像张曼玉、章子怡、周迅等女演员,都曾在大银幕留下过浓墨重彩的篇幅,无论她们塑造的角色妩媚动人、坚韧有力,还是清新脱俗,都是电影里不可缺少的存在。
章子怡早年间也曾被负面新闻缠身,靠着《一代宗师》中的宫二横扫各大华语电影最佳女主角,在拿到12座奖杯后,电影里的那句“话说清楚了,不是你还的,是我拿回来的”台词,正好呼应了她当时面对的争议——
电影和角色是女演员证明自己力量的最好的方式。而在那之后,在中国电影市场的千变万化里,属于她们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了。
找回消失的“她”

2010年后,国产类型片崛起,喜剧、动作、奇幻、军事、公路片等类型的影片不断涌现,市场有了更多新的活力,票房进入增速期,但与此同时,由于这些影片的切入视角更加男性化,在高票房的刺激下,男性视角开始越来越多受到重视,相反,女性的发挥空间不断缩小——
2012年后,每年票房前十的国产影片中,都很少见到有女性来担当主要角色。曾有资深电影从业者对毒眸表示,从票房冠军也能看出来,排名靠前的电影类型以动作、奇幻、科幻、喜剧为主,这些都不适合大女主,连好莱坞都认为《神奇女侠》和《惊奇队长》是一招险棋。
拆开来看,喜剧类型片里,女性想要担当主角,或许只能是《夏洛特烦恼》里马冬梅那样的存在,是有着男性特质的女性。在很多关于幽默的研究中会强调,幽默是一种主体性的体现,相当于角色处在一个主动的位置,用智慧主动把对方兜进他/她编织的世界里,而在喜剧电影中这个主动的位置通常是男性。
“一旦女性处于主动位置,就会被认为缺乏女性气质,是‘女汉子’,因为在男性话语主导的传统性别观念里,女性被认为是被动且矜持的,是聆听者和被观看者。”一位文化分析人士曾对毒眸如是说道。
而在国产电影商业化浪潮中占据主流的动作、科幻类型里,属于女性的角色更是少之又少。
在性别认同和动作片的直接视觉感受上,传统观念是,男性更具备力量和说服力,“直男”“硬汉”的形象也符合观众对动作片中男性气质的要求,所以才有《战狼2》《流浪地球》《红海行动》等影片里“能打”的男性角色。而女性,更像是男性“战争”和“现实”“游戏”中的点缀,她们不决定故事的走向,也不会成为影响影片票房的决定因素。
可以说,目前国产电影类型上对女性角色的需求并不高,加上创作者在创作层面对女性角色意识的缺失,女演员的力量就更加式微了。
如今国内的电影行业依然是男性占据主导地位,即使在好莱坞也有过很多电影女性创作者对不公平的抗议,但短期内也是无法解决的问题。而男性创作视角决定了对女性角色的塑造“先天”无意识地缺失,很多女演员的“归宿”便只有爱情片和文艺片。
不止于此,一旦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演员衰老,属于她们的职业选择就更少了。曾有电影从业者撰文表示,在国产电影中基本只存在少女和老太太两种角色。“有人告诉我说,东方的女性就是这样的,不会变得成熟,不会变得艳丽,只会直接变老。”周迅也曾在采访中表示,有过无法接受自己变老的时期。
似乎在当下的电影环境下,大银幕只有年轻漂亮的女性才是可以被呈现、被需要的,在工业大片和喜剧片这样被男性统治的“重灾区”更为明显。长此以往,越来越多的“女主角”被大银幕遗忘甚至抛弃,而这个春节档女演员的缺位和女性角色的争议,也不过是行业老问题的又一次集中爆发而已。
当然,女性并不会停止对大银幕的渴望。去年毒眸曾与李玉导演有一次对话,她很早就注意到当下大银幕女性角色单一、有反叛精神有力量的女性缺失的现状,身为创作者,李玉一直都想做点什么。“我们是在男性视角、男性的注视下活着的,我一直想拍一个女性复仇的故事。”
带着女性的觉醒、反抗与复仇意识的电影,或许在很长时间里都不会是中国电影的主流,但正是因此,这样的影片存在才更加具有意义,它会提醒观众,女性并不只存在于爱情电影里,女性身份也并非只是谁的母亲、谁的妻子和女儿。
毕竟,包括电影在内的任何一个行业里,女性都在持续地展示自己的能量与魅力。电影并非只是男人的游戏,我们时代亦是如此。

推荐阅读